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老公不爱我了该离婚吗 老公对自己越来越冷淡

时间:2021-11-26人气:0编辑:
老公不爱我了该离婚吗 老公对自己越来越冷淡
 

好开心呀, 我的梦终于实现了,我和准准终于合二为一了。”

 

班准抬起手,准确无误地夹住了荣潜的嘴唇, 着少年漂亮的脸上突然出现的章鱼嘴,来不及笑大声呵斥道:

 

“住嘴!!!”

 

这他妈什么虎狼之词!

 

荣潜也不在意,任他掐着,柔顺的黑发不管不顾地往班准怀里钻,像个十足的巨型犬。

 

“准准,吃点早饭吗?是不是吃不下?”

 

荣潜见班准脸『色』『潮』红,似乎有发烧的征兆,不禁后悔起昨晚自己的行径。

 

“……起不来,”班准试了一下,发现自己两条腿都没什么力气,只能躺在床上望着花板,“头晕。”

 

荣潜轻碰了一下他的额头,末了又自己的额头贴了贴班准的,眉头微皱,心疼地亲亲他的嘴唇:

 

“准准,你好像有点发烧。”

 

额头烫得厉害,甚至比没醒来的时候还要热。

 

班准经快要睡着了,『迷』『迷』糊糊间听到荣潜提到发烧,立刻『摸』索自己的手机,眯着眼睛在屏幕上点了点:

 

“我……我有健康码。”

 

荣潜实在对他的宝贝海獭没有办法,掏出自己的手机假装扫了一下班准的屏幕算是完任务;

 

“好了同志,谢配合。”

 

班准这才收回手机,继续缩在被窝里昏睡。

 

荣潜见班准闭上眼睛,小心翼翼地松开了他的手,起客厅拿医『药』箱。

 

量完体温,一38.1摄氏度。

 

先物降温吧,再酌情吃『药』。

 

荣潜反复酒精将青年发烫的皮肤从泛红的颈间擦到细白的脚趾,自己也折腾出了一头的汗,但幸亏班准额间的温度降到了37.7摄氏度,总归是到了效果。

 

直到正午时分,班准才艰难地睁开眼睛,握住荣潜一直搭在他手背的指尖,不客气地要求道:“我要一块……大白猪。”

 

荣潜直接笑出了声:“你这病来是真好了,都知道要大白猪了。”

 

班准不搭他,指指自己的嘴巴,示意荣潜识相点。

 

“别做梦了,”荣潜又端了杯温水喂到班准的唇边,他贪婪地大口喝着,心疼之余忍不住觉得爱,“慢点儿慢点儿,猪才这么喝水。”

 

班准:“……”

 

他咽下嘴里的水,斜睨着荣潜:“这恋爱不谈就吱声。”

 

荣潜放下杯子笑道:“我说我,猪才不知道珍惜。”

 

不知是班准的恢复能力还算以,还是荣潜照顾有方,总之又过了一会儿,班准经以在荣潜的搀扶下坐在床头喝粥了。

 

然而对于粥碗下面没有埋藏几颗大白猪的事情,班准表示极其不满,气呼呼地喝完了粥后,将碗重重地往小桌上一放,以示自己不抑制的怒意。

 

荣潜还能不知道他心里在什么,只不过班准现在的状态实在不适合吃糖,会让嗓子更不舒服,于是端着碗出卧室,迅速回来收起了小桌,扶着班准惬意地躺在阳光充沛的、重重叠叠地铺在地毯上的被子里。

 

“准准,一会儿也要活动一下,要是一直躺着,再起来的时候,也不会舒服的。”

 

荣潜见班准懒洋洋地躺在那被子里,虽然十分符合他的海獭形象,但毕竟本相是个人,也要时不时地动一动。

 

哪知班准立刻摇摇头,“不要。”

 

荣潜心知自己这样劝不了他,趁出给班准倒水的工夫,又了个新的办法。

 

