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为什么女的做过以后满面红光

时间:2021-12-09人气:0编辑:

沈明登有心想要锻炼虞秋的自理能力,但想到刚才青年头撞地板的轻生行, 到底有些心软, 便捧起碗道:“吃完练习。”

 

“。”虞秋答得轻快。

 

还要继续折磨沈明登, 光自然要放得长远些。

 

沈明登舀起饭菜递到唇边, 虞秋吃进去,慢吞吞地嚼着, 故意跟沈明登耗时间。沈明登倒也沉得住气, 脸上未丝毫不耐烦。

 

喂了几口后, 虞秋扭头拒绝:“凉了。”

 

沈明登:“那就不吃了。”

 

虞秋审视着,“帮我热了继续吃。”

 

不是很爱强迫吗?现被强迫做事感觉很难受吧?

 

虞秋知道自己心理不对劲,但控制不住, 就是想将心头的邪火发泄出去, 不能对向姨, 不能对沈叔,不能对其任何。

 

除了沈明登。

 

反正沈明登本来就讨厌,形象再坏再烂有什么关系呢?

 

沈明登不会真的全随虞秋, 直接放下碗, 伸手去抱。

 

“干什么?!”虞秋拍去。

 

“去花园晒太阳。”不能总是闷屋子。

 

虞秋讥笑:“饭不管饱,其事也不用你管。”

 

沈明登才不跟讲道理,反正虞秋现没法反抗, 抱起来,放到轮椅上, 虞秋故技重施,双臂撑着扶手想摔到地上,便淡淡道:“不如直接抱下去。”

 

“……”

 

虞秋气急, “我没吃饱,我要吃饭!”

 

“凉了。”

 

“专.制!霸道!不讲理!”经房门时,死死扒住门框,嘶哑着嗓子道,“我不要你了!你滚!”

 

动静闹得有些大,向颜急忙冲来,看到虞秋歇斯底的模样,忧切问:“这是怎么了?沈明登!你到底干了什么!”

 

“带晒太阳。”

 

“小秋既然不愿意,你别强迫。”

 

沈明登面无表情:“行,以后我不管,别再给我打电。”

 

向颜:“……”

 

说句实,们这么多加一起没沈明登一个有用。

 

她只劝慰虞秋:“小秋,晒太阳对身体,你要是不愿明登跟着,阿姨带你去不?”

 

虞秋低着头,不想看到她中的痛惜,也不愿让她看到狼狈的自己,便松了手。

 

“沈明登,走。”

 

二年来,跟沈明登的交集与对,没有这一天的多。

 

厚重的藩篱似乎正被某种奇异的力量打破。

 

如今宁愿跟不生不熟的沈明登待一块,也不愿到任何一个熟悉的。

 

连手机很久没碰了。

 

沈明登推着下楼,午后的阳光正盛,照身上暖融融的。庭院的花开得正艳,每一朵展现出勃勃的生机,娇艳欲滴,绮丽馥郁。澄蓝的苍穹广阔无垠,看得心中的郁气似乎消减些许。

 

虞秋闭着,阳光照薄薄的皮上,光线穿透皮下血管,前呈现出透明状的血『色』。

 

两没说。

 

转了一圈,沈明登带回了卧室,将轮椅推到床边,冷淡道:“现开始练习。”

 

虞秋正跟较着劲儿,等练会了,就有能力反抗沈明登的压迫。

 

找准角度,双臂强撑,用尽全身力气,挪动身体往床上坐去。

 

『臀』部刚触上床垫,再一次失了力,无法自控地滑向地板,这要是不小心,恐怕会摔坏尾椎骨。

 

失重感袭来,无措地闭上。

 

一双强有力的手牢牢钳住的腰,避免了跟地板的亲密接触,虞秋还没反应来,就被重新放回轮椅,耳边是男沉冽的声线:“继续。”

 

虞秋缓了缓惊吓后的心悸,再次用力撑起身体。

 

失败,接住,再次失败,再次接住……

 

们重复练习着这个动作,虞秋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额头的汗珠滚落而下,背后的衣服被汗水浸湿了。

 

沈明登也没到哪儿去。

 

担心虞秋受伤,每次聚精会神,以便随时护住对方,流的汗只多不少。

 

可神情一没变。

 

虞秋的双臂已经酸软,歪靠轮椅上,哑着声音道:“不练了。”

 

怎么这么废物!

 

沈明登低首凝视着:“最后一次。”

 

一滴汗珠从额上滑落,恰坠高挺的鼻尖,欲掉不掉。

 

男深邃的睛仿佛泛着光,面映着一个苍白枯槁的身影,似这一刻,的心神全被轮椅上的青年俘获。

 

虞秋定定地望着,像是吃了许多的山楂果,喉头酸涩得说不出,心面沉甸甸的,压着块巨石。

 

扭头,“我累了。”

 

错了。

 

这不是沈明登式的施舍,竟然被沈明登平静淡然的表面给骗了。

 

以前双腿完的时候厌恶,何以瘫痪后却如此照顾?

 

情?可怜?抑或是这个残疾面前展现兄长的关怀?

