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被揭穿的甜美秘密-2分30秒不间断踹息声音频

时间:2021-12-01人气:0编辑:
被揭穿的甜美秘密-2分30秒不间断踹息声音频全新阅读无删减。
 

软包子回来了,苏桃整个人都有劲了,郑多银踢她凳子,她反手就是两下,打得郑多银“哇哇”大叫,一个劲的认错。

两人打闹的时候,魏燕跑过来跟谢允棠说话了,甜甜道:“允棠哥哥,你考得怎么样?是不是很难?”

苏桃不打郑多银了,一脸不爽的盯着魏燕,这女娃烦死了,整天都跟她抢软包子。

等她走了再抢行不行?

不过走了也不行,魏燕这女娃子不行,配不上软包子。

书不好好念,整天就知道“进豪门”。

但凡有个人比软包子家更有钱,她肯定又去巴结那个人了。

谢允棠看了苏桃一眼,第一次不礼貌,没有回别人的话。

他们欺负过桃子妹妹,他不喜欢魏家的孩子。

见他没有说话,魏燕又开始说话,大眼睛一眨一眨十分好看,“允棠哥哥,中午我们去玩秋千吧,我推你。”

谢允棠还没有说什么,郑多银就急吼吼道:“我也要去,魏燕,你也要推我,不能跟姐一样只推允棠。”

“我不去。”谢允棠直接摇头拒绝了。

苏桃很满意他的反应,她故意气魏燕,头靠在谢允棠的肩膀上,“软包子,中午我们两个去,你推我。”

谢允棠欣喜的点头,“好。”

魏燕小嘴瘪着了,有些委屈,郑多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弯弯绕绕,想着大家一起玩才好玩,“姐,一块玩呗。”

“呸,谁跟你一起玩,我只跟谢允棠一块玩。”苏桃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谢允棠连忙附和了一声,“我也只跟桃子妹妹玩。”

软软的模样挠得苏桃手痒痒,她不客气的伸手揉了揉他的脸,猥琐道:“软包子,你真乖。”

谢允棠没有躲避,任她揉得脸红,只是手有些无处安放。

正主没有说话,魏燕却着急了,估摸着是想讨谢允棠的好感,然而谢允棠根本就只吃苏桃一套。

她伸手扯了苏桃的手一下,“苏桃!你不准欺负允棠哥哥。”

“魏燕,谢允棠都还没说啥了,你急啥!软包子,你喜不喜欢我摸你?”苏桃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随后宣示主权的盯着谢允棠。

谢允棠点了点头,“我喜欢。”

“你不要扯桃子妹妹。”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魏燕说的,很明显还有些生气。

他讨厌这些人对着桃子妹妹扯,会把她扯疼的。

这时候,夫子来了,顿时一群孩子连忙坐好,夫子看了一眼魏燕,皱了皱眉头,沉声道:“昨个让你们背的课文,背好了吧,我抽两个人背。”

“魏燕和苏桃,魏燕先背。”

魏燕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曰江河……”

好一会就背了这三个字,她背不出来了,低着头红了眼眶,显然有些害怕。

魏家虽然花钱让她来念书,本意却不是念书,而是跟谢允棠打好关系,自然没有花心思在课本上。

家里也没管念书的事。

夫子脸沉了一下,随后看向苏桃,“苏桃起来背。”

苏桃就比她大方多了,口齿清晰,丝毫没有停顿,“曰江河,曰淮济。此四渎,水之纪。曰岱华,嵩恒衡。此五岳,山之名。古九州,今改制,称行省,三十五。曰士农,曰工商。此四民,国之良。”

后面的郑多银目瞪口呆,小声道:“姐也太牛了吧。”

谢允棠一脸崇拜的看着旁边,眼睛跟星星一般带着璀璨的亮光。

桃子妹妹真厉害。

夫子很满意,抬手让她坐下。随后批评了魏燕几句,“既然花了银钱来念书就要好好念,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能识文断字最好不过。”

“不说让你们学谢允棠,至少跟苏桃学,她一开始来也不会识字,但她肯回家努力背,懂上进。”

苏桃是念过书,但没有背过古文,每天回家确实认认真真的背了。

这时,魏燕抽泣的哭了起来,女娃子脸皮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说了,自然害怕。

夫子眉头皱深了一些,但也没有继续说了,拿着书开始教书。

……

中午,谢庆从夫子那知道魏燕的事,吃饭后问了谢允棠,“允棠,魏燕这些日子来找你玩了?”

