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2005年,重庆村霸侵犯嫂子,被打死。200多名村民恳求帮助。母亲:还不如死了。

时间:2022-05-01人气:0编辑:

自古以来,死者在人们眼里都是值得被同情的弱者,可有那么一个人自己凶名在外、为祸一方,被人杀害后,众人却对着凶手拍手称快,杀得好!

今日热点精选阅读推荐:

此人名为邹斌,是个十里八乡人人谈之色变的恶棍。对于他的死,众人毫不同情,反而大舒一口恶气。

他对自己的嫂嫂欲行不轨,反而被嫂嫂失手打杀,连他母亲都说:她死了也好。

01、恶贯满盈

邹斌是重庆市渝北区统景镇龙安村人,家里一共四口人,除了他上面还有个哥哥。

可奇怪的是明明都是两个娃子,父母却格外偏疼他这个小幺儿,对哥哥邹茂华的管教要严厉得多。

而对于邹斌,那可谓是有求必应,家里经济条件虽然不怎么样,可是在能做到的范围内,老两口都让这个小儿子享受了最好的待遇。

老话说“慈母多败儿”,父母这样无条件地溺爱邹斌,让他从小就养成了目中无人的性格,对谁都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从来不知道遵纪守法为何物。

父母从小把他泡在蜜罐子里,是想让他享受更好的东西,不受人间疾苦,却反而把他泡坏了。

他从小就仗着父母的宠爱无法无天,成天不学无术,念书的时候也不认真,在学校也不服老师管教,经常寻衅生事跟同学打得不可开交,是所有老师们心中的问题学生。

打架激发了他骨子里的血性,让他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偏激、暴躁,凡是遇见不顺心是事情,他都喜欢诉诸暴力。

看着别人在他的铁拳下瑟瑟发抖的模样,邹斌心里升起一股隐秘的快感,这种快感不断拉着他沉迷,让他变得更加的狭隘。

邹斌在学校里跟同学打架,一拳把别人的脸上砸出一个包,别的家长要找邹斌的父亲要个说法,他父亲反倒还为儿子打赢了架高兴。

“邹老头,你怎么教育你屋里邹斌的,你看看他把我娃子脸上打出来的伤。就算是同学间打着玩,也不能这么下死手吧!赔钱!赔医药费!不然我就跟你没完!”

“邹斌,你跟老汉说这是不是你打的?一拳可以打成这个样子啊,你小子力气还挺大嘛!以后长大了可以多帮老汉做活路。”

同学的家长听到邹斌的父亲这么说简直肺都要气炸了,但是他们又奈何不了邹斌这个混世魔王,只好咽下这口气。

邹斌小时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霸,到处欺负同学,长大了更是变本加厉,龙安村的男女老少没有一个没有受过邹斌的气。

他成天游手好闲,跟着一些三教九流沾上了不少坏毛病,打架、抢劫、偷窃、酗酒、吸毒,可谓是五毒俱全。

被警察多次抓捕拘留,在公安局接受了无数次的批评教育,可是他骨子里的恶性难训,一次又一次的重蹈覆辙。

02、横行霸道

父母看着儿子成年了还这么混账,终于开始醒悟是不是自己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可是他们现在想管也是有心无力。

