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随着马的奔跑越来越深,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

时间:2021-12-01人气:0编辑:

吃完饭后,谢庆就去村长那里说了少给粮食的事,村长感激的道了好几声谢。

苏桃跟谢允棠去了苏家,林三珠刚把麻花炸好,指使道:“桃子,给允棠拿筷子。”

苏桃拿了筷子,分了谢允棠一双,看着锅里的油,故意噎她,“娘,你今个还舍得呢,拿这么多油出来炸麻花。”

“油不多,麻花不好吃,死丫头,吃你的吧,跟个鸭子一样,吵死个人了,总有一天把你嘴巴缝上。”林三珠白了她一眼后,开始骂骂咧咧。

苏桃都习惯她骂了,只要不打她就行,她夹了一块麻花躲在谢允棠的背后,还嘴道:“你才不敢缝,缝了就没人跟你说话了。”

“我要你跟我说话?我巴不得你不说话,听你说一句话,我要少活二十年。”

苏桃咽了下去,“我说了这么多话,也没见你咋的。”

林三珠噎住了,“……死丫头,端着麻花滚出去,老娘看着你都来气。”

死丫头的嘴巴能气死个人。

“我不,我就要在这里。”苏桃对着她呲牙道。

林三珠:“……”

谢允棠看了林三珠一眼,虽然苏婶婶嘴巴说着生气,但她跟他一样,很喜欢桃子妹妹。

桃子妹妹很讨人喜欢。

他看苏桃吃完了麻花,乖巧的夹了一块递给她。

苏桃下意识顺手接了,随后就往嘴里塞,奇怪道:“苏志咋不见了?”

有好吃的不见苏志,还真是稀奇。

林三珠边洗手边道:“刚才偷偷摸摸抓了几个麻花跑出去了,也不知道这会躲哪去吃了。”

那死崽子每次都跟做贼一样,家里现在可没因为吃打他。

苏桃:“……”

这很苏志。

“我去喊他。”

说完就走了出去,去了苏志的屋里,床下没人。

苏志藏总是喜欢藏床下。

随后去了她的屋子,趴在地上往床下看,果然苏志在,黑溜溜的眼睛跟耗子一样,冷不丁吓了她一跳。

她没好气道:“滚出来,我都说了让你别在我床下吃东西,容易有耗子。”

苏志连忙鼓动腮帮子,把最后那点吃干净了才爬出来,怯怯道:“阿姐,我吃完了,没有了。”

一副苏桃要跟他抢吃的模样。

苏桃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瞪了他一眼,不解道:“在自家吃东西,你偷偷摸摸干啥,娘又不会打你。”

林三珠还是挺疼几个孩子的,有什么东西都是紧着他们几个。

“阿奶要……”苏志抠了抠手,有些害怕。

虽然现在没在阿奶哪里了,但他就是怕阿奶,怕阿奶突然就来了,然后把他的吃的抢了。

再然后就打他。

阿奶打人老疼了。

闻言,苏桃抿了抿唇,心里叹了一声,死老婆子的给他们的阴影太大了。

她抬手敲了他额头一下,安抚道:“你怕屁!那死老婆子都进不来,滚出去吃,那么大簸箕麻花够你吃了。”

苏志一听这么说,连忙就跑了出去,进厨房后,小心翼翼看了林三珠一眼,随后抓了三四个麻花在手里吃。

林三珠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啥话,

过了一会,苏福回来了,一身的泥巴,林三珠舀了热水给他洗手,心疼道:“咋这么脏?”

“谢家要起鱼塘了,上午才把水放了,那鱼塘好多鱼,起码能起两千多斤鱼。”

“这么多啊,能卖好几两银子了。”

“谢家不卖,说是到时候一家分十斤,小鱼就再养养。”

苏福说到这里,欣喜又道:“刚才我遇见村长了,村长给我们说今年谢家的地少交两成粮食。”

“真的?”

林三珠忍不住声音高了一些,少交两成粮食,日子就不用过得紧巴了。

“真的,允棠那事我听说了,你说送个啥好?”苏福洗干净了手,用帕子擦了擦。

原本林三珠打算就把做的鞋子给谢允棠就行了,如今谢家减了两成粮食,有点送不出手了,但家里也没啥能送得出去的。

“不知道,要不明个我去镇上看看?”

