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的感受,在车里做了一个小时

时间:2021-12-09人气:0编辑:

她们几乎是眼睁睁看着陈知诺被高的身影抱离家的视线, 几人面面相觑,差点没想起来这会儿还在玩游戏。

 

被吓得惊慌失『色』, 还没缓过劲儿来的女生睁了双眼, 张了张嘴,想叫又叫不来, 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嗓音带着明显的颤,话里透着满满的不可置信:“不、不是吧?这游戏这么恐怖的吗?怎么npc还单独把人掳走的呀?刚刚说要完什么任务吗?这可怎么办呀!我们是不是要去救她啊!”

 

别胆的盯着陆承骁闪而过的背影, 收回眼神之后倒是打起趣来:“乔乔,你找的这家店倒是真不错,npc质量都这么高吗?我刚刚忙着闭眼没仔细看, 没想到这么高这么帅啊,看背影都让人腿软的程度, 要是早说的话, 我就不跑了,我也想被这种长相的npc单独掳走!”

 

“加我加我。”

 

陆乔乔的表显然些不对劲,啧啧了两声, 嫌弃得要命, 给家解释:“拉倒吧,不意外,刚刚那男的是我小叔叔……”

 

“小叔……叔?!陆、陆董吗?!”好几女生反应过来之后,动作致地睁眼睛抬手捂住了嘴,满脸吃惊的模样不比方才被npc吓到的时候还要夸张, “居然亲眼见到活的了……!”

 

陆乔乔:“……”

 

“陆董怎么会亲自来呢!也喜欢玩密室吗?乔乔你怎么开始不邀请?!”人开始兴奋地发问。

 

陆乔乔摇摇头,什么都懂:“喜欢玩屁的密室,只是喜欢老婆……估计又嫌弃我占用老婆太多时了。”

 

“难怪精准掳走了知诺。”

 

“原来陆总谈起恋爱来也这么专黏人吗,呜呜恰柠檬……”

 

“我只是来玩密室,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强行给我塞狗粮?!还不如让刚刚那满脸是血的npc杀了我呢!”

 

黑暗的角落里,陈知诺被陆承骁圈着狠狠地占了顿宜。

 

男人胆滔天,相不守规矩,她今天要不是穿着身裤,若是换平日里常穿的小裙,这会儿还不得统统被扒完了。

 

饶是如此,陆承骁那放肆的手仍旧没要放过她的意思,动作干净利落地将她塞在牛仔裤腰里的t恤抽,随后温热的掌心立即与她嫩溜溜的皮肤相遇。

 

手上动作没停,嘴上更是没饶过她,哪怕在黑暗中,也精准地吻上她粉嫩的嘴唇,不停纠缠了好几分钟,直到两人的呼吸都打『乱』节奏,才稍稍将人松开。

 

然而男人手上的劲儿仍旧是,掐着她那细腰,将人抵在凹凸不平的石壁上。

 

小姑娘始终是害臊的,双手轻推了推胸口,声音弱弱的,气息仍旧不稳:“好了好了,小心被看到呀,我听说密室里头很多摄像头的,工作人员都会看见……”

 

陆承骁手托着她,将她整人的量全放在自己手臂上,却仍旧轻轻松松:“不会的,这口是死角,没摄像头,不怕人看。”

 

怎么随就知道,陈知诺哪信:“骗人……”

 

“我哪敢骗你,你们来之我就问清楚陆乔乔了,要不是知根知底的,就不会让你来,多少还是不安全,这家投标的时候,我看过图纸的,这点算是特殊通道,不会摄像头。”陆承骁伸手『摸』了『摸』她温热的脸蛋,轻笑了声,“再说了,我让别人看你吗?”

 

才不可,这人霸道得很,占欲更是强得要命,甚至恨不得将陈知诺日夜藏在自己身边。

 

陆承骁最后还是做了人,没太过分,折腾了陈知诺阵之后放她回归团队继续玩游戏去了。

 

整局游戏都处在光线昏暗的环境下,游戏结束,行人最后关卡的门里钻来之后,其余几吃狗粮群众终于机会将好奇的目光投陈知诺。

 

小姑娘脸颊红,表立刻不自然起来,下意识往陆承骁身后藏了藏。

 

陆乔乔这看热闹不嫌事的,佯装惊讶道:“诺诺!你这衣服怎么皱巴巴的呀,还领口那扣都开了,这怎么还红彤彤的印啊?”

