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做错一题做一次txt-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时间:2022-05-28人气:0编辑:

洋人皱起了眉头,然后跟齐靖涵说了几句,齐靖涵对我说:“洛夕,咱们现在去做个胃部的检查,大概要半个小时,你跟我来。”

于是,我乖乖的站起来,跟着齐靖涵到了一个房间,不一会儿,就有护士走了进来,启动机器,让我躺在病床上,然后按下按钮,我便进了一个圆筒子一样的地方。

我闭上眼睛,忍着胃部的不适,就在我实在忍不下去又想吐的时候,那机器才终于把我放了出来。

一下床,我就要着急去洗手间,结果起的太急了,整个人眼前一黑,直直的栽倒在地上,额头上立即黑青了一块。

齐靖涵手慢一步,没有扶住我,这会儿赶紧把我拉起来,急切的问:“罗端,你怎么样?”

我摇摇头,示意他我没什么事,过了一会儿,我才完全恢复过来,只是头疼,然则,胃里的不适却好了很多。

齐靖涵见我走的太慢,直接打横来了个公主抱,三两步的走进了刚才洋人的办公室。

洋人一见我的样子,立即上来做检查,然后喊来护士为我消毒包扎。

这些还没有忙完,刚才那个把我推进仪器的护士过来,把一份报告递给了洋人医生。

洋人医生看了看那份报告,然后把齐靖涵喊过去,两个人叽叽咕咕的说了很久,然后,齐靖涵对我说:“可以了,咱们回去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色不太好。

我把问题强忍下去,等到我们上了车,我才问齐靖涵:“齐总,我生病了吗?很严重?是不是快死了?”

齐靖涵看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嗯,对,活不长了,赶紧把你的银行卡密码告诉我,以后你所有的工资都归我了。”

“齐总,我死了就不用发工资了。”

我好奇的看着他,疑惑的反问了一句。

然则齐靖涵并没有觉得好笑,而是拉着我的手,认真的说:“洛夕,别说傻话。”

此后,他就一直不再说话。

我以为我们应该会返回集团公司或者酒店,结果,车子却停下了,我朝外一看,竟然是一家造型会所。

齐靖涵率先下车走了进去,然后指了一个美女说:“Lisa,这个美女交给你,今晚上陪我出席慈善晚宴。”

Lisa看了看我,接着满脸欢喜,说:“齐总放心,一定让她艳压群芳!”

齐靖涵点点头,然后我就跟在Lisa走了进去。

首先她为我选了两套礼服,等我换上其中一套,她把我摁在镜子前,为我化了一个美美的妆,接着,又把我的长直发弄弯,形成波浪状放在一侧,然后为了加了配饰,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看到镜子里的人简直不敢相信那就是我自己!

Lisa最后为我配上一款手拿包,说道:“洛小姐,都准备好了,另外是这套礼服,您拿好,以备不时之需。”

我点点头,感激的说:“谢谢你,Lisa。”

Lisa却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您是齐总的女伴,当然要更加精致些。”

我有些好奇,体内的八卦因子蠢蠢欲动,于是我问道:“Lisa,这个会所不是齐靖涵开的吧?”

Lisa笑了笑,“洛小姐猜的没错,这里是齐总的私人产业,这里面所有的东西,哪怕是一块毛巾,都是世界顶级的奢侈品牌。洛小姐现在配的这套,约合人民币四千万左右。”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