他不是不让孩子们跟谢允棠玩,主要是魏家出发点就是不好。

说白了只是想从谢家这里得到点什么,不是真心诚意。

允棠单纯容易受骗,九岁的孩子懵懵懂懂,要是发生了什么就不好了。

“嗯,不过我没跟她玩,我不喜欢她,他们欺负桃子妹妹。”谢允棠认真的小脸态度十分坚决。

闻言,谢庆放心了,没有再问下去了,允棠不会随随便便不喜欢一个人,他说不喜欢,那就真的不喜欢。

他说起了正事,询问道:“要是府试过了,你想在府城念书还是请夫子在村里念?”

末了又添了一句,“桃子妹妹不能去府城,苏叔和苏婶会想她。”

谢允棠认真的想了想,“爹,请夫子在村里念吧,到时候桃子妹妹一块念。”

“桃子妹妹念书很厉害,她背什么都快,夫子还夸过她呢。”

谢庆已经了解过苏桃的学堂的表现了,夫子几次都说苏桃要是个男娃子少说也是个秀才。

他点头,“那就到时候一起念。”

只要苏桃肯学,谢家就让她学,权当感激她帮助允棠。

很快他又道:“允棠,你不能喝桃子妹妹睡一间房了,传出去会影响桃子妹妹的名声。”

去府城那就好谢允棠一直是独住,情况很稳定。

应该能适应一个人住了,也必须适应了。

谢允棠虽然不舍,但还是乖乖点头,“让桃子妹妹睡隔壁吧。”

他现在不怕了,每天晚上念着桃子妹妹,感觉很安心。

“那爹让你娘把那间屋子收拾出来。”谢庆笑了笑。

苏桃知道要跟谢允棠各睡一间房的时候,她比软包子还要不开心,跟软包子睡一间房多好啊。

半夜喝水,喊一声就有人倒。

上茅房怕。喊一声就有人陪。

关键是还能睡软包子的大床。

软软又香。

才九岁避个啥,又不能做啥,她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就跟男娃子差不多。

再说了,软包子还是个啥都不懂的小豆芽了。

 

苏桃从谢允棠县试第一的时候就知道他能行,不过还是替他高兴。

一个劲喊他小秀才,喊得谢允棠小脸通红,差点走路还摔了。

第二天上午,村长就来问了,知道谢允棠过了,脸都笑出皱子了,村里出了个秀才,这可是天大的喜事。

没到半个时辰,村里人都知道谢允棠成小秀才了,一时间羡慕不已。

还有少数嫉妒。

谢家有银钱就算了,现在儿子还挣气,以后要是当了大官,那不知道有多威风。

家里有孩子的人家都让孩子们去跟谢允棠玩,以后沾点光也好。

不少人家动了送孩子去念书的念头,男娃女娃都送。

中午念完书,谢允棠才出门口,就被一群孩子围住了。

“允棠哥哥。”

“允棠弟弟。”

“我们一起玩,我带你去抓鸟。”

苏桃被挤到了边上,眼睛都瞪圆了,以前就魏燕一个,现在来了这么多的“情敌”。

随后使劲的推开他们,拉住谢允棠手,凶巴巴的吓唬道:“你们都给我走开,谁要是再凑上来,看见那边上的石头没,呼你们脑门上!”

谁都别想跟她抢软包子。

“你们让开,我们要回家了。”

谢允棠怕再被人挤来了,紧紧拉着她的手,随后拉着她从人群中走了。

孩子们被苏桃吓到了,一时间没有上来追。

郑多银对着他们做了鬼脸,“允棠才不跟你们玩,他只跟苏桃玩。”

说完就跑了,“姐,允棠,等等我,我要跟你们一块。”

路上的汉子或者妇人看见谢允棠都笑呵呵的喊了一声,苏桃心里啧啧了两声,有钱不如有文化好使。

她拉着谢允棠的袖子,眨了眨眼睛,“小秀才,当了官可别忘了照顾我哦!”

小秀才白皙的小脸一瞬间染上了胭脂,煞是好看,害羞的点了点头,“桃子妹妹,我以后会照顾你。”

不管他能不能当官,他都会照顾桃子妹妹。

苏桃露出已经长出大半的门牙,美眸弯弯,“这还差不多。”说话间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两人习惯了念完书就往苏桃家去看一眼。

林三珠已经听人说了谢允棠的事,看见谢允棠后笑得合不拢嘴,“允棠,婶婶恭喜你了,我就说允棠像做大官的命,大富大贵。”

苏桃:“……”

她忍不住翻了白眼,这话说得跟算命的一样。

她眨了眨眼睛,“娘,你看我像什么命?”

