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野史 >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

时间:2021-07-03 16:55:08人气:0编辑:

十娘原名杜媺,时年妙龄19岁。小说中描述她的美貌:“浑身雅艳,遍体娇香;两弯眉画远山青,一对眼明秋水润。脸如莲萼,分明卓氏文君;唇似樱桃,何减白家樊素。”李甲爱其美貌红颜,十娘倾其举止文雅,两人情投意合,山盟海誓。李甲日日沉浸在温柔乡里,男欢女爱,春宵愁短,渐渐耗尽了钱财,且连功名也遭耽误,于是美好岁月悄悄飞逝。

其父在老家闻听后怒不可遏,立即断了他的供给,并劝说京城的亲戚都不要借钱给他。杜十娘此时已决心将终身托付给温存忠厚、清纯如水的李甲。老鸨儿同意,只要李甲在10日内拿出300两银子,就可赎出十娘。但李甲在亲友中早已坏了名声,谁也不会再拿出钱来帮他往妓院里填。

李甲奔波数日,一筹莫展。十娘取出自己多年积攒的、缝在被子里的碎银150两;李甲的好友柳遇春亦被这位风尘女子的行为所感动,设法凑足另150两银子,10天后果然把银两如数交到老鸨儿面前。老鸨儿本想反悔,十娘晓以利害,老鸨儿只得放人,于是两个有情人在柳遇春住所终于喜结百年之好。

李甲下一步本要携杜十娘回到老家去,无奈离家越近他越忐忑,心存顾虑,携妓而归难以向父亲交代。十娘明白他的心思,遂献计说:“我俩先到苏杭胜地游览一番,然后郎君先回家,求亲友在老父面前劝解和顺;待老父消气后,再来接我。”李甲依命而行。

二人行到长江之滨瓜洲古渡时,遇到好色而又*险的富贾盐商孙富。他夜饮归舟,听到十娘动听的歌声,一曲婉转曼妙的《小桃红》令他心动不已。天亮以后,他又从窗口向内窥视到其美丽容颜,惊为天人,更觉心荡神摇,觊觎之下,企图霸占。孙富假意与李甲相接近,邀他过船饮酒畅谈,套出其底细。

谈到十娘时,李甲轻易就说出了事情原委。孙富假意叹道:“尊父位高,怎容你娶妓为妻!到时候进退两难,岂不落得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下场?”他这么一说,李甲更觉步履维艰。

孙富又拿出一副愿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架势说:“在下倒是愿以千金相赠,你把她让给我。你只拿着银钱回去,就说在京授馆,你父定会原谅你。”一番话说得李甲动了心。他想如今也只有如此了。于是两个男人各怀鬼胎,当下立了契约、按了手印,竟把十娘卖给了孙富。

李甲酒醉醺醺、踉踉跄跄、心灰意冷地回到自己的船舱中;在杜十娘的追问下,壮着胆子告诉了她真相。十娘闻知,如五雷轰顶。回忆自己童年被卖,十数年受尽屈辱、蹂躏,眼看已经逃出火坑,就要过上幸福生活,如今又全告破灭。十娘当晚一宿未睡,为李甲的寡情绝义、自己的糊涂失察而伤心,终于果断做出了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重大决定。

翌日,十娘*心打扮、换上盛装,更加显得天姿国色、冰清玉洁,令他人羞于*视。她先让孙富把银两抬来放到李甲的船头;自己则站在踏板上,打开随身带着的一个百宝箱,里面装满金银翡翠、珍稀首饰、各色奇异玩物。(但让人怀疑的是,一个普通妓女,哪有这么大的家当?显然是文学作品的夸张了。)

杜十娘指着价值连城的金银珠宝,怒骂孙富拆散他们夫妻,不安好心;又痛斥李甲忘恩负义,利欲熏心,显得言辞激烈、慷慨豪迈,一边把一件件宝物抛向江心。最后,她自己也突然纵身跃入滚滚波涛之中,迅即不见了踪影。

李甲和孙富两个坏男人看呆了,当场遭到围观者的一顿痛打。他们归家后,李甲迅即患重病(“终日愧悔,郁成狂疾,终身不痊”);孙富不久死去(“得病卧床月余,终日见杜十娘在傍诟骂,奄奄而逝”)。可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也许不过是善良人的想象罢了。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备案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