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男友每次见我都舌吻我 第章它很想你 给我

时间:2022-04-13人气:0编辑:
男友每次见我都舌吻我 第章它很想你 给我

  他的双眸如同黑暗的深渊,让人不敢凝望。

  “谁告诉你的?”

  叶嘉衍问的是,谁告诉江漓漓他不想让外人知道他结婚了?

  江漓漓会错意,以为他问的是:谁告诉她隐瞒他们的关系对他们都好?

  她突然有些小骄傲,扬起下巴答道:“我自己推理出来的啊!你不觉得很对吗?”

  叶嘉衍怒极反笑,“哪里对?”

  江漓漓每次做出这种自作聪明的样子,叶嘉衍都恨不能掐死她。这个小女人每次都能让他轻易的发脾气。叶嘉衍现在有理由怀疑,江漓漓是不是想气死他。

  “以前你不愿意公开已婚的事实,现在,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隐瞒我们的关系,不是皆大欢喜吗?”

  叶嘉衍原本就冷极了的目光倏地一沉,“你为什么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这个……”江漓漓歪了歪脑袋,“重要吗?”她以为叶嘉衍不关心这个问题—或者说,她以为他不关心她。

  “回答我。”

  叶嘉衍的声音带着一种强势的命令,让人不敢质疑。

  “……”江漓漓被吓得差点屏住呼吸,老老实实交代道,“就跟我不希望别人知道我爸爸是谁一个道理啊——我希望别人叫我江律师,而不是叫我‘叶嘉衍的妻子’,或者‘江教授的女儿’;我希望别人看到我的付出和实力,而不是关注我跟哪个有名的人物有什么关系。”

  “……”

  “我念书的时候成绩不错,你知道的吧?那个时候就有人说,都是因为我有个当教授的爸爸,还有个会写书会画画的妈妈。”江漓漓顿了顿才接着说,“我不希望我将来漂亮地完成一个案子之后,有人在背后说,都是因为我嫁了个不错的老公。”

  “……”

  叶嘉衍没有说话,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但如果仔细观察,能看到他眸底的冷意正在一点一点地退散。

  江漓漓不知道自己的解释是否能让他满意,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试图确认:“叶嘉衍,你……唔!”

  接下来的话,如数被叶嘉衍温热的双唇堵了回去,她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

  事后回忆,江漓漓发现她根本记不起来一切是怎么开始的。

  好像是,叶嘉衍圈住了她的腰,把她带进怀里,再然后……他的吻就落在了她的唇上。

  和他这个人给人的感觉不同,他的吻是霸道的、不容拒绝的,带着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冲击得她头脑发胀,理智尽失。

  上一次叶嘉衍喝醉,曾经吻过她。

  所以,这不是她的初吻。

  但,这是她第一次真真切切地体会到接吻的感觉。

  她才知道,原来接吻会让人的大脑变得空白,除了正在亲吻自己的那个人,什么都不知道。

  接吻还会让感官变得迟钝,除了那个人的吻,什么都感受不到。

  哦,也不是,她还能感觉得到他的气息,包围着她,裹挟着她,像是要淹没她……

  她怔住,忘了反抗,也无法反抗,瞳孔不知何时放大了,整个人像琥珀里的生物——美丽却僵硬,一动也不能动。

  叶嘉衍察觉到江漓漓的僵硬,放松手上的力道,把她圈在怀里,在她耳边低语:

  “闭上眼睛。”

  江漓漓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耳际,像是要从耳道钻进她的心里,撩得她心头痒痒的。

  她的意识就像受到蛊|惑,力气也被一股神秘力量抽离,整个人软在叶嘉衍怀里。

  她听话地闭上眼睛,双唇再度被叶嘉衍攫住。

  这一次,他们的气息真正地交融到了一起。

  叶嘉衍吻着她,好像要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好像要把他们变成一个人……

  但是……她好像喘不过气来了。

  没有人告诉过她,接吻还会让人缺氧啊!

  好难受,好像要死了……

  叶嘉衍感觉得到江漓漓无力的挣扎,恶趣味地把她抱得更紧,更加用力地汲取。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很清醒。

  但是,他不想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

  这一刻,他只想遵循自己的本能。

  江漓漓没想到叶嘉衍会变本加厉,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像被人丢到了6000米高原上,无法呼吸,胸口剧烈起|伏。

  这时,叶嘉衍终于意识到,江漓漓的挣扎更像一种求生本能。

  他松开她,发现她的双颊早已红透了,双眸湿漉漉的,像深林了迷途的小鹿。

  她看着他,竟然屏着呼吸。

  “笨蛋!”叶嘉衍咬了咬江漓漓的唇,“张嘴,呼吸!”

  “唔!”

