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将花唇扯得更开h-蘑菇头在缝里磨蹭

时间:2021-12-09人气:0编辑:

沈明登抱他进了浴室,澡洗了,人也更废了。

 

“你今晚怎么回事?”

 

有点凶。

 

“高兴。”沈明登细细啄吻他的脸, 眉目间的情意依旧没有散去。

 

虞秋轻轻推他, “生日礼物, 抽屉里, 自己拿。”

 

他已经没有多余力了。

 

沈明登笑起来,扒开抽屉, 里面放款新的表盒, 不由愣了下, 取出来托在掌。

 

不是多名贵的表,却尤显沉重。

 

虞秋勾住他的脖颈,低软:“戒指不能随便戴, 腕表可以, 是没有你之前戴的好。”

 

“很好。”沈明登单手自己戴上, 眉眼深邃,“你看,被你套牢了。”

 

表盘上的时针即将指向零点, 虞秋正次他惊喜, 沈明登却忽地俯身将他吻住。

 

最秒定格,男人的声音拂在耳畔。

 

“我爱你。”

 

指尖突然碰到金属质感的冰凉。

 

虞秋瞪大眼睛。

 

被抢先了!

 

戒指圈住无名指,沈明登低首吻了下, “正合适。”

 

虞秋挑眉:“你都没我。”

 

他还没答应呢。

 

沈明登轻笑,从善如流:“那你愿不愿意?”

 

“愿意什么?”虞秋瞪他, 眼尾还浮漂亮的绯『色』,那是动情的余韵。

 

男人眸『色』幽暗,哑声:“和我在起, 辈子。”

 

“我——”他故意拖出长音,轻轻推开他,伸手去够准备好的戒指,递到男人面前,唇角绽出笑意,“那你愿不愿意?”

 

沈明登愣住。

 

巨大的惊喜将他淹没。

 

他比虞秋大了足足七岁,直以来他都是不安的。

 

他无法断定怀中的青年是否愿意跟他起度过漫长的人生。

 

他同样无法断定,少年的情意是否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消失。

 

他用戒指套牢方,并忐忑于方的回答。

 

却未料到,自己如此幸运。

 

“秋秋。”

 

他低唤,次吻住虞秋。

 

两人都准备了戒,合计之,虞秋戴沈明登准备的,沈明登戴虞秋准备的。

 

只是虞秋刺绣戴戒指不方便,沈明登经常出席公众场合,暂时不让人知自己的恋情,两人戴的次数少之又少。

 

时间飞快流逝,很快到了暑假。

 

华京候炎热,阳光肆虐,虞秋懒得出门,待在家里沉创作。

 

【闻哥:《角落》今晚播了,记得看啊!微博也可以转发下。】

 

虞秋笑应了,点进微博转发。

 

这种纪录片的播放量注定低『迷』,他态很平和,转发之继续静刺绣。

 

谁料,这条冷门微博竟然小范围炒起了热度。

 

等虞秋放下针线,才发微信群的消息已经99+了。

 

【刘赫:咱们平江在也是大明星了,看这题度!】

 

【孟平江:……是郑哥和姚姐他们的功劳。】

 

孟平江参演的第部剧大爆,即便他只演了个配角,但凭借精湛的演技和清俊的扮相,涨了很多粉丝,受到电影导演的青睐,在今年暑期档的黑马影片中出演个颇有争议的角『色』,次走进大众视野。

 

在此期间,他结识了不少行业顶尖的大佬,网络上的影响力也节节攀升。

 

他转发虞秋的微博,关系好的大佬也陆续转发,竟直接将个“平平无奇”的纪录片送上热搜榜。

 

喜闻乐见。

 

虞秋了解事情始末,相当郑重:【谢谢你,平江。】

 

【孟平江:今晚定去看!】

 

【陆高:加。】

 

【刘赫:还有我!】

 

虞秋笑了下,能交到这些可爱的朋友,也是人生大幸事。

 

晚上八点,纪录片在电视上首播。

 

虞秋躺在沙发上,倚沈明登的肩,双眸亮晶晶的,神『色』兴奋:“没到摄制组能拍到这些素材,有机会跟他们讨教下,多出去走走,找些灵感。”

 

“嗯,”沈明登揽他的肩,“去哪告诉我声。”

 

“怎么?”

