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1990年,一名17岁的学生残忍地杀害了一对上海母女,用铅笔在桌子上留下了六个字。

时间:2022-04-21人气:0编辑:

1990年6月14日,家住原上海市青浦镇的卓女士在家中被人勒死,同时死亡的还有她三个月大的女儿。

今日热点精选阅读推荐:

警方在调查时,发现现场有一张凶手留下来的字条,上面写着:“我终于报仇了。”

事情扩散开之后,卓女士和女儿因与人结怨而被仇杀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然而,当警方把目光锁定在仇杀上面时,却发现并没有符合条件的犯罪嫌疑人。

直到二十八年后,警方锁定了一名叫王海忠的男子,这起悬而未决的谋杀案才终于抓到了凶手。

被抓捕的时候,王海忠已经有了幸福美满的家庭,打拼出了一番令人羡慕的事业。

不过,无论他的人生有多么成功,都不能掩盖他当年的杀人事实,他必须接受法律制裁。

尘封多年的案件被抽丝剥茧,背后隐藏的犯罪真相却让人忍不住有些发寒。

一台“小霸王”游戏机引发的血案

王海忠出生于1973年,案件发生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不满十八岁的未成年少年。

他从小就对读书没有什么兴趣,读完初中之后,他便进入了当地的一所技校。

即使在鱼龙混杂的技校里,王海忠也是最让老师头疼的“问题学生”之一。

他逃课、打架、作弊,几乎是“无恶不作”,技校里的老师们都很不喜欢他。

1990年6月14日,王海忠照例和几个要好的同学相约逃课,去桌球馆里打发时光。

不巧的是,在前往桌球馆的路上,他和同学迎面撞上了出来“执法”的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执意要把他们带回学校接受处分,王海忠等人不想回去,拔腿就跑。

混乱中,王海忠的同学一一被教导主任抓住,而他则因为跑得较快而逃脱了惩罚。

伙伴都被抓走了,自己一个人去桌球馆也没什么意思,于是王海忠放弃了一开始的计划。

在闲逛的时候,他突然想起,班上某同学的哥哥顾先生好像就住在附近。

最重要的是,顾先生是个事业有成的成年人,他家里有一台“小霸王”游戏机。

依靠着模糊的记忆,王海忠找到了顾先生家,此时的他一心只想进门玩游戏机。

“如果被发现了,就说我是小顾的同学,他们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这天,顾先生恰好不在家,顾家的大门虚掩着,仿佛在对王海忠招手。

他没想太多,悄悄推开大门,潜入了顾家客厅,翻箱倒柜地寻找自己做梦都想要的游戏机。

顾先生的妻子卓女士当时正在卧室睡觉,王海忠翻找东西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惊觉家里很有可能进了小偷,于是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正巧看到了在客厅里的王海忠。

“有贼啊!抓贼啦!”卓女士吓坏了,转身进入厨房,拿起菜刀做出自卫的姿态。

王海忠害怕卓女士的叫声引来邻居,一步一步逼近她,一直把卓女士逼到了厨房的角落。

他一只手去抢卓女士手上的菜刀,另一只手则试图制服卓女士
,让她不要大声喊叫。

卓女士顾不上太多,胡乱挥舞着菜刀,把王海忠的胳膊划开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王海忠吃痛,手上的力气霎时间大了许多,他猛地伸手把卓女士手上的菜刀击落在地。

随后,王海忠的两只手扼住了卓女士的喉咙,越收越紧,越收越紧,掐得卓女士脸部通红。

没过多久,卓女士身体一软,在空中挥舞的双手慢慢滑落,竟然停止了呼吸。

王海忠松开手,将手放到卓女士的鼻子下面,确认卓女士确实已经死亡。

发现自己杀人的王海忠吓懵了,为了掩盖罪行,他用衣服擦拭了地板上的血迹。

他从顾家的客厅里找来铅笔和本子,在桌上一字一句地写下:“我终于报仇了。”企图扰乱警方视线。

做完这一切后,王海忠满意地欣赏了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准备离开顾家。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进入了王海忠的耳朵,他发现卓女士的女儿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由于害怕婴儿哭声引来邻居的注意,王海忠抱起小婴儿,残忍地将其扔进了衣柜里面。

