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傻子变聪明了的又大又粗 先生您的尺寸是多少广播剧

时间:2021-11-29人气:0编辑:

“表婶儿,你知道就行了呗,大喊大叫的是干嘛啊?”龙根翻了个白眼,这才注意到沈丽娟被撕烂的碎花长裙。

傻子变聪明了的又大又粗

陈天明那王八蛋劲儿挺大,顺着领口撕了下来,粉红色的咪咪罩整个现了出来,饱满的双.峰上还有着昨夜留下的红肿,许是力气大了两分。

顺着小腹往下瞄,平坦的小腹下,隐约两根卷曲毛发露了出来,底边是粉红色的绣花小裤裤,包裹着那一方神圣之地,上面留着昨夜剩下的白色斑点。

“咕噜!”龙根又咽了一口口水儿,下.体毫无征兆的硬了起来,瞬间撑起一顶巨大帐篷。

“小龙,你脑子好了?”沈丽娟没注意到龙根异样,惊奇道。

龙根点了点头,“早就好了,只是装傻而已。”

“那....那你那个....”沈丽娟指向了龙根裤裆,俏脸绯红。

这可是乱.伦的事儿啊,道德沦丧,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儿呢。

“咳咳咳,”龙根面露尴尬,本想接着装傻,可沈丽娟又不是笨蛋,瞧着表情肯定知道自己被他给算计了。当即道:“这个,天萎也不萎了。昨晚,昨晚不好意思了啊....”

“啊呸!”沈丽娟轻啐一声,白了龙根一眼,没好气道:“好啊,死小龙,连你表婶的便宜都敢占了....”

“昨晚你不也挺舒服吗?”龙根小声嘀咕道。

沈丽娟红着脸不吭声了,心说道:“是啊,是挺舒服的。那么大的家伙,想不舒服都难呢......”

龙根不知沈丽娟心中所想,一时意动,情不自禁抓住了沈丽娟那颗大木瓜,轻轻揉了起来....

“嗯哼...”一声舒爽的闷哼声响起。

龙根邪恶笑道:“表,表婶儿,我要吃奶....”

“不,不行。下面还痛呢。”沈丽娟连忙拦下龙根,一脸惊恐。“过两天,等表婶儿休养好了再给你吃啊。又红又肿的,怎么行?”

闻言,龙根神色立马黯淡不少。

下面红肿,要靠休养的话,没十天半个月可不行,十天半个月还不得把自己给憋屈死?

“表婶儿,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往下面擦点儿药酒,我去河里给你逮两只王八好好补补,你这战斗力太差了,一个小时都坚持不到.....”龙根一边说着,一边出了门儿。

沈丽娟俏脸一红,啐了一口,暗暗道:“一个小时还短了么?要怪只能怪你那玩意儿太大了....”

“咦,不对!这臭小子又把老娘给调戏了,结果自己的事情倒是一样没告诉自己!不行,我得问问清楚,既然脑子都好了,还装什么傻啊.....”沈丽娟关上门,窸窸窣窣换起了衣服。

.......