 

“怕你乐不思蜀。”

 

虞秋覆上他的手背,“不定我还真找到什么洞天福地,待待半年。”

 

沈明登反握他的手,微微蹙眉:“不行。”

 

半年时间太长了。

 

“你不也经常出差?”虞秋挑眉。

 

沈明登:“没有半年。”

 

最多两个星期。

 

“年加起呢?”虞秋哼哼,“总得有两三个月吧?那我次出个几个月的差,跟你差不多。”

 

沈明登:“……”

 

他当然不会阻碍虞秋追求艺术的脚步,他只是在表达自己的不舍。

 

纪录片第集讲的是刺绣。

 

前面半集出镜的都是些资历较深的大师抑或是民间艺术家,半集主讲刺绣在当代的传承。

 

作为青年传承人之,虞秋绝是里面最的。

 

他是整集里唯的男『性』绣师。

 

有孟平江及众流量大佬的转发,小众纪录片《角落》未播先火,题度满满。开播,纪录片又凭借高质量水准,获得不少人的赞美。

 

当虞秋出镜时,关于纪录片的题量度拔高到个峰值。

 

网上议论层出不穷。

 

【倒数第出镜的小哥哥!好帅!】

 

【男孩子刺绣?!惊呆我全家!】

 

【卧靠,绣得好好!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油画!】

 

【小哥哥的手啊啊啊啊啊!手控党的福利!】

 

【质也好赞,莫名跟刺绣很合,没到这年这么帅的小哥哥能静下来搞刺绣,瑞思拜!】

 

【刺绣不都是女的吗?为什么男的也做女红?】

 

【孤陋寡闻显摆了,古代都有出名的男绣师好吧。】

 

【我觉得那个小女孩笑得让人酸吗?】

 

【酸+1】

 

【酸+2】

 

【看是山里的孩子,在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

 

【呜呜呜呜太可怜了。】

 

【这希望工程捐款!】

 

【我也!】

 

虞秋没管网上的言论,经历场梦境,他已经学会屏蔽网络,他所在乎的,只剩下真为他的人。

 

比如眼前这个。

 

不管怎么,虞秋出镜的几分钟,已经足以俘获大波网友,他们纷纷涌到虞秋的微博,翻出虞秋以前发的些关于刺绣的动态,满怀兴趣地点进去。

 

更多的人感受到了传统艺术的魅力。

 

这是拍摄纪录片的初衷。

 

不过这些水花很快消亡,虞秋的世界重归平静。

 

剩下的大学三年,他在学习之余,将所有精力都倾注在刺绣上,得空便去游历名山大川寻找灵感。

 

三年时间,他的作品更加厚重,获得不少大奖,赢得越来越多的赞誉。

 

在纤维艺术领域,虞秋已然有了席之地,成为业内新代的领军人物,作品的收藏价值也水涨船高。

 

大学毕业的暑假,虞秋在外寻访两个月,终于找到新的灵感,回来开始创作。

 

还没进刺绣间,被沈明登捉住手腕。

 

三年过去,男人越发成熟稳重,但在虞秋面前,切凌厉和冷漠都消失殆尽。

 

“秋秋,”他揽虞秋腰背,声线低哑,“我等了两个月了。”

 

温热的唇在耳畔流连。

 

虞秋也是两个月没吃肉,被他这么蹭,火倏地蹿上来,毫不犹豫吻过去。

 

两人跌入卧室的大床,虞秋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是孟平江。

 

他安抚住男人,按下接听。

 

“平江,找我有事?”

 

孟平江迟疑片刻,方:“司总跟我表白了。”

 

虞秋:“……”

 

啊这,司霆的追爱之旅有够长的啊,到在人还没拿下?

 

他:“你怎么回的?”

 

“我拒绝了,”孟平江颇为苦恼,“我也不知该怎么办。”

 

虞秋在里为司霆默哀。

 

句实在,这么多年,司霆的确为孟平江做过很多事,但感情这东西很玄乎,当司霆不是孟平江生命中唯的光芒时,他的爱情路没有梦境里那么容易。

 

“你讨厌他么?”虞秋。

 

孟平江沉默几秒,“司总帮过我很多,我怎么可能讨厌他。”

 

“那不如顺其自然。”

 

孟平江轻轻应了:“好。”

 

电刚挂断,沈明登手机又响起来。

 

虞秋打眼瞧,忍不住笑出声。

 

沈明登深吸口,亲了亲他,才按下接听和免提。

 

“老沈,我失恋了,出来喝两杯。”

 

“不去。”沈明登冷漠拒绝。

 

“我都失恋了!”司霆苦兮兮,“你不能可怜可怜我?”

