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啊~快再快一点好深啊,太大了蘑菇我坚持不住了

时间:2021-12-09人气:0编辑:

她醒来的时候识都还来得及清醒,懒懒地往床的另一边伸手『摸』了『摸』,虚空一握『摸』到陆承骁后, 便『揉』着眼睛做起身来, 下识地下床出门找了。

 

这是她后来和陆承骁在一块的时候养出的小习惯,睡觉总喜欢有他在身边陪着, 那样才能睡得安稳些。

 

前段时间了陈家, 他不在,她那日子其实也那过, 一连失眠了几夜, 最后还是靠着和他彻夜不挂断的视频通话,才勉强入睡。

 

中午算是踏踏实实睡了一场, 这会儿刚醒就见不到,难免有些娇气,甚至都细想此刻在哪, 也不用担忧,反正在陆承骁面前, 她无论做什都不会是错的。

 

是几番撒娇过后, 会议桌那边难免会有动静,任海阔轻咳了一声,算作是对陈知诺的友情提醒, 毕竟他知他家陆董不脸, 但是陆太太脸皮子还是薄得很。

 

这办公室虽大,他们离多的那处也有一定距离,但毕竟是一个空间下,两讲话的音量都有刻控制,该见的不该见的, 大家都了个遍。

 

他若再不出声打断,也不知两接下来该说些什限制级的话,陆董不脸无所谓,陆太太是害起臊来,气还得往陆承骁身上撒,是甩起脸子不再踏入这天承半步,那最终受苦受罪又受气的还得是他们这群在陆承骁这个“昏君”手底下做事的倒霉蛋。

 

陈知诺到了声响,原本还不以为,随往外扫了一眼,成想这一眼,硬看到了会议桌旁的沙发上,稳稳当当坐着两排工作员。

 

陈知诺:“……”

 

她甚至不敢忆方才自己到底对陆承骁说了什话干了什事,也不敢忆陆承骁那皮脸的疯言疯语。

 

她抬眸狠狠瞪了他一眼,下一秒,顶着一张红透了的脸,头也不地钻休息室。

 

陆承骁轻笑了声,也再追进,懒懒地坐那边沙发上,一边由着他们汇报,一边拿着手机点开和陈知诺的对话框敲字,一条接着一条,哄个停。

 

陈知诺是一个字都不愿了。

 

小姑娘再出来的时候,褪软萌萌的睡衣,重新换了那身稚气满满的休闲装,遮阳帽的帽檐压得低低的,活像是干了什见不得的勾当被当场抓获般,绕着墙角走,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浑身上下都着“看不见我”几个大字。

 

陆承骁却并不如她所愿,打从她一出来,注力便又立刻被吸引了过,一直到她经过会议桌的沙发,从他眼皮子底下快溜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男忽地开口将叫住,嗓音微沉:“你跑什?”

 

陈知诺:“……”

 

她这会儿真想装作见,或是不认识他。

 

“和乔乔约的时间快到了。”她语速很快地说了句。

 

正想跑,却又他说:“我让司机送你。”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她现在想离开!

 

“过来。”陆承骁边说,边伸手从一旁的抽屉里掏了几张卡出来。

 

陈知诺娇气地皱起眉头过身,不情不愿地走到他跟前:“哎呀干嘛呀。”

 

果冲他发脾气了,陆承骁勾起唇,老父亲般地用手指头将她背后的小背包勾过来,拉链拉开一个角,将几张卡全数放进,再重新拉:“玩,随便花。”

 

陈知诺这下才明白过来他往包里放了什:“我有呀。”

 

“多带着点总是,陆乔乔那小兔崽子花钱花得凶,我家小朋友出门玩不能被比下。”陆承骁这话说得可是一点都不脸红,害臊的还是陈知诺一个。

 

“……”她都几岁了,再说了,俩花的不都是他的钱,有什可比的,她俩从来有这方面的烦恼。

 

陈知诺抿了抿唇,再推脱,心安理得地收下了,转头打算出门时,正巧对上了汪文珊那青一阵白一阵的脸『色』,陈知诺的眼神随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两秒,身后的陆承骁便又开了口:“玩了告诉我,我接你,晚上得跟我家住,你自己说的,是再耍赖,我就直接上妈那把绑家。”

 

汪文珊在到陆承骁嘴里说出那声“妈”的时候,脸『色』终于难看到了极点,陈知诺瞧见了,微勾了勾唇,便满不在地陆承骁:“知了知了,我先走啦。”

 

说完便头也不地从办公室离开了。

 

陆承骁不似别的二世祖需背靠家族,一切的财富和地位皆是凭自己一手创造,婚姻嫁娶各个方面都能随心所欲,唯一尊重的母亲,对陈知诺甚至比他这个亲儿子都来得更加喜欢,因而除开先前小两口私下间情感方面的矛盾以外,后来的结合几乎可以说是顺理成章顺风顺水。