担心班准会被正午的阳光刺伤眼睛,荣潜给他戴了个眼罩,此时虽然不见,但对开着卧室的客厅外传来的声音听得还算清楚。

 

荣潜接到了公司催他过一趟的电话。

 

虽然还是生,但荣潜的能力早超过在校期间所应该习的所有课程的水平,所以在班准适当合的『插』手下,荣潜再次离开了校,全心地投入到爱情和事业当中。

 

正着荣潜的事情时,班准就听见口传来了荣潜的脚步声。

 

“来,准准,把这个穿上。”

 

荣潜说完停了一下,似乎在等班准把眼罩摘下。

 

果然,海獭的本『性』是好奇,班准是海獭,所以班准的本『性』也是好奇。

 

他听到荣潜故作神秘的声音,忍不住扯下了眼罩,朝站在口的人过。

 

荣潜臂弯间搭着一套纯白『色』的『毛』绒家居服,朝班准招了招手,示意他过。

 

班准被他搞得头昏脑涨,浑都疼,见荣潜竟然敢这副态度叫自己,不禁怒意横生。

 

“你有心吗?我变这样是因为谁?”

 

“准准,我知道你难受,但是你要适当地动一动,不然等到突然从床上起来的时候,会更不适应的。”

 

荣潜的话倒也有有据。

 

听完,班准虽然觉得有点道,但是他还是没有办法接受荣潜昨晚的所作所为,他将视线落在自己微微发青的手腕上,向荣潜展示他的杰作:

 

“荣少爷真是翻脸不认人啊,昨晚还叫人家小甜甜,今就……”

 

荣潜直接放弃了让班准下床动一动一的法,抬腿大步过来,失笑着阻止班准打算以苦肉计的方式,充满悲□□彩地从被子堆上爬下来的动作:

 

“好好好,不下就不下,我们准准好好躺着,来,伸胳膊,我给你把衣服换了。”

 

荣潜边说,边给班准介绍自己手中拿着的睡衣:“准准,这个绒真的很舒服,我昨给你买的,洗完晾干了,正好穿上。”

 

班准还不答应了,偏要下床来好好磕碜磕碜他,又掀裤腿又卷袖子,给他印在自己皮肤上的吻|痕,假装阴阳怪气道:

 

“哎哟,我不敢麻烦荣少爷给我区区一个草民更衣,还是小人自己来换吧。”

 

荣潜被他『逼』得哭笑不得,只能抱住班准使劲儿亲了好几口,温声哄道:“乖准准,换上吧哈,换完给你讲霸总小说。”

 

“好啦,不折腾你了,”班准从他手中拿过那套柔软的家居服,背对着荣潜套在头上,边穿袖子边说道,“你一会儿赶紧公司吧,别因为我耽误了你养家糊口。”

 

荣潜笑笑,视线落在青年背后蝴蝶骨下方的黑『色』纹,目光不禁又柔和了许多。

 

趁着班准在跟找不到的那只袖子作斗争的时候,荣潜过低下头轻轻亲了一口那纹的位置。

 

班准吓了一跳,回头刚要打他,就被荣潜未卜先知地攥住手腕,直接拥着青年劲瘦的腰,低头吻住他的嘴唇。

 

“唔,我还……发……”班准的声音含糊不清,边躲边说,“『骚』呢……”

 

荣潜闷笑一声,“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一吻既罢,班准觉得自己似乎从荣潜那里得到了超强的抵抗力,视线都变得清明了许多,于是按着荣潜的后背,将他一路推到口,“快上班吧,晚上早点回来。”

 

荣潜的坏心眼儿都在了班准一个人的上,还没关上入户,他又把浑脱力、穿着『毛』绒睡衣的海獭怼在边的矮凳上亲了又亲,见人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堪堪放开。

 

然后在班准还没来得及缓过气来、破口大骂时,笑着逃之夭夭。

 

没了给他讲霸总小说的人,班准总觉得有些寂寞,无聊地翻动了几页千篇一律的电子书,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

 

他到了一个以让自己开心,同时小小地报复荣潜一下的办法。

 

