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趣事 > 

【动物和人】女生跟狗分不开去医院

时间:2022-06-24人气:0编辑:

这或许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我为什么不帮帮她呢?

被大强羞辱了的妹妹,被我坑害了的妹妹,被父母打骂了的妹妹。

那天晚上似乎全世界的人都抛弃她了,我只听到她哭得很厉害,七分痛苦三分委屈,因为我爸爸拿衣架狠狠地收拾了她一顿。

我没敢看她,自己坐床上假装不在意地看漫画书,然而根本看不进去,因为她哭得太厉害了。

天入夜后我父母终于放过她了,我还漫不经心地看漫画书,目光则注视着房门。

那时候我们是一起睡的,她肯定会进来的,果不其然,房门很快被推开了,她瘦小的身子出现。我看得一清二楚,她几乎是瘸着进来的,那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已经不成样子,是被大强弄的,而衣服下面却是衣架打出来的血痕。

我慌了,十二岁的我并不能理解很多事,但我知道她很痛。

我低下头继续看漫画书,这次我什么话都不敢说了,以前她被打了我还会嘲笑她,但这次我不敢吭声。

她瘸着挪进来,也看了我一眼,然后往柜子那边挪。我偷偷看她,发现她一只手捂着嘴角,一只手去拉柜子,把她自己藏的创可贴摸了出来。

创可贴是她过年时偷偷买的,她买什么东西都怕被父母发现,所以都藏着,有时我会故意偷去丢掉作弄她,庆幸的是创可贴我没偷去丢了。

她就撕开了创可贴,在自己流血的伤口贴上去,房子里静悄悄的。然后她似乎承受不了疼痛了,往地上一坐,整个人缩着抽搐,她肯定又开始哭了,但怕父母听见。

当时我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或许是愧疚吧。我下床去把门关上了,我也怕父母再看到她哭。

关了门我就小心翼翼走过去,她还是缩着抽搐,我看她满身的伤痕,自己都觉得痛。

我小声地问她有没有事,她没理我。我站了一会儿不知所措,事实上我虽然愧疚,但并没有到达某种厉害的程度,人性本恶,小孩子懂什么呢?我现在就是个恶人。

我说你要是痛就去床上睡觉吧,睡醒了就不痛了。

妹妹忽地伸出了手,似乎要抓我。我就傻乎乎伸手过去,她冰凉的小手立刻捏紧了我手掌,将我往她身子拉。

我顺势蹲下去,还没弄清楚她想干什么,她忽地扭头看我。

我这辈子从没见过如此复杂的眼光,那其中包含了与年龄不符合的成熟和冷漠,还有许多怨恨和委屈。

十二岁的我被惊到了,像是见了鬼。紧接着胳膊一阵剧痛,她俯身狠狠咬了我一口,但马上又松开,一张嘴两颗牙齿掉了下来。

我吓得不轻,妹妹则痛得掉泪。

我无法理解她的行为,她是在报仇吗?她嘴角红肿一片,牙齿掉落,肯定被衣架打伤了,尽管如此她那一口依然咬破了我的胳膊,我穿着短袖,胳膊直接被咬出了血,印上了两个深深的牙印。

我吓得往后爬,但奇怪的没有叫出来,潜意识中明白要是叫了恐怕我父母会进来一探究竟,我没叫。

可我怕她,怕那个缩在角落哭哭啼啼的小乞丐。

她真的在报仇,那两个牙印,陪伴了我无数的年少时光,像某种咀咒一样,压得我惶恐不安。

初一、初二、初三、高一,时光流逝着,牙印越来越浅,但它一直没有消散。

那件事两年后妹妹考上了重点初中,像是突如其来的炸弹一样,她造成了附近居民的轰动。而此时我还在镇里的破学校读初三,尽管初三那年我发狂般努力了,怀揣着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想法想考上她学校的高中部,但事与愿违,最后只考上了另一间烂高中。

至此我们似乎再也没机会见面了,她是很少回家的,现在我又寄宿了,可能一年都见不到几次。

起码最开始我是这样认为的,然而在学校里我听到了她的消息,很不好的消息。

开学那天在宿舍里很多舍友都在聊天,相互熟悉起来,最先大家都是询问对方来自哪间初中的,我心不在焉跟他们聊着,结果有个城里学生说他来自高洲中学初中部。

当时我就怔了怔,因为那是我妹妹的学校。这个城里学生有点优等生的优越感,跟我们说了很多高洲中学的事,说最多的是妹子。

我开始并不在意,结果他话题一转,语调都变了:“刚才我说高洲中学里很多城里大小姐是吧?她们都挺有素质的,但有一个贱人我不得不提,她贱到我都看不过去了,要是她在我面前我单手操死她!”

