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看着镜子我们怎么进去的)

时间:2021-12-24人气:0编辑: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看着镜子我们怎么进去的)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我在院门的枫树下果然找到了陆离。

  他正对着那棵老枫树念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我走到他的身旁问:“陆离,你在干什么?”

  他闻声转过头,又用那哀伤又深情的眼神望着我。

  他说:“我在等一个人。

  风带着枫叶突然偷偷抚摸了我的头发,陆离动作温柔又小心的帮我取下头上的叶子,然后轻轻地,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子衿在这里,青青去哪了呢?”

  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有一些画面一闪而过,我摇了摇脑袋奇怪的问他,“你这几天好奇怪,陆离,你怎么了?”

  他苦笑道:“没什么,只是想起曾经有一个人对我说过只羡鸳鸯不羡仙罢了。”

  我愣愣的看着他突然温柔下来的脸庞,心里冒出酸来。

  我忽然好想问问陆离,“陆离啊,在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的位置?”

  二

  我叫叶菁菁,无父无母,在大街上被陆离给捡回了家,所以现在暂时住在陆离的家里。

  陆离,一个莫名其妙的好人,大概是他也无父无母的原因,所以看我没地方去才收留我吧。

  不过我总感觉哪里奇怪。具体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

  记的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一个大雨纷飞的时节。

  我饿着肚子蹲在一处小亭子里避雨,陆离就突然出现了。

  他撑着一把伞,向着我踏步而来,我抬头朝他望去,就看见他那双充满哀伤又深情的眼睛望着我。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时间就像突然停止了运转,我望着望着就不小心跌入了他的眼眸中,那时候我在想,他是在哭吗?

  “你要不要跟我回家?”

  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认真又满怀期待的问我要不要跟他回家。

  我看着他,好半响才愣愣的问他:“你是要收我做丫鬟吗?”

  他一愣,突然苦涩的对我说:“那你愿意吗?”

  “有吃的吗?”我问。

  “有。”

  “那有住的地方吗?”

  “有。”

  “那......”

  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急急忙忙的开口道:“你现在叫什么?”

  什么叫现在叫什么?应该是说错了吧,我回他:“我叫叶菁菁。”

  “叶菁菁。”他一副快哭出来样子念着我的名字,然后突然就笑着对我说,“好巧,我叫陆离,字子衿。”

  我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他笑了笑向我生出了一只手,他说:“菁菁,我们回家吧。”

  三

  跟陆离回家后,我才知道原来陆离不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教书先生。

  他的家很简陋,还有几处破败的地方。

  当他带我回来时,我是满脸的惊讶,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居然红了耳根。

  但他却满脸认真的对我说:“虽然是破了点,但我会给你个家。”

  他还说:“虽然只能让你吃粗茶淡饭,但至少可以裹腹,虽然住的地方破了点,但至少可以遮风挡雨。”

  他认真又郑重的样子,真的很莫名其妙,却让我在那一瞬间,感动的想流泪。

  我笑着打断了还想解释的陆离,笑的说:“你真奇怪,我现在是你的丫鬟了,你怎么还跟我这个下人解释这么多?以后我要叫你少爷还是主子?”

  “叫我......”总感觉陆离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在我等他答案时,他突然情绪低落的说:“叫我名字吧。”

  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我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突然掉了下来。

  “真奇怪,我干嘛哭?”我看着手上的泪滴心里嘀咕着,见陆离已经走进屋内,我连忙追了上去。

  一进屋内险些被吓了一跳,只见一群孩子兴高采烈的拥着陆离喊着:“先生,先生,你终于回来了。”

  我看见陆离柔和下来的眼神,他看了我一眼笑着说:“回来了。”

  也许是陆离的那一眼,让孩子们的目光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那群孩子们看见我,一个个比见到陆离还开心似的。

  他们向我冲了过来,有几个孩子还紧紧的抱着我的腰还有大腿,他们开心的叫道:“仙女姐姐,你是仙女姐姐吧?”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陆离,就看见他在那里偷偷的笑着。

  我向他投去求助般的视线,陆离这才走过来,分开了我和孩子们,他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对孩子们说:“好了,快回去吧,明天一个个可不准迟到。”

  最后,孩子们笑嘻嘻的从陆离家鱼贯而出。

  等他们走后,我好奇的问陆离:“陆离,他们为什么叫我仙女姐姐?”