  江漓漓吃痛,低呼了一声,终于喘过气来,像在高原缺氧的人终于得到了氧气瓶。

  她红着脸,气到极致,声音却没有多少气势:“叶嘉衍,你干嘛?”她摸了摸被叶嘉衍咬了的下唇,小声抱怨,“你还咬人……”

  咬人不是女孩子的专利吗?

  叶嘉衍以为他拿的是女主角的剧本吗?

  摔!

  叶嘉衍强迫自己把视线从江漓漓殷红饱|满的唇|瓣上移开,故作轻松从容,“只是提醒你。”

  江漓漓一脸问号,“提醒我什么?”

  叶嘉衍看着江漓漓的眼睛,不急不缓地说:“提醒你,别人可以不知道你是谁,但你要记住自己是谁。”

  “……不用你提醒,”江漓漓气呼呼地说,“我知道我是江漓漓!”

  “……”

  叶嘉衍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每到关键时刻,江漓漓的理解能力总是下线?

  “还有,你提醒别人不会用嘴巴提醒吗?”χS壹贰3.co

  江漓漓舔了舔唇上那个被叶嘉衍咬出来的伤口,觉得自己要被气哭了。

  叶嘉衍挑了挑眉,“我刚才用的不是嘴?”

  “……”

  江漓漓整个人石化,然后,“砰!”的一声崩裂。

  叶嘉衍刚才用的,的确是嘴。

  她这次是真的要被气哭了……

  看着江漓漓的眼睛开始泛红,大有哭出来的征兆,叶嘉衍下意识地恐吓她:“不准哭,否则我跟你算账!”

  “……”

  江漓漓死死忍住泪意。

  她不是被叶嘉衍吓到了,而是内心有一股傲气不允许她在叶嘉衍面前哭出来。

  叶嘉衍以为自己的恐吓起了作用,颇为满意地说:“很好。你朋友黑我的事,到此结束。”

  “叶嘉衍,”江漓漓目不转睛地看着叶嘉衍,表情有多委屈就有多倔强,“我会记住今天发生的事情。”

  叶嘉衍勾了勾唇角,“我猜你也忘不掉。”

  她屡次对他有所图谋,今天好不容得偿所愿,怎么能忘掉?

  “……”江漓漓被气得几乎丧失语言功能,指了指门口,“你出去。”

  叶嘉衍凉凉的提醒道:“看清楚,这是我的房间。”

  江漓漓看了看四周,发现还真是叶嘉衍的房间,咬了咬牙,说:“我出去!”

  她把怒气都发泄在叶嘉衍房门上,出去之后“砰”一声带上门。

  叶嘉衍倒是一点都不心疼他的房门,坐到沙发上,随手拿过放在一旁的书,翻开之后,过了足足十分钟,也没有翻页。

  他的手指,不自觉地抚了抚自己的唇。

  “……我不希望我将来漂亮地完成一个案子之后,有人在背后说,都是因为我嫁了个不错的老公。”

  江漓漓说这番话的时候,他一直在看着她。

  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她说话的节奏,竟然可以左右他心跳的频率。

  再后来,在心跳彻底失控那一刻,他吻了她。

  他想告诉她,外界可以不知道她是他的妻子,但她必须时刻记得,她是叶太太。

  叶嘉衍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书本上,勉强看了一页,却发现自己的理解能力和记忆力都下降了。

  他忘记这本书前面讲了什么,也无法理解这一页洋洋洒洒的几百字是想表达什么。

  他的心弦,刚才被人狠狠拨动了一下,至今无法平静。

  他合上书,下楼,发现江漓漓在餐厅吃东西。

  说起来,他也还没有吃晚饭,而且都是因为江漓漓。

  他走过去,看见江漓漓吃的是馄饨,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我的呢?”

  “……”江漓漓像小宠物护食一样,默默地护住自己的碗,说,“没煮你的份。”

  叶嘉衍拿开江漓漓的手,作势要把她面前的碗拖过来,“我也要吃,再去煮一份。”

  “你自己不会去煮吗?”江漓漓反过来按住叶嘉衍的手,“这是我的,不准抢我的!”

  叶嘉衍眯了眯眼睛,“江漓漓?”

  “你、你少来这套!”江漓漓扬起下巴,迎上叶嘉衍的目光,“我不怕你了。”

  “……”

  叶嘉衍危险地眯了眯眼,江漓漓不为所动,说明她是真的不怕他了,他只能纳闷地起身往厨房走。

  江漓漓重新拿起勺子和筷子,没吃几口,厨房里突然传来“砰”的一声,紧接着是叶嘉衍的声音:

  “江漓漓,进来。”

  江漓漓猜也知道叶嘉衍肯定把什么东西打碎了,不紧不急地说:“自己收拾一下。”

  “我叫你进来!”叶嘉衍的声音似乎隐忍着巨大的痛苦,“马上!”

  江漓漓意识到不对劲,起身走进厨房,愣住了——
标签: 给我 很想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