那就是,他来写小说,以他和荣潜为主人公。

 

班准向来没有拖延症,通常是到什么就干什么。

 

法还没有达到一个完善的水准,班准就经蹒跚着了书房,把笔记本电脑抱到了客厅地毯上,倚在沙发里构思起情节来。

 

作为他要报复的对象,文中荣潜原型的份一定不能比他厉害,而且要怜,很怜的那种,只有他班准才能为那道救赎的光。

 

最重要的是,必须要霸总文。

 

班准满意地点点头,在心中对自己的法赞不绝口。

 

首先是取名字。

 

霸总文就要简单粗暴,更何况他姓班,谐音霸总也不过分吧?

 

班准给文中的自己取了个这么个丧尽良的名字后,就开始琢磨荣潜在文中的形象。

 

直接写荣潜这两个字的话……要是被这记仇的臭小子抓到了现行,到时候他为霸总岂不是会死得很难?

 

那……摘丝破?

 

不行不行,哪有主角叫这名字的。

 

班准突然福至心灵,突然起了jasper的中文含义。

 

碧玉。

 

那就叫他荣玉,谐音容易,容易被霸总攻略的那种。

 

结合着象中荣潜的委屈表情,班准顿时文思泉涌,打开word就是干。

 

【朦胧月『色』下,周漆黑的幻影滑行至一家利店口,缓缓停下,后排座椅上的男人不发一言,目光沉沉地向窗外的某处。

 

司机眼观鼻鼻观心地保持着静默,等待后座上不怒自威的老板向他发号施令。

 

“几点了。”男人的声音冷冷的,却在望向那处的时候,眼底竟仿佛隐含着温柔。

 

戴着白手套的司机了眼中控屏幕,恭敬地半转过来,回答男人道:

 

“霸先生,现在是晚上八点四十八分。”

 

月『色』偏移,映在男人英俊的面容上,就连时常与他相处的司机都忍不住微微滞住了呼吸。

 

原来,被司机称之为霸先生的人,正是这叱咤京海市商圈的霸总先生。】

 

班准被自己写得这段爽到,直接抱着电脑仰躺在地毯上反复欣赏了几遍,旋即带着嘴角的姨夫笑,像条白白胖胖的蚕一样在地毯上扭一团。

 

降紫微星,下凡文曲星。

 

才舍他其谁,准哥实至名归。

 

班准没写过小说,所以经验匮乏,于是合上电脑,打算再躺在地毯上沉思一会儿,没到直接就睡着了。

 

在醒来的时候,荣潜竟然经回到了家中。

 

班准拉开自己上的厚重被子,抬手拨弄着不知什么时候被荣潜垫在他下的软褥,然后朝背对着他在厨房做饭的荣潜: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问完,班准就起了自己今下午的杰作,慌忙朝放在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

 

发现放置的方向似乎和自己之前放的没有太大的差别,这才放心地松了口气。

 

厨房里的吸油烟机正在工作,荣潜能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班准刚要再叫一声,余光却发现茶几下的抽屉里竟然有半罐大白猪。

 

嗜甜如命的班准被欲|望驱使着,放轻了手上的动作,在抽屉里面两根手指夹了颗糖出来。

 

正当班准剥开一颗大白猪,张开嘴巴准备将它放嘴里时,斜刺里却突然伸出一只手,修长的手指眼疾手快地夹住的班准的两瓣嘴唇。

 

“还敢吃糖?牙不要了?嗓子不要了?”

