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男主痞痞坏坏的肉宠文,翁熄粗大进出36章

时间:2021-12-09人气:0编辑:

这夜里, 陈知诺翻来覆去被折腾完之后, 几乎是沾枕头睡,只是睡了又醒, 醒了又睡, 反反复复多次之后,断断续续养了点精神头起来。

 

次睁眼, 是天际微微泛白之时。

 

床上的小姑娘意识回笼之后, 没敢动弹,也没多少体力动弹。

 

先是感觉到己腰间正被沉沉的手臂紧紧揽扣着, 身后贴着男人温热的胸膛,均匀稳重的呼吸声环绕在她耳畔,瞬间的心安过后, 全身上下所有的感知渐渐放大起来,她隐约察觉到些不对劲来, 又有些不敢置信。

 

陈知诺强撑着劲, 挪着身子动了动两条小细腿,这一动,那原本朦胧的睡眼当即睁圆了起来。

 

“陆承骁!”陈知诺这声发来, 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又忍不住压着音量,不忍打破这清晨的宁静温馨。

 

身后男人动了动手臂,而后下意识地将她搂得更紧了些,音『色』比往里要沉上几分:“嗯?怎么醒了,是不是哪不舒服?”

 

陈知诺这会被他的离谱, 到面红耳赤,可有些话到了嘴边又十分难以启齿。

 

她扭捏半晌,最后是为了己隔天能行动着想,忍着羞燥,手肘顶了顶他:“你……你先把那个弄去……!!”

 

“嗯?”

 

陈知诺没想到的是,这王八蛋被她招惹了几句,竟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几秒钟过后,男人低低的笑声打破了这晨间独有的静谧:“不想……”

 

他竟能无赖至此!

 

陈知诺又羞又燥又不敢在这时候招惹他:“陆!承!骁!”

 

“好好好。”他宠惯地应了声,哪怕四点多刚睡下,这会不过五点被叫醒,也甘之饴,半点脾都没有,“宝贝松开点。”

 

陈知诺:“?”

 

“我没!”

 

陆承骁把人欺负够了,满脸餍足地结束。

 

到底是是担心她一觉起来会难受。

 

不过那松开了手上动作仍旧没松开,陈知诺他是半点距离都拉扯不开,硬生生被他缠在怀里。

 

“你怎么跟,跟没有过一样,瘾这么大……”小姑娘小声嘀咕着抱怨了句。

 

不过这种怨,听到陆承骁耳朵里,那是变相的夸奖。

 

“不是你素我这么久。”

 

陈知诺很不服:“你之前素了三十多年怎么不说?”

 

什么都怪到她身上!她很无辜的好吗?

 

陆承骁听她这么一说,沉沉地“嗯”了声,像是思考过后下了个结论:“我觉得陆说的很有理,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我素了三十多年了,那这才几次啊,你己说,是不是不够,要不我们把那三十多年都补回来吧?”

 

陈知诺:“???”

 

她第一次明白“无赖”和“搬起石头砸己的脚”是什么意思。

 

**

 

打那回让陆承骁重新开荤之后,这男人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每到夜里,甚至没到夜里,要拉着她,带她领略成年人的夜生活。

 

陈知诺对成年人的夜生活领略得透透彻彻不说,连带着那个成年男人的恶劣,她也领略了万分。

 

距离陈知诺搬回两人分开之前住的那个寓已经有小几个月的时间。

 

陆承骁华安城名下的几处更加富丽堂皇的别苑老宅,陈知诺都跟着他去小住过一段时间,几个地方换来换去,到头来她是最喜欢最初的那套寓。

 

陆承骁由着她选,她便选回这里。

 

离两人上班工作的地方都近,又在市中心,做什么都方便。

 

更重要的是,比起几处宅院里有数也数不清的佣人管家伺候着,陈知诺更喜欢寓这里,安安静静的,专属于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小空间。

 

说到底也不能算小空间了,至少嘟嘟在这能撒开腿跑,玩得不亦乐乎,□□百平的大平层,又是这个地段,普通人祖上从宋朝积德积到这辈子,也换不来一个衣帽间,两个人窝在一块足矣。