 

沈明登并无丝毫同情,冷硬:“继续努力。”

 

从孟平江的态度来看,过几年,并非没有希望。

 

但有点,司家不定会同意。

 

这几年司霆的工作室越来越红火,可依旧不能与司家相抗。

 

沈明登善意提醒他:“你真的做好准备了?”

 

“什么?”

 

“你的家庭是否愿意接纳孟平江。”

 

如果不能予爱人足够的保护,那不能只贪图时之欢。

 

或许孟平江拒绝,正是因为没有安全感。

 

司霆明白了沈明登的用意。

 

他沉默良久,轻叹声,坚定:“我不会让他受伤的。谢了老沈。”

 

“……”无人应答。

 

司霆提高音量:“老沈?”

 

窸窸窣窣的声音隐约传来,他耳朵紧贴听筒,有些不明所以,又唤了声:“老沈,你还在吗?!”

 

短促的“啊”突然响起。

 

夹杂暧昧的亲吻声。

 

司霆:“……”

 

下秒,电被挂断,耳边只剩下串忙音。

 

靠,单身狗没人权啊?!

 

*

 

十八岁这年,虞秋凭借出『色』的技艺,荣获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的称号,并拥有了座属于自己的刺绣展馆。

 

周岁生日前天,他还待在遥远的异乡,专学习和钻研新的绣法,不是孟平江联系他,他都快忘了生日这回事。

 

不过很奇怪,为什么是孟平江联系他?

 

“你们真我搞个生日宴?又不是整岁。”虞秋画底稿,手机放在边,开免提。

 

“顺便庆祝你又得奖了,”孟平江与有荣焉,笑,“而且大家好久都没聚过了,趁这次聚聚。”

 

虞秋也是,“行吧。”

 

他订了翌日返京的机票,来接他的是陆高。

 

陆高在是赫赫有名的服装设计师,他留了半长的发,随意扎在脑,衣写意简约,颇有种艺术家的漫不经。

 

“之前不是忙得很,怎么有空过来?”虞秋坐上车。

 

陆高瞥他眼,“抽空聚聚也挺不错,倒是你,天天往外跑,某人舍得?”

 

“他听我的。”虞秋反将军,“你呢?什么时候谈朋友?”

 

陆高:“……”

 

哪壶不开提哪壶。

 

虞秋看他扭的侧脸,不禁笑起来,“听你有个学生向你大胆示爱,咱们陆设计师魅力不俗啊。”

 

陆高开了家工作室,手底下带了几个徒弟,他徒弟很严格,徒弟们都很怕他,所以突然出朵大胆示爱的奇葩,实让人惊讶。

 

“让他滚去f国了。”陆高没好。

 

虞秋揶揄:“以你的脾,我以为你会开除他,看来我还不够了解你。”

 

陆高哪里不知他的意思,无奈地叹了口,“不懂事的小孩,我跟他置什么?去外面深造半年,也忘了这回事。”

 

“好吧。”虞秋换了个题,“聚会地点在哪里?小平江被拍到。”

 

“放吧,都安排好了。”

 

阳光隐入地平线,夜『色』渐浓,繁华的都市被笼罩在璀璨华美的灯光下。

 

车子驶入处会馆,这里门卫森严,般狗仔根本进不来。

 

虞秋跟陆高进了电梯,里隐约有些猜测,搞得这么神秘,肯定不仅仅是为了过生日。

 

跳得有些快。

 

陆高带他来到扇门前,:“憋了路,我去个卫生间,你先进去。”

 

虞秋挑眉:“行。”

 

目送陆高离开,他缓缓推开门,瞬间怔住。

 

整间屋子是块巨大的显示屏,显示屏上星河漫漫,星云神秘而辽远,流丽的星光在顶闪耀,从足下蔓延。

 

他置身星辰之间,抬首看向不远处的男人男人穿笔挺的西装,纵然已经三十五岁,依旧俊美无俦,他捧束花,殷红的玫瑰在星光照耀下,绽放出最为绮艳浓丽的『色』泽。

 

这是生日惊喜?

 

怪不得从到尾都是孟平江和陆高出面,他还以为沈明登忘了呢。

 

他往前迈了几步,停下。

 

沈明登主动走过来,眼底映漫天星光,青年立在星光里,唯美而梦幻。

 

十八岁的虞秋是被岁月眷顾的,渊雅明净的质更加出众独,轻易攫住旁人的目光。

 

沈明登将花递他,英俊的眉目温柔得不可思议:“秋秋,生日快乐。”

 

虞秋接过,“搞这么大阵仗?”

