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老公回归:霸道女总裁的最爱(14、车谈)

时间:2022-05-07人气:0编辑:

本来叶殊面对盛气凌人的龙舞阳毫不惧怕,他早已打定主意,不管龙舞阳怎么对他都不会屈服,找到机会赶紧下车就行,接下来的两三个月里尽量避免见面就好了,到时候工作一结束就立即废话莫斯科。

今日热点精选阅读推荐:

可是龙舞阳突然一句话让叶殊猝不及防,他瞳孔放大满脸震惊,“你再说一遍?”

“你应该早就知道,同样的话我不喜欢说第二遍。”龙舞阳往后靠着,说话没有什么感情。但她似乎有些累,闭上了眼睛。

叶殊当然知道龙舞阳的脾气,可他就是没办法相信,“不可能的,三年前我已经签字了,你那个时候不是一直逼着我跟你离婚吗?怎么可能现在还是……”“夫妻关系”这四个字叶殊说不出口。

龙舞阳突然笑了起来,“有什么不可能吗?你当然是签字了,可是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我也签字了呢?”

看着龙舞阳的笑容,叶殊觉得很可怕,他摸不透龙舞阳的想法。“我不明白,你对我不止是讨厌吧,已经到憎恨的地步了,为了和吴悠泽结婚,你不折手段地逼我离婚。现在你又说什么我怎么那么肯定你也签字了,当时你们家的钱我也没有要一分,所以你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我之间还是夫妻之名,至于你和你的谢雨休大小姐的事情,我希望你妥善处理,不然我会做出什么,我也不确认呢。”龙舞阳可能是觉得有些闷热,说着把西装外套的纽扣解开,把衣服往两边撩开。

司机在后视镜中见状,立即将车内温度调低了两度。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叶殊气愤极了,“我真得很讨厌你这种人,已经习惯威胁人了是吗?让别人被迫向你低头很有成就感是吗?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不是那种被人威胁就会害怕的人,我想谢雨休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你用下三滥的手段就认输的。”

看着叶殊这气鼓鼓的样子,龙舞阳居然觉得还挺有意思,她一改刚刚的冷库,柔声说道:“从现在开始,不要再和她见面了,你觉得呢?”

虽然龙舞阳表面上是在征求叶殊的意见,可实际上还是不容反驳。这是她对叶殊惯用的说法,只要她这样说了,叶殊知道肯定是没得商量的,所以总会妥协。

但这次叶殊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妥协,而是平和地说:“我觉得不怎么样,我不会照你说的去做的。在我的认知中,我们俩三年前已经结束了,不管你说你没签字是不是真的,就算没有那本离婚证那又怎么样呢?如果你不想和平离婚的话那我就诉讼到法院,法律早有明文规定,分居满两年就可以离婚了,我们已经分居三年了,这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呢,那又怎么样?”

没想到龙舞阳竟然用这种无所谓的语气反问自己,叶殊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的话?还有,你究竟要带我去哪儿?”

龙舞阳又一次反问:“这么关心去哪儿吗?”

叶殊简直无语死了,“你难道想把我关起来吗?还是想把我带回家?不怕吴悠泽吃醋吗?他可是你的心头肉啊!”

“叶殊啊叶殊,原来你心里还在期待我带你回家啊!”龙舞阳调侃道。“三年过去了,你对我的感情还是没有变的嘛,只不过你一直都是这样的,有什么都不好意思说出来,男人嘛,应该直接点知道吗?这样才会有女人喜欢你。”

“你在说什么!”叶殊有些气急败坏了,没想到三年后还要被龙舞阳取笑,她觉得让自己尴尬很有意思吗?“我早就不喜欢你了知道吗?不但不喜欢你,我恶心你,讨厌你,恨你!你赶紧让我下车!”

“这么着急啊?”

“龙舞阳,差不多得了,玩弄我让你这么开心吗?而且大半夜还在外面,你良心不会不安吗?放着家里那么小的……”叶殊忽然止住了话题,如果说出来的话,不就证明他才刚回来就去过以前的家了吗?那龙舞阳更要拿这个羞辱他了,所以他不能说。

本来还在打趣叶殊的龙舞阳也惊了一下,但她很快就恢复原状,语气不太好地问:“家里那么小的什么?”

“家里那么小的……小白脸!”叶殊脑子转了过来,“吴悠泽嘛,不就是你包养的小白脸吗?怎么,不回去陪他吗?”

原来叶殊还是什么都不知道,龙舞阳轻松了一点,理所当然地说:“当然要好好陪小泽啊,所以你现在住哪,叙旧也算结束了,我把你约的车给撞了,为了赔礼道歉,送你回去吧!”