他吹牛逼,不过那贱人女生还是让大家挺感兴趣,这优等生就举个例子:“上年有个新生特别引人注意,是乡下来的,被校长叫上去发表讲话,结果她紧张得摔了一跤,加上衣服又破又旧,不少人看不起她,那个贱人就是其中之一,我听说那贱人之后欺负她上瘾了,多次弄哭她,真是可怜啊,说起来那乡下女天生丽质,奈何不是城里人,都不会打扮......”

我本来事不关己地听着,这下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李欣,越想越心沉,禁不住询问:“那个乡下女叫什么名字?”

优等生疑惑看我,随口道:“李欣吧,不太清楚。”

李欣?

我心中跳了一下,指骨都不由捏了起来,优等生追问:“你认识她?”

我忙摇头,一句话都没说,他切了一声,跟舍友又开始说别的女生了。

我心绪不宁,李欣,这个普通的名字,正是我妹妹的。

果然啊,她从小被人欺负,去了市里的学校还是被人欺负,那邋邋遢遢的小乞丐,胆小怕事又没有朋友,不被欺负才怪。

我想着,头垂得很低,多年前的事浮现在脑海,那个小乞丐。

胳膊上的牙印还在,我如同窥视一般看了一眼,心中如同有针刺一样发痛。这些年来我们一句话都没说,有时候我会听到她偷偷哭,在深夜里偷偷哭,但我也只是听着。

现在她在初中还被人欺负,也欺负得哭......

最后我出门,优等生瞟了我一眼。我勉强一笑说出去走走。

优等生掏出个手机看了看:“快六点了,要开班会了,一起回教室吧。”

我一愣,心头所有情绪像是被硬生生卡住了一样。

是的,我想去找李欣,去看看她。但天要黑了,而且我不熟悉市区,她学校应该在很远的地方,我去了又该怎么找她呢?

有时候想的和做的真是相差万里,我连去看看她都没有勇气。

优等生已经成了主心骨,大家全都跟他走。我默默跟上,听着他们有说有笑的,自己跟条孤独的狼似的,或许是条孤独的狗。

班会还是很热闹的,直到九点才结束,一班五十多人,基本都是差生,我们一个宿舍的坐在一堆,还没排座位。

优等生一直在瞄女生,虽然他极度失望,但还是发现了漂亮的。他就偷偷地跟我们浪笑:“第一排有个小小的家伙,绝对是班花,看脖子多白。”

舍友们都看过去,我也看了一眼,的确很白很娇小的一个女生,在安安静静地看书。

一舍友说太矮了吧,优等生直接喷口水:“这是萝莉啊,萝莉懂不懂?”

我们有大半都是乡下来的,可不知道小女孩有什么吸引人的,毕竟连电脑都没有,顶多去过黑网吧。

优等生叹息连连,说真是有代沟啊。我并不在意什么代沟,我还在想着李欣的事,我琢磨着如何去找李欣。她在高洲中学初中部,那是个什么地方呢?

最后我对优等生露出了讨好的笑,问他初中部在哪里。

他又惊奇了:“你要去?很远的,搭公交车都要半个多小时,而且校规很严厉的,没校牌进不了,你去也没用。”

我心头被泼了一盘冷水,优等生忽地荡笑:“不过周末大小姐们都会出来的,我周末带你去偷看,到时候那边街上全是美女。”

优等生颇有领导风范,大家都说要去看,他也来者不拒,这家伙以后要当我们的头了。

我自然也说要去,巴不得周末快点来,可惜还有好几天。

我有点按捺不住,就旁敲侧击关于李欣的事,可惜优等生对她并不上心,知道的不多。

我就一直在煎熬着,期间课程正式开始了,座位也换了,我竟然跟这优等生同桌,看来每天都要听他吹嘘了。

另外让我意外的是我竟然被老师叫去问话,问我想不想当班长。

我当时吓了一跳,才知道原来我的入学分数排第二,一时间有种奇怪的感觉,真是造化弄人。

当班长我是可以的,以前我就当过,我就答应了,结果一答应,老师又叫了一个女同学过来,正是之前我们偷窥的那个所谓萝莉。

我那会儿在镇上接触网络世界不多,思想偏向野孩子,所以萝莉并不能吸引我,我也觉得她好矮好小,发育不良吧。

然而老师很看重她,说她也是班长,还暗示我只是副的。

那萝莉当仁不让,有着与外表不符的老练,我坚信她是个学霸。

后来我们就忙了几天,但相互间并没有多少话,她不喜欢搭理我,我也没注意她。

好不容易等到周末了,一放假优等生就呼朋唤友了,我赶紧跟着他,同来的还有三人,都是不爱学习的,急着去看大小姐。

优等生叮嘱我们自己带够钱,我咬咬牙将一个月的生活费都带去了,尽管不确定会不会用上。

大家一起往外走,五个人全都兴致勃勃,我有点紧张,想着见到了李欣该怎么办。

结果都没迈出几下步子,那个萝莉追来喊住我,皱眉说要重新弄黑板报。

我发愣,说弄黑板报干嘛?她说原先的已经不成样子了,看着丑。

我相当不情愿,又不是领导要检查,你弄什么黑板报?