 

这天白天,两家长辈一块吃了顿饭。

 

这样的饭局往常也有,陈知诺这边的亲戚少,陆承骁那头的人,她也都过不少回。

 

只是像今天这样郑重其事的倒是第一次。

 

子挑在周末,陈知诺上班虽然挺轻松,可一连早起五天,遇上周末,是舍不得离开床的。

 

加之陆承骁夜里总是发了狠地弄,这天早上她抱着被子不睁眼不吭声,陆承骁也没舍得早叫她。

 

等到她然转醒的时候,他才同她提了这么个事。

 

两人到酒店的时候,两家长辈早已经坐在席位上相谈甚欢了。

 

陆家长辈来得多,陈知诺显然有些紧张,陆承骁懒洋洋在她身后环着人,低头凑到她耳边:“都说了没事没事,你看,他们不是己聊得很好吗?”

 

陈知诺稍稍松了口,毕竟当初因为林宇光的关系,她对这样的饭局有着不小的心理阴影,她早早到了招呼一切都要被冷嘲热讽,更别提像今天这样迟到的局面。

 

“毕竟长辈呀……”陈知诺小声嘀咕了句。

 

陆承骁倒是不以为意:“有我在,所有长辈都得宠着你。”

 

他这话并非胡扯,两人一进到包间内,陈知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平里长辈们对她也特别好,只是今全都聚到一块,她对这些热情显然有些招架不住了。

 

确受宠若惊。

 

两人刚一入席,陈知诺面前的碗便堆成了小山,陆承骁也不顾长辈们都在,旁若无人地像平在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样伺候她吃。

 

陈知诺有些不好意思,吃了几口,小手在桌下使劲扯着他衣角示意。

 

陆承骁哪管得着其他人,什么事也大不过照顾老婆。

 

陈知诺只得安安静静坐着,尽量缩小己的存在感,哪成想一桌子的人,三句话离不开她和陆承骁,她听了一会才听点门来,似乎是凑在一块商量他俩的事?

 

陆承骁她终于明白了,轻笑了声,给她塞了口葡萄:“才听来?我看你根本都不记得这件事了吧?”

 

陈知诺:“?”

 

“也是你不着急,被我拐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连婚礼都不在意。”

 

今虽不是古代,可名分对于他们这个圈层的人来说,仍旧是重中之重。

 

至少他每回有莫名其妙的人肖想他身边这个,属于陈知诺的位置时,都会忍不住心疼她,倒是她心大,什么要求都没有,这么傻乎乎地跟着他。

 

这场婚礼『操』心的人数众多,唯独新娘不掺和。

 

她只负责提提要求和等候便好,其余的都由一众长辈和陆承骁亲力亲为。

 

乐得清闲。

 

这天夜里,陆承骁难得没陪着她一块睡,两人洗好澡之后,他在床上哄了她一会,她闭了眼安安静静之后,便起身去了书房。

 

陈知诺其没睡着,婚礼在即,她已经连着几憧憬亢奋。

 

陆承骁轻手轻脚离开,小姑娘在床上打了几个滚仍旧睡不着之后,索『性』也趿着拖鞋跑去找他。

 

陈知诺估计他是有什么事没忙完,了卧室便去往书房。

 

毕竟两人在一块之后,他几乎将能推的应酬全都推了,有需要维系祖辈关系给个面子的场合,他都会带着陈知诺一块席,更没有大半夜偷偷门的习惯。

 

书房果然亮着灯,陈知诺推门进去,本想着反正也睡不着,不陪他加一会班,没想到走到他身边,往电脑屏幕上扫上那么一眼,入目的竟是几套设计精巧令人挪不开眼的婚纱。

 

“你在看这个呀?”陈知诺贴着他后背,将下巴放在他肩头亲昵地趴着。

 

陆承骁“嗯”了声,到她来,也没有任何惊吓,没做过亏心事是坦『荡』,他伸手握住她手腕,将人带到己怀中坐下,从后环住她的细腰:“怎么醒了?”

