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 

小黄文水多肉多推荐&《深不可测》金银花露肉车

时间:2021-10-18人气:0编辑:
 宁耀小心的走到坑前,伸手戳了戳神迹:“你怎么啦,你还好吗?”

  不好, 一点也不好!为什么它只是离开了短短一段时间,他的宝贝主角不仅有了男朋友, 甚至都到了要领结婚证的地步!

  神迹想到什么,又忽然飞起来, 飞到宁耀脸前面,用一张没有五官的大白脸对宁耀进行恐吓。

  “你心思单纯, 是不是被他骗了?外面的世界很复杂, 套路又深, 就爱专门骗你这种长得好看又笨笨的孩子!”

  宁耀:“……?”

  笨笨的?

  他才不笨!

  宁耀不高兴的双手叉腰:“没有被骗,他是真的喜欢我,你不要在我面前说他的坏话啊。”

  神迹:“……”

  完了完了, 它的崽整个人都栽进去了!

  神迹的心碎成一片又一片,它沉默的躺平看向什么也没有的天空,由于没有五官, 让躺平的神迹看起来就像一颗晕倒的球。

  宁耀伸手摸了摸不知道是神迹哪个部位的身体, 祈求道:“可不可以呀, 我们把他带回去吧!”

  神迹颤颤巍巍的,向它的万人迷主角提出最后一个问题 :“你准备给他安排个什么位置,一号男友还是二号男友?”

  “什么一号二号?”宁耀只感觉莫名其妙, 茫然道,“可是我只打算跟他结婚呀。”

  神迹彻底的心死了。

  它的万人迷主角,拥有一整个世界的鱼,结果居然跑到别人家的鱼塘里捞了一条,还只要这一条!

  明明拥有一整片树林, 但居然在一棵树上吊死了!

  造孽啊,造孽啊!

  神迹不说话,宁耀蹲下/身,轻轻抚摸神迹光滑的球身,放软了声音说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希望我拥有很多很多的爱,可是……这么多年来,他们的喜欢并没有让我开心,反而感到了困扰和恐惧。而且我的爱很小一份,只够分给一个人,再多几个人的话,我会应付不过来的。”

  球体转了转,虽然分不清,但宁耀猜神迹把脸转了过来面对他。

  宁耀真诚道:“他不在的话,我会抑郁寡欢,睡不稳也吃不香,所以我们把他带回去吧,好不好?求求你了。”

  “既然你这么说,”神迹进入挣扎,“既然你都求我了……你怎么能求人呢,你应该拿出架势威胁我!说只要我不答应,我们从此一刀两断,你的眼睛里再也没有我,这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万人迷,应该做的啊!”

  说到后面,神迹的声音里充满了恨铁不成钢。

  宁耀有些愣,他听着这话,笑起来:“可不是我不想这样对你呀,我知道你对我很好的。”

  “呜呜呜呜呜,”圆球嚎啕大哭,它擦掉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眼泪,“那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去跟这个世界的天道商量一下,看看它愿不愿意放人。”

  “啊,你说它啊。”说起这个世界的天道,宁耀的表情凝重起来。

  他记得这个世界的天道想要把郁澧杀了,以便增强自己的实力,恐怕不会被轻易说服。

  宁耀把所知道的关于这个世界天道的事情跟神迹说了,而神迹也是大吃一惊。

  “竟是如此,它的心肠好生歹毒!”神迹摸摸自己圆溜溜的下巴,“我和它也没怎么接触过,只知道它趁我在把你抓了过来,没想到它打的竟然是利用你去杀死自己世界主角的心思。”

  神迹光滑的球体上冒出两个褶皱,这应该是皱眉所导致的。

  神迹摸着下巴,皱着眉沉思,最后宁耀要说道:“如果是这样,那它怕是不愿意放人了。”

  宁耀说道:“那能不能抢过来呢?你不愿意放我走,我也在这个世界了呀。”

  神迹:“……刚刚不是说过吗,他是趁我去其他世界观察的功夫,才能把你抢走的。”

  它当初受邀去参观其他万人迷世界,和其他世界的天道吹牛说还是好家的崽好,没想到一回来,发现自己家的不见了!

  只能说是阴差阳错,而现在这个世界的天道,是不会给这种机会的。

  “那怎么办,难道没有其他方法了吗?”宁耀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如果我在事情结束之前不想走,他能不顾我的意愿,强行把我送走吗?”

  神迹沉重的点了点头。

  身为一个世界的天道,虽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够做到,但要把一个外来者送走还是没问题的。

  宁耀抿住嘴,他没有出声,但眼泪蓄满了眼眶,一滴一滴的往外流。泪水从脸颊上滑落,掉到地上,变成晶莹璀璨的宝石。

  “哎哟,你别哭啊,”神迹急得一弹一弹,“这不是在给你想办法吗?我想想……有了!”