“成,你看着买吧,别太舍不得银钱了,不说送太好了,也不能太差了。”

“我知道。”

林三珠想着苏桃跟谢允棠待了这么久,应该知道他喜欢什么,吃完饭拉着她去厨房说话,小声道:“允棠喜欢啥?”

苏桃明白她的意思,认真想了想,她还真不知道谢允棠喜欢什么,平日不是看书就是跟她玩。

“我也不知道,你还是别买了,他啥都不缺。”

“你之前不是给他又做了鞋吗,给他就是了。”

“谢家减了两成粮食,光送双鞋子不太好。”

“……,你也送不出好的东西,别逞强了,就送鞋就好了。”

“……”

母女两大眼瞪小眼,林三珠摆了摆手,“算了,跟你这死丫头说话迟早要气死。”

“……”

苏桃是真觉得没必要买,买个十几二十文的东西,虽然是礼轻情意重,但谢允棠用不着啊,白白浪费了。

她耐着性子解释道:“谢允棠穿的鞋子最便宜都是半两银子,毛笔那些更不要说了,好几两银子,你买得起不?”

林三珠惊得张大了嘴巴,“当然不能跟谢家比,买个十几二十几文便宜的毛笔也行。”

“十几二十几文的毛笔用着都掉毛,怕是还没写几个字都掉光了。”

“……,反正送了就行。”

苏桃见她听不进去,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知道李家的黄牛不?”

“咋了?死了?”林三珠惊道。

“我早上看它撞墙上了,简直笨死了。”

苏桃对着她眨了眨眼睛,又道:“你就跟它一样,又笨又固执!”说完这几句话转身就跑了。

不跑肯定要挨打!

林三珠懵了一下,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死闺女在骂她,“死丫头!老娘拿你吃饱了撑了!”

苏桃在院子里笑了两声,随后跟苏福告状,“爹,你看娘她又骂我了。”

苏福憨实的笑了笑,“等会我去说说你娘。”

 

苏大贵脸色很不好看,下午干完活回到家里,发了好大通脾气,苏钱氏大气不敢出一个,老老实实的去厨房做饭。

又烧火又洗菜,她越做越来气,对着门口吼道:“苏河,赶紧去把你媳妇接回来,啊?这些天跑娘家皮子耍掉了,不知道回来是不是?”

“再不回来就把她休了!”

苏河哪里没去接,每次去接都被岳母家赶出来了,说是娘去接。

他坐在院子里回道:“都说了要娘你去!我去管啥用,又不是我打的人。”

苏河说着说着就有些牢骚了,又道:“要不是娘你打人,她哪会回娘家。”

“早知道我也跟二弟家一样分了,现在日子过得好好的。”

他这话一出,气的苏大贵当场给了他一巴掌,“混账东西,你再说一次!”

苏河摸着发疼的脸颊,意识到自个说错话了,哆嗦的不敢开口。

苏大贵依旧气道:“要滚就滚,我又不止你一个儿子,到时候把二房喊回来就是了。”

“你以为你二弟他过得好,你就过得好,要不是老子给你顶着,你这一家迟早饿死,好吃懒做,干啥都摸摸索索。”

“你二弟他干活从不多说半个字!”

早知道就不留老大在家里了,也不至于什么都要他顶着。

苏河跪在地上,使劲打自个的脸,认错道:“爹,我错了,我错了。”

苏大贵踢了他一脚,凶道:“去把你二弟喊过来,让他去问问谢家是什么意思。”

谢家明显不喜欢他们,去了也没用。

其实更多的是老脸拉不下。

苏河连忙就跑了,正好碰见念书回来了的苏桃三个。

这个方向肯定是去自个家,苏桃看了他一眼,抓着谢允棠就跑。

可见的苏志愣了一会,才哭唧唧的跟着跑。

苏桃拉着谢允棠跑进了家里,“娘,大伯来了,肯定是粮食的事。”

闻言,洗菜的林三珠愣了一下,随后吼道:“快快快关门!”