 

她戳了戳脖颈的位置,陈知诺即明白了她的意思,又羞又恼地瞪了她下,伸手死死掐住陆承骁的手臂撒气,恨不得立刻扯着人走。

 

陆承骁勾着唇瞧了她眼,满脸的宠溺,结果下秒抬眸看陆乔乔的时候,立刻换了副冷冰冰的面孔:“老实点,没没小的。”

 

陆承骁没再搭理她,带着陈知诺离开的时候眼神倒是在赵雨橙身边那男人身上停留了两秒。

 

几人盯着两人离开的背影。

 

“来的时候衣衫都不整呢哈哈哈。”

 

“原来传言中陆总被小姑娘吃得死死的,是真的啊。”

 

“但是刚才那形,显然是小姑娘被吃了。”

 

“噗……”

 

**

 

车上,陈知诺正低着头系安全带,陆承骁顺带手替她拉了把,指尖不意外地又占了她下宜。

 

陈知诺轻拍了下:“老实点。”

 

“嗯?”陆承骁扬起眉峰,似笑非笑的,“现学现卖啊?”

 

“也就你胆和我说这种话。”陆承骁替她将卡扣按下。

 

陈知诺这会儿些渴了,按开小冰箱,取了罐汽水来,分自然地递给陆承骁。

 

后者也相自觉,半点没觉得她是替自己拿的,帮她将拉环盖打开之后,又新还到她手里。

 

整过程和谐默契到双方都不用说字半句。

 

陈知诺连喝了好几口。

 

“慢点,又没人和你抢。”陆承骁忍不住叮嘱了句。

 

片刻后,小姑娘不所料抖抖地打起嗝来。

 

陆承骁边开着车,边忍不住笑她。

 

陈知诺还挺霸道:“你不许笑!嗝~”

 

陆承骁那低低的笑声就没停过,实在是控制不了。

 

陈知诺索『性』转移话题,想起方才离开时的那幕,随口问了句:“你和雨橙的男朋友认识?”

 

陆承骁打了弯,目视方,忽地问她:“真是你朋友随路边捡回来的?”

 

陈知诺点了点头。

 

陆承骁轻笑了声:“那你朋友运气还挺好,中奖了。”

 

陈知诺没明白,缠着说清楚,哪想这男人车轱辘拐,直接停在了巷口。

 

此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巷口隐隐泛着灯光。

 

“去哪呀?”陈知诺的注意力下被吸引过去,仔细瞧了眼,发现分眼熟:“我学校?”

 

“嗯。”男人下了车,走到她那边,将人带了来,“不是直说想和我块来?”

 

华安后门的小吃街,陈知诺曾经坐在那家小面摊边哭,边羡慕着眼来来往往无数队恩爱的小侣。

 

很早之她幻想过,要和陆承骁块来这里,可是那对于时的两人来说是奢望,也是陈知诺的遗憾。

 

如今,她所幻想过的事,都可以帮她实现了。

 

陈知诺的兴奋和期待几乎是刻在了脸上,主动地抱上陆承骁的手臂,小鸟依人地黏在身边,看起来分乖巧。

 

脚上步伐倒是没停,拉着陆承骁头扎进这热热闹闹满是烟火味的巷。

 

“我想吃这!”陈知诺笑眯眯地指着旁的摊,“这也要。”

 

陆承骁满眼宠溺地跟在她身边,手臂悄悄环在她周围,避免旁边的人碰到她。

 

路上,陈知诺点东西买单,配合相默契。

 

小姑娘偶尔会象征『性』地仰头问问:“这你吃得习惯吗?这呢?喜不喜欢?”

 

然而也不等回答,她踮起脚尖把塞进嘴里,不容商量:“你尝尝看吧,很好吃的。”

 

陆承骁也半点不嫌弃这是她方才啃过的,就着她尝过的位置继续吃上几口:“是不错。”

 

主要是人对味儿。

 

陈知诺觉得自己安利功了,满脸得意。

 

两人终于走到了那家小面摊,初那位阿婆仍旧在面摊煮着小面。

 

两人都不自觉停下脚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想到了初在这里的那夜晚,似笑非笑的。

 

最后还是陆承骁开了口:“想吃吗?”

 

陈知诺是点点头,而后又摇摇头:“算了,我刚才吃多了,这会儿再点可吃不完,该浪费了。”

 

“没事,那我们就点碗,你吃着,吃不完了剩下的我帮你吃。”

 

陈知诺很是心动,终于还是如愿以偿坐到了桌。

 

阿婆睛瞧了眼,应该是认们俩了,满脸皆是欣慰:“是你们来了呀?”

 

阿婆还在感叹着:“年了吧?看到你们俩还在块我就放心啦。”

 

陆承骁对待外人,少地给了好脸『色』,淡笑着点了点头,而后走上点单,将陈知诺的喜好和要求脱口而。


 

是一年前相同的地方,相同的位置,相同的人。

 

不同的是, 这回的陈知诺脸上没眼泪, 而是满满的笑。

 

“我之前,真的特别羡慕他们一对一对小情侣手牵着手来这边约会。”陈知诺说着, 将手上被她吃剩下的小半串东西递给他。

 

陆承骁自然而然地接过, 丝毫不嫌弃:“晚上高兴了?”