 

“没睡着。”陈知诺弯了弯唇,打趣了句,“原本想来捉个你干坏事的现行。”

 

陆承骁轻笑了声,握住她的手指放在己唇边轻吻:“那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两人笑过之后,陈知诺歪着脑袋靠在他胸膛上,眼神带着点惊喜的亮光瞧向电脑屏幕。

 

陆承骁握住她的手覆盖到鼠标上,给她展示:“有好几套,细节在改,其设计稿已经准备很久了。”

 

“一年多前,我们没分开的时候,我在筹备婚礼了。”男人下巴抵在她『毛』茸茸的头顶,喉结因为说话而微微震动,磨得陈知诺心痒痒的。

 

“记得有天送你上学之前,给你看过图稿是不是?你当时看了是没看?”

 

静谧的深夜,一对即将步入婚礼殿堂的男女正亲昵低语。

 

明明聊的都是些琐碎的生活小事,可双方脸上都挂着情不禁的淡笑。

 

“我看了。”陈知诺点了个头,今看到这些图稿,她浅淡的记忆一点一点回笼,小姑娘指着屏幕,满是憧憬,“我当时特别特别喜欢这套,有这套也喜欢,这个的飘带果能在这套上,也好看。”

 

婚礼当天,天承总及大大小小公司大楼外,那些原本投放着陈知诺联名的各『色』广告位, 清『色』全换成了陈知诺霸气地扯着陆承骁领带的婚纱照。

 

照片里, 陈知诺的嚣张和陆承骁的纵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件事陈知诺开始并不知情,还是陆乔乔和赵雨橙那知道的。

 

这俩人途经广告牌下的时候就忍不住拍了照, 丢到群里圈出嘲笑。

 

嘲笑之余不禁感叹, 终于脱离了苦海,熬了十多年, 终于成了别人掌心的至宝。

 

陈知诺看着群里的照片, 是好气好笑,知道陆承骁的用意, 可还是忍不住觉得丢人,个婚礼而已,搞得这高调做什。

 

然而陆承骁的点倒是抓得很刁钻, 只问句:“嫁给我这丢人吗?不想让别人知道?”

 

陈知诺:“?”

 

这人现在居然还学会反将军了。

 

陆承骁见没回,居然还继续道:“我不就想要你给我个名分?”

 

陈知诺:“??”

 

男人可太会了, 句接着句, 直接把的话给堵没了。

 

其实他这做,哪里是要给他什名分,陈知诺知道他有意要替排除万难, 彻底让那些心怀不轨的花花草草了不清不楚的心。

 

只是换了种对说体面的说法罢了。

 

陈知诺心里知道他疼自己, 暖洋洋的,这会儿也顾不什丢人被嘲笑,咬着唇凑到他跟前,扯着他领带将人往下带,脚尖踮, 往他嘴唇亲了下。

 

陆承骁:“?”

 

受宠若惊。

 

陈知诺脸颊微微发烫:“盖戳,你不是说要名分?”

 

陆承骁回味无穷:“还有这种好事。”

 

陈知诺:“……”

 

陆承骁:“所以我那招,虽然土,但是很有用啊。”

 

能让老婆大人亲自送吻。

 

**

 

婚礼隆得有些过分,华安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了现场。

 

陆承骁原本不是个屑于社交的人,他的身份地位决定了他不需要。

 

然而为了能替陈知诺将未人生的荆棘斩去,铺平道路,他亲自牵着的,带着将圈层里头的前辈长辈全数见了个遍,替寒暄,寻层层庇护。

 

认个脸,也就能认下身份。

 

甚至连陈知诺自己都不清楚,这场婚礼结束之后,意味着除了自然规律之外,今后的人生将世坦途无灾无祸。

 

这天婚礼结束,天承旗下不论总还是分公司里下下所有员工,均收到了自董事长和太太的婚礼伴礼。

 

除开喜糖香水载着新人祝福的捧花小挂件这些婚礼伴礼大多数都有的东西不说,还人本婚纱照杂志,里头照片清晰得连头发丝都能数得清,满足了全公司下所有吃瓜群众的好奇心。

 

群人几乎连班都没心思了,聚在块页页仔细翻看,难得放肆,因这缘由,倒也没有领导司敢管。

 

堆人看得仔仔细细的时候,有人忽然惊讶了声:“这杂志封面董事长太太脖戴的项链是真的吧??!”