 

“还有,”沈明登深挚地凝望他,无比郑重,“咱们结婚吧,好不好?”

 

虞秋有些惊讶,不由:“怎么突然……”

 

“不突然,你不记得之前过的了?”沈明登眼里透几丝紧张。

 

“什么?”

 

“你过,等你到十八岁。”沈明登定定地望他,眉眼略显委屈,“真不记得了?”

 

虞秋捧花,有些茫然,他什么时候过十八岁结婚?

 

沈明登观他神情知他真忘了,便凑近他耳畔,轻声:“有次在床上,我跟你求婚,你到十八岁。”

 

虞秋:“……”

 

他起来了,的确有这么次,当时他被欺负得神志不清,也不知怎的了十八岁,大概是因为梦境结束在十八岁生日的前天,他潜意识还记。

 

结束意味新的开始。

 

这天似乎成了他人生中关键的节点,他而言有超乎寻常的意义。

 

当然,这不能直接告诉沈明登。

 

他佯装蹙眉:“可是,男人在床上的不能信呀。”

 

沈明登:“……”

 

他无奈地捏捏虞秋的脸,眉眼深邃:“那多几次。”

 

虞秋其实不是很在乎仪式感,他跟沈明登在起将近十年,都成老夫老夫了,结不结婚并没有多大区。

 

但没到沈明登声不响意搞了个求婚仪式,看来是真的很结婚了。

 

他搭上沈明登的肩,仰首亲了亲,眉开眼笑:“好,我答应了。”

 

沈明登下将他抱住。

 

只听砰的声,礼花从空中散落而下,屋内灯光大亮,群人不知从哪冒出来,推蛋糕车,边鼓掌边欢呼。

 

虞秋生感动,仰首与沈明登相视笑。

 

“老沈,恭喜恭喜啊!”司霆祝贺句,又转向虞秋,“小秋你这答应得也太快了,该磨磨他!”

 

虞秋弯唇,他可舍不得。

 

婚礼场地定在处海岛,岛上风光明媚,候适宜。

 

他们只邀请了家人和关系亲近的朋友。

 

伴随悠扬明快的曲调,虞秋和沈明登起登台,两人穿修身的礼服,在神父的祝福中,在宾客的掌声中,拥抱,亲吻,起宣诵爱的誓言。

 

白鸥在湛蓝的天空下翩跹,海浪轻轻拍打岸边的礁石,柔金『色』的阳光洒满青郁的草地,五颜六『色』的球飞向高空。

 

鲜花馥郁,香槟醉人。

 

虞秋握紧沈明登的手,唇边的梨涡漾清甜。

 

十八岁的他,结婚啦。

 

举行完婚礼,行人计划在海岛上玩耍三天。

 

虞秋迫不及待地换上短袖和沙滩裤,拉沈明登起沐浴海滩的金『色』阳光。

 

只海鸥忽如利剑般刺入海面,叼起条挣扎翻腾的鱼,鱼鳞反『射』金属般的光泽。

 

自然界是如此残酷而绝美。

 

虞秋又有了灵感。

 

“我可能待不到三天了。”孟平江走到他身边,轻叹声。

 

十年前的他青涩稚嫩,在演艺圈经营这么多年,已然褪去昔日的天真,越发沉稳谦和,清俊的面容也更加『迷』人。

 

虞秋余光瞅到司霆正悄悄往这边看。

 

他:“你这十年都没怎么歇过,在粉丝都有几千万了,奖也拿了不少,没过休息阵子?”

 

孟平江摇摇,“你不也是?”

 

虞秋在刺绣上耗费的血大家都有目共睹,他是真正敬业的匠人。

 

“没过其他的事?”虞秋试探,“某个傻子追你十年了吧?”

 

孟平江:“……”

 

他低不语,耳根却悄然泛起了红。

 

虞秋挑眉,看来是有戏。

 

“虞秋,平江,”陆高面无表情地走过来,“突然有急事,我明早得走了。”

 

虞秋:?

 

个两个的,有这么忙吗?

 

“出什么事了?”

 

陆高皱眉,言辞如既往地犀利:“徒弟犯蠢,摔断了腿。”

 

“所以?”虞秋故意,“你又不是医生。”

 

“他个人不方便,我过去看看他。”

 

虞秋:啧啧,刀子嘴豆腐。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