 

班准敢怒不敢言,默默在心里把这份对荣潜的仇恨记在了小本本上。

 

我不写哭你,让你对我跪地求放过,整日嘤嘤嘤。

 

荣潜准备了丰盛的晚餐,甚至蔬菜的颜『色』都和盘子的样式都十分相称,令人食指大动。

 

班准休息了一整,整个人的状态不光是好,甚至以容光焕发来形容。

 

荣潜虽然不是很解他眼中时时泛起的、和他周气质十分不相符的猥琐笑意,但班准能够开心,对他来说就比什么都强。

 

饭后,班准以公事之名,抱着笔记本回到了书房里。

 

他披着被子在监控上观察着荣潜目前的位置,谨慎地盯着屏幕了一会儿,发现荣潜确实没有来书房的意向,才松了口气。

 

激情码字2.0,打开word就是干。

 

霸总粮不够,自己码字凑。

 

【“如果他还不肯低头,那就在亮之后,让这家利店破产吧,让他彻底地明白,得罪我的后果,我等他来主动求我。”

 

霸总俊逸的面容上,带着嗜血般地冷酷。

 

司机吓得瑟瑟发抖,“……是,霸先生。”

 

霸总对司机表现出来的态度显然很是满意,于是淡淡开口道:

 

“之后,这家店的经营权就交给你吧,让荣玉好好,他得不到的东西,在别人那里,是多么的轻而易举。”

 

慌忙间, 班准顾不上捡鼠标,直接从桌子下面扑了出来。

 

他毫不犹疑地压在自己的电脑上,装作一副无发生的子, 坦『荡』地直视着站在门口、一脸纳闷儿地盯着他看的荣潜。

 

看着荣潜嘴角似笑非笑的弧度,班准再次确认了一遍这臭小子确实看不见他的电脑屏幕, 这才悠闲地晃了晃腿:

 

“怎么了?”

 

荣潜是来拿桌上的文件的, 见班准鬼鬼祟祟地趴在电脑上, 一副做贼心虚的子,不免有些好奇,笑着问道:

 

“神神秘秘地,在这儿做什么呢?”

 

“我能做什么, 处理公咯。”

 

班准见荣潜并没有执着自己略显猥琐的行径,便淡地开台式电脑, 转了个方向示意给荣潜看屏幕上的财务报表,“啧,真的好烦啊。”

 

荣潜的视线落在屏幕上, 颇为感兴趣地挑挑眉, 问道:“怎么烦了?”

 

班准并没有细看屏幕上的东西,听荣潜问他,便指指表格,一脸不耐烦地道:

 

“就是这个啊,也不知道什么人做的,一塌糊涂, 明就在会议上公开地批评他, 简直耽误我的时间,还要给他修改。”

 

然而荣潜听完,没有像往日一配合地头, 反而缓步踱了过来,认真地看了一眼屏幕上的东西,语气诚恳地对班准道:

 

“可是准准,这是我做的哎。”

 

班准诧异不已:“啊?”

 

荣潜十分确地头:

 

“这不是你上周困得不行的时候,求我帮你做的吗?”

 

班准完全忘记了这件,剩满眼的难以置信:“是么?”

 

荣潜抿抿嘴唇,眼睛不再去看班准,声音也低低的:“怎么了准准,是有纰漏吗?我记得你当时对我又夸又赞得不行……我还以为,我真的很厉害呢……”

 

到这里,荣潜微微颓下去的肩膀都在昭示着他心中的自卑,顿时让班准觉得内疚不已,忙越过办公桌去抱他,连声哄道:

 

“没有没有,我看错了,你做得很好,是我看错了。”

 

见傻海獭乖乖地来到自己的身边,荣潜唇角微勾,将文件夹在臂弯处,直接握住班准的后颈晃了晃,志得意满地亲了他一口:

 

“我觉得你有瞒着我……可别被我发现你又下载了小电影,不然网站都给你粉碎掉。”

 

发现自己被荣潜欺骗了爱惜之的同时,班准突然觉得荣潜此时的子竟然比自己还要像霸总,心中不禁有些嫉妒,愤而推开荣潜的亲近,不欲让他对自己的创作多加扰。

 

荣潜见这小海獭竟然拒绝自己的靠近,不由疑『惑』不已,心下对班准匆忙合上的电脑里的东西更加怀疑起来:

 

“准准,你该不会真人发牌网站了吧?我跟你讲,那里面都是骗人的,专骗你这种胸……”

 

班准倏地眯起眼睛,咬着后槽牙问道:“……胸什么?”