 

“肯定是真的啊!你在说什屁话?陆董的身家能给假货眼『色』?”

 

“不是,我是说,这东西,不是图,是实物!”

 

“我去?!”

 

帮人的注意力立刻婚纱照,转移到了各自伴礼的杂志封面,有人用指拨了拨:“是真的!能取下!”

 

“我的也有!”

 

“快看底下有小字,说是董事长太太给大家的点小心意。”

 

“我的妈呀,这款之前发布的时候我查过价格,没有五位数拿不下,人颗钻,我的天……”

 

财务那边的人适时开了腔:“还不止呢,头下的安排,全员多发年工资作为红包。”

 

“!!!”

 

“董事长夫人永远滴神!!”

 

“陆董能多结几次婚吗呜呜呜,多结次我就能凑全款买个房了!”

 

“……闭嘴吧你,小心被开。”

 

“噗。”

 

**

 

有瞬间,陈知诺觉得自己嫁的根本不是正常人。

 

哪有正常人在为了婚礼忙前忙后亲力亲为了那长时间之后的婚礼当天晚,居然还能精力充沛地缠着浴室到阳台,阳台到书房,书房到卧室呢?

 

花样百出,姿势层出不穷。

 

陈知诺甚至觉得陆承骁是不是背着,偷偷成为了当初那晚口气买了八套情|趣内衣店的包年会员,存货新繁多,件接着件哄着换,不论怎撒娇都不管用,只会换透彻深入的情感交流。

 

除了频繁的夫妻生活之外,嫁给陆承骁之后倒真是没了任何烦恼。

 

哪怕是工作领域碰到的些许伤脑筋的问题,他也总能轻而易举替想出对策。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陈知诺每每看着陆承骁替自己『操』心忙前忙后的样,就觉得不是,至少在这里不是。

 

小夫妻的日过得甜蜜温馨,几乎没有可以挑剔的地。

 

倒是嘟嘟偶尔两人曾经精心布置过的婴儿房里叼出两件玩具的时候,陈知诺会觉得,某些事情是不是该提日程了。

 

家里长辈虽然都不催,可记得当初陆承骁布置婴儿房的时候,挺花心思的,那会儿他目的虽不纯,可看得出,他应该挺喜欢小孩,只是新在块之后,他竟然次也没和提过。

 

这天晚陆承骁掏出自己存了后备箱的某物时,陈知诺羞着脸,小声说了句:“不用也行。”

 

男人的动作顿了顿,终还是用了。

 

他应该明白的暗示才对呀。

 

陈知诺被洗干净裹毯塞回被窝之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他:“陆承骁,你不喜欢小孩对吗?”

 

“哪有的事。”

 

“那你怎……?”

 

“你还是个小孩儿呢,多玩几年再当妈妈也不迟,虽然以后带小孩也不用你『操』心。”陆承骁借着头顶暖黄的小夜灯光,替拢了拢微『乱』的发丝,“但是我还是舍不得你这早就生宝宝。”

 

至于陈知诺脸不小心流『露』出的那种“毕竟你大我轮,你要好好想清楚哦”的表情,男人捏下巴:“至于某些事情,你大可不用担心,就算我八十岁了,照样得动你。”

 

陈知诺:“……!”

 

就不该!对这个男人!有丝丝心软!!

