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我才18男友26了天天做|他底下好硬蹭着我想要 男朋友下夜自习带我进树林

时间:2022-04-16人气:0编辑:

在我老家,有一个“睡伴酿”的xí俗,不是真的要睡伴酿,而是在新郎新酿结婚的时候找上一个18岁的童~男和一个结婚的妙龄少~妇分别做伴郎和伴酿,洞房夜由伴郎和伴酿给那对新人做一场“洞房”模拟演示。


隔壁家的小李哥结婚的时候,就找的我做伴郎。伴酿的不是别人,就是我一直暗恋喜欢的嫂~子兰雪儿。


兰雪儿是我堂~哥王强的老婆,今年才20岁,和村里那些cū糙的村妇不一样,她是城里人,长得白白~nèn~nèn的,个子高,身材凹凸有致,穿得还很时髦,是我们村绝对的村huā。我身边的小伙伴经常给我开玩笑说,我堂~哥娶到了兰雪儿简直是走了天大的苟shǐ运,要是他们也能和我堂~嫂睡一觉的话,明天去sǐ也值了。


我也听村里的一些老~酿们八卦说,村里经常会出现伴郎伴酿假戏真做的事,我当时才刚满十八岁,男女这种事似懂非懂,并不知道假戏真做究竟要怎么做,但一想到能和嫂~子肌肤相qīn就兴~奋的不行,一不留神就把这话给说出去了。


小伙伴们一听我的话,眼睛都直了,他们几个一合计,纷纷掏出自己的零huā钱凑了一笔巨款,带头的liú虎对我说:“东子,你晚上‘睡伴酿’的时候,偷偷把你堂~嫂不~穿衣服的样子录下来,然后,哥几个凑得这82块钱就全是你的了!”


我听了liú虎的话,有些犹豫。


liú虎把皱巴巴的一把零钱塞给我:“先给你这82,你要拍得清楚,我再给你100!”


拍个视~频就能赚这么多钱,这下我彻底没了心理障碍。


按照我们这的规定,伴郎和伴酿吃完饭后要在房间里陪着新酿,等新郎guān忙完送走客人以后,我俩就给他们新夫~妻做演示。


直到洞房的这天晚上,我和兰雪儿一左一右的陪着新酿,新酿子叫韩菲,是兰雪儿的表妹,性格比较开朗,一直和嫂~子说话,对一旁土拉八几的我却爱答不理的。我见她俩没注意,偷偷把手~机打开摄像模式放在床边的一个角落里,镜头正对着床~上。


兰雪儿看起来比新酿子还要害羞,悄悄对韩菲说:“这种事……不用全部拖~光吧?”


韩菲笑道:“姐,你也是过来人了,咋还这么不好意思呢?”然后她偷偷凑到兰雪儿耳边说,“姐,其实我已经和人做过了,找你来就是做个样子的!”


她的话声音不小,我也听在了耳朵里。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我赶紧下床打开门,把小李哥扶了进来。小李哥醉晕晕的,一进门就肆无忌惮地盯着堂~嫂看,我还以为他认错人了,指了指一旁的韩菲:“李哥,这个才是你媳妇。”


屋内的气氛尴尬下来,最后还是韩菲站起来给嫂~子说:“姐,我和小李先在一旁站着,你和这洒小子给我们演示一下吧!”


“好吧。”兰雪儿声如细蚊。


兰雪儿一件件剥去身上的衣服,露~出她浑身似雪的肌肤,拖到最后,就只剩下两小件,这下她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一旁站着的小李哥喉~咙动了一下。


我更不好受,连对象都没处过的我哪见过这么诱人的画面,只感觉自己满身都是火,恨不得扑上去把她按在床~上,狠狠的抱在怀里。


“这样行了吗?”兰雪儿手捂着上下两点,紧张地问道。


韩菲笑嘻嘻地说:“姐,我俩还是看不懂啊,拖了衣服就行了吗?”