林三珠:“……”

她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啥命,苦命!”

苏桃:“……”

看着两人斗嘴,谢允棠眉眼弯弯,随后乖巧的道了谢,“谢谢苏婶。”

“谢啥,今个中午就在婶婶家吃饭吧,婶婶给你炸麻花吃。”林三珠拉着他往堂屋走,简直就是亲儿子。

苏桃不想在家里吃饭,一听这话,连忙拉住软包子的另一只手,“娘,你把麻花炸出来,等会我们吃完饭就过来,谢婶婶说了让我们回家吃饭的。”

原本跟着林三珠走的谢允棠顿时停下来了。

林三珠没想到苏桃会拉,顿时踉跄了一下,随后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很快又笑眯眯的看着谢允棠,“允棠,那你等会吃了饭过来。”

她现在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只可惜死闺女嫁不进谢家。

要是能嫁进谢家,她天天去给观音菩萨烧香。

得亏苏桃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然多少觉得她脑子有什么毛病。

出了苏家,苏桃就跟谢允棠“吐槽”林三珠,“我娘她话真多,你要是不喜欢听,就左耳进,右耳出。”

“每次她说话,我只听最后一句,你知道为啥不?”

谢允棠不懂的摇了摇头,苏桃笑哈哈道:“前面全是骂人的话。”

谢允棠跟着笑了笑,随后看了远处的水坑,夜里下了雨,路面积水了,他蹲在地上,“桃子妹妹,我背你过去吧。”

苏桃不客气的点头,随后爬上了他的背,软包子还是挺结实。

她歪头看着他秀挺的鼻梁,随口问了一句,“软包子,我重不重?”

“不重,桃子妹妹要多吃点饭。”谢允棠小心翼翼的落脚,他摔了没事,桃子妹妹不能摔。

苏桃可知道自个不算轻,不过他这么说,她还是高兴,厚脸皮道:“那你给我多买点吃的。”

“好。”谢允棠没有一丝犹豫的点头。

过了水坑,苏桃就下来了,这会离谢家很近了,她嗅了嗅,欣喜道:“谢婶婶做红烧肉了,软包子,快跑。”

说完就“噔噔噔”的跑了,头上的红帽子差点落了下来。

头发跟男生寸头一样,谢允棠倒不丑,她丑得跟个假小子一样,所以勉强的把红帽子戴着。

今个的午饭比想象中还要好,红烧肉、板栗鸡、红烧鸡腿、炒肉,以及两三个青菜。

苏桃“哇”了一声,随后跑进厨房帮拿碗,软软道:“谢婶婶家里要来人吗?”

“没有,今个上午村里人拿了不少东西来,天气热,放不得,就多做了些,等会你多吃点。”

谢秦氏接下腰封,抬手给她把帽子弄了一下,又道:“婶婶给你和允棠做了两顶帽子,等会戴看合不合适。”

“谢谢谢婶婶,谢婶婶你真好,全天下最好的婶婶。”苏桃嘴甜得跟不要钱一样。

小孩子嘴甜才讨人喜欢。

话刚说完,谢允棠就跑了进来,欢喜的喊了一声,“娘。”

谢秦氏看了他头上的帽子,笑了笑,让他换他不管,非说桃子妹妹也戴的这个帽子。

“洗手吃饭吧。”

谢允棠舀水洗手,随后乖巧帮苏桃端碗出去,苏桃拿着筷子跟在他后面。

谢庆从阁楼下来,吃饭的时候问谢允棠,“允棠,上午村里有几家人送了东西来,你想回些什么?”

谢允棠的事,谢家夫妻一般都会让他自个拿主意。

孩子要管,但不能全管。

谢允棠夹了一块红烧肉给苏桃,随后认真想了想,“爹,能不能今年少收两成粮食。”

这样桃子妹妹家就能多点粮食了,他以前给爹说过让桃子妹妹家少给点粮食。

但爹说桃子妹妹家会遭人妒忌,到时候会排斥她家。

苏桃眼睛睁大了一些,一家少两成粮食,一个村子就是好几十两银子了。

软包子绝世小暖男。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