  我看见原本在笑着的他,突然愣了一下,才开玩笑般的说:“因为菁菁长的太好看了,跟仙女一样。”

  我知道肯定不是这个原因,但还是被说的脸红了起来。

  原来一副老实样子的陆离也会花言巧语。

  但我心里为他这句夸奖由衷的高兴,毕竟没有谁不喜欢听好听的话。

  四

  陆离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身为他的丫鬟,本由我来照顾他的日常生活,可自从我来到他家后,反倒是他在照顾我。

  尤其是,我总能看到,他躲在角落里用着哀伤的眼神偷偷的注视着我。

  我一转头,他便躲了起来。

  我知道他不想让我知道他在偷看我,我也不好意思问,只在心里想着:“难道,陆离喜欢我?”

  后来,陆离说要教我和孩子们写字,他教我第一句便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我知道,这是《诗经》里描写爱情的诗句。

  于是我更怀疑陆离喜欢我了。

  我偷偷的看着陆离认真的侧脸,突然晃了一下神,总感觉这场景好像曾经经历过一般。

  这时,陆离已经写完扭头看着我,仔细又认真,把我看的不好意思起来,他才满怀期待的问我,“菁菁,觉的这诗如何?可有想到什么?”

  我脸一红,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接受他的爱意还是该拒绝,于是下意识的开始装起了傻,我说,“这诗什么意思啊?”

  我明明看见陆离听到我的回答时眼里流露出的难过,可当时我却丝毫不在意,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我想,陆离果然是喜欢我的。

  心里突然涌出一丝丝喜悦,又被过分纠结的情绪所掩盖。

  这世间真的有一见钟情吗?陆离为什么会喜欢我?我嫁给他以后,那些孩子们该叫我师娘吧。

  越想越遥远,越想我嘴角的笑就忍不住上扬。

  我仿佛沉浸在自己给自己安排的剧情里,并为此偷偷欢喜,这一切离开的陆离永远也不知道,在那一瞬间我脑海里已经幻想完了我们幸福的一生。

  我以为脸皮薄的陆离总有一天会在一个春花烂漫时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五

  那个女子很美,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美的女子了。

  每次那女子来找陆离时,陆离总会把我留在原地,自己一个人去见她。

  我总躲在角落里偷偷的看他们。

  看他们低头间的细语呢喃,看他们抬眸时的深情对望,看他们彼此言笑晏晏的样子。

  我心里突然好难过好难过,原来,不是陆离喜欢我,而是我,叶箐箐,不知不觉沦陷在了陆离的温柔中。

  我想我是时候该离开了。

  在我转身的那一刹那,我却看见本笑的温婉的女子,正一脸怒气的打了陆离一巴掌。

  还没搞清楚他们为什么吵架,我就已经冲向了陆离。

  我挡在陆离的身前,质问般的看向那女子说道:“你凭什么打陆离?”

  我以为那女子会和我针锋相对,却没料到,那女子见到我却突然流下泪来,我心下一慌,下意识的回头去找陆离,谁知他却像没事人一样。

  我不得不别扭安慰,“我刚刚也不是故意凶你的,你就别哭了。”

  那女子又是哭又是笑的走近我,突然抚摸着我的脸,轻声问:“你现在叫什么?”

  过分的亲近让我觉的别扭,却意外的有一种亲切感,我没有推开她,甚至脸颊在她手里蹭了蹭回答道:“我叫叶箐箐。”

  “菁菁,真是个好听的名字。我叫叶青莲,你可以叫我莲姐姐。”那女子说完,转头看向陆离,突然冷下脸来道:“我警告你,最好放弃你刚刚的念头。”

  也不知道他们刚刚在争吵什么,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突然放在身侧的手被陆离紧紧握着,那一瞬间我又是震惊又是惊喜。

  我看着陆离满脸认真的侧脸,他此刻对那女子说:“谢谢你告诉我她还活着,有些事情还是交给她自己决定吧。”

  “你这是害她,只差这一世就……”

  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有些好奇的的看看陆离又看看那女子,这时陆离抓着我的手突然用了力,他对那女子说:“这次,我会护住她。”

  此刻的陆离冷着脸,与印象中的他大相径庭。

  这明明是我从未见过的陆离,可我却不觉的陌生,甚至熟悉的想掉泪。

  还不待我想明白这感觉从何而来,陆离便拉着我的手离开了那里。

  他温柔的对我说:“菁菁怎么出来了?那群孩子没你看着又该闹起来了。”

  我愣愣的看着我们此刻牵的手,心里冒出了一点点窃喜。

  也许陆离是有点喜欢我的吧。

  这样想着,心情突然就美妙了起来,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转了过来,我反应不及时,差点撞进他的怀里。

  我的脸不由红了起来,嗔怪道:“干嘛突然停下来?”

