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感觉老公对自己很冷淡 老公不爱你的几个表现

时间:2021-11-26人气:0编辑:
感觉老公对自己很冷淡 老公不爱你的几个表现
 

江曙几乎想都没想就说出了句话, 她的脑袋很『乱』,短时间内无法处理些消息。

 

出慎重,觉得在种情况, 不管说可以还是不可以都显得仓促, 所以倒不如不给答案, 留点时间给己思考。

 

季怜星边松了口, 至少江曙没拒绝, 她也没期望能立马得到反馈。

 

“好, 你慢慢想。”说完句觉得不对,又添了句:“但也不慢, 好或者不好你想清楚之后给我一个答案。”

 

在江曙松那瞬间, 她从江曙腿上来,脸颊的热度已经褪去, 唇角还带一点香味,是刚刚从江曙那儿带来的。

 

季怜星抿唇, 将那点清香抿到嘴里,想起刚刚的吻,好像是点过热烈了。

 

时桌面上的机震了一,江曙拿起机看消息。

 

“快七点半了, 我们得快点。”

 

之后人一同坐vip电梯去地停车场, 期间江曙一直没说话,她目光落在一个地方, 眼睛眨也不眨, 明显在思考。

 

季怜星站在一旁默契地没去打扰,因为连她己都花了五时间,思来想去才做出么一个决定,江曙肯定也需时间。

 

电梯缓缓降, 季怜星时不时瞥上江曙一眼。沉稳冷静,江曙不说话时总给人种感觉。

 

记得大学时期,江曙好几次作为优秀学员上台演讲,无疑她陈述的时候是极具魅力的,但她不说话,坐在一旁的时候其实更吸引人,季怜星就是在那些时刻被她吸引住的。

 

很快电梯停在负一楼,临出去前江曙突然抬起头,问了季怜星一个问题:“如果我们不是情人关系,那会是什么关系?”

 

“可以是除了情人之外的任何关系。”季怜星脱口而出,在之前她已预设想了无数个问题,是其中一个。

 

江曙点了头,走出电梯,没再问别的。

 

她把车子开出来,季怜星拉开门进入副驾驶位,江曙打开车内灯,指了一副驾驶抽屉。

 

“里面给你的东西。”

 

“嗯?”季怜星没想到江曙出差竟然还给她买了礼物,“是什么啊?”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季怜星拉开抽屉,里面放一个小盒子,只看了一眼就笑了出来,“啊,你也给我买了泡泡玛特啊?”

 

挺惊讶的,她以为江曙又会给她买什么她不敢拿的贵重物品,结果竟然是可可爱爱的泡泡玛特,次总算正中怀。

 

江曙听到她的语,唇角上扬,“觉得你会喜欢。”

 

“那我看看你给我抽了个什么。”

 

季怜星拆开盒子,发现是上次给江曙买的那个《小野》系列,更惊讶的竟然是最难得到的隐藏款——梦游。

 

“,个你怎么抽到的?真的不好抽!”

 

季怜星语里止不住夹带惊喜,是隐藏款诶,是作为非酋的她从来没抽到过的。

 

江曙看她么开心,被她的情绪感染到,卸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笑道:“只我想给你,那就可以给你。”

 

她不会告诉季怜星,为了抽到个隐藏款,她在盲盒店买了144个盲盒,站在店里一个一个拆,最后终得到个梦游小人儿。

 

“喜欢吗?”江曙发动引擎,准备出发。

 

“喜欢啊~”季怜星把梦游小人儿捧在掌心,越看越喜欢,“谢谢你~”

 

“喜欢就好。”江曙踩油门,车子开出停车场,朝饭店出发。

 

对江曙来说,只是一次普通的饭局,也是她工作的一部分,吃饭聊谈生意,对中国人来说再正常不过。

 

但对季怜星来说却不同,是她第一次参加带种质的饭局。

 

在没认识江曙之前,她不过就是公司普普通通的一个小小员工,日常工作是接上面安排来的任务,做好己的分析工作。

 