大儿子邹茂华和媳妇段凤合小两口一直本本分分地过着日子,一点儿都没闹出过什么糟心事来给他们添堵。

为了不让这两张老脸让小儿子丢尽,老两口张罗着给邹斌娶了一个媳妇,希望他成了家之后就可以尽快收心立业,改掉这些吊儿郎当的坏毛病。

可哪想结婚没几年,媳妇就受不了邹斌的暴力,害怕哪天被他打死都不知道,于是坚决跟他离了婚回娘家去了。

自己的媳妇跑了,哥哥和嫂嫂的日子却还依旧和和美美,这让邹斌怀恨在心,把自己心里的气撒在了哥哥一家身上,隔三差五的就要上门去找不痛快。

邹茂华虽然年纪比邹斌大,但是为人老实,弟弟这样凶悍他从小就领教过,心里也是十分害怕他,每次他来找茬都只能忍气吞声。

妻子段凤合对于小叔子的暴力行径心里一直是充满恐惧的,但是怕邹斌看出破绽更肆无忌惮地欺负他们,只能装模作样地跟他周旋。

对家里人都这样蛮横了,在外面更是毫无顾忌,稍微有谁惹他不开心了,邹斌一定十倍奉还。

2003,龙安村集资安装自来水,邹斌对此颇为不满,一个村民不忿道:“这是集体的事儿,难道安好了你还能不用吗?”就这句简单的话触碰了邹斌的逆鳞。

“你给我等着,我要你好看!”邹斌吼出这句话之后就愤愤不平地离开了,自此,只要他看见那个村民一次就下狠手打他一次,别人躲闪他还要追着继续打,打到他出气为止。

因为一句话平白无故挨了许多顿打,那位村民也只是敢怒不敢言了,因为村里没人打得过这个睚眦必报的疯子。

打不得骂不得他只好躲,以后只要老远看见邹斌他就两脚抹油立马溜之大吉,生怕被邹斌看见再给自己招来一顿毒打。

在村里这样横行霸道,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土皇帝”,生活中稍微遇见一点不顺心的地方,他就拿身边的人出气,动辄打骂。

母亲看到邹斌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这样桀骜不驯,实在看不过眼,邹斌在村里闹得太过分的时候,她看不过去就上前去教育他,希望他可以悔改,善待邻里,友爱乡亲。

邹斌不但不知道悔改,还因为母亲当众呵斥他而恼羞成怒,抓起一根木棍,不管不顾地打断了老母亲的腿。

差点把老人家打成重残,自此母亲对于邹斌这个儿子是彻底寒了心,看着老伴儿被不孝子打成这样,邹父心里就一阵窝火。

他几次出言规劝邹斌,可邹斌依旧我行我素,根本不服任何人的管教,甚至还变本加厉地抢劫乡民的财物。

邹家的老脸都被邹斌一个人丢尽了,让邹父在村里也抬不起头做人,三番五次被这个逆子气到吐血,却奈何不了他丝毫,只能任由他这么去了。

03、蓄意报复

跟弟弟不同的是,哥哥邹茂华从小到大都老实本分,就算父母对弟弟过分地偏爱也没有顾及他多少,他也没有像邹斌那样心里滋生出不可磨灭的黑暗。

邹茂华娶了个叫段凤合的媳妇,两人结婚后就老老实实的务农,本本分分地过日子,虽然不大富大贵,但比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邹斌好太多了。