  他却一脸严肃的问我一个奇怪的问题,“菁菁,你觉的当人好还是当仙好?”

  “当然是仙啊。”我没有一丝犹豫的回道。

  “为什么?”他问“当人不好吗?”

  我笑道:“当人要经历生老病死,还要烦恼柴米油盐,哪有当仙来的舒服。”

  不知道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话,虽然陆离还是面无表情,但我却感觉到了他的难过。

  只模糊的听到他似乎低低的呢喃了一句,“青青啊。”

  我疑惑的望向他,那时我以为他唤的是:“菁菁啊。”

  六

  自从那天后,陆离似乎更奇怪了。

  他总是一个人站在院门口的枫树下发呆,有时嘴里也不知道念着什么,每每我过去找他时,他便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深情又哀伤的望着我。

  总感觉他有话要和我说,却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那个女子来找陆离的次数似乎更频繁了,但每次他们说着说着便吵了起来,然后,那女子便当着陆离的面把我拉走。

  在我看来,叶青莲和陆离一样也是一个奇怪的人,她总看着我的脸突然就莫名其妙的抹眼泪,让我不知所措。

  她还总期待般的让我喊她“莲姐姐。”

  热情的让我不知如何是好。

  后来,慢慢的我们熟了,我才发现原来莲姐姐和陆离不是我想的那种关系。

  当知道后,我有些羞愧,羞于自己居然胡思乱想起来,愧于不分青红皂白的误会陆离。

  我想着我应该和陆离道歉,为自己的不信任道歉,但因为上次在枫树下,陆离突然喊着别的女人名字让我有些不开心,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理他了。

  想缓和关系,甚至问他喜欢的人到底是不是我。

  但我却不知该怎么开这个口,我想让莲姐姐帮我出出主意,可他们俩的关系似乎并不是很好。

  应该说,莲姐姐厌恶着陆离。

  因为莲姐姐总在我面前说陆离的坏话,她总叫我不要爱上他,因为她说,陆离是个坏人。

  如果陆离是坏人,世上就没有好人了吧。

  是他在我饥寒交迫的时候领我回家,是他让我知道了被人宠爱是什么滋味,也是他给了我一个从未敢想的家。

  每次我笑着反驳莲姐姐时,她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我,然后和我不欢而散。

  这次说什么也不敢因为陆离的事情找莲姐姐了。

  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书院里的几个小孩兴冲冲的抱着烟花棒找我,他们说:“仙女姐姐,仙女姐姐,过几日就是先生的生辰了,我们打算为先生庆贺,仙女姐姐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闻言,我眼前一亮,似乎知道该怎么和陆离道歉了。

  在生辰那日,我有些紧张,我打算跳一支舞给陆离看,不仅要道歉我还要问陆离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一辈子。

  “仙女姐姐,先生快来了。”一个小孩兴奋的跑来给我通风报信。

  我应了一声,收拾好心情,在空地上摆好舞蹈的起手式。

  我一定要给陆离看看我最美的样子。

  当听到脚步声,我长袖一抛,缓缓转过身,歌声随着我张开嘴那刻缓缓流出。

  “仙女姐姐真好看,我以后也要娶一个和仙女姐姐一样好看的人做妻子。”

  不知是哪个小孩发出了感慨,我心中不由好笑,真是人小鬼大,又忍不住抬眸去看陆离,只见,他正专注的注视着我,我想,他定是被我迷住了。

  结束时,周围的孩子们,点燃了一片烟花,在灿烂的烟花下,我欢喜的朝他奔去。

  我说:“我和你道歉,我误会你和莲姐姐了,我原本想你是喜欢我的,结果看见你和莲姐姐总说悄悄话,我就开始胡思乱想了。”

  “上次在枫树下你叫青青,青青又是谁?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我不理你,是因为我不开心了,陆离,你告诉我,你喜欢的人到底是不是我?还是说其实你喜欢的是那个叫青青的人?”