 

“嘿嘿!”陈知诺小脑袋满意地点了好几下,双手撑在座椅两旁, 悠闲地晃了晃身子。

 

正巧瞥见不远处的酒摊, 眼神亮了亮,冲陆承骁说了句:“你在这等会儿, 我过去一下。”

 

说完,没等陆承骁吭声,便一头扎热闹的人流中。

 

陆承骁脸上的笑意就没褪去过, 眼神下意识地追着她,毕竟只将她完完全全放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他会觉得心安。

 

陈知诺随着人『潮』挤了一会儿, 终于挤到了酒摊面前,手指笔画了半天,一连点了好几杯。

 

等待的过程中, 双手背在身, 回过头往陆承骁那边扫了眼,发现对方也在自己只好,弯着眼冲他笑了笑。

 

一直到她重新回到跟前,陆承骁的眼神都没从她身上离过,生怕把人弄丢了似的。

 

男人模样生得惹眼, 穿着又矜贵,往这路边摊一坐,足足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他盯着陈知诺,不少人便顺着他的目光也向陈知诺。

 

者被盯得多少不好意思,坐到他面前之,随手把几杯漂亮的果酒往桌上一放,『舔』了『舔』唇,压低了嗓音往他那边凑近了,不自在地说着悄悄话:“干嘛一直着我?”

 

“怕把你弄丢了。”男人伸手拿过她带回来的几杯酒,意无意地瞧了几眼。

 

陈知诺张了张嘴:“这儿的人这么多,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你四岁的时候就跟我说你不是小孩子了,要做我爸爸。”陆承骁唇角扬起一丝弧度,“小屁孩儿。”

 

黑历史被翻出来嚼,陈知诺佯装怒意,羞燥地瞪了他一眼。

 

“弄丢过一次,害怕再第次。”陆承骁语气淡淡,却意所指。

 

她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眼角微垂:“不会了。”

 

男人“嗯”了声,又继续夸:“你好,喜欢。”

 

陆承骁从不掩饰自己对她的爱慕,赞的话更是毫不吝啬,一套接着一套。

 

陈知诺脸颊烧,明明这话每天都在听,可是心跳却是容易不受控制,相当没出息。

 

“这什么?”陆承骁冲她抬了抬手中的几杯五颜六『色』的东西。

 

陈知诺回过神,“噢”了声,笑着说:“是果酒,这包装很特别吧?只我们学校这边。”

 

陆承骁又扫了眼自己手里的东西,扬了扬眉,又摆出了副长的架势:“你上学的时候就成天跑外边喝酒去了?”

 

“不行吗?”小姑娘挑衅地抬了抬下巴,半点不怕他。

 

陆承骁“啧”了声,仍旧是勾着宠溺的笑:“这么不老实。”

 

陈知诺撇撇嘴,是解释了一句:“我没喝过,不过馋很久了,她们都说好喝。”

 

陈知诺说着便从他手上接过,眯着眼,享受地就着吸管喝了好几口,最哈了一口气,十满足:“好喝!你尝尝?”

 

陆承骁笑着摆了摆手,今晚倒是第一次拒绝了她。

 

陈知诺也不太在意,收回手:“没事,和你里酒窖里那堆藏酒肯定是没法比了,你可能也喝不惯。”

 

陈知诺说这话没别的意思,陆承骁倒是提了句:“自己什么你我。”

 

“我一会儿得车。”陆承骁解释。

 

陈知诺这起来这回事,“噢”了声:“那全都是我的了。”

 

“给我留点,带回去尝个味儿。”陆承骁对于陈知诺感兴趣的东西,样样都同她一起尝试。

 

“你不嫌弃啊?”

 

“你都能喝,我能你娇气?”

 

陈知诺吐了吐舌头:“我一点儿都不娇气。”

 

“行,这话你晚上到床上再和我说。”陆承骁立即接过话茬。

 

陈知诺下意识抓住他的手,小声:“你干嘛呢,说这么大声,小心被别人听见……不害臊……”

 

小姑娘说完,心虚地往四周瞧了瞧,确认旁人都没听到之,稍稍松了一口气,再抬眸向陆承骁的时候,总觉得他向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带着种莫名其妙的情愫,像是……能吃人……

 

陈知诺心跳忽地漏了一拍,突然间意识到,今晚某事情可能终究是躲不过去了……

 

一时间,既紧张,又……莫名期待。

 

**

 