而至整个过程是怎么运作的,她没机会去实感体验。

 

“不用紧张,我先和你大概说一,今晚一起吃饭的一共个老板,他们也会带助理,主就是谈佣金的,合作公司那边首股方面的。”

 

季怜星点头,“好。”

 

“放轻松,你的主任务是吃饭,如果兴趣,其他的也可以听听。”

 

“好,我知道了。”

 

季怜星心想,吃饭肯定是吃的,但东西肯定也是学的。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一家名的餐厅门口。

 

车后,服务生带人进包间。

 

去包厢的路上左拐右拐,发现家餐厅是真的大,前院后院加上上四层,每座无虚席,来之前提前预定。

 

江曙订的地方在四楼,也就是『露』顶楼,一整楼只一个vip厅,一般在顶楼吃饭的都是商务谈判,因为价格昂贵,钱人才会花样的价钱吃饭谈生意。

 

人进入包间时,其中一位老板已经到场。

 

“李总久等了。”江曙走到李斌面前,伸出一只和他握了一,“您到了多久了?”

 

李斌笑道:“我前脚刚进来呢,江总您就进来了。”

 

江曙侧身,拍了一季怜星的肩膀,简短介绍:“是我助理。”

 

“李总好。”季怜星语还算正常。

 

“你好。”李斌点头,目光在季怜星脸上停留秒,挪到江曙脸上,开玩笑的语说:“我就说,果然张总他每次吃饭都迟到!”

 

“不急,咱们点好菜他估计就过来了。”江曙坐。

 

季怜星也跟坐在她身边,目光点无处安放,其实心跳还是挺快的。

 

个李斌她见过,但是是在电视上见的,以前看过他分析业内情,倒也头头是道,割韭菜倒是很在。

 

江曙拿菜单点了几个菜,一边点一边对李斌说:“李总,听说您喜欢吃蟹,特意挑了家,帝王蟹大闸蟹都很出名。”

 

听到蟹,李斌脸上果然『露』出笑容,“江总真是心了,我吃蟹可是很讲究的。”

 

其实很多人都是样,一旦涉及到己喜欢的领域,不管是吃的还是什么,总是忍不住多说句,李斌也不例外。

 

季怜星看他,以为他讲出个什么门道出来。

 

“因为我人啊,吃蟹啊,从来不剥,都是别人剥,我就张嘴吃肉就,主动送我嘴里,你说讲究不讲究?”

 

就?

 

果然是割韭菜大王说的话,听了等没听。

 

季怜星控制住己的表情,只是点头笑了一,表示赞同,没办法,毕竟目光已经和李斌对上了。

 

江曙笑而不语,她早就习惯了些男人说样的话,总想表达己很厉害,也必须从别人那里获得认同感,就是“成功人士”的世界。

 

“五斤的蟹,够吃吗?还加了一个前菜,30只大闸蟹,主厨那边帮你把蟹肉蟹黄全部挑出来,您慢慢吃。”江曙点完菜,把菜单递给服务生。

 

“哎!不愧是江总,您懂我!”李斌挥了,对服务生说比了个二,“茅台飞,先来瓶。”

 

服务生点点头,拿菜单退了。

 

季怜星不发一语,暗开始思考一件,些局他们都会喝酒,江曙些年应该会过不少样的局,所以是不是预示她也会喝?

 

她一个女生,和些男老板喝酒其实是不安全的,季怜星看了江曙一眼,目光顺她的肩膀延伸出去。

 

刚合上的门不到一秒,立马又打开,外面风风火火走进来一个人。

 

“江总、李总,抱歉抱歉,点堵车。”那男人的声音很熟悉,季怜星只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张名岳。

 

在她看张名岳的时候,张名岳也看了过来,目光里多了几分揶揄,“江总,今还带了一个小助理过来啊?”他一边说一边朝边走来。

 

江曙点头,介绍道:“对,是我助理。”她又对季怜星说:“小季,是张总。”

