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农村往事:朱尔和杏子(402)

时间:2022-05-08人气:0编辑:

娟利给杏子倒了一杯水递给她,看着杏子把水杯准确无误地接在了手里,娟利对她起疑心了,继而高兴地说道:“杏子,你好了啊?啥时候好的?”

今日热点精选阅读推荐:

杏子笑笑,娟利把自己最隐秘的事都让她听,她也就不瞒娟利了,说道:“我已经好了,老天爷可怜我,要是真让我一辈子变成一个瞎子,那他才是真瞎了。”

娟利抱了一下杏子,开心地说道:“太好了,你好了,大家再也不用为你担心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吧。”

杏子点头说道:“嗯,大家都互相帮着,再难的日子都能过去,咱们这就要开发景区了,以后挣钱也就容易了,会有好日子过的。”

娟利开心地说道:“对对,会有好日子过的,二柱这几天都忙着当村Z的事,他要是当上了,咱们大伙都服他,他说做啥就做啥。”

杏子笑笑:“这事情最后还不知道咋样呢。”

娟利说道:“我的消息可比你灵通,以前咱们这没人想当村Z,现在想当村Z的人多了,有的都开始拿钱活动开了,你给二柱说说,要他留心点,该花钱的时候还要花钱。”

杏子听到这,也为二柱担心,就坐不住了,说道:“我会给他说的,到时选村Z的时候,你们俩一定可要给二柱投票啊。”

大强说道:“这你放心,我到时让人把我抬到会场去,一定要给二柱多投一张票。”

杏子站起来说道:“那好,我就不坐了,也该回去了。”

娟利一直把杏子送到了门口,看着杏子和黑子离开,想着自己的难场事,不由重重叹息一声。

二柱这一天到了凉水沟,挨家挨户走着,给他们说起自己要当村Z的事,大部分人都认识二柱,满口答应,不认识的也答应了,二柱最后来到了陈敏德家。

陈敏德自那天逃命似地爬了出来,下边疼得他一度都昏厥过去了,但是他强忍着逃进了树林里,没看到追上来的人,才有点放心了,他不停流着血,最后找到了刺金(一种带刺的绿色花瓣的草,有止血的功效),采了一把,用手揉碎了捂在伤口那儿,鲜血是不流了,可还是钻心地疼。

陈敏德到藏衣服的地方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走在包谷地回到了凉水沟,他没敢回家去,怕杏花沟的人追到家里,就在村后边的土楞下躲了一天。

到了第二天快天明的时候,他没有看见二柱和杏花沟的人来,想着还没有人知道是自己,就忍着痛回到了家里,把伤口处理了一下,想着以后再也不能那样了,就把杏子和黑子恨得不行,发誓赌咒非剥了黑子的皮不可,杏子也不能放过。

陈敏德在家里躺了三天,有时睡着了那都会疼醒过来,一醒过来就开始怨恨杏子和黑子,在筹划着他下一步计划。

二柱踏进了陈敏德家门,看到陈敏德躺在炕上,一脸都是苦楚的神情,陈敏德突地看到二柱,脸上出现了恐惧。

二柱笑笑说道:“陈大夫,几天没见你咋憔悴成这样了?是不是病了啊?你是大夫,给自己把病都看不好谁还找你看病啊?”

陈敏德看到二柱不是来找他算账的,放下心来,不自然地笑笑说道:“哦,没事,不小心摔到沟里去了,养了几天都没见好,你来找我有啥事?”

二柱说道:“我把你村里的四十多户人家都走了一遍,就你说的那两个人家也去过了,他两个不像是那个蒙面人啊。”

陈敏德的心又提了起来,说道:“是吗?那就肯定不是我们村的,你去别的村再找找。”

二柱说道:“我会去找的,不过我今天到你们村来,还有一件事,再过几天就要选村Z了,我来是想让大家到时投我一票,要是我当了村Z,我一定会让大家个个口袋里有钱,家家都过上好日子。”

陈敏德笑了一下,想坐起来,可疼得他直吸凉气,说道:“这是好事啊,二柱,你要当村Z,我举双手赞成,你当了村Z就好好整,我相信你能做好的。”

二柱说道:“那你到时候一定要投我一票,等我当了村Z,我请你吃饭。”

陈敏德笑笑说道:“咱们谁跟谁啊,别这么见外,我不投你还能投谁啊?我投了你,也不要你请我吃饭,到时请我吃杏子就行。”

二柱笑着说道:“那没问题,等杏子熟了,你想吃多少都行,那好了,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