当天下午,提前下班的顾先生回到家后,发现妻子被人勒死,女儿也因颅脑受伤而死亡。

东躲西藏的二十八年

提起多年前的那场命案,青浦县青浦镇盈中村中不少居民都表示:终生难忘。

顾先生报案后,警方立刻赶赴命案发生现场,排查附近有无可疑人员出现。

“那天下着毛毛雨,好多警察打着手电筒到处找人。”
目睹了当年事件的居民说道。

这件事发生之后便轰动整个青浦,王海忠留下的纸条更是被人们当作茶余饭后的议论素材。

有人说,一定是顾先生在外面得罪了别人,所以才连累了卓女士和年仅三个月大的女儿。

还有人说,这起案子说不定是顾先生买凶杀人,他在外面另有新欢,想谋杀原配。

一切云里雾里的揣测在案发三天之后便消弭于无形,警方通过侦查,终于锁定了王海忠。

据知情人称,锁定王海忠那天,青浦警察局倾巢出动,几乎所有警察都出去寻找他了。

然而,警方把整个青浦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王海忠的踪迹。

王海忠的父母说,王海忠走的时候没有说去哪里,也没有向他们索要路费。

随着王海忠的失踪,这件案子成了青浦有名的悬案,那么王海忠这些年到底去哪里了呢?

王海忠犯案的时候年仅十七岁,他没有身份证,身上也没有带钱。

为了离开上海,他来到火车站,扒着火车的外壁,跟着火车从上海到了湖南长沙。

没有一技之长的他为了在陌生的城市生活下去,只能扮作流浪汉,以乞讨为生。

最初的那几年,王海忠生活得很辛苦,他时常想起上海的父母,想起自己以前的日子。

但一想到回去之后很有可能会被抓捕、判刑,他就又硬着头皮,继续流浪。

期间他从湖南到了广州,又从广州辗转到了新疆,
每一次“迁徙”,王海忠靠的都是自己的双腿。

在流浪的过程中,王海忠也结识了一些朋友,有人给他指了一条明路,让他去学习烹饪技术。

到了新疆之后,王海忠便依靠着自己做饭的本领,成为了乌鲁木齐一家餐馆的厨师。

他从来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也不敢暴露自己来自上海青浦。

旁人问起的时候,他就说自己是孤儿,从小一个人生活,已经记不清家乡和父母的模样。

有一位老板同情他的经历,表示自己有办身份证的门路,可以为王海忠办理一张身份证明。

王海忠喜出望外,有了身份证之后,他出门办事都会方便很多。

没过多久,这位老板就给王海忠送来了身份证,姓名一栏赫然写着“徐涛”两个字。

这是王海忠为自己取的新名字,在之后的二十几年里,他一直用这个名字生活。

王海忠干了一段时间的厨师之后,心思再度活泛起来,他不甘心一辈子在别人手底下打工。

于是他拿着自己这些年的积蓄,找到了一位合伙人,两人联手做起了生意。

王海忠本性就是歪的,他做的生意也不是正经营生,而是以迫害妇女为生计的皮肉生意。

通过压迫女性,王海忠手里不多的资本快速翻番,没多久就挣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正当他以为自己能从此发家致富的时候,负责扫黄的警察却突然造访了他的发廊。