 

“嗯,张总好。”季怜星礼貌回应,却没想到张名岳伸过来一只,想和她握。

 

江曙一只抬了起来,和张名岳握了一,“张总,你的座位在那边。”

 

被江曙半路截胡,张名岳握了个寂寞,一脸尬笑,到李斌旁边坐。

 

就个人而言,抛开工作,江曙其实特别不喜欢张名岳样的人,他是出了名的好l『色』,是朵花都去沾一。

 

而李斌呢,虽然也缺点,比如爱唠叨爱吹牛,但结婚过后坚决不在外面沾花惹草,就一点而言,江曙对待人的态度还是些差别。

 

主人员都到场,大家虽然还是闲聊,但江曙意无意还是把话题往工作上带。

 

“其实个项目佣金一共千万,以五五分是不合理的。”江曙抛出己的目的。

 

张名岳翘起二郎腿,把里的烟抖进烟灰缸里,“五五分怎么不合理呢?个公司,一家一千万,不是很正常?少了纠纷公平公正,挺好。”他作为甲方,给谁都是给,其实没什么好担忧的。

 

“千万佣金,李总公司分去一半,可处理的问题却只总问题的三分之一,您觉得合理吗?李总?”江曙看李斌,字句清晰,并不带压迫,但她的目光却很锐利。

 

李斌喝了口茶,乐道:“可是我们是合作团队嘛,不是吗?”

 

江曙也笑了,“上个月关重资料分析,贵公司承担三分之一的内容,却出了大问题,把价值2亿的数据计算错,最终是由我们公司员工发现数据异常,避免了大额资金流失的风险。”她看张名岳,“张总您知道吧?”又看李斌,“李总,我说得对吗?”

 

李斌又是摇头又是撇嘴,“那倒是。”

 

“所以三七分成什么问题吗?”江曙偏头,就那么看李斌。

 

李斌被她盯看,江曙是妥妥的笑里藏刀?

 

都说女人丽不可怕,丽又聪明的女人才可怕,丽又聪明还果敢的女人是命的可怕,江曙就是最后那类。

 

李斌脸『色』沉了去,“那三七肯定是不的,我至少拿四成,八百万,我的底线。”

 

“李总,可不能又来底线。”江曙指轻轻叩了一桌子,笑道:“关底线,您的口头禅了。”

 

李斌的底线最不值钱,他能上一秒底线,一秒没底线,些商人都是样,揣到兜里的钱才是最重的,能多搞点就多搞点。

 

“您应该明白我们之后还多少项目合作,一千万的石头对您来说算什么?”

 

江曙眉『毛』上扬,看了张名岳一眼,目光又挪到李斌那儿,继续说:“明年三家公司等我们。到时候和现在一样,该怎么分怎么分,不是老规矩吗?我又没瞎说。”

 

李斌小眼珠子快速转动,他在琢磨之后合作的问题,他的公司必须和江曙公司合作,家公司强强联合才是赚钱的王道。

 

至分成,江曙其实也不过分,她公司的确是干得多,承担了百分之七十的任务,三七分是合情合理的。

 

“害,你看你,我才进来二十分钟呢,就给我谈走四百万。”李斌摇头,表示在江曙里真的是一点蚊子腿都揩不到。

 

“李总说笑了,去年那单子我是不是只拿了成?”江曙一边笑一边从包里拿出合同,“既然甲方乙方都在,合同我都准备好了,先签,签了咱们准备开始吃蟹了。”

 

张名岳一声惊呼:“哟~你女人,备而来啊~”

 

江曙把文件推到人面前,“早签晚签咱们都得签,你们都是爽快人,就不磨叽了,你说是不是?李总,大闸蟹马上就得端上来了。”

 

说到大闸蟹,江曙意朝李斌眨了一眼睛。

 

李斌也是商业老,他明白,他无法从江曙里白捞一分钱,但江曙也不可能从他那里白捞到什么。

 