两人坐车里,陈知诺包了一大堆东西,得亏陆承骁宠她,几千万的豪车就这么被她那加到一起凑不到两百块钱汤汤水水熏着味,也半点不嫌弃。

 

陈知诺安安静静坐着,任由陆承骁车驶离喧嚣,安静的夜里,甚至能听见那一下一下掷地声的心跳。

 

“去、去哪啊……?”她小声问。

 

“你说呢?”陆承骁回了句。

 

他没明说,可这话里的意思已经暗示得很明显了。

 

陈知诺深知今晚难逃一劫,低着头咬了咬唇,又忽然起一件事:“那个,先回趟陈吧,我点东西落那了。”

 

陈知诺瞥了陆承骁一眼,莫名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又跑?没门,我跟你说。”陆承骁淡定地着方向盘,把她那点小心思『摸』得透透的。

 

“没跑,真的,哎呀,真东西落那了。”陈知诺嗓音软乎乎的,带着点求的味,这回倒真是回去拿东西的,可是又不好意思明说,“你不让我拿,可别悔。”

 

陆承骁漫不经心地偏头她一眼,勾着唇淡笑了声:“行。”

 

他哪里受得了她那样求的语调,耳根子都软了,她说什么也得答应她。

 

只不过虽松了口,却是补了一句:“拿了东西就跟我走,今晚别的事你都别。”

 

陈知诺认命般嘀咕了句:“知了……”

 

车子在陈别墅楼下停下,陆承骁原本说要陪着陈知诺一块上去,可她似乎意要藏点什么,愣是央着他一个人留在车里等待。

 

陆承骁磨不过她,最终只得放行,见小姑娘下了车,是忍不住叮嘱一句:“不下来我就上去逮你。”

 

“……知了知了!”陈知诺哼哼两声,猫着身子跑到楼上卧室。

 

这个点,妈妈已经睡下了,她轻手轻脚关上门,找到那个未拆的快递箱,拿着剪子蹲在地上一顿剪,最终从里头掏出八套粉粉嫩嫩的东西来……

 

这店价位不低,品质自然也高,服务十到位,寄出之前都专门的清洗烘干消毒流程,陈知诺刚一就能闻见淡淡的清香,她紧了紧手心,认命地挑了件相对来说保守的,钻浴室。

 

水流冲去了她今晚在小吃街染上的一身烟火气,这期间,陆承骁已经给她了好几通电话,生怕她真跑了,又或者反悔不出来。

 

陈知诺娇滴滴地敷衍着,最连头发都来不及吹干,抓起那套短的要命,羞死人的水手服往身上一套,再随意裹了件薄薄的外套,小跑着下了楼。

 

陆承骁最一个电话来的时候,她都已经跑到楼下大厅了。

 

陈知诺不厌其烦地接起来:“快了快了,我真下来了。”

 

陆承骁根本就不信她了:“我现在就上去逮你,晚上也不去别的地方了,就在你卧室怎么样?只是宝贝你得小点声了,妈在隔壁,别让她听了去。”

 

陈知诺一边憋着笑,一边小跑着出了陈别墅,眼着陆承骁握着手机靠在车边,立刻从男人身圈上去。

 

一瞬间,陆承骁觉得自己被股诱人的清香包围,那小姑娘胆子很大,他甚至能感觉到某种柔软正蹭在他脊背。

 

男人嗓音暗哑:“舍得下来了?”

 

他转过身来盯着她瞧。

 

大概是因为里头穿了点见不得人的东西,陈知诺心虚得很,眼神不停地躲闪。

 

“洗了个澡?”陆承骁勾着唇扬了扬眉,捏起她新换的外套一角,微扯了扯,“不用这么着急,反正一会儿得一起洗,洗几回洗几回。”

 

陈知诺:“……”

 

只是没到的是,那松松垮垮的外套一扯,便正巧『露』出了里头那件粉『色』东西的形状来。

 

陆承骁的眸光肉眼可见暗下几,手指停留在原地,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而忽地轻笑了声:“原来是去找这个?”

 

陈知诺咬着唇,拨他的手:“哎呀,我们上车吧……”

 

“你准备的倒是挺充。”

 

陈知诺:“……”

 

陆承骁饶兴致地『舔』了『舔』唇:“我刚刚差点就上去捉你了。”

 

“知这备箱里头什么吗?”男人『操』着暧昧又带着点威胁的口吻,“自己来?”

 

陈知诺呼吸瞬间停滞了一秒,像是起什么,抬头睨他:“你是不是又偷我小说了!你到底了多少!!”

 

陈知诺望着一备箱的套套,心跳加速得厉害,都吓坏了:“不是书里写什么,你都要学习的!!”

 

陆承骁非常认同地点了个头:“确实,我取其精华,你那书里教的,确实点东西。”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