 

真是可笑。

 

虞秋再次陷入自我否定的情绪,无论沈明登说再多,闭上不理不睬。

 

身体突然悬空,猛地睁开,狠狠瞪着对方。

 

“累了就洗个澡,洗完澡让给你按摩,明天继续练习。”

 

“沈明登你是不是听不懂?!我不练了!以后再也不练了!我就是个废物!你就当我是个废物!能不能别管我了!”虞秋崩溃地拍打的背,嗓音哽咽嘶哑。

 

沈明登径直走进浴室,将放到浴缸,伸手去解衣服,干净利落,丝毫不所动。

 

虞秋瞪大睛,回神后惊慌失措地推开,“你干什么!我不洗!不要你脱!”

 

可的手臂已经失去力气,软弱的推拒对沈明登来说不是挠痒痒。

 

看扣子就要解开,虞秋急得六神无主,看着沈明登严肃正经的神『色』简直心头火起,思维错『乱』之下,大喊一声:“你非礼我!”

 

所有的动作和声音戛然而止。

 

沈明登面『色』不变,神却有些错愕,半晌后才慢吞吞地开口:“你说什么?”

 

的神情太伟光正了,简直像被亵渎了一般,深望着虞秋片刻,沉声道:“我去叫护工。”

 

虞秋目前是肯定无法独自洗澡的。

 

“不用。”青年声线低哑,像是想到了什么新奇有趣的子,刚才的别扭与抗拒突然消失,唇角微微上翘,“你帮我洗。”

 

一会一个态度,疯子般没个定『性』。

 

沈明登蹙眉:“我去叫护工。”

 

“沈总,”虞秋死死抓着手腕,『露』出恶意满满的笑,“你帮我洗。”

 

沈明登现一定觉得很恶心吧?

 

想到了新的更加有效的折磨方法。

 

谁让爱管闲事,要么不管,要么就管到底。

 

虞秋细细欣赏僵硬的神情,却因汗湿的衣服变凉,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身体本就没养,很容易着凉生病。

 

沈明登似乎是看这份上,便没去叫护工,亲自帮洗澡。

 

虞秋的心神全折腾沈明登上,刚才的羞耻心已经完全消失,因忽然发现,某只会比更难受。

 

洗干净后,沈明登沉着脸取出宽大的浴巾,将整个裹住,从浴缸抱起来,就要放进轮椅。

 

虞秋手臂却紧紧勾住的脖颈,和男湿透的衬衫贴合一起,哑声道:“我要去床上,给我穿衣服。”

 

“你有手,自己穿。”

 

“我累了。”

 

“……”

 

沈明登拗不,替穿了衣服,才叫来护工给按摩,冷着脸出了房间。

 

“哈。”虞秋短促而得意地笑了一声。

 

向颜不放心,一直待外面,出来,忙迎上来问:“小秋怎么样了?”

 

“挺的。”

 

还有心思故意折腾呢。

 

“你衣服湿成这样,赶紧去洗个澡。”向颜自然也心疼。

 

沈明登回到房间,淋浴的时候脑海浮现虞秋气急败坏后脱口而出的那句,不禁笑了一下。

 

主意打得不错,就是有想当然。

 

那就勉其难地陪着演吧。

 

虞秋练习那么久,整个疲惫不堪,洗了澡,护工的按摩下渐渐沉入梦乡。

 

自残疾后,没有睡一个觉。

 

这次倒是睡得沉,许是找到能够长久对付沈明登的办法,整个心敞亮了。

 

沈明登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去了虞秋房间。

 

青年安静地躺着,白皙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绯『色』,正睡得香甜。

 

定定凝视片刻,转身离开卧室,轻轻带上门,去了书房。

 

公司已经步入正轨,即便不去,公司也不会『乱』,或许,可以转变一下工作方式。

 

沈明登拨通米飞的电。

 

“明天的会议改成视频会议,另外,整理一周内的行程,发给我。”

 

米飞很快发来工作行程。

 

比起刚创业,如今的公司已经才济济,需要沈明登亲自出面的事情已经不多,很多合作案可以让底下去处理。

 

沈明登思虑片刻,做了决定。

 

一觉醒来,天『色』已暗。

 

虞秋情不自禁蹭了蹭枕头,习惯『性』翻身,然而,毫无动静的双腿让难得的心情瞬间消散。

 

木着脸盯着天花板,肚子忽然“咕噜”了一声。快到晚饭时间,估计很快就有送饭进来。

 

轮椅摆床边,撑着坐起来,睡了一觉,精力恢复,不由心血来『潮』,想要尝试能不能从床上挪到轮椅上。

 

一一移动身体,接近床沿,再找准角度,双臂一个使力,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竟驾轻就熟般坐上了轮椅!

 

虞秋脸上浮现惊喜,房门突然被推开,来不及掩饰,正撞上沈明登的目光。

 

心思混『乱』间,脱口而出:“我做到了!”

 

跟长面前炫耀考试成绩的孩子没什么两样。出事以来满是阴霾的睛,遽然生出一簇光芒。

 

沈明登底浮出笑意,很快被隐藏,将端来的饭菜放到矮几上,神『色』依旧平淡无波。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