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村里人都把我当傻子,却不知

时间:2021-11-29人气:0编辑:

夏日的乡野清晨,空气中有着一丝潮湿的味道,却是清晰无比。阳光透过树枝,照在地上,星星点点的金黄,甚是漂亮。

村里人都把我当傻子

两只麻雀在枝干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平添了两分生机。寡妇超市门前门口却坐在一个秃顶男人,正狠狠嘬着香烟,骂骂咧咧,“这沈寡妇怎么回事,大清早的不开门,老子还等着回去烧火做饭呢。”

陈天明很是郁闷,原想沈寡妇是个勤快的主儿,没想到敲了大半天却没动静,想一走了之,可整个村里就这一家超市。走了,还买什么鸡蛋面条啊?

想起沈寡妇,陈天明这裤裆里就一阵鼓动,撑起一顶巨大帐篷,裤裆那玩意儿骤然硬了起来,圆滚滚的。

不是陈天明没啥定力,实在是沈寡妇杀伤力太大,早经人事,却并未生养,身条子好的没话说,又不像村里其他妇女,整天守着超市,细皮嫩肉的,脸盆依然俊俏如初,若要说一丝改变,少了清纯,多了妩媚。

胀鼓鼓的胸脯,肥硕的臀,无一不引诱着陈天明邪恶的思想!

“老子就是拼了这村支书的位置,也得把这婆娘给日了!”心中愤愤的想着,陈天明眼里却泛出一丝精光,赤裸裸的欲望呈现在双眼之中。

“吱呀!”

便民超市大门终于打开了。沈丽娟端着洗脸盆摇摇晃晃走了出来,一身碎花长裙包裹着婀娜多姿的身子走了出来,似乎双腿有些不适,看样子有些痛苦,眉宇间却带着红润,显然是吃饱了。

沈丽娟忍受着下.体剧痛,一瘸一拐打开了超市大门,也没注意到台阶上坐着的人,端起水盆泼了过去。

“哎呀,你终于开门了......”陈天明刚刚张开嘴,一盆洗脸水却淋了下来。

“啊?”沈丽娟吓了一跳,只怪下面太痛,没有注意台阶坐有人,这下倒好,不偏不倚,一盆洗脸水给村书记泼了一脸。

“对,对不起,陈书记....”沈丽娟连连道歉,陈天明可是村里最大的官儿,手里权力大着呢,自己可得罪不起。

陈天明气结,伸手抹了一把水,气哼哼道:“沈寡妇,怎么回事儿啊你?不想开超市了是不?”

“陈书记,真是对不起,我也没瞧见你。”沈丽娟吓得花容失色,陈天明要真把超市给关了,那自己不就得喝西北风了吗?“陈书记,屋里坐坐,我拿毛巾给你擦擦。”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陈天明的胳膊。

“哼!”

一声冷哼,陈天明迈着四方步,舔着肚子走了进去。

表情愤怒,陈天明这心里却是高兴得很,甚至是兴奋,连裤裆二弟也跟着鼓动起来。这可是沈寡妇的房间呐,村里有多少俊男小伙儿想进这间屋子,都没得逞,可没想到沈寡妇居然主动将自己拉了进来!

“嗯,明天早上我接着蹲门口候着,再等一盆水泼下来,一来二去,这俏寡妇还不被老子给日了?哼哼....”陈天明暗暗奸笑起来。

沈丽娟心乱如麻,忧心忡忡,自己一盆水给村书记泼在身上,能有好吗?连忙从货架上取下一张新毛巾,忍着下.体剧痛走向了陈天明。

“陈书记,来,我给你擦擦....”

“嗯。”陈天明点了点头,手里夹着半截烟坐在椅子上。

沈丽娟弯着腰,左手扶着陈天明的秃顶脑袋,右手拿着毛巾轻轻擦拭,许是因为心中胆怯,下面的剧痛也顾不上了。

“嗯,好香。”陈天明却突兀的冒了一句。

这可是近距离与村里俏寡妇沈丽娟接触啊,吐气如兰,悠悠的香气仿佛从酥.胸散发出来一般。只需要一睁眼便能清清楚楚看见,领口里两颗小红点荡来荡去,两只大馒头挂在胸前,行成一道鸿沟...

美,太美了。

“啊?”沈丽娟一声惊叫,小手却被陈天明给抓住了。“陈,陈书记,你,你放开我......”

陈天明却是摇了摇头,死死盯着沈丽娟胀鼓鼓的双.峰,因动荡而轻轻摇晃起来,波澜壮阔好不壮观。

“嘿嘿,你泼了我一头的水,你得赔偿我啊,”陈天明色迷迷盯着沈丽娟,奸笑道:“你也知道,书记我对你很有意思的,不然你这便民超市哪来这么好的生意呢?不如......”