因为收容妇女卖淫,王海忠的发廊被迫歇业
,他本人也被拘留六个月,还交了不少罚款。

让王海忠感到高兴的是,虽然他因为沾染色情行业而被拘留,但他以往的杀人前科却没被发现。

这件事让他的胆子大了起来,他认为自己没必要再待在偏远的新疆,是时候去其他城市打拼了。

深思熟虑后,王海忠把下一个目的地选在了离家乡上海不远的杭州市。

1999年,王海忠落地杭州,这次他没有选择经营非法生意,而是老老实实地卖起了花。

因为花束新鲜,花类繁多,王海忠的鲜花生意经营得有声有色,很快就让他赚了不少钱。

在一次送花的过程中,王海忠无意间看到自己的客户桌上有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

这块手表对于王海忠来说,要连续送上好几个月的鲜花才能买得起。

他眼见四下无人,便恶向胆边生,悄悄地从桌上把这块名表给顺走了。

客户发现手表被偷了很是生气,当即报了警,没过多久王海忠就因盗窃罪“二进宫”。

两度入狱都没让王海忠的身份暴露,他更加大胆,以为自己已经瞒天过海,躲过了追捕。

出狱后,王海忠痛下决心要重新做人,再也不碰那些小偷小摸的非法勾当。

他来到一家酒店应聘厨师,安安分分地在酒店里面打了好几年的工,积累了一些资本。

之后,王海忠跳出来单干,开了一家生意不错的火锅店,在当地的餐饮市场很受欢迎。

尝到甜头的王海忠再接再厉,把门店扩展到四家,店里的年营收竟然超过百万。

王海忠店里的员工都对这个老板赞不绝口,说他不仅大方,性格也十分和善。

在事业红红火火的同时,王海忠还认识了自己的妻子,组建了幸福的家庭,有了两个孩子。

他在妻子的老家安徽省宁国市买了一栋房子,和妻儿生活在一起,日子和谐美满。

当他抱着自己的孩子逗弄时,不知他是否会想起多年之前,被他残忍扔进衣柜的那个小婴儿。

欠下的债始终要还

李庆是曾经负责王海忠案的刑侦大队副队长,多年以来,这件案子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块疤。

这些年,刑侦大队的成员换了又换,唯一不变的是历任刑侦大队成员的破案决心。

每当有新成员进入刑侦大队时,前辈们就会跟他们聊起这件一直没有破的悬案。

久而久之,“什么时候才能抓到潜逃多年的王海忠”成为所有刑侦大队成员心中的疑问。

2017年,公安机关掌握了一项全新的侦查手段,通过新技术,警方整理出了一份可疑人员名单。

2018年3月9日,安徽省宁国市警方传来好消息,现居宁国市的徐涛很有可能就是王海忠。

接到消息,李庆和刑侦大队其他成员马不停蹄赶往宁国市,最终确认了徐涛的真实身份。

3月21日,警方在王海忠可能出现的各个地方都安排了人手,只等王海忠出现,将其抓捕。

当天上午十点钟左右,王海忠开着汽车,准备前往宁国市某酒店参加应酬。

警方看着他开车出了小区,不紧不慢地驱车跟在他的后面。

王海忠停车后,早已按捺不住的李庆立刻停车开门,敲开王海忠的车窗,示意他下车。

“你叫什么名字。”“徐涛。”“我再问一遍,你叫什么名字。”李庆的声音严肃起来。

王海忠此时已经感到不妙,但他还是死鸭子嘴硬地不敢承认:“我叫徐涛。”

他说完后,旁边有个警察紧接着就用青浦话说道:“把他铐起来。”

久违的家乡话像一把钥匙,打开了王海忠尘封的记忆,他突然明白了眼前这一切。

在看守所内,深知自己的罪行已经暴露的王海忠不再抵抗,交代了28年前的犯罪事实。

“这也是一个轮回,自己种下的因,这个果一定自己去偿还。我跑了28年,再跑又能跑到哪里去。”

2019年10月13日,法庭对王海忠案进行宣判,犯案的时候王海忠还未成年,不适用于死刑。

最终,王海忠因涉嫌故意杀人而被判处无期徒刑。

在法庭上,王海忠不止一次地表达自己对受害者一家的忏悔,并连声道歉。

但迟来的歉意对于受害者一家来说,又有什么价值呢?

-完-

参考资料

看看新闻:《「看·法」杀人逃亡28年还想狡辩 法官当场“打脸”》

新民晚报:《为盗游戏机杀害女主人和3月龄婴儿!29年前青浦“一号命案”宣判》

纵相新闻:《“小霸王游戏机”引发的“一号命案”:凶手杀母婴,犯案时仅17岁》

标签: 一名 母女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