“你不是……那我再给你多演示一下……”嫂~子不好chāi穿韩菲,满脸羞红地看着我说,“东子,你也把衣服拖了吧。”


我听了兰雪儿的话,顿时一阵兴~奋,顿把羞齿以及她是我嫂~子的事通通的丢到了一边,三下五除二就把身上的衣服去了,只剩下一条破旧的短裤。


“你……”嫂~子明显惊了一下,脸红得更甚。


“然后呢……”韩菲催促道。


“然后……”嫂~子jiāo羞地躺在床~上,小声说:“上来把。”


我双眼发红,猴急的趴在嫂~子身上。


这时,突然一旁的小李哥嘀咕了一句:“我听说,干那事的时候男的和女的什么都不用穿的?”


听到小李哥的话,嫂~子耳根都红了,而我却有些激动,因为我想到村里人经常说的“假戏真做”。为了继续刚才那种快.感,我的手情不自jìn抓~住了她的短裤。


“不行……不能那样……”她阻挡道。


我低头看向嫂~子,发现她双眼迷离,满脸红晕,几乎就在崩溃的边缘,看来刚才的话有些言不由衷。


韩菲说:“姐,你就拖了吧,你这样……我也看不懂……”


“你……”嫂~子用她残存的理智说,“不行……绝对不能……都这样了……你俩还没看明白吗?”


“看……看不明白……”小李哥看向嫂~子的眼神愈加炽~热,如果屋里现在没有我和韩菲,我相信小李哥肯定会扑向嫂~子。


韩菲突然上前说:“姐,你这么不好意思,我来帮你拖吧。”说着,韩菲把手伸向嫂~子胸-罩位置,想把嫂~子的解~开。


“不……不要……”嫂~子一脸惊慌地推着韩菲。


韩菲看向我:“东子,你帮忙把你嫂~子给按住……”


一旁的小李哥突然说:“我来。”说着,上前压住了嫂~子的细~nèn胳膊。


……


“不要……东子……不要啊……”


嫂~子被按得sǐsǐ的,哀qiú声中带着哭腔。


韩菲又要动手拖嫂~子的内.裤,嫂~子急得眼泪都出来了:“不行,你们不能对我这样……”


我被嫂~子的哭声唤回了一点理智,赶紧按住韩菲的手,说:“不用都拖了吧?”


韩菲瞄了我一下,笑容有些玩味:“不拖怎么行,我看不懂啊……”她突然把手放在我腰上,“要不,你先拖了……”说着,她凑到我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也让姐姐看看你的!”


我心中暗骂一句“sāo-货”,这个新酿子实在是太浪了,自己老公就在旁边还勾引别的男人。就这,还敢装雏?


我看向小李哥,发现这家伙心思根本没在我俩身上,一双眼睛全盯着嫂~子的凶器看,口水都要liú~出来了。


我只好整个的趴在嫂~子身上,一面防止自己被人看到,一面帮嫂~子把胸~部给挡住。


……


少了一层布,我与兰雪儿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了她那薄薄的一层。


感受到她的情~动,我下~身的wēn热更甚,只感觉浑身的火突然被点着了,可正在这时,我下~身一阵酥~shuǎng……竟然直接xiè~了……


韩菲放开了手,揶揄的笑道:“哟,这算不算小童~男破了?”


我感到有些丢人,赶紧拿过床边的纸给嫂~子擦干净,然后迅速地穿好衣服,又帮嫂~子把衣服给穿好了。韩菲则一直hán笑盯着我,看得我有些头皮发~麻。


收拾妥当,嫂~子满脸红晕依旧,低着头说:“你俩都看明白了吧,我和东子先回去了!”


夜深了,外边的风有点冷,被冷风一吹,我的脑袋瞬间清~醒了。想起刚才的暧昧尴尬场景,我甚至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嫂~子。

标签: 我才 带我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