反正以后还合作的机会,就像江曙说的,可不止几百万,谁也别想讹谁,就做多少拿多少吧。

 

季怜星从头到尾坐在一旁不发一语,她发现商业谈判完全不是她想象中那样。

 

专业能力只是一个方面,更重的是对客户子的把控,以及毫不动摇地维护己的权益,很明显江曙做到了,而且做得相当轻松,或许她在来之前就已经把握。

 

“我还是第一次见吃饭之前就把合同签了的。”张名岳签好名,盖上笔盖,其实签字不签字对他来说并不影响,因为他是甲方,总归出那么多钱,主是说服李斌为主。

 

李斌那边签字前还是顿了一,摇了一头,还是把字签了。

 

在他签完字那瞬间,大闸蟹已经端了上来。

 

“李总,吃吧~”

 

“江总,顿得你请我啊!”李斌指江曙笑道。

 

“那是当然的,不够再点。”江曙看张名岳,“张总也吃。”

 

张名岳当然不客,爱钱爱吃爱漂亮女人,他的人生三大爱好,第一个拿起筷子的就是他。

 

江曙边收份文件,小声叹了口。季怜星看她,目光里满是担忧。

 

感受到她的目光,江曙对她悄悄摇了头,隔桌子捏了一季怜星的,让她快吃饭。

 

整顿饭,李斌都吆喝江曙和张名岳喝酒,江曙不喝也得喝,那瓶五十三度茅台飞倒进透明小杯子里,江曙至少喝了三杯。

 

季怜星全程埋头吃饭,顿饭吃得很不开心,第一是因为看到江曙应酬不得不喝酒,点难过,她想起应该无数个酒局江曙都是样。

 

还一个原因,是因为身旁那道目光,张名岳总是时不时看她几眼,那种让人恶寒的眼神,好像一双眼睛里都透不好的企图。

 

明明帝王蟹挺味,季怜星却味同嚼蜡,在张名岳看了过来超过十次之后,季怜星终受不了,放了筷子。

 

江曙第一个侧目看她,关切道:“怎么了?”

 

季怜星摇头,“没江总,我去一趟洗间。”

 

快步走出豪华的餐厅,季怜星一路直奔卫生间,到洗漱台前洗,顺便掬了一捧水拂在脸上,试图洗掉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她才发现,江曙虽然很钱,但某种程度上也很不由,她是高高在上的老板,但也不得不为一些规则屈服,从她饮那三杯茅台就可以得知,季怜星知道她不想喝。

 

像张名岳、李斌样的人,其实都毫无好感,她相信江曙也是,但为了工作还是笑脸相迎,权重多金也承担更多的不如意,也许什么东西都是相对公平的。

 

季怜星关掉水龙头,抽出一张干纸擦了,扔进篓筒里,她走出女洗间,刚出门,发现门口站一个人。

 

张名岳,他的确是狗皮膏『药』,还是过期的那一款。

 

“我还不知道我们bella小|姐的兼职是小助理呢?”张名岳靠墙笑,满脸得意。

 

季怜星没理他,想往前走,他伸挡住季怜星的路。

 

“噢,说错了,还是说我们小季的又名是bella,在酒吧驻唱是你的兼职?”

 

“张总,九年义务教育没教过你怎么尊重女生吗?”季怜星语冷了来,目光带刺,对上张名岳的脸,突然觉得他的脸点像植物大战僵尸里的佛瓜。

 

“我尊重你啊。”张名岳『露』出贱兮兮的笑容,从兜里抽出一张名片,卡在季怜星西装兜里,“还是那句话,bella小|姐,任何需,打个电话找我。”

 

季怜星抓起名片扔在地上,“你点烦人了。”

 

张名岳不怒反笑,弯腰捡起名片,重揣进季怜星衣兜里,“装好了,别弄丢了,搞不好哪你就来找我。”他笑意更甚,“或者是我找你。”

 

季怜星刚想怼回去,身后传来江曙的声音:

 

“小季。”

 

转身一看,发现江曙站在不远处,她招了,“你过来一。”

 

季怜星想都没想就朝江曙走去,她是一眼都不想看到那位带蒜味的佛瓜了。

 

走到江曙面前,江曙脸点微红,估计是酒劲上头,但她身上没那种酒味,而是香味更多,淡淡的清香缓解了季怜星的情绪。

 

江曙拉她的,低声问她:“他对你做什么了?”

