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傻柱子他不会说出去的小说:把傻子叫进屋帮忙

时间:2021-11-29人气:0编辑:

伴随着女人一声声如同哭泣般的高亢啼叫,丁小柱的体内的洪荒之力也快要爆发了。

傻柱子他不会说出去的小说

他娘的,真刺激!

然而正当丁小柱看的浑身热血沸腾的时候,腰肢摇曳口中发出声声轻哼的严蕊,高扬的脖颈一甩头发,正好看向了窗台这。

透过窗户,四目相对之下,丁小柱顿时懵住了。

不仅仅是丁小柱懵住了,严蕊也是短暂的呆滞,眼中生出了一丝惊恐和羞涩,下一秒“啊”的一声直接瘫坐在了床上。

被这一声叫惊醒的丁小柱哪里还敢继续待下去,转身就朝自己的房间跑去。

以前丁小柱也没少偷窥,但都是偷偷摸摸,这么直接看到严蕊那曼妙的娇躯还是第一次,被撞破也是第一次。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严蕊将这事告诉他养父,以脾气暴躁丁老根的性格,要是知道这事,非把他的腿打断不可,他那方面不行,可收拾丁小柱,可是很行的。

窝在房间里提心吊胆一阵后,丁小柱也没等到丁老根来收拾自己,直到丁老根扯着破锣嗓子叫他出来劈柴烧水,这些都是他这养子要干的活。

说起丁老根这个养父,从来就没照顾过丁小柱,几年前他是看身为孤儿的丁小柱好欺负,想让他来家里当个免费的劳力。

进了丁家有几年了,丁小柱每天吃的比猪差,干的比牛多,而且丁老根身为木匠,却一点手艺不肯传给他。

把傻子叫进屋帮忙

“憨儿,你看啥呢!”

本来丁小柱刚进来的时候严蕊就从镜子的倒影中看到她了,只不过一想到之前与这小子的对视,她心中狂跳一时间没想好怎么面对。

可是见到他竟然越凑越近,便急忙喝止了。

“小娘,爹让我给你打水洗澡,咦,小娘,你尿床了吗……”丁小柱也瞬间反应过来,一脸傻里傻气地说着,目光突然落到了床单上。

听到这话,严蕊的脸腾的一下子红了,一双美目悄悄看了看炕单上的一小片痕迹,模样变得很是娇羞,目光不自觉地向下一瞥。

可就是她这一瞥,正好看到了丁小柱那高昂的地方。

看到这非同寻常的轮廓,严蕊的心头不自觉就是一跳,这家伙藏在里面都这么大,要是放出来该有多吓人啊!

想着想着,严蕊的两腿不自觉有些发软,之前被打断的那股渴望顿时传遍了全身。

“憨儿,说什么憨话,那是你爹喝茶把床单打湿了,你先去给小娘把浴桶打满水,然后把床单洗了……”虽然心中充斥着一股渴望,可严蕊还是按耐住了,说完连忙走上去,主动把床单拆下来。

被严蕊这么一说,丁小柱只能硬着头皮去给她把浴桶搬出来,将烧好的热水和冷水一桶一桶的加进去。

把浴桶里的水装好,丁小柱这才抱着严蕊换下来的床单朝院井那走去。

站在浴室门口的严蕊见到丁小柱抱着床单走了,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不过她很快清醒过来,看着丁小柱的背影嘀咕了一声。

“憨子就是憨子,可惜了那么一个大宝贝。”

不舍地收回目光,严蕊走进浴室随手将门关上后,就开始洗澡,刚才被丁老根那般折腾,她现在浑身都是汗。

农村的浴室都是那种露天的,三面围墙,一面是破烂的木门。

门上满是小窟窿,人趴在外面就能清楚看到里面的动静。

丁小柱坐在小板凳上洗着炕单,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心里不禁有些蠢蠢欲动。

他看出来自己的这个小娘其实也是有些渴望男人的,就是抹不开面子,放不下身段来,如果自己主动一些……

一念及此,丁小柱心中开始蠢蠢欲动,时不时扭头看向浴室,可越看他心中越痒痒。

“他娘的,大男人怎么能这样没出息!”

 

浑身的难耐让严蕊没有多犹豫,直接抓过旁边的毛巾就开始擦拭身上的水珠。

趴在门缝上的丁小柱,看到严蕊的动作,生怕被她发现,连忙压下心中的火热,有些不舍地跑回到了井边装模作样地洗床单。

“憨儿,床单等会洗,先来我屋里下。”穿好衣服走出浴室,看了眼坐在井边的丁小柱,严蕊控制住自己狂跳的心脏,快步走回了房间。

“好……来啦!”听到这话,丁小柱毫不犹豫就起身把床单一丢,屁颠屁颠就跟了上去。

前脚刚进门的严蕊,看到丁小柱这么快就憨头憨脑地跟了上来,先是愣了下,不过目光很快就放到了这傻小子的身上。

虽然丁老根那老不死很少给丁小柱做肉吃,可这小子从小就不愁这些,没事就去摸摸鱼,打打野鸡,在山里野惯了,身体壮的就跟小牛犊一样。

这小子傻是傻了点,可傻也有傻的好处,比如被欺负了,都不会告诉别人。

“小柱,你觉得小娘漂亮吗?”说这话是,严蕊满脸潮红,看上去更加的诱人,说完还故意聊了一下自己领口的,露出了那一线雪白。

“漂亮……当然漂亮了……”

看到严蕊一脸的娇媚,特别是那领口微露的一线雪白,丁小柱心中一阵狂跳,不自觉就开口了,痴痴地看着这尤物,满脑子都是之前看到的那香艳。

瞧见丁小柱这吞吞吐吐的憨样,严蕊心中更是暗自窃喜。

丁小柱越傻,她就越喜欢,一双泛着春意的美眸再次扫过丁小柱那地方,强压下心中的狂跳,突然超前走了一步,凑到他耳边压低声音问了句:“那憨儿,你喜欢小娘吗?”

随着严蕊的靠近,她身上那股掺杂着香皂味的体香顿时钻进了丁小柱的鼻孔中,忍不住深吸了一口,顿时让他有些天旋地转,心仿佛跳到了嗓子眼。

“喜……喜欢……”

这么近距离与严蕊凑到一起,丁小柱说话时都感觉自己的舌头在打结,浑身充斥着难以言语的激动。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