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他的手慢慢伸进我的下面小说|我们在水里试试吧 为什么男友做完之后还要再顶几下

时间:2022-04-14人气:0编辑:

刚打开家门,里面便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赵叔,雪儿,这么晚了你们两跑哪里去了?”陈家豪放好行李箱,笑道。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出差一段时间吗?”张~雪惊喜道。


“回来拿点东西,过两天还要去邻省出差,以后恐怕只有周末才有时间回来陪你了。”陈家豪犹豫了一会,说道。


“哦,是这样啊。”张~雪显得十分失落,本以为以后老公可以好好的陪在自己身边,没想到还要出差。


“来,赵叔,我这里有瓶好酒,咋叔两晚上好好喝喝。”陈家豪笑着从旁边行李箱里拿出了一瓶酒,招呼着老赵上了餐桌。


张~雪见状便去张罗好下酒菜了。


老赵和陈家豪在餐座上边喝边聊,张~雪则早早的就去洗漱准备睡觉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趁着老赵上厕所,陈家豪带着一声酒气和汗味进入了自己的房间,直接就扑到了张~雪的身上。


“洗澡去。”张~雪没好气的说。


“哎呀,别洗了,我都憋坏了,快,先让我尝尝荤。”


说着,三下五除二的扒下自己的衣服,抱着张~雪就一阵qīn。


张~雪本来挺心烦意乱的,但是被老公这么一挑~拨,心里的欲~望和需qiú也跟着水涨船高,很快便把心里那点杂事都淹没了。


老公的唇从额头到眉间,从唇~瓣到耳~垂,每一下都那么深情,张~雪也热切的回应着。


陈家豪隔着睡衣揉~niē着她硕~大的柔~软,之后一口~hán~住那俏立的圆点,舌~尖灵活的绕着它打转,牙齿轻轻的啃噬着,张~雪被老公的服侍很是享受,不自觉的就从鼻子里哼哼了出来。


老赵自己在客厅喝着酒吃着菜不亦乐乎,喝着喝着突然听到王雪的房间传来压抑的呜咽声,老赵眉头微皱:这两口子吵架了?还是自己和王雪的事被发现了,不行,自己得去看看。


老赵心想不管是什么情况,必要的时候牺牲自己也不能害了王雪。


等老赵晃晃悠悠走到房门口的时候,突然听着声音有点不对,不像是在哭啊,反而像是qīn~热的声音。


心里虽这么想着,但可能是酒精的刺~激,老赵竟忍不住的伸手推了一下房门,这陈家豪也是心急,刚刚进屋的时候门没关紧,被老赵这么一推,还真给推开了。


老赵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往后退,但是自己的两条tuǐ怎么就不听使唤,尤其是看着床~上那两具白huāhuā的身~体堆叠在一起,眼睛都闭不上了。


此时陈家豪正在张~雪的硕~大的柔~软上mài力的啃噬着,张~雪的腰~肢也在配合的扭~动着,撩人的声音从她的鼻腔里发出,听得门口的老赵一阵的迷糊。


身下的宝贝也跟着翘了起来,脑子中回忆着跟王雪这几天的接~触,在火车上那短暂的wēn存,在公交上那紧密的接~触,以及张~雪那圆~润饱满的tún~部,无不撩~拨着他内心的躁动。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已经伸进了裤裆里,套~nòng着那孤寂的宝贝。


门外的老赵受不了张~雪的媚喘,屋里的陈家豪更受不了,看着张~雪那两颊绯红,媚眼如丝的表情,那性~感jiāo~艳的嘴唇,陈家豪的速度不jìn加快了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征服欲和满足感占据身心。


两分钟后,陈家豪一声低吼,趴在张~雪的身上抽~动了几下,便大口的喘着cū气。


身下的张~雪有一丝的失落,因为她还没有得到彻底的满足,总觉得内心深处有一些瘙~养难耐的感觉,奈何老公已经缴qiāng投降了。


跟张~雪一样没得到满足的还有门口的老赵,他见家豪已经交货了,便悻悻地将门关好,自己回屋继续靠着想象完成最后的天人交~合的部分。


陈家豪在张~雪身上趴了一会就睡着了,张~雪有些无奈的起身去卫生间冲洗一下,经过老赵房间时,恰好听到老赵的闷~哼声,便好奇的往门缝凑。


老赵也没关门,就这么虚掩着,张~雪轻轻推开一条门缝,往里看了一眼就羞红了脸。


只见老赵此时正躺在床沿上,裤子退到脚踝,一只手握着自己的家伙上下套~nòng着,眼睛紧闭,从鼻子里发出满足的哼哼声。另一只手里竟然cuō~揉~着自己早就换下来的黑sè蕾丝内内!


这让张~雪很是羞赧,因为这样看来赵叔现在想象的肯定就是自己啊。这让张~雪有些担忧,自己以后该以什么身份面对老赵?


不过同时,张~雪也注意到了老赵那比自己老公还要大上一圈的尺寸,老赵的手掌比较宽厚,但是握住他那个东西的时候,外面竟然还露着一半,也就是说他那个家伙大的不行!


这让张~雪忍不住的有些莫名的悸~动,那么大的尺寸,老公和他根本没fǎ比啊……


这么想着,张~雪狠狠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自己这两天是怎么了,竟有些让人羞愧难当的想fǎ冒出来,那可是自己的叔叔辈啊啊!


但是不自觉的,她还是想到了今~晚在教室内的qīn~密接~触,这让张~雪又羞又恼,转身进了浴~室。


当wēn热的水liú划过身~体,手掌摩挲着身~体上的jiāo~nèn之处时,张~雪还是有些忍不住的去想,那可是巨无坝啊!跟手里的淋浴头差不多长!


看着淋浴头,张~雪竟有些晃神,不自觉的把淋浴头对准了自己的下面,细细的水liú打在身上有点像máo刷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如果在身下,那就完全是两码事。


冲了十几分钟后,张~雪终于忍不住,用手指抚~mō起那里,同时用水柱慢慢的刺~激它。


“噢——”随着一声压抑的呻~吟,一股水liú从张~雪身下留出,同时整个人也跟着不停地抽~搐着,这几天堵在心口的阴郁瞬间释放出来,那种舒畅的感觉,让她险些昏~厥过去。


洗过澡后,张~雪搂着陈家豪睡得特别舒服,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才醒过来,老公早就醒了,正在床~上玩手~机呢。


张~雪嘤咛一声,陈家豪急忙放下手~机凑过来,在她脸上蹭着。张~雪想起昨天时候家豪跟自己说的事情,便认真商量起来,如果能有上升空间的话,固然是好事,但是两人长期分居,肯定会对感情产生影响的。


家豪也考虑到了这一层,所以他准备先去锻炼三个月的时间,利~用三个月的时间干出点成绩来,然后再申请调回来,到时候就算职位不变,工~资也会往上提一提,如果公~司不给他涨工~资的话,以他的资历,随便找个公~司都不比现在的差。


张~雪听完他的分析,虽然心里有些委屈,但也只好接受了。

标签: 他的手 几下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