 

“没。”的确没,除了刚刚张名岳递了一张名片。

 

“我刚出来就看到她在和你说话,别理他,他人品不,你先进去吃饭。”

 

“嗯。”

 

季怜星以为江曙会和她一起进去,结果并没,江曙把她推进包间,一个人留在了外面。

 

狭长的走廊里,江曙站在门口,只看了张名岳一眼,没再犹豫,朝他走去。

 

“诶,江总。”

 

“张名岳。”江曙直呼他的大名,“你离她远点。”

 

“啊?小助理吗?”张名岳笑容点浮夸,“挺可爱的,想逗逗她嘛。”

 

江曙并没接受他活跃氛的方式,僵脸看他,“她是我带出来的人。”

 

“抱歉抱歉。”张名岳轻轻啧了一声,拍了一己的脑门,“我忘记江总很护己公司的员工呢,大意了大意了。”

 

江曙心里憋一口,想发泄出来,可张名岳是甲方,现在闹蹦很不理智。

 

“借过。”江曙与他擦身而过,去了包间。

 

一顿晚饭,东西倒是没吃多少,酒却喝了不少。

 

江曙并不是每次都喝酒,喝与不喝决定单子到底多大。例如今晚样的,不喝也得喝。

 

吃到九点半,李斌和张名岳对吹,人终趴,助理送他们回家。

 

而她和季怜星则是留结账,一万二,账单上的数字季怜星看到了。

 

走出餐厅,一阵风吹来,江曙脑袋点晕。

 

季怜星己提前叫好代驾,拉江曙上车,人坐在后排,江曙靠在季怜星的肩膀上。

 

“干嘛么喝?”季怜星问她。

 

“不得不喝。”

 

“以前也是样吗?”

 

江曙阖上眼睛,“以前是李彦喝,但他最近胃不了。”

 

季怜星听了很是心疼,伸去『摸』江曙的额头,点烫。

 

“你热不热?晕不晕?”

 

江曙点头,“热,也晕。”

 

季怜星刚准备把拿开,结果江曙蹙起眉头,压她的不放,“就贴我头上,凉凉的,舒服。”

 

“好。”季怜星换了只替她降温,另一只搭在江曙肩膀上,把她搂在怀里。

 

车子里灯光很暗,车窗外几缕灯光掠过,明亮与昏暗交叠,不时落在江曙的脸颊上,她的肌肤在酒精的作用变成了暗粉『色』。

 

见江曙皱眉头,季怜星用指替她抚平。

 

目光然落在江曙的睫『毛』上,仔细观察,根根分明,又弯又翘。她相当完的鼻梁,搭上饱满的唇,深『色』亮泽的唇釉口红带诱『惑』。

 

是她身上的香味,幽淡的味道钻进鼻腔里,细品夹带了一丝酒,令人晕眩。

 

季怜星看得正入神,一秒,江曙睁开眼,善睐双眼里透『迷』人的光泽。

 

狭小的空间里好像更香了,甚至没喝酒的季怜星也点晕。

 

目光交接,各眼里多了一丝光泽。

 

江曙脸颊泛红,她看季怜星,觉得她好漂亮。

 

抬起头,嘴唇在季怜星的唇上轻轻蹭了一,紧接,又吻了季怜星的侧脸。没了平日的霸道,反而带一点青涩的娇羞。

 

彼时车子进入隧道马路,光线被吞没,视线变暗。

 

季怜星拉江曙的,低头,主动贴上了江曙的唇,她乌黑的发挡住侧脸,也挡住了反『射』镜的视线。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