“不需要!”叶殊干脆地拒绝了。

“那可由不得你,除非你想今天晚上在全市兜圈。不过这样也不错啊,说起来你都离开三年了,这里的变化不少,熟悉一下也好。”说完,龙舞阳轻轻拍了两下驾驶位的靠背。

司机立刻点点头,将车门和窗户都锁死了。

“龙舞阳——”叶殊气急了,但是龙舞阳并不搭理他,而是靠在后面闭目养神起来。他就算是憋着一股气,可也知道如果真得不说自己住哪的话,恐怕今晚是真得回不去了。

僵持了两分钟后,叶殊不得不说出了地址。

龙舞阳依然没有说话,司机也只是默默地开着车,叶殊只好也不再说什么了,扭过头看向窗外。外面的夜景很好看,他也一直盯着,实际上却是什么都没有看进去,心情沉重极了。

半个多小时后,车终于停在了叶殊住的公寓楼下,司机毫无感情地说:“叶先生,到了。”

叶殊立刻拉开车门就往外走,然后用力地甩了一下车门,径直就往公寓走。

“叶殊——”

叶殊转过头,发现龙舞阳打开车窗,正对着他,他没有搭理,继续往前走。

“那么我们明天见!”

谁要和你明天见!

叶殊快速地走着,进了大堂之后,保安很负责地向他确认身份后才放他进去。直到上了电梯,他才把心放了下来。

到家后,叶殊把外套脱下来,套上衣架挂回了衣帽间,手表脱下放回原处,仔细地就好像不曾拿开过。

叶殊有强迫症,他不喜欢把脱下来的衣服乱放,更不可能忍受用过的东西随意放置,一定要放回原处,且要摆放整齐。

龙舞阳就不一样了,生活中她总是不拘小节,只要回家鞋子衣服就会扔得到处都是,如果没有佣人整理的话,不管多大的房子都会被她弄得一团糟。

自从叶殊和龙舞阳在一起之后,龙舞阳生活上就特别依赖叶殊,而叶殊也很喜欢跟在龙舞阳身后收拾。

可能很多人觉得这样的两个人差异实在太大,一起生活一定会有很多矛盾。可叶殊的想法却恰巧相反,他觉得和龙舞阳很互补。他就愿意把龙舞阳的生活照顾周到,让龙舞阳可以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当然龙舞阳也很依赖他,生活中有什么找不到或者不顺利第一时间都是找他。

婚后龙舞阳虽然不搭理叶殊,可叶殊还是一如既往做着那些事,他一直都坚信误会有一天终究会解除的,龙舞阳也会看到他从来没有改变,一直在原地等待。

想到这里,叶殊觉得心烦意乱,他打开浴室的喷头,站在浴霸下面淋着水,想着一个小时前龙舞阳说他们俩还是夫妻关系,他实在不知道为什么龙舞阳还没有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明明都和吴悠泽把孩子都生出来了。

想到龙舞阳三年前要自己的命,三年后仍然这么戏耍他,叶殊的愤怒和憎恨又添加了几分。如果之前只是因为恨意再也不想见到龙舞阳,可此时此刻,他忽然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以龙舞阳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放过他的,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做点什么。

更何况叶殊还很担心谢雨休,龙舞阳一向是说到做到的,他很害怕因为自己让谢雨休受到伤害。

三年前把自己害得那么惨不说,三年后还要伤害他身边的人,叶殊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他要报复龙舞阳,让龙舞阳也尝尝那种痛苦的滋味!

另一边,叶殊下车后,龙舞阳叫司机把车开回了郊区的别墅。

别墅里只有一个早教老师和经验丰富的育儿阿姨,对于这么大一个别墅,两个人确实有些冷清,可是为了保护小孩,龙舞阳只能让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这两个人都是从外省找回来的,对于A市的事情完全不知情,她们的履历都很好,对孩子也有耐心,知识也很全面,经过了很严厉的筛选才留下来的,拿着高薪,所以会用全部的精力照顾孩子。

事实证明龙舞阳也没有选错人,孩子被照顾得很好,也继承了她的天赋,在早教老师的教导下,各方面发展都很全面。

龙舞阳到家的时候,孩子已经睡着了,她坐在儿童床前,看着这张脸,露出了外人没看过的温柔。

其实龙舞阳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晚上为什么会这么做,她恨叶殊当年的不告而别,而如今又突然出现在A市,所以当她看到叶殊时只有愤怒。

然而当龙舞阳和叶殊坐在车里时,她又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那么生气了,可她还是恨叶殊离开,所以即便是不生气了,也没办法原谅叶殊。

接下来要怎么去处理和叶殊的关系,龙舞阳还没有想到。不过已经知道叶殊住那了,也知道叶殊此次回来的原因,还有在A市待的时间,接下来的三个月要做些什么呢?龙舞阳还没有想清楚。

“妈妈,妈妈妈妈……”

龙舞阳回过神来,原来是孩子说梦话了,梦里还想着妈妈,她心有些疼,愧疚极了,趴下来抱住了孩子:“妈妈在呢!对不起宝贝,妈妈很少陪在你身边,总是让你自己在这个地方,对不起,真得对不起,你会原谅妈妈的吧!”

标签: 霸道 总裁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