邹斌把自己和他人的生活搅得一塌糊涂,还不允许别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过得好。

因此不管邹茂华夫妇如何谨小慎微地应对这个脾气残暴的弟弟,在邹斌眼里,他们都是“该死的对象”。

隔三差五地找上门,要给这对夫妇一点颜色看看,邹茂华真的是有苦难言。

自己从小就受弟弟的欺负就罢了,现在娶了老婆,还要连累自己的媳妇,跟着自己受这个恶棍的欺负,邹茂华心里憋着一口恶气,无处安放。

邹斌看着这夫妇俩是个软柿子,于是闹得更加的过分,平时缺钱花了就直接伸手问着他们要。

段凤合心里一百个不愿意,每次要是给钱的速度慢了点,都要招来邹斌的一顿拳脚。

邹斌常常来家里闹,时间久了,他看着自己的眼神让段凤合很不舒服,恨不得这个小叔子哪天醉酒掉进湖里,再也不要出来了最好。

段合凤实在怕了他的上门骚扰,也不敢一个人在家,平时下地干活儿都是夫妻两个同出同归,不让邹斌有可乘之机。

就算如此小心翼翼,也架不住邹斌的熊心豹子胆。他哪会管别人的痛苦来源是不是自己,他只想着自己顺不顺心,要是不顺心了,他就要来找夫妇俩撒气。

2005年1月1日,新年伊始,本是万象更新的好时节,邹斌偏要在这个节骨眼儿闹事。

这日晚上,邹茂华夫妇早早地睡下了,朦朦胧胧地睡梦间,一声恶毒地叫骂把夫妇俩一下从梦中惊醒了。

仔细侧耳倾听才发现又是邹斌找上了门,他在外面叫骂了不知道多久,没等到人去给他开门,他暴躁得不行,便直接开始用脚踹门。

哗啦啦的声音震天响,四邻八舍都听见了这动静,邹斌喝了酒,外边又天寒地冻得没人愿意去这触霉头,于是大家都噤若寒蝉。

邹茂华怕邹斌踹开了门,会逮住他们夫妻暴打,只好找东西顶住大门拖延时间,再回卧室把门锁得死死的。

没一会儿,邹斌就凭一身蛮力把大门撞开了,开了院门,邹斌不顾其他的,直奔夫妻俩的卧室而来。

两人在屋里提心吊胆的,想大声呼救,可谁有那个胆子在邹斌盛怒的时候前来搭手,夫妻俩感到一阵绝望。

奔到门口的邹斌发现夫妻二人的卧室门也上了锁,他不顾三七二十一,抄起院子里的一把镰刀就往门上砍

没要几刀门就被他砍得摇摇欲坠,邹斌一把踹开卧室门,进门之后直接忽视了自己的哥哥邹茂华,直奔段凤合而去,一边跑一边还说着:“段凤合,过来让我爽一下”。

夫妻俩这才明白,邹斌今晚闹得这出事,竟是早就奔着段凤合而来的,段凤合心里害怕极了。

她今晚要是被这个杀神抓住侵犯的话,她以后还怎么做人,趁邹斌还没进门,她想冲出去,找人相助。

可她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横冲直撞,竟把醉酒的邹斌撞倒在地,酒精麻痹着他的神经,让他一时半会儿,没有从地上爬起来抓段凤合。

段凤合这时候急红了眼,只想着怎么让邹斌停止对自己的霸凌,忽然她看见立在门边的一根扁担。

要是把他打伤了说不定就不会遭到他的侵犯,害怕被小叔子侵犯的恐惧占据了段凤合的大脑,她拿起扁担就使出浑身最大的劲儿往邹斌身上一顿乱打。

只是希望减少他的行动力,对自己不构成威胁,
可是打着打着段凤合就发现不对劲了。

邹斌竟然一直没有起来也没有躲避,就这么躺在地上,任自己在他身上打了这么久。

邹茂华看到弟弟躺在一动不动,心里害怕得很,连忙阻止了段凤合的殴打,上前查看邹斌的情况。

看到他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邹茂华大感不妙,立马拨打了120把邹斌送往医院抢救。

但是邹斌被段凤合一顿没有章法的乱打,造成颅内重伤,还没有等赶到医院急救,邹斌就死在了救护车上。

04、联名请愿从轻处罚

知道邹斌被自己打死了,段凤合震惊的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但她很快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主动去公安局自首了,坦白自己对邹斌的所作所为,她因涉嫌故意杀人而被警方刑事拘留。

很快邹斌被段凤合打死的消息就传回了龙安村,村民们怔愣了好久,才终于惊呼出声。

邹斌,这个萦绕在他们生活中的噩梦终于彻底地消失!大家含着热泪奔走相告,让这个好消息让更多的人听到。

听到小儿子被大儿媳妇失手打死,已经年近80的邹母流着眼泪说道:“死得好!他死了也好!”

邹斌死了,大家心里多年来憋着的恶气终于出了,可是对于段凤合的过失杀人,大家都抱有极大的同情。

住得近的邻居,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他们也为自己没去拉架造成这样的恶果,让段凤合一个人承担而感到愧疚。

大家都希望可以看在段凤合是正当防卫的基础上从轻发落,村里老老少少,两百多位村民联名请愿,希望可以让段凤合少受点罪。

大家把邹斌这些年在村里欺男霸女的丑恶行径,一桩桩一件件清清楚楚地罗列在请愿书上。

并陈情说道,段凤合这些年也受了邹斌不少骚扰,邹斌目无人伦想要对她不轨,她太过于害怕才会奋起反抗从而失手杀了邹斌。

村民们都希望看在邹斌是个无恶不作的混账,段凤合又是正当防卫的基础上,可以判段凤合无罪释放。

警察拘留段凤合时罪名是故意杀人罪,但法院在审案、调查的过程中,认可了段凤合的正当防卫,认为她失手打死邹斌属于防卫过当。

而且在案发后主动自首,认错态度良好,一直配合警方调查清楚案子的始末,根据法律规定可以从轻处罚。

2005年8月,法院正式对段凤合失手杀人案宣判结果,法院最终宣布免除段凤合的刑事处罚。

龙安村的村民知道了这样的判决结果都大为畅怀,祸害没了,段凤合也没有因为那个祸害受到任何处罚。

邹斌身前作恶太多,连自己至亲之人都不愿意再站在他这一边。

他以为自己可以凭借暴力蛮横一世,但没想到人被逼急了为了自保的求生欲是无穷强大的力量。他被这股力量所伤,只能算是自食恶果。

标签: 死了 多名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