  宁耀擦干净眼泪,满心期待的看向神迹。

  “只要那混蛋把这个世界的天道干掉,取而代之,自己上位成为新的天道,那他就还有机会和你再见面。”神迹严肃的说。

  宁耀眼睛一亮:“我觉得这个世界的天道好像不太能打,那郁澧岂不是能轻松上位,然后再找到我,和我团聚?”

  色泽红润的唇翘起,宁耀控制不住的笑起来,满脸开心。

  神迹看着自己家傻乐的主角,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出声,告诉宁耀一个很可能会面对的事情。

  “或许干掉它是挺容易的,我那时候跟它交手,发现它的伤都还没有好全。可……”神迹沉重的告诉宁耀一个天道所拥有的技能,和能做的事情。

  “如果它真的那么恨那个家伙,它在最后关头,很有可能会玉石俱焚,将这个小世界通往其他世界的通道炸毁。这样,就算那混蛋成为了新的天道,也很难在这无数的小世界当中,找到你所在的地方。”神迹说。

  宁耀睁大了眼,但在新的一轮眼泪流出来之前,神迹就急忙把接下来的话说出。

  “很难,但不是没有希望。只要在千千万年之间,他能够耐住寂寞一直寻找,那你们也总会有再相遇的时候。”神迹说着说着又凑过来,它在自己空白的球脸上画了简笔画一般的五官,然后伸出光柱一样的手,按在宁耀肩膀。

  神迹脸上的表情是相当严肃:“那会是一段对于他而言很长很长的时间,你知道吗?”

  “啊……”宁耀惊呆了,他皱起眉,“这样的话,郁澧好辛苦,我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帮他呢?”

  “没有,我也不是要跟你说这个。”神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家的傻主角,“这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很有可能耐不住寂寞,经不住诱/惑,就选择放下这一段感情了,你知道吗?”

  宁耀的眉头皱得更深,他咬着唇,缓缓摇摇头。

  “你不相信他会这么做,因为你对现在的他很信任。但你有没有想过,现在的他被全世界孤立,你是这片洪水中唯一的浮木,所以他抱着你绝不肯松开手。可他当上天道之后呢?”神迹叹了一口气,“身为一个世界的天道,还是这个修仙世界的天道,无数人会发自内心的敬仰他喜欢他。他拥有整个世界,还能耐得住寂寞,寻找你的踪迹吗?”

  宁耀眼眸渐渐垂下,长而漆黑的眼睫遮挡住了他眼底的情绪,让人看不出他所想。

  神迹也在心里抹了一把泪。

  要不说大世界的套路深呢,它家单纯的崽好容易就会掉到坑里去。

  “别难过,我教你怎么做。”神迹又在宁耀肩膀上摁了摁,让宁耀回过神。

  那纤长的睫毛眨了眨,如同蝴蝶的羽翼扇动。

  “……嗯?”宁耀轻声应道。

  “接下来应该还有一小段时间,能让你不停的巩固这个操作。”神迹脸上表情渐渐阴险,“在这段时间里尽量带着他去干坏事,让他被所有人讨厌,然后再去安慰他,给他温暖。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真正对他好,明白吗?切记,这最后一段时间里,务必不能让他感受到来自人间的温暖。”

  宁耀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睁大眼,他的表情实在是太过震惊,让神迹都对自己所说的话有些汗颜。

  “我知道这么做很阴险卑鄙啦,可这是最简单有效的能让他保持不变心,抵挡住寂寞和诱惑的方法呀。”神迹委屈地对自己的手指,“这一招是我从其他世界里学来的,据他们说,这么做成功率很高。”

  宁耀沉默不语,他握了握神迹由光柱组成的手臂,半晌后开了口:“我知道,没有怪你,谢谢。”

  神迹蹭蹭宁耀手掌:“我进去会让它警惕,我在这个世界外等着,你弹出这个世界的时候把你接住,然后带你回去。”

  宁耀和神迹告别,无瑕的白光渐渐褪去,宁耀再睁开眼,看见的便是郁澧的脸。

  郁澧原本是闭着眼睛的,在宁耀睁开眼的那一刻,他也跟着睁开了眼睛。

  郁澧皱起了眉。

  他伸出手,在宁耀眼角抹了抹。

  “哭什么,做噩梦了?”郁澧问。

  宁耀眨眨眼,他被抱进了一个怀抱之中。

  接着耳朵尖一热,是一个吻落在了上面。

  宁耀听见了郁澧轻而沉的声音。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