二柱起身离开了陈敏德家,他还要去另一个村去跑自己当村Z的事。陈敏德等二柱走后,翻到了炕下,到了窗口,拿起一个望远镜看着山路那边,不一会二柱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陈敏德恨的脸都变形了。

陈敏德在心里狠狠地说道:“二柱,只要我陈敏德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让你和杏子好过,我非把你们弄得被我还惨,咱们走着瞧吧。”

不出一个下午,杏花沟的人几乎全都知道了杏子好了的事,杏子也没让娟利保密,娟利也是高兴,就给村里人都说了,杨生过荷花栓娃婶等好几个人都到了二柱家来看杏子。

几个人围着杏子,都高兴地合不拢嘴了,杨生过拉着杏子的手高兴地说道:“杏子,你好了就太好了,再也不用黑灯瞎火的了,你好了,嫂子还有一件衣服给你留着,让你给嫂子打完。”

杏子笑着说道:“是啊,以前我就怕黑,偏偏让我看不到了,多亏了二柱,到处给我找大夫,给我找药,你们不知道那一段时间,把我都要难受死了。”

荷花说道:“杏子,啥时候陪我去镇上,我去给金锁寄信,你也给大柱写封信,咱们一起去寄。”

杏子心疼了一下,不自然地笑着说道:“我陪你去可以,可我没话给大柱写了,你啥时候去给我说一声。”

贾彩兰也知道了杏子能看见的消息,她阴霾的心里透进了一丝光亮,二柱不是说过只要杏子好了就答应跟枣花成家吗?这下好了,看他还有啥话说。

二柱到了天黑的时候才回到了家里,今天在一个村子里遇到一家人杀猪,就等在那儿给黑子要了一副猪塞皮,这时把塞皮扔给了黑子,黑子几口就把塞皮给吃了,看着二柱,意思还想要吃

贾彩兰看见他也一反常态,笑眯眯地说道:“二柱,杏子好了啊,真是太好了。”

二柱他知道妈想说啥,心里就担心这事,不理解杏子不是跟他说好了吗,要把杏子好了这事一直隐瞒下去,没想到还是让大家知道了,说道:“好了就好了,也该好了。”

贾彩兰看到二柱这表情有点惊讶,说道:“那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杏子好了?那你为啥不早说?”

二柱没好气地说道:“你不说我咋知道?好了就好了,大惊小怪的。”

贾彩兰让二柱这一说也没生气,继续说道:“以前你说过,等杏子好了,就跟枣花成家,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数,咱误了这个日子,我去找你生过嫂子,跟枣花家另定一个日子。”

二柱说道:“妈,这事你在别提了,我不会跟枣花成家,你跟谁说都没用。”

贾彩兰这下生气了,拉起脸来,本来慈眉善目的变得难看起来,大声说道:“你要是不跟枣花成家,那你就打一辈子光棍。”

二柱说道:“打光棍就打光棍,你也别想着抱孙子。”

杏子过来了对着二柱说道:“二柱,你别和咱妈说了,跑了一天也该乏,洗洗早点睡去。”

二柱说道:“杏子,我今天跑了两个村子,跟他们都见上了,他们都答应在选村Z的时候选我,我当村Z这事没问题了。”

杏子想起娟利说的那句话,说道:“二柱,你给人家啥好处了人家会选你?我听人说,有的人想当村Z都拿着钱开始活动了,咱们家还有卖杏子的钱,你别舍不得,拿出来给大家一点好处,这样就放心了。”

贾彩兰在旁边听到他们的谈话,没想到把话题扯到别处去了,心里更有气了,说道:“啥村Z不村Z,我让二柱和枣花成家,你们别扯,二柱,我问你话呢,你快回答我。”

二柱就不说话了,给自己打了一盆水洗了脚,就准备回房间睡觉了,贾彩兰没奈何叹着气,看到杏子也回房间去了,就端了一把椅子放在杏子和二柱两个门的中间那儿,坐了下来,她准备应该在这坐着,看二柱咋到杏子的房间里去。

二柱看到贾彩兰这个样子,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知道娘是下了势要看住他和杏子,知道今天是没有机会了,正好他跑了一天跑累了,就想好好睡一觉,到了明天白天再想办法。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二柱出来去厕所,看见贾彩兰还坐在椅子上,不过身子歪斜,头吊在一边,已经睡着了,他看了看杏子的房门,心动了。

(未完待续)

标签: 杏子 往事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