 

大无脑,还是无墨?

 

这两个词,无论荣潜出哪个,今晚他都不要想卧室睡觉了。

 

显然,荣潜也看出了班准眼神中的威胁,立刻不动声『色』地认怂道:

 

“……胸有丘壑,胸怀磊落,胸中万卷的人。”

 

班准被他这一番话『舔』得身心舒畅的同时,不免有些羡慕荣潜的语储备量,心中暗下决心,他也要在文中多用语,在荣玉的面前显得很有格调!不做文沙漠!

 

好言好语地将荣潜送出了房后,班准惊魂未地开电脑继续码字,并把对荣潜的记恨全部施加在文中荣玉的身上。

 

【司机感激涕零地对霸总道:“霸总,您真是英明神武、空前绝后的好板,更何况,您长得是如此的英俊潇洒,器宇不凡,荣生没有道理不喜欢您的。”

 

想到自己心头的白月光,那想要关笼中、留自己一人欣赏的金丝雀,霸总的眼神顿时柔和了许多,就连里面时常泛着的凉薄绪都变得不再锋利。

 

虽想要让荣玉亲自开口求他,可一想起荣玉那张冷漠高贵的漂亮脸蛋时,霸总还是有些心不忍。

 

毕竟小了自己几岁,不懂这人世故也是正常,多教教他便好了。

 

但被自己屡次警告后仍旧不放弃『骚』扰荣玉的便利店板,是饶不得。

 

霸总危险地眯起他那双睿智的冰蓝『色』眼眸。】

 

班准沉思了一会儿,又把冰蓝『色』眼眸改了魅紫『色』。

 

通篇查找了一遍错别字后,他满意地保存好了文件,端起水杯慢吞吞地走回卧室。

 

在仍旧处理着邮件的荣潜十分不理解的目光下,班准高深莫测地躺被窝,留给荣潜一个“你不懂”的背影,便安逸地睡了过去。

 

.

 

班准是个爱面子的人,但在以往的日子里,他同时也是个喜欢装『逼』的人。

 

此在孤独创作了两后,他突然觉得有些寂寞。

 

掏出手机又查看了一篇他之前看过的霸总小,班准默默对比着他的作品和人家的区别。

 

怎么看怎么觉得缺了什么,视线扫过评论区里撒花卡的小读者们的名字时,班准恍然大悟。

 

他这是在单机造粮!

 

没有道理啊,这么好的作品,怎么能没有可爱的小读者呢?

 

班准开浏览器,飞快地找了个排名第一的文学网站,注册为作者后,将自己word里五千多字的稿子尽数复制了过去,然后自信地按下了发表。

 

荣潜去了公司,留在家养病的班准一人躲在房里肆意创作,这种没人看管的感觉让班准更加无所顾忌,无法无。

 

直到班准把键盘几乎快敲出火星子的时候,他突然收到了一条站内短信。

 

【您好,我是出海编辑逄旁,发现您专栏中的《雀是霸总的命》非常有吸引力,请问您愿意与本网站签约吗?这是我的秋秋号,xxxxxxxxx,如果有意向,请加我秋秋详谈哦~】

 

看见这行对旁人来极具诱『惑』力的站内短信,班准权当它是广告,便不以为意地了下“已阅”,然后继续发表文章。

 

他的风格出奇地吸引人的眼球,故作油腻的文字中透着没有谈过恋爱的牡丹气息,让读者看了一眼觉得有奇怪,又想继续看下去。

 

刚发表了十多分钟,班准出去倒了杯水,就发现文章下面已经多了几条评论。

 

【哈哈哈,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油腻走来了】

 

【这作者真的好奇怪啊,可是坚持看到这里的我显然比他更奇怪】

 

【哈哈哈哈哈,我怎么感觉我站反了,到底霸总是攻,还是荣玉是攻啊?】

 

【我觉得荣玉是攻,虽然感觉作者的侧重是在描写霸总,但荣玉无形中透出了一股攻气十足的气质。】

 