说着,陈天明in笑起来,另外一只手却抓向了沈丽娟傲人双.峰。

“啊....不,不要啊....”沈丽娟吓得连连后退,惊惧道:“陈书记,陈书记,你看这样好不好,你要买什么,我不收你的钱,好不好?当我给你赔礼道歉了,求求你,放过我,别这样好不好?”

沈丽娟不得不害怕,这个陈天明可不是好惹的主儿,挂着村书记头衔不说,这心眼儿还挺狠,据说这村里没几个姑娘没被他给祸害,之前还有人反抗,叫嚣着要去城里告陈天明,可不知这些人,不是死了就是缺胳膊少腿儿。沈丽娟能不害怕吗?

“嗯,这话怎么说的?书记我是赖账的人吗?”说着,陈天明从兜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啪”一声放在一旁的柜台上,“来,让书记摸摸,我可是想你很久咯.....”

沈丽娟吓的连连后退,一张俏脸惨白如纸,平日里就躲着陈天明,没想到大清早得罪了这尊大神,今日要是不从,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这个老色鬼!敢碰老子的女人,活的不耐烦了!”龙根比沈丽娟先醒,要装傻充愣自然不能早起。更不能被表婶给发现了,要让她知道自己没傻,扮猪吃虎占了她那么大便宜,还不得把自己给炖了吃咯?

可这会儿,再装傻就不行了。要再装傻自己的女人可就被陈天明给日了,大丈夫能屈能伸,自个儿婆娘都快被人给日了,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该怎么办呢?”龙根暗暗盘算了起来。

“啊....不要!”

没容得龙根想出办法,沈丽娟再次发出一声惨叫,龙根冲了出去。

外面,陈天明已经脱掉裤衩,一把撕开了沈丽娟的裙子,胸前两团白花花的大馒头掉了出来,两颗红樱桃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轻轻震颤!

龙根怒不可遏,抬起一脚踹在陈天明屁股上。

“哪个狗日的.....”陈天明一句话没卖完。却听见龙根的喊叫声。

“抓贼娃子哦,抓贼咯....快来人哦.....”

 

“快来人哦,有强盗哦,打强盗哦.....”一脚踹翻陈天明之后,龙根跑到超市门口大喊大叫起来。

手舞足蹈像个疯子似得,声音却大的惊人!

“龙傻子,叫什么叫,不准叫!”陈天明回过神来,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就要阻止龙根。

龙根心里却是一阵冷笑,暗骂道:“老狗日的,你都要日老子的女人了?还不准老子叫?等死吧你!”

“来人哦,还有没有人咯,有强盗抢东西哦,快来人哟....”龙根又接着喊了起来。

陈天明一张老脸泛着铁青,怎么不知道龙根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这样的人最好对付,却也最不好对付。一根筋儿,这么大喊大叫,还不得把村里的老少爷们儿,姑娘婶婶都给招来?

“呜...呜呜。”沈丽娟蹲在货架边,一个劲儿的哭。

“哭个求!老子又没日你!次奥!”陈天明站起来,一边提着裤子,一边骂道。

这运气实在是太背了点儿,大清早的被人泼了一身水,本想着能吃到俏寡妇的肉了,却被一傻子给踹了一脚,脸上还搓掉一块儿皮,又大喊大叫,声称自己是强盗、小偷!

提溜好裤衩,陈天明正欲跑出去,超市门口却来了人。

“小龙,怎么回事儿?怎么又是强盗,又是土匪的。人呢,对了,你表婶儿呢。”李三水扛着扁担冲了过来。

李三水是村里有名的壮汉,个头不高,可一身黝黑的疙瘩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加上李三水乐于助人,村里人缘挺好,很有威望。

“小龙,叫啥呢,大清早的谁会来做贼啊。”这时,村头又一个人扛了根儿扁担走了过来。

这人龙根也挺熟,是村长,叫魏文武,狡猾如老鼠,还有些好色。龙根知道,这家伙也盯上表婶儿很久了。

“强盗,强盗,超,超市里面有强盗.....”龙根结巴着喊道,“快,你们快去抓强盗,我表婶,表婶被强盗给打了....”

“什么?”魏文武大吼一声,“敢欺负女人,看老子不打死他。走,三水,咱们把这狗日的弄死算逑!”

说着,两人扛着扁担冲进了超市。举起扁担就是一顿猛砸。

“别...别,别打,是我,我是陈天明,哎哟!”陈天明捂着脑袋一声惨叫。“次奥,别打了,是老子!”

陈天明心里那个气,自己占点儿便宜容易吗?本想着捂着脑袋冲出去,毕竟这种事情传出去可不好听,村里人说说也就算了,可家里那头母老虎要知道了,还不把自己给废了?