  陆离沉默的看着我,我亦与他对视。

  没有哪一刻我觉得时间如此漫长且难熬,心中期待着他的回答,又害怕着他的回答,我突然有些后悔今天的冲动,特别是看到陆离沉默着不说话的样子。

  在看到他张开嘴要说话时,我突然一笑,“我刚刚是开玩笑的,陆离有没有被我吓到?菁菁在这里祝你生辰快乐。”

  我一说完,未去看他的表情,就转身跑向了那群玩烟花的孩子堆里。

  我嬉笑的和孩子们玩闹在一起,心里却像在哭泣,陆离的沉默似乎说明了一切。

  原来真的只有她一个人入了戏。

  在我和孩子们玩闹中,我突然晕倒了。

  非常的突然,本该快乐的生辰,因为我,弄的有些兵荒马乱。

  天空的烟花还在绽放,一朵接着一朵,周围的孩子惊恐的叫声传入耳里,眼前是陆离焦急又恐慌的表情,他喊着:“青青……”

  那一刻我突然有些顿悟了,为什么他看我时,总会露出深情又哀伤的表情?为什么他会突然好心的收留我?

  为什么呢?难道她长的像陆离喜欢的青青姑娘吗?

  这样想着我不由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做了一个似乎很短又似乎很长的梦,梦里有一个看不清模样的男子手持折扇笑的邪气的问我:“在下可有幸知道姑娘芳名?”

  我看见我说:“小女叶青青,公子呢?”

  “好巧,在下陆离,字子衿。”

  “巧?”梦里的我面露疑惑的问:“何来的巧?”

  那男子意味深长的说:“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七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了。

  眼前不是窄小破旧的书院,而是金碧辉煌的宫殿,身边的人不是最后看到的陆离,而是已好久不理我的莲姐姐。

  我看着她,突然泪流满面道:“姐姐。”

  莲姐姐同样流着泪和我相拥,她道:“欢迎回来,青青。”

  待冷静后,我问起了陆离,说来好笑,菁菁是我,青青也是我,陆离从头到尾喜欢的都是我。

  我看向莲姐姐,莲姐姐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在我追问下,她说:“陆离为了救你,独闯九重天,现在被关在神雷塔中。也是他活该,还是凡人的你又怎么能承受的住每天魔气的侵染。”

  “神雷塔?”我却似乎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震惊的看着她,急急忙忙的下了床,就要往外冲。

  莲姐姐抓着我的手恨铁不成钢道:“你是仙,他是魔,你们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莲姐姐,我自愿被贬下凡经历十世苦难就是为了保他平安,如果他出事了,那我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什么?”我流着泪忍不住悲凄道。

  我叫叶青青,是由瑶池的一片荷叶幻化而成的一名小仙子,与姐姐叶青莲同服侍于王母。

  有一天,王母说我有一劫,劫在人间,于是我偷偷的下了凡,却意外遇到了同样偷偷来人间的陆离。

  陆离是个魔,我是一名仙,本没有交集的我们,却意外的相恋了。

  仙魔自古以来就势不两立,我们的事情很快就被其他天神知道了。

  我受到了很严厉的惩罚,可我不后悔,能遇到一个自己喜欢并喜欢着自己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可陆离他心疼我,他带着一群魔兵杀入了九重天,想要救我出来,可事情哪有那么的简单。

  他最后失败了,还赔上了自己。

  为了救他,我一力承担了所有罪责,只希望能护住陆离。

  我在凡世经历了十世磨难,结果最后换来的,却是一场空,陆离,你怎么就那么傻呢?

  走到神雷塔下,我歇斯里底的喊着:“子衿。”

  陆离似乎听到了我的呼唤,他回应我道:“青青,我在。”

  那一刻我的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掉,我带着委屈质问般的问他:“你是不是傻?你知不知道被关在这里意味着什么,神雷会把你劈的魂飞魄散的,你个傻子,你真是个傻子。”

  “你才是傻子。”陆离带着笑意反驳着我,一如当年,我们相互吵闹的样子,过了一会儿,他略带委屈的说:“青青,我找了你很久很久。”

  我点着头,已经泣不成声。

  他似乎很开心的样子说:“青青,你陪陪我吧。”

  我点了点头,说不出话来。

  他笑了笑问我:“青青,你说当人好还是当仙好?”

  我回他:“当人好。”

  “我也这样觉得。”他笑着说:“如果我还有来世,我不当魔不当仙,就做个简简单单的凡人吧。”

  神雷下,哪还有下辈子?

  半响我才说:“你真是个傻子。”

  “你就只会骂我。”陆离的声音此刻似乎有些虚弱,我坐在塔下流着泪,静静的陪着他。

  过了一会儿,我问:“子衿你在吗?”

  他答:“我在。”

  又过了一会儿,我又问他:“子衿,你还在吗?”

  他依然答道:“我在。”

  不知过了多久,我再一次问他,“子衿,你还在吗?”

  回应我的已是无边的孤寂。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