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玩游戏输了让对方随便玩,你们想怎么玩我随便(叶燃)

时间:2021-12-11人气:4编辑:
弯身准备踏进车内的徐璇希止住了动作,站在叶燃身侧的周韫璟发出了“哇哦”的声音,而背对叶燃而立的简熠稍稍侧身,眸里闪过短暂的疑惑,上挑的眉眼无不透露出他的惊讶。

玩游戏输了让对方随便玩


  不过短短几秒,叶燃却捕捉到了每一个微小细节。

  如果有一天,知乎给她推送“社死现场”,她必然会将此时此刻的情况写下。

  疾跑而来的许池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丝丝不对劲,她停下脚步,“怎么了?”

  叶燃稍稍歪头,朝她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吓到了许池,她看向温以北,温以北大拇指扬向停车坪的位置,许池望去,只见简熠身旁站着个人,那人掩着嘴角,笑容肆意。

  叶燃深吸口气,掩下面上的尴尬,嘴唇微动,“你是在助力我扣出三室一厅?”

  微小的嗓音,却颇有咬牙切齿的味道。

  许池:“……”

  她咳了声,压低声音:“要不我装作不认识你,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说着许池作势要跑,叶燃眼疾手快地拽住她的手腕,瞪了她一眼,“三室一厅不够?准备来个别墅?”

  许池眨眸,很是无辜。

  见她这样,叶燃微微叹息,完全拿她没办法,但重点并不是许池。

  叶燃垂下头,闻可未闻地呼口气,散去眼底的尴尬,她故作无谓地弯了弯嘴角,就在这个时候,一双黑白相间的板鞋出现在她的视线,她自下而上地扫过来人,却撞进简熠含带揶揄笑意的眸子中。

  就在叶燃要开口时,肩膀被撞了一下,她重心失衡撞入简熠的怀中,她下意识地揪住他的衣角,耳边响起他的心跳声,像是要跃出来了。

  心跳声伴随着徐徐风声,有那么一瞬,叶燃竟觉得安宁。

  不过没等她想太多,就听到许池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我们先走了!”

  叶燃拉开距离,循着声音望去,只见许池拉着陈子韵的手匆匆跑去,身后还跟着温以北和周韫璟。

  简熠垂眸凝着她,蓬松柔软的发丝随风飘动,拂过他的脖颈,荡起阵阵涟漪,他眸色沉了几分,挑起她垂在侧边的碎发,低声笑了笑,“投怀送抱?”

  叶燃弯了弯嘴角,娇嗔的眼眸微瞪,“不喜欢?不喜欢也没办法,你只能接受。”

  闻言,简熠眸底笑意颇浓,他低头睨了眼依然揪着他衣角没放的指尖,纤细白皙的指尖微微晃动,微微敛神,“陪我吃个晚饭?”

  他这么说,叶燃自然不会拒绝。

  傍晚教学楼旁的人并不多,偶尔会传来几声猫叫的声音,叶燃四处看了一圈,却都没有看到猫的身影。

  叶燃微微叹息,想起乖巧的六月,知道简熠不住校,六月也跟着他住在外面,“六月— —”

  话才刚说出口,他们俩的手机同时响起,一阵又一阵的,两人对视了一眼,点开消息,才发现是许池搞了个六人群。

  【国庆去哪儿】

  -“马上就要放假了,我们去野炊吧!”
  -“就在京市内找个山头野炊烧烤看日出!”

  周韫璟附和。

  -“我觉得可以。”
  -“烟山挺不错的,绝佳日出观赏点。”

  两个人都这么说,温以北和陈子韵自然没有什么意见,都应下。

  叶燃指尖贴着屏幕,稍稍仰头睨了眼简熠,他嘴角微扬,骨节分明的手指点着屏幕,似乎是在回复消息?