舍友们都幸灾乐祸,优等生还说我不去他们自己走了。

我自然要去,我就说找别的班干部帮忙好了,我有事。她问什么事,我还没回答,优等生强行刷存在感:“咳咳,班长大人,我们是去欣赏艺术。”

他们全都怪笑了,我有点尴尬。那萝莉就不悦了,她知道我们在调戏她。

她让我回班就是了,不弄好不能走。

优等生跟我拜拜,笑眯眯闪。我一急赶忙跟上去。萝莉班长气得要死,一转身跑了。

我心中很郁闷,不知道她会不会向班主任告状。但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决定去找李欣。

舍友们就啧啧称奇,说看不出我这么有种,优等生摸着下巴寻思了一会儿,没说什么。

我们就去了高洲中学初中部,的确挺远的,先是往市中心去,之后车子竟然穿过了一条漆黑的隧道,等最后停下了,又是一片繁华的街区。

我们在这里下车,天色已经有点灰暗了。优等生带领我们往学校走:“快点吧,天黑了就不好看美女了。”

此时我们已经零零星星看见不少学生了,全穿着高洲中学的校服。

我们也穿着校服,来到这里竟然有点别扭,一个个都想遮挡校徽。

我应该是最别扭的,因为我是来见妹妹的,我很怕她看见我的校服。

没过多久我们到了学校外面。这一看不由赞叹,这学校真美,明明是初中却比我们高中还要大,进进出出的学生感觉都很高贵,还有不少车辆接送,我都认不得牌子。

优等生早已熟悉这里,在校外那条河岸上靠着栏杆装深沉:“不要乱瞄,女人不喜欢你们这样,光明正大地看就是了。”

他们还真光明正大地看了,我不敢,生怕妹妹突然出现了,此时此刻我就想走了,暗想我来究竟是为啥呢?

我转身看那条河,脏脏臭臭的,也不好看。正胡思乱想,优等生咳了一声:“各单位注意了,出来了一个大小姐。”

几个人全都看过去,我也回头看,却见一个穿着超短裤的学生出来了,她想必是在宿舍换了校服的,打扮得青春靓丽,露着两条大白腿,真跟一只白天鹅似的。

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孩子,不由紧盯着多看。紧接着她上了一辆小车走了,大伙都感叹,我也随大流地感叹了一句:“果然是大小姐.......”

但这句话戛然而止,因为我看见我妹妹出来了。

我看的清清楚楚,她穿着校服,跟绝大多数学生一样的打扮。头发扎着单马尾,前额有些刘海,帆布鞋很旧很干净,她也很干净,很多路过的女生都流着汗,她却干干净净的。

明明来学校那一天我见过她一面,但此刻再见又是一番别的感觉,我心想,她可真好看,像白云一样。

优等生又咳了咳:“就是那个,被欺负那个。”

舍友们早盯上她了,这会儿疑惑:“她哪里像乡下妹了?”

优等生撇嘴:“穿着校服当然看不出,别看她这样,其实很穷很土的,就算放月假也穿校服,因为她没有好看的衣服。”

一舍友偷笑:“我就喜欢这样的,好清纯,我还从来没见过穿校服都能这么好看的。”

优等生切了声:“你去追她好了,她那么穷,肯定容易追,我不喜欢这样的,没啥情趣。”

他这话说得舍友蠢蠢欲动了,我手指捏了一下栏杆,几丝铁锈掉入了河里。

我说别追吧,没什么好追的。他们奇怪看我,我就不吭声了,这时一个舍友低叫:“我靠,她好像发现我们了。”

我心头一惊,赶紧转过身去趴栏杆上,几个舍友全都转身。优等生没理会,他还打量着:“自作多情,她只是在找人吧,四处看的。”

我偷偷看过去,李欣站在那边看四周,的确在找人。

很快,远处一辆摩托车开过来了,上面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人跟她亲热地打招呼。

李欣就上了他的摩托车离开了。

舍友们惊奇,优等生摇头:“一看就是社会青年,妈的,肯定是被泡了,果然她还是缺钱,我听说初中就有人做.鸡了,她肯定也是。”

我盯着那摩托车,路上的灰尘都被扬起了,优等生还在说做鸡的事。

我忽地有些发火,说你能别乱说吗?优等生吃了一惊,他显然没料到我会发火。

他好面子,也不问缘由骂我:“我他妈带你来看美女,你发什么疯?”

舍友全都问我干什么。我捏捏拳头,又不吭声了。

优等生骂了一声晦气,然后带他们走人:“网吧通宵去。”

舍友们迟疑了一下还是跟着去了,我被排斥了,在河边站了一会儿,狠狠踢了一脚栏杆,自己沿着摩托车的方向跑去了。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