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男友每次约会都要一次,男朋友扒开我的腿就摸

时间:2022-05-18人气:0编辑:

“安溪晓,你终于自由了。”

望着湛蓝的天空,也不知道是不是阳光太过刺眼,酸涩的红眼眶里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坠。

只是谁都没想到刚庆祝完自己重获新生,结果左脚便踩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石头子,左脚绊右脚一个不稳狠狠摔了一个狗啃泥……

“晓晓,晓晓,老师叫你!”

迷迷糊糊中安溪晓感觉到了有人不停的晃动着自己的肩部。

老师?哪来的老师?她都毕业多久了?到底是谁在自己耳边乱哄哄的叫?

“谁?”安溪晓皱着眉,身子如同弹跳起的蚂蚱从座位上猛的弹起,软糯的声音此刻溢满了不耐烦。

等到安溪晓敏锐的察觉到四周的气场有些不对劲时,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安溪晓,你给我滚到走廊站着!”

“呃……”

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这个带着黑框眼睛的女人不是她初中的语文老师王晴吗?还有,她怎么会在教室里?

“安溪晓!你给我滚出去!”王晴见安溪晓这个时候还一副神游四海的样子,气的直哆嗦,拿着自己的语文课本指着门外,厉声呵斥。

迎着全班人的哄笑声,安溪晓一脸懵逼的走出了教室。

门口班级上的标识很显眼,初三(十)班。

安溪晓清澈的眼眸中显了几分迷茫和复杂。

她这是一跤摔回了初三?

安溪晓狠狠的掐了掐自己的胳膊,“嘶……”

疼,这真不是梦啊?

她是真的重生了?

她居然回到了初三?爸爸妈妈还在的初三!

安溪晓抱着大腿,在门口哭成了一个二百斤的大傻子。

当初,爸妈意外去世,而她则被信辛一家骗的团团转,认贼作父还自以为得了天大的好处。

若不是她当时无意间听到了信辛同舅妈的对话她怎么都不会想到那一起看似意外的交通事故竟然是一场早就布好的局。

而看着对她尤为疼爱的一家人,眼里瞧着的不过都是她爸妈一手打拼成立的厂子。

“安溪晓我看你现在是无法无天了,上课不是睡觉就是打游戏,马上就要中考了,你哪天才能给我安安分分的学习?你看看你姐姐信辛,都是一家人怎么差的就那么大呢?就你这样,到时候别说附中了,你连铁中都考不上!”

下了课,安溪晓被王晴抡进办公室,批头盖脸就是一顿谩骂。

王晴,一中有名的灭绝师太。如果单从她的名字上,很难让人将这灭绝这样的称呼与之挂钩,但是当你看到她的脸,你会发现真的没有哪个称号有灭绝更衬她。

她长着一张尤为刻薄的冷脸,鱼尾纹密的都可以夹死苍蝇。最重要的是,从她嘴里吐出的话就如同刀子一样,刀刀戳心,杀伤力杠杠的。

而这样一个可怕的人,恰好就好她初三调配过来的毕业班班主任。

“灭……王老师,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一定好好学习。”安溪晓一边附和王晴的训话,一边认真的进行自我检讨。

“以后我再也不上课睡觉了,您说的是,这都要中考了,我今后一定像信辛同学好好学习,以后碰到不会的题目烦死她都要搞个明白!争取考上附中,坚决不给您丢脸。”

根据她的经验,对付灭绝最重要的就是态度端正,只要你万事儿顺着她来,那铁定就没啥大事。

果不其然,看着安溪晓这副乖巧的模样王晴虽不信,但是语气好歹还是软和了几分。

“你自己知道就好,我们还能害了你不成?我听刘老师说,你上次考试化学竟然交白卷!你说你也不是小孩子了,难道这么多题你都不会?就算你不会,平时也可以问问你姐姐呀,我可记得信辛她上次化学考试还拿了个第一吧?”

安溪晓明白,这是要收尾的节奏了,于是态度放的尤为端正,一连三个‘好’字撑的王晴半句话都懒得多说,挥挥手示意她回去上课。

得到了准许,安溪晓彻底松了口气。

被灭绝这一训,她还真有了几分重生的真实感。

在整个中学阶段,要说最讨厌的人就属眼前的这个灭绝。若是说凶点说话难听点,学校里这样的老师比比皆是,她也不至于讨厌。问题是,这个老师她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喜欢拿信辛与她做对比较!对于一个年幼性子野又不爱学习,性格又尤为好强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按照正常的轨迹,她对这个“品学兼优”的好表姐信辛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可是,架不住人小姑娘情商高,每次都能把她哄的服服帖帖的,除了羡慕竟然没能生出一点嫉妒心来。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