【难道霸总是0溢件,0危受命,把诱受演绎得0漓尽致吗?】

 

【大大怎么还没有签约啊,好想看看v后的激战况,嘿嘿嘿】

 

【这破文也能签约?别做梦了,油腻死了。】

 

【对啊,不是谁都能签上的,更何况这才两章。】

 

班准这辈子最在意的就是面子,其次才是荣潜。

 

不过在荣潜对他表现出浓烈爱意的时候,还勉强可以和面子站在同一个等量级上,但是有一会儿的工夫,过了班准的期待值后,便又会被班准回原形。

 

故而看见评论区那些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班准不由有了小脾气。

 

他不是签不了,是不想签。

 

想到这里,班准再次滚动鼠标,刷页面,在屏幕上看到了一条的评论。

 

【可是签约之后大大才能得到更多的曝光度啊。】

 

班准眼睛一亮。

 

签约后会有更多的曝光度……那岂不是会有更多的人看到霸总将荣玉困在笼中、无法展翅高飞的景了?

 

班准立刻来了兴趣,忙开站内短信,翻出那条被他误认为是骗子的短信,加了编辑逄旁的秋秋。

 

编辑逄旁的态度十分热,让班准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签约,并且要求看看电子合同。

 

【逄旁:好的哦。】

 

从商多年,班准对法律条文的熟悉程度可能仅次公检法的同志们,此随便扫了一眼后,便洋洋洒洒地在屏幕上签上了自己的电子签名。

 

【编辑逄旁:宝贝,你的《雀是霸总的爱》被归类为纯爱频道,请加油更哦!/眨眼】

 

班准第一次觉得互联网是这么的有亲和力,见编辑如此温柔和善,便也用颜文字萌萌地回了过去。

 

【霸总:好的编编~我会努力更的~(*^▽^*)】

 

怪不得网友们都爱网上冲浪,确实让人觉得心愉快。

 

倒在椅子里抱着荣潜给他装的水壶喝水的时候,班准惬意地放飞了想象,为自己在文坛中大施拳脚的未来行美好的展望。

 

他算把自己在平日里从没有做过的全部寄文中的霸总,让他代替自己完心中的梦想。

 

思考间,荣潜已经拎着晚上要做的菜回到了家中。

 

班准从监控里看到少年的身影,忙合上电脑,装模作地对着台式电脑看文件,并顺手从家居服的口袋里掏出了块昨晚偷偷从客厅抽屉里拿过来的大白猪,剥了糖纸准备放嘴里。

 

心中暗暗骂着多管闲的荣潜。

 

我就吃大白猪,等我的牙都掉光了,比你早换上满口假牙,我卷死你。

 

然而荣潜就像是有千里耳和心灵感应一,还没等班准的指尖碰到糖,他就已经推开了房门。

 

见班准刚张开嘴想要把糖吞下去,荣潜忙大步走过来,眼疾手快地夹住班准的两瓣嘴唇,伸手一掏,便将班准的梦想扼死在摇篮中。

 

为了实现大白猪自由,班准决做什么,从而达对荣潜的威慑。

 

但荣潜的花花肠子不见得比班准少,是他觉得这海獭实在是太要面子,万一真的让他颜面尽失,恐怕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毕竟睡在客厅里的滋味儿属实不好受。

 

班准的感冒已经大好了,在回归剧组之前,还要以公司高层的身份,回到班氏参与一下年中的会议。

 

为了让荣潜能够尽快融入班氏集团的氛围,班准是带着他一起去的。

 

□□潜发现,会议开始之前的班准行为有些变态,不但在那些公司高层的面前,公然把自己的手伸他衬衫下摆里去touch他背后的纹身,还堂而皇之地叫他婆。

 

对此荣潜虽然表示很乐意,但他更愿意让班准在他两人独处的时候做这些。

 

在外面做这些的班准除了报复之外,不会有别的绪存在。

 