可没想到,刚刚冲到门口,两根儿扁担就落了下来!

陈天明知道,自己要再不报上名去,还真有可能被李三水跟魏文武给活活打死!

“咦,这声音咋那么熟呢?”魏文武嘀咕了一声,“啊,是陈书记!”

“陈书记?”李三水闻言停了下来,眉头却紧紧拧在一块儿。心里明白了什么,多半是陈天明这老色鬼,色胆包天,欲对沈丽娟不轨,两人起了争执,误被龙根当成了小偷强盗了吧。

陈天明摸着秃顶上两个大包,一脸愤愤的盯着魏文武跟李三水,正欲发火,超市外面又来了好些人。只好捂着脑袋准备离开!

魏文武跟陈天明搭班子,又是下属,献好般的道了句:“不好意思啊,陈书记。慢走啊...”

“哼!”陈天明一声冷哼,老脸讪讪。这不摆明了让自己出丑么?

“呜呜呜....”货架角落处,沈丽娟还在低低啜泣着,甚是伤心。

一会儿来了不少人,站在超市门口指指点点,尽管众人都瞧出来了,可没人敢说什么,只因为陈天明是村书记!

“砰!”

龙根突然动了,对准陈天明后背,一个飞踹!

“哎哟....”陈天明一声惨叫,摔了个狗吃屎。还没爬起来,却感觉有人骑了上来,脑袋上的两个大红包遭到突袭。

“快打小偷哦,这就是小偷!这是强盗,强盗欺负我表婶,打,打强盗哦....”龙根骑在陈天明背上,毫无章法的挥着拳头,乍一看毫无章法,拳头却始终落在两个大红包上,不偏不倚,巧的离谱!

“哎哟,哎哟....快,龙傻子,快滚开,老子没有欺负,哎哟,老子没有欺负你表婶....哎哟...”陈天明惨叫不止。

龙根却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似得,一个劲儿的猛揍。

“小龙,别这样。快,快起来。”魏文武走了过去,一把拉起了龙根。

龙根没解气,却不想暴露自己,只能站了起来。却依然愤愤盯着陈天明,叫嚷道:“小偷,强盗,欺负我表婶儿......”

再看陈天明,趴在地上哪里还有脸来见人?本来龙根的话是没人听的,村里谁不知道龙根是个傻子白痴?可,超市里衣衫褴褛的沈丽娟不会说谎啊,傻子是天萎不能强.奸自己表婶儿吧,只能是陈天明了。

“行了行了,”魏文武拿出了村长的架子,摆摆手,道:“三水,狗娃子,你们俩把书记先送回家。大家伙儿都散了吧,散了吧。”

“哼!”李三水哼了哼鼻子,很是不屑,赖不过,跟狗娃子两人合力将呻吟不断的陈天明抬了起来。

村长发话,围观人员渐渐散去。

“小龙啊,陈书记不是小偷,你就别喊了。你先回去看看你表婶儿,就别在瞎闹腾了,知不知道?”

龙根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超市。背后却传来魏文武的嬉讽刺声。

“这傻人有傻福还真是不假,一个白痴却跟了这么俏的一个寡妇。可惜了是个天萎.....白瞎了....”

龙根自然听得见,心里却是冷笑连连,笑话老子是不是?行,老子肯定送你老魏

家一顶绿帽子!你那女息妇儿不是叫翠芬吗,老子非日了她不可!

“表,表婶儿,强盗被我们打跑了,你就别,别哭了,”龙根递过一张纸。

沈丽娟依然抽泣不止,埋着脑袋,耸动着双肩。

“表婶,别哭了....”龙根又说了一句。

“小龙,你,唉!你怎么能动手打他呢?”沈丽娟突然抬起了头,一脸担忧之色,“

今后可有咱们俩的好果子吃咯。”

龙根自然知道沈丽娟的意思,却装傻道:“表婶,打强盗不好吗?”

“唉!”沈丽娟重重叹息一声,擦干了泪水,突然下了决定。

“小龙,收拾东西,咱们离开这里。那陈天明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龙根却摇了摇头,神色一正!

“表婶,我们为什么要离开?陈天明又能把我们怎么样?放心吧,我会让他死得很难看!”

沈丽娟愣了愣,龙根什么时候说话这么流利了?这语气也不一样啊。

“表婶,今天大家都看见了,是那陈天明欲行不轨,如果咱们俩以后在村里有什么事儿,都能怀疑到陈天明的身上!他不是村书记么?可这个世界上不止他一个官儿,区区一个村书记而已,有乡长大吗?有镇长大吗?有县长大吗?”

沈丽娟睁大了眼睛,龙根似乎不傻了。

傻子不傻,那昨天晚上............沈丽娟俏脸唰的红了起来。

“小龙,你,你,你脑子没....”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