  她收回视线凝着屏幕,不过几秒,简熠的头像跃出来。

  -“随意,你们决定就好。”

  叶燃看到这条消息,笑了笑,编辑消息。

  -“2号3号我有值班,其他时间都可以。”

  纯白色的头像跟在黑色头像后面,就好似是情侣头像那般,暧昧又勾人。

  此时正值饭点,食堂熙熙攘攘,往来人群并不少,自叶燃回复群消息后,许池就不停地给她发消息确认时间点,一路上,叶燃都低头回复消息,没有注意到前方的情况,亦步亦趋地跟在简熠身旁。

  简熠单手插着兜,眸光时不时地落在叶燃身上,她不知道在看什么,很是入神,人群擦过她身侧都没有注意到。

  耳边掠过些许讨论声,简熠上扬的眼眸敛了些许,侧眸看向声源处,距离他们迫近的男生视线时不时落在叶燃身上,神情颇为雀跃。

你们想怎么玩我随便(叶燃)


  简熠眯了眯眼,“叶燃。”

  “嗯?”叶燃头也没有抬,“什么事情?”

  “我不好看吗?”简熠声线慵懒又危险,发出一击即中的直球。

  “啊?”叶燃倏地抬眸,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那般看着简熠,她眨了眨眼,轻笑,澄亮的眸子盯着他,“好看,所以呢?”

  余光瞥见那几个男生的视线依旧落在叶燃身上,简熠神情冷了几分,垂眸直勾勾地盯着叶燃,眸光淡漠又危险,“喜欢我?”

  听似漫不经心的嗓音,却让叶燃听出了些许与众不同的味道,他不笑时整个人都是冷的,叶燃怔愣片刻,“嗯”了声。

  简熠淡漠的眼眸中逐渐染上几分笑,眸子懒洋洋地扫过那边的男生,冷冽的声线夹杂着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那就看着我。”

  叶燃眨了眨眼,几乎是一瞬间,她就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不是此时此刻看着他,而是始终看着他!

  这颇为浓郁的占有欲令叶燃心思微顿,她眸光亮起,颇为新奇地看着简熠,嘴角上扬的弧度愈发明媚,不甘示弱,“那你呢?”

  简熠侧眸看她,没有开口。

  叶燃挑眉,停下脚步,大有他不开口就不走的意思。

  凝着她一闪一闪的眼眸,灯光落在那滴泪痣上,印出淡淡光影,有那么刹那,简熠想要盖住那滴妖冶勾人的泪痣。

  就在叶燃以为得不到回复时,身侧的简熠迈着步伐离去,留下一声淡淡地“嗯”。

  少年背影修长,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叶燃长睫微颤,不由得挑挑眉,这是有戏了?

  思忖片刻,叶燃笑出声来,小跑上前,拉住简熠的衣角,故意拉长了语调,夹带着些许娇嗔,“简熠,你什么意思呀?”

  人来人往吵杂的窗口霎时间静下。

  叶燃在人群中看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是法学院学生会的师兄师姐们,其中还有迎新晚会那天“告诫”她的师兄。

  她敛下眼眸,揪着他衣角的手不动声色地攀上他的手腕,倾身压低声线,“不告诉我,那我们就都别走了。”

  最后一句话,颇有无理取闹的意思。

  女孩子的手心微凉,简熠低头凝着她的手,稍稍转动手腕,将她的手腕圈入手中,他手中的力气大了几分,白皙娇嫩的肌肤上染上红晕。

  简熠眸光沉了几分,“你说呢。”

  “简熠?”

  一道戏谑的嗓音在叶燃背后响起。

  手腕的温度消失,叶燃睨了眼手腕,上边似乎还散着热气,但不过片刻,便被冷风吹散。

  简熠抬眸,看向满是八卦神色的林皓君,忽视他转动的眼眸,“哥,你怎么在这里。”

  “路过,想到好久没有吃学校食堂了,就过来— —”林皓君见简熠不想说,也不强求,只是回答他的话,不过在瞧见叶燃转身的那一刻,忽而顿住,只觉得眼熟,“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叶燃转身的刹那,瞥见来人,她身形微怔,但不过是刹那间的事情,听到林皓君的话,她敛了敛眉,望向简熠,“没有。”

  乍得一听,这句话倒有几分搭讪的意思,但简熠是知道林皓君的为人的,介绍道:“这是叶燃。”

  叶燃?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