清水河,横穿整个村的一条小河。

小河不大,可里面有货。尤其是夏天雨水过后,河里凭空多了鱼虾,个头挺大,就连王八甲鱼也有不少。

龙根顶着太阳,找到一处石滩,裤衩一脱,“扑通”一声窜了下去,水面上泛起一阵水花,渐渐归于平静。

一两分钟之后,水面上露出一个黑溜溜的脑袋瓜子,不是龙根又是何人?手里凭空多了两只甲鱼,个头还不小,怎么也得有三斤重了。

“嗯,这回可以好好补补了,表婶得补,小爷也得补,这小.鸡.鸡还是有些小啊....”龙根暗暗嘀咕着,穿起了裤衩。

河边是一片十来亩的玉米地,长势极好,这季节正是吃嫩玉米的时候,龙根起了念头。

这十来亩的玉米正是陈天明那老混蛋家的,仗着是村里最大的官儿,用尽手段将河边这十来亩地收入囊中。一年下来,这十来亩的玉米怎么也得有一万多的收入了。

“赶打小爷女人的主意,得,先整两包谷回去炖汤喝,剩下的账咱们慢慢算.....”话音刚落,龙根便窜进了玉米地。

因对陈天明的巨大恨意,龙根偷玉米很有水平,专找又大又嫩的下手,玉米地正中被龙根踩踏了好大一片地。

“嘿嘿,先炖一锅汤喝了再说,剩下的用来烤着吃....”兴奋之余的龙根吹起了口哨。

“哗啦啦,哗啦啦....”河边一阵水响,惊动了龙根。

悄悄放下玉米跟王八,龙根蹑手蹑脚的拨开玉米叶子,寻着水声望去。

“次奥,又是这个骚婆娘再洗澡!”龙根暗骂了一句,顺手扳倒两根儿玉米,蹲在玉米丛里观望了起来。

河边上,黄翠华正端着水冲凉,身条有些臃肿,却白皙水嫩得很。盖因这黄翠华是城里来的人,模样不仅好看,包养的还挺好。加之又是村支书陈天明的媳妇儿,自然好吃懒做,皮肤细腻倒也正常!

“嘶!”龙根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珠子瞪得跟牛铃铛似得,暗骂道:“这婆娘才几天不见,木瓜咋大了那么多?”

不怪龙根惊叹,实在是黄翠华这对奶.子太过震撼人心,虽然早已生养,可两大馒头却依然坚挺饱满,浑圆。美中不足的是,原本粉嫩嫩的樱桃珠子有些黑了。

终归是岁月不饶人呐。

“嘿嘿,陈天明啊陈天明,你丫儿做梦也想不到,老子把你婆娘看了个遍吧,等着瞧,老子迟早要给你日了!”龙根使劲儿搓了搓裤裆那玩意儿,只一小会儿便硬了起来。

家伙事儿大没假,可这饭量也大!一两个根本不够自己吃的!龙根必须要寻找炮友了,长此以往还不得爆体而亡?

“哎哟!”

龙根一声惨叫,蛋蛋骤然疼了起来,仔细一看,却是一只蚂蚁夹了一下,立马就红了起来。

“谁,给老娘出来?敢偷看老娘洗澡?出来!”黄翠华被惊动,披了一件衣服遮住三点一线,找了过来。

龙根逃跑不及,被逮了个正着。只得“嘿嘿”傻笑,暗骂该死的蚂蚁,夹哪里不好,非得夹小.鸡.鸡?

“哦,原来是龙傻子,”黄翠华松了一口气,不过是一个傻子而已,看了也就看了,有什么大不了。

“呵呵,翠华婶,你,你在干什么啊?怎,怎么不穿裤子啊?”龙根傻笑着,眼角余光却瞄向了黄翠华的双.峰。

大,实在是太大了!

 

“咯咯”,黄翠华咯咯一笑,傻子就是傻子,连什么是洗澡都不知道,即便是看光了自己全身又能怎么样呢?

而且,还是一个天萎。一个不是男人男人

龙根依然傻笑着,心里却冷笑不止,虽然龙根不会什么他心通,可并不代表看不出黄翠华表情里的讥讽。

笑吧,笑吧。小爷总有一天要日得你跪地求饶!他奶奶的!

“龙傻子,你看看翠华婶婶这大腿白不白啊?”黄翠华突兀伸出了雪白大腿,浑圆而精致,哪里像是生养过的女人?

龙根流出一串哈喇子,哈笑道:“白,好白。”

“咦,翠华婶婶,你,你裤裆里怎么有卷发啊?”龙根突然眉头一皱,指向黄翠华大腿根子处,几根毛毛露了出来。

“扑哧!”黄翠华笑了出来,倒也不脸红。傻子嘛,哪里懂阴.毛呢?还卷发,太好笑了。

然而,黄翠华不笑了,近乎呆滞的捂住了嘴巴,神色惊惧,仿佛看见了恐龙一般的眼神,望向了龙根的裤裆处。

那是什么?一顶巨大的帐篷!

帐篷顶上,一个圆圆的脑袋,初步断定,至少得有玉米棒子那么大才行啊!龙傻子什么时候能硬起来了,这不科学啊,不是说好了天萎么?怎么回事儿!

“不对,不对!肯定有问题!”黄翠华回过神来,紧盯着龙根,“龙傻子,说,是不是偷了我们家的玉米棒子了,怕被我发现然后藏在裤裆里了?”

这是黄翠华唯一猜到的解释了。

恰好龙根就在玉米地里,而且,村里谁不知道龙傻子硬不起来?不是偷了自己家里的玉米棒子又是什么呢?

龙根心里一阵冷笑,偷了你家的玉米棒子是不错,可这玩意儿不是玉米棒子哦,那可是你做梦都想要的玩意儿呢。

嘿嘿,老子不仅要偷你家的玉米,还要把你一并给偷了!

