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男朋友每天都要做,好烦

时间:2021-11-28人气:0编辑:

我保护你们而已!享受什么?我又没和你怎么样……”

 

“……死鬼……别乱说话……二丫在呢……”郑秀兰急了。

 

“说吧,说吧,反正我那天都看见了……”二丫还在抽泣。

 

“……你看见了?”张小龙内心一惊。

 

“我看到你,把秀兰姐的内衣都脱了……”二丫仰着头。

 

“……你……不可能啊……你怎么可能看到?”张小龙急了。

 

“别说了……你这个呆子!!!她是猜的!”

 

郑秀兰已经羞臊的不行,赶紧上前,急忙想要捂住张小龙的嘴。

 

郑秀兰毕竟是成年人,不会像小丫头一样,不分场合。

 

她现在就是再想和张小龙,热切的拥吻,也要暂时忍一忍。

 

郑秀兰的性子,还是比较内敛的。

 

闺中之事,哪能当众说。

 

“知道了,不能说,可以做,来呀,过来呀,让我亲亲!”张小龙坏笑起来。

 

“……不可以,不行……”郑秀兰都有点哭笑不得了。

 

张小龙才不管这么多,一揽手,摸到了郑秀兰的小腰。

 

“过来吧你……”

 

“哎呀……”

 

郑秀兰一声轻吟,表情非常痛苦。

 

“你……怎么了?”

 

“秀兰姐刚才为了保护我,被他们打伤了!”

 

二丫满脸愧疚,张小龙赶紧和她一起,扶着郑秀兰进屋休息。

 

“快躺下,让我看看,伤到哪里了?”

 

张小龙毕竟是中医,他大概看得出来,郑秀兰的腰部受损。

 

他让郑秀兰,趴在床上,开始认真检查。

 

果然,郑秀兰的腰部肌肉,有很大一块青淤。

 

“呀……好严重啊……”二丫吓坏了,“小龙哥,现在怎么办?”

 

张小龙没有说话,他仔细摁压,郑秀兰的腰部。

 

郑秀兰开始还能忍,可张小龙的手,带着一阵阵的气流,浸润了她的身体。

 

她都忍不住要低吟起来。

 

“坏家伙……摸够了没有?”

 

“……我在摸骨啊,腰部受损,最怕是骨头,脊椎受创,我要检查清楚啊!”

 

张小龙有点无奈,他要想占便宜,就不会这么用心检查了。

 

“哼,反正你不怀好意!”郑秀兰面色潮红,体内涌动着春意。

 

“好了,应该没事,我给你弄点草药,敷几天就好了!”

 

张小龙道,“不过你这腰肌的损伤,还得靠我帮你按摩,才能快速清淤。但因为你觉得我占你便宜,所以,我就不帮忙了,你多疼两天吧。”

 

“你……你坏死了!!!”

 

郑秀兰明知道,张小龙故意这样说,可她还是很生气。

 

二丫却不知道,俩个人,其实是在调情,她却急了。

 

“小龙哥,都是我不好,你给秀兰姐按摩按摩吧,让她快点好,求求你了!”

 

看着二丫,动情的样子,郑秀兰真是哭笑不得。

 

这还真是个傻丫头啊。

 

“秀兰姐,你看,二丫都这么说了,我就勉为其难帮你按按摩吧?”

 

“哼……”

 

郑秀兰没有拒绝,她的小腰,的确疼的厉害。

 

“二丫,你去弄点热水,拿两条毛巾过来!”

 

“好的好的!”

 

二丫年纪小,很听话,很快就端来热水,毛巾,显得乖巧无比。

 

张小龙挺喜欢这丫头的。

 

虽然这丫头,带来了一些麻烦。

 

“你先出去和阿黄玩一会,可以吗?”张小龙打算支开二丫。

 

“哼,你又想和秀兰姐做什么吗?怕我看到啊?”二丫毕竟不是孩子。

 

郑秀兰一听,脸就开始发热,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想干点啥不行?

 

“你这丫头,让你出去就出去呗,大人做什么,你别管!”张小龙故意压低声音。

 

“切,我出去了,也会在门缝里偷看,趴在窗户口听,看你们大人能做啥!”

 

二丫没好气的带着阿黄,气鼓鼓的走向门外。

 

“你干嘛呀?非要把她支开?按摩而已,你还想做什么?”郑秀兰的内心很忐忑。

 

“呵呵,我要干嘛?你还不知道吗?”

 

张小龙故意坏笑起来,双手隔空抓握,就好像要做点什么。

 

郑秀兰捂着胸口,又害怕,又激动,还有一点点憧憬。

 

男人神秘起来,女人也会忘乎所以的幻想。

 

“啊……”

 

郑秀兰一声尖叫,整个屋子都震动了。

 

她只觉得,腰部上,传来一阵激荡的气流冲击。

 

张小龙就好像电视里的那种气功高人,掌心里不断有气流,注入她的体内。

 

那种感觉,非常奇怪,就好像身体被充满了。

 

郑秀兰,这才明白,为什么要支开二丫。

 

“现在知道了吧?你叫的这么大声,会吓坏二丫的!”

 

“……你……流氓……”

 

张小龙刚才的手法,是正统的中医按摩,名为云手。

 

除了气功的强度,还有热水的刺激。

 

利用两种热量,刺激肌肉组织的淤血消散。

 

但中医讲究阴阳平衡。

 

有东西进入身体,自然有东西要出去。

 

所以,郑秀兰才会忍不住大叫。

 

接下来,一阵接一阵的叫喊,在房间里回荡,并逐渐传递出去。

 

屋外的二丫,本来打算偷看的,现在却不好意思了。

 

“哎呀……大人……都喜欢干这种事情吗?”

 

二丫完全不知道,张小龙和郑秀兰在做什么。

 

可她好歹也十七八岁了,听到声音,靠想象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尽管事实,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但这并不能影响,春心大动的二丫,热切的想象。

 

二丫的小脸,越来越红,身体也开始憧憬起来。

 

“小龙哥……这么厉害的吗?秀兰姐好幸福哦……”

 

接连几天,张小龙除了监督盘龙山的工程,就是来照顾郑秀兰。

 

很快,小河村的草药,也要成熟了,忙完这一波,一个月的产品就够了。

 

张小龙就得腾出精力,准备祛疤灵的药材种植。

 

这一天,张小龙还没有过来,二丫偷偷摸摸,走到郑秀兰身边。

 

“干啥啊?你这丫头,走路没有声音吗?”

 

“嘻嘻……”

 

二丫的表情,非常的诡异,她压低声音问道,“秀兰姐,哪个……”

 

“有什么就说,别支支吾吾的!”郑秀兰皱眉。

 

“小龙哥,是不是吃药了?”二丫犹豫了半天,终于开了口。

 

郑秀兰一愣,没有太明白,“啥意思啊?这丫头,没头没尾的,什么吃药了?”

 

“哎呀……是……我是说……你俩那个……小龙哥是不是吃药了?不然他为什么这么猛!”

 

看着二丫,羞涩和兴奋的表情,郑秀兰忽然明白了。

 

这丫头,绝对是误会了。

 

“你胡说什么呢!!!臭丫头,他怎么可能吃药!!!不是……我们没有那个!!!”

 

郑秀兰有点语无伦次,慌不择言,不知道该解释什么,她都羞臊的不行了。

 

“不是吧……那你怎么每天叫的那么大声?”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