 

陈知诺二十七岁那年冬天,华安城下了场大雪,赵雨橙不声不响消失了三年,终于被和陆乔乔找了回。

 

身边还揣了个小的,是个女儿。

 

小丫头长得像赵雨橙,隐隐有着当年路边捡回的那个男朋友的影,扎着满头的小揪揪,看得出赵雨橙对很疼爱。

 

赵雨橙不说消失的缘由,陈知诺和陆乔乔也便默契地闭口不提。

 

在华安城尽心尽力将们母女俩安顿好之后,三个小|姐妹凑在块呆了整个冬天。

 

就像是回到了当年在大学宿舍还未毕业的时候般。

 

那小丫头『性』很文静,不像赵雨橙那咋呼,不过爱笑倒是同赵雨橙如出辙,乖巧懂事,很招人喜欢。

 

陈知诺帮忙带了两个月,十分心动,回家便和陆承骁提了生小崽的事。

 

陆承骁没有什传宗接代的老观念,有没有孩其实无所谓,在意的始终只有个人:“我害怕你疼,怕你到时候会辛苦。”

 

陈知诺还是坚持:“我也没有那娇气的。”

 

陆承骁了这话,宠惯地笑了声,捏了捏脸蛋:“娇气包说自己没那娇气。”

 

他这态度模棱两可,陈知诺也不明白他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不过后发现他确实没再补给那箱存货了,他果然还是,事事都忍不住顺着。

 

这件事两人也没着急,算是顺其自然。

 

陈知诺和陆承骁在起之后,身直都有专门的医生在照料,小时候在陈家留的些小『毛』病统统被养好了,没隔几个月便有了消息。

 

自己倒是满不在意,把陆承骁紧张坏了。

 

跟前跟后,恨不得将陈知诺变小了揣兜里,无时无刻都带在身边。

 

好在肚里头这个十分有眼力劲儿,审时度势的技能生俱,当有天赋。

 

在肚里头安安分分不让妈妈辛苦。

 

陈知诺平稳地度过了十月怀胎,这期间,甚至连次孕吐都没有过。

 

陆承骁对这小东西的表现暂时满意了不少,随口夸了句:“倒是挺懂事。”

 

陈知诺被陆承骁宠了这多年,已经被宠得没有『逼』数了,非常自信地将功劳揽到自己身:“宝宝这文静,定是随我!像我样安静乖巧!”

 

陆承骁时被堵得说不出话,顺便回忆了下那年岁就要当他爸爸,蹿下跳,爬葡萄架偷摘水果的“文静”女孩儿,不禁忍不住笑:“嗯,你安静乖巧。”

 

陈知诺半点没出他这话有什不对劲,还美滋滋地点了点头。

 

有个“安静乖巧”的妈妈,肚里这小崽出生之后也不负众望,路成长为和妈妈样“安静乖巧”的小男汉。

 

前段时间家三口回当初那个福利院边的宅住了阵,这小兔崽便撒开了欢,成天跟小花园里的昆虫小鸟猫猫狗狗过不去。

 

这天陆承骁早早下班回了家,对着坐在院里吃葡萄的陈知诺是亲是抱,腻歪完过后才发觉家里安静得有些不对劲,随口问了句:“那小兔崽呢?”

 

陈知诺随指了指头顶那棵树:“好像在树。”

 

陆承骁:“……”

 

“我去给他逮下。”

 

说罢,男人仰起头,然而还没等他伸去抱,那小兔崽便双腿蹦,直直树蹦到了下边的葡萄架。

 

儿虽皮得不行,天到晚惹是生非,可这蹦,陆承骁那心还是立刻便提到了嗓眼。

 

这可是陈知诺好不容易才生的,可不能摔坏了。

 

他忙走到葡萄架边,伸将那小崽拎了起,哪成想他不仅没摔着,还乐呵呵笑得没心没肺,伸出双小肉便要陆承骁抱他:“爸爸回了!爸爸抱!”

 

陈知诺这会儿正吃完颗葡萄,边擦着边看过:“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太皮了,反正不像我。”

 

陆承骁忍不住笑:“是,反正你岁的时候爬葡萄架偷吃葡萄被我逮住这事,也没别人知道。”

 

陈知诺:“……!!”

 

陆承骁:“你永远是安静乖巧的小姑娘。”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