“没,没,没有。”龙根傻里傻气的连连摆手,恐慌着连连后退,“我没有偷玉米.....”

黄翠华一步跨了过去,怒道:“我要检查你的裤裆!不许跑!”

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揪住了龙根的衣服。

龙根假装失了重心,跌倒在地。

“哎哟!”

黄翠华一声惨叫,摔在龙根身上,手里还揪着龙根衣袖不放。

“还想跑?”黄翠华冷声道:“裤子脱了,把玉米给老娘交出来!不然,非得让你天明叔揍你不可!”

“不,不要!”龙根差点儿给吓尿了,哆嗦道:“我,我真的没有偷,偷玉米.....”

“哼,谁信你!”黄翠华冷笑一声,一把拽下龙根裤衩。

“啪!”

一声脆响!只见一根儿坚硬如铁,约莫玉米棒大小的黑肉.棒反弹了回来。弹在龙根光溜溜肚皮上。

“嘿嘿”,龙根傻笑如初,“翠华婶,我说了我没有偷你们家玉米嘛....”

“啊?这么大?”黄翠华吓了一跳,仿佛看见了恐龙一般,连连后退了两步。浑身直打哆嗦。哪里还听得见龙根的话。

龙根心里却是冷笑连连,暗骂道:“小样儿,小爷的龙根可比你家玉米金贵多了。不是想看吗?这下傻眼了吧。天萎?老子日的你投降。”

不过龙根没有主动行动,依然半躺在玉米地里,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黄翠华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说是城里人,也不过年轻那会儿在歌舞厅坐.台而已。眼看着渐渐老了,这才嫁给了陈天明。

一来是看上了陈天明是当官儿的,二来嘛,就是为了陈天明家里这几十亩的地了,一年到头可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陈天明倒也乐得自在,为啥呢?这婆娘技术好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晚上换着花样日,令陈天明尝遍了各种滋味儿,当真是爽得很呢。

“天哪,这么大!大,实在是太大了!”此时的黄翠华心中掀起一阵波涛,“老娘这辈子见过无数这样的玩意儿,可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大的。爽,用起来肯定很爽.....”

“嘶溜!”黄翠华舔了舔嘴皮子,下半身传来一阵湿漉漉的感觉,痒得难受,眼里更是泛着桃花,“小龙啊,你看翠华婶漂亮不?”一边说着,黄翠华一边拉开了花格子衬衫,胸前一抹白润一览无遗。

龙根眨巴了两下眼珠子,心里一阵偷笑,终于是上当了。没曾想这顶绿帽子这么快就要送给陈天明了。

“漂亮,漂亮......”龙根抹了把嘴角口水儿,直愣愣盯着黄翠华胸前两颗大木瓜,生养过的女人虽有些下垂趋势,可手感还在。

“好,表婶,你的奶.子好大哦,有奶水吗?小龙想,想吃奶了......”

“咯咯”黄翠华笑了起来,蹲了下来,抖了抖两只大白兔,顿时掀起一阵波涛汹涌,爽快道:“来,吃吧。只要你想吃,翠华婶让你吃个够,不过吗........”

黄翠华眼珠子一转,盯向了龙根裤裆处那根儿擎天之柱。太大,太诱人了,黄翠华敢肯定,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想用的。

将黄翠华的in荡表情尽收眼底,龙根依然装疯卖傻,“不过什么啊?翠华婶不肯给我吃么?”

“吃,肯定给你吃。只要你乐意,天天吃都行。”黄翠华一把握住了那根儿巨棒,身躯明显一阵,仿佛触电般,下面那股邪火越来越盛。“只是,小龙得答应翠华婶,把你这小.鸡.鸡给我用用,成吗?”

“用吧,用吧。只要翠华婶想用了,叫我就行。”龙根装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伸手扇了扇小.鸡.鸡,没好气道:“这小.鸡.鸡一点儿都不听话,一会儿软,一会儿硬的,真想一刀割了算逑,裤子都快给你顶烂了......”

“别别别,千万别割!”黄翠华面色大变,两只手抓住小.鸡.鸡不放,正色道:“小龙,以后小.鸡.鸡要肿了,来找翠华婶,我给你消肿啊.....”说着,黄翠华犹如捧着圣物一般,轻轻撸动起来,盯着那硕大的脑袋,流出了口水儿。

龙根却是惊叫道:“翠华婶,你有消肿药么?在哪儿呢,给我抹点儿呗,肿胀的实在太难受了。”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