 

他对于陈知诺的宠爱,来是光明正大的,无论是当初刚领证时就往朋友圈里发结婚证照片,还是如今任由陈知诺随在工作时间来公司找他,对于她的存在,他从始至终就想过藏着掖着。

 

不过他这个层面上的,朋友圈子并不算广,能与他有交情的还是算作少数,因而已婚这件事确实知的不多。

 

两似乎都不太在这些,毕竟日子是给自己过的。

 

是刚才陈知诺离开前,眼神在汪文珊那停留了几秒,仅仅是几秒,陆承骁却注到了。

 

她来对他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对象有什兴趣,这几秒的眼神让他觉得很不对劲,再看汪文珊的脸『色』,陆承骁微皱了皱眉头,忽地想起了午睡前,自家小姑娘趴在自己身上说的那句略带酸溜溜的话——

 

“你有那多助理秘书陪着。”

 

他陆承骁多冤枉?他可是清清白白干干净净啊!

 

会议结束是在一个多小时后,几波相继出了办公室,任海阔被陆承骁单独留下了。

 

“刚刚那女的是什来头?”陆承骁皱着眉头,不太高兴的样子,“就负责红地规划背景调查整理的那个。”

 

任海阔:“汪文珊?”

 

家伙,他陆董不愧是他陆董,家歹也在天承干了将近八年,从国外一直跟到国内,陆承骁居连家姓甚名谁都不清楚。

 

果不重的是不配让他分出半点时间和心思,这是太太,别说是名字,估计连家准考证上十几位数的号码也一眼就能背下。

 

任海阔忆了一下:“汪秘书是汪氏集团的小千金,八年前进的天承,在英国的时候就已经做到了秘书办。”

 

陆承骁手指拧了拧山根,果有点家世背景,他甚至都不用猜都能想到,那女一定是仗着出身,在陈知诺面前说了什疯话。

 

“你面的她?”

 

“汪秘书的业务能力确实不错。”

 

“那调离总部吧,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安排。”陆承骁对任海阔也什隐瞒的,“以后秘书室的招些安分点的,折腾到我太太面前,我很难哄的。”

 

**

 

陆乔乔约了个九局的密室剧本,赵雨橙带了那个传说中从路边捡到的满身是血的男朋友一块来,除开她们四个外,其余几个都是陆乔乔随拉来凑数的二世祖。

 

不过都是在一个圈子里长大的,几个对陆乔乔那位传说中拿下她小叔叔陆承骁的小婶婶十分奇,原本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活得高高在上的那几位,一见到陈知诺来,个个探头探脑,想仔细瞧又不敢,毕竟陆承骁可是谁都招惹不起的物。

 

陆乔乔特地挑了个恐怖系数高的本,她们难得玩,玩就搞个猛的,陈知诺虽说来前已经做了心理准备,可是随着一行一步步走进黑漆漆的游戏通,她的心还是不由自主提到了嗓子眼。

 

陈知诺想过会这恐怖,她以为单纯是解密动脑的游戏,偶尔加一些些恐怖元素,成想进了屋子以后,一半的时间都处在黑暗中。

 

这是她始料未及的,尤其时不时便进入狭小的密闭空间,陈知诺一度感觉到窒息,小时候被陈知妍她们关进柜子里久久不放她出来时的记忆一瞬间席卷她此刻的大脑。

 

一行里大多是女孩儿,都害怕,尖叫声此起彼伏,陈知诺觉得像是有什东西一把攥住了她的喉咙,让她想叫都叫不出来。

 

下一秒,屋内忽地亮起了闪烁的灯光,陈知诺下识想睁眼朝光的方走,却不曾想眼前忽多了一个温热的手掌,动作轻柔地将她的视线覆盖。

 

她原本应该再次害怕起这突如其来的黑暗,而身后男那熟悉的气息一下子灌入她的鼻腔,一瞬间,陈知诺觉得鼻头一酸,委屈地瘪起嘴转过身,看都不用看一眼便直接撞入陆承骁的怀抱。

 

一时间,屋内再次响起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原来那束闪烁的光不过是为了让倒霉蛋玩家们,能更清晰更彻底地与设定的鬼脸npc相遇,恐怖效果直接拉到满值,隐约还能见女孩被吓哭的声音。

 

而陈知诺被陆承骁抱在怀中,安安心心,连心跳都平缓了许多。

 

而小姑娘话音里仍旧带着委屈巴巴的哭腔,有护着便更加娇气起来了:“害怕……”

 

陆承骁将紧紧揽在怀中,大手一下一下在她后背上安抚着:“我知我知,不怕,我都来了。”

 

陈知诺又往他身上蹭了蹭:“你抱抱我。”

 

陆承骁闻声,一把将抱到自己身上。

 

陈知诺的双腿下识缠在他腰间,任由他将自己抱到摄像头拍不到的角落。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