苏桃正想说苏志还没进来,她就“啪”的一声把门关上了,拍了拍胸口,“还好关得快。”

“苏志还没进来。”苏桃摸了摸鼻尖。

林三珠:“……”

下一刻,苏志拍了拍门,“娘,让我进去。”

林三珠瞅了门缝一眼,没看见苏河,又急急开门让他进来,骂骂咧咧的关门,“摸摸索索干啥!”

很快拍门声就响了起来,苏河粗犷的声音,“二弟,爹喊你过去一趟。”

完了,是公爹喊的。

要是婆母还能不理,公爹喊的就不行了,林三珠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苏桃看了她一眼,心里叹了一口气,算了,还得她出马。

“我爹不在,在帮谢家干活,这几天很忙,过不去。”

“让你娘说!”苏河又拍了拍门。

“我娘忙,没空理你!你自个回去!”苏桃翻了个白眼。

被一个孩子关在门口,苏河当然生气,“苏桃!你就是这样对我说话的?信不信我让你爹教训你!”

“我没让你吃鸡屎就算是好的了,我爹才不会教训我,只有你这种脑子有病的人才会打孩子。”

苏桃巴拉巴拉的骂了一堆,很快又道:“活该媳妇跟孩子跑了,没用的男人,我要是你早就寻个河跳,一死百了。”

苏河这种男人确实没用,不疼媳妇还赌博,要是在现代,绝对是没媳妇!

林三珠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最后咽了咽口水,也只有这死闺女才能说出这些话。

苏河气得踹了一下门,“看老子不打死你。”

“你跟那死老婆子一样,动不动就是打死人,真让你们打,你们又不敢,怂得跟个死鸡崽一样。”苏桃才不怕他,主要是家里这门结实,苏福加厚了,没几个人踹不开。

苏河又踹了门一下,这时,响起苏福急急的吼声,“你干什么!”

听见他的声音,林三珠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毕竟也只是个妇人家。

刚才还骂骂咧咧的苏桃连忙沾了点口水在脸上,随即大哭道:“爹,大伯打我,好疼……”

“爹……”

林三珠愣住了,谢允棠也愣住了,随后就看见苏桃打开门跑出去一把抱住苏福。

“爹,大伯打我,呜呜呜……”

苏福一听这话,生气的瞪着苏河,“大哥你干什么打桃子!她是我闺女!”

“我是他大伯,还打不得她了?”苏河嚷嚷道。

他还没想明白他没打苏桃。

苏福觉得他是承认了,拳头捏紧,怒道:“我都已经分出来了,大哥你们还想怎么样!”

“爹,我好疼……”苏桃像只八爪鱼一样抱着苏福,一副被打怕的模样。

“哪里?爹看看。”苏福怕把她打到哪了,着急的想看。

苏桃指了指脑袋,“他打我脑袋,疼,爹。”

脑子不好看,看也看不出问题。

一听打的脑子,苏福就更生气了,谁家孩子经得住打脑袋,“大哥,桃子要是有个什么,你别怪我不客气了。”

“苏福?”

苏河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很快又吼道:“苏福!老子是你大哥,怎么说话的?”

“别说打她,老子打你都行。”说着他扬起拳头就想打人。

苏福连忙把苏桃护在身后,随后怒气上头,一拳抡了上去。

林三珠吓了一跳,苏桃挑了挑眉,就是要这个效果。

她打不赢苏河,苏福总得行。

苏福生得高大,加上常年干活,苏河咋打得过。

林三珠想上去帮忙,苏桃拉住她,眨了眨眼睛,小声道:“别去,爹行。”

林三珠瞪了她一眼,小声道:“死丫头,你爹要是有个啥,看我不把你皮剥了。”

苏桃:“……”

她张嘴大喊,“爹,我疼……”

林三珠:“……”

苏福听见闺女哭成这样,原本有些手下留情,这下往痛的打。

苏河挨了几下就受不了了,哇哇打叫。

过了一会,苏福松开了他,看着地上的人,反应过来把大哥打了。

他还有些慌,但看见闺女可怜的模样,他又把腰挺直了,沉声道:“大哥以后不要打桃子他们,有什么我会教训他们。”

“爹……”苏桃抱住他,可怜兮兮的撒娇。

苏河站起来,瞪了他们一眼,“我让爹来!”说完一瘸一拐的走了。

走了没一会,他才想到他没有打苏桃!

那死丫头哭啥哭!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