果然,班准在被荣潜屡次眼神警告之下收回手后,嘴角翘起的弧度就没有落下去过。

 

领带系得像模板一的班卓从他俩身边走过,淡淡地瞥了一眼自家满脸得逞笑容的小弟。

 

班准顿时收起了笑容,实实地跟在班卓的身后优走会议室。

 

荣潜暂时毕竟算不得公司高层,此十分自觉地坐在了靠近门口的位置,选择以一副谦虚好学的子面对班氏的员工们。

 

班卓解开西装扣子,坐到了自己的专属座位上,再度看了眼阔别多日的自家小弟,旋即垂下眸子,整理着手边的纸质文件。

 

发现班准自从全身心地投入到恋爱之后,在工作上的状态便时常是一副心猿意马的子,就比如现在——

 

班卓见周围的员工已经有默默捂嘴看着一脸傻笑的班准偷乐的况了,不由用笔杆敲了敲班准的手背,示意他专心些。

 

班准这才回过神来,飞快地看了坐在会议室尽头的荣潜一眼,然后抿抿嘴唇,将视线落在自己面前的纸笔上,嘴角有止不住的笑意。

 

看班准恢复了正常的状态,班卓示意企划部的经理继续发言,不再去看坐在自己手边的捣蛋鬼,想着散了会再好好跟他谈谈。

 

没想到班准脸上的表一会儿变得忧愁不已,一会儿又变得神采奕奕,活像脑子出了什么问题一。

 

搞得班卓难免有些揪心。

 

趁着散会后,员工们都离开了会议室,荣潜也为接到了年氏的电话而行退出,班卓伸手『摸』了一把班准的额头,确认温度并无异常后,才沉声问道:

 

“阿准,你不舒服?”

 

班准有些诧异地摇摇头,“没有啊大哥,我挺好的。”

 

大哥真的好关心他,看来自己的努力真的是奏效的。

 

想到这里,班准不由感动地看着班卓,言语恳切真挚:

 

“大哥,你也要注意身体,我前几就看到一个霸……闻,有一名工作认真刻苦努力的霸道总裁在岗位上晕倒了,被送到医院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班卓:“……我没,我不霸道。”

 

班准不赞同地摇摇头,握住班卓的手腕,“大哥,你听我一句劝,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一要多锻炼身体,你看我这腹肌,肱二头肌……”

 

他边边顺着班卓的手臂线条往上『摸』索,结果发现自家大哥的肌肉似乎根本不需要自己担心。

 

是班准尴尬地挠了挠耳垂,迂回挽尊:“……啥啥都不如大哥。”

 

完,就匆匆跟班卓告了别,出去找自家婆去了。

 

班卓随意地瞥了一眼班准随意地放在桌上的会议记录。

 

刚刚在开会的时候,班准虽然时而心不在焉,时而神游外,但手上的笔一直没停过,总是写写画画的,看来对本次会议很有心得感悟。

 

阿准真的长大了。

 

班卓欣慰地叹了口气,伸手拿起班准的会议记录,认真地看了起来。

 

【本次会议总结:

 

一:班总对本公司领导以及各分公司(业部)的参会人员表达了简单而诚挚的问候。

 

二:班总着重讲到对各分公司的管理工作,并对方总的工作能力予以了肯,共计两次,非常高的评价了属是。

 

三:企划部经理的右口袋里有三颗草莓味的大白猪,今下班之后要去超市买来尝尝。(不知道跟他要一颗,会不会给我)

 

四:今日大纲:小玉玉不肯就范,被霸总掉了两颗牙(划掉,不能太暴力),『摸』掉了两根头发(很粗的两根头发)

 

五:还是跟企划部经理要一颗尝尝吧,我用办公室里的棉花糖跟他换,应该会同意。

 

六:大哥看了我一眼,是不是在警告我刚刚踩到他鞋了。

 

七:今晚上应该让荣潜做宫保鸡丁,如果在亲他一口的前提下,可以得到一份锅包肉,那就酌亲两口。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