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拥挤的公交车)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

时间:2021-11-25人气:0编辑:

季怜星去江曙办室时候, 好碰到前台小|姐姐下楼吃饭,两打了个照面。

 

“江总说您直接进去就好。”

 

“嗯嗯,好。”

 

尽管们交流次数不多, 季怜星对印象却不错。

 

到江曙办室时候, 刚刚合上电脑, 好像刚办完工。

 

江曙抬看了眼季怜星, “快来吃饭, 会儿菜凉了。”

 

季怜星才发现江曙桌子对面放了个餐盘, 里面是最喜欢红烧肉和小蔬菜,以及碗汤!

 

“在这儿吃吗?”季怜星有点懵, 还从过有会帮点好午餐来吃, 这……这感觉有点好了。

 

“不然呢?你还去楼下食堂挤啊。”江曙放下眼镜,将眼镜推到桌子角, 食指弯了下,朝季怜星勾了勾手指。

 

季怜星走到桌子面前, 问:“怎么只有份?你吃什么?”

 

江曙直摇,“我不饿,不吃。”双手交握在起,支撑在办桌上, 双眼睛落在季怜星身上, 好像是要看吃饭思。

 

“啊呀,你看着我吃我会不自在。”季怜星拉开凳子坐下, 有点无所适从。

 

“事, 你吃饭,我和你聊天,别紧张,该怎么吃就怎么吃。”

 

季怜星犹豫了下, 虽然有点尴尬,看江曙好像有兴致,吃就吃吧。且确是饿了,况且拒绝江曙片好心,好像也不好。

 

碗里红烧肉泛着光泽,好像叫嚷着快来吃我呀,季怜星拿起筷子,也不客气了,夹起小块送入口中。

 

是喜欢味道,入口即化,软烂q弹,咸香中夹着微甜。

 

红烧肉,不愧是永远神。

 

季怜星咀嚼缓慢,吃饭时闭着嘴巴,不会发出声音,虽然很斯文表情里是真会透『露』出享受食物快乐。

 

江曙看着,唇角漾起笑容,“知道我为什么叫你上来吃饭吗?”

 

季怜星咽下嘴里红烧肉,“你有事和我说?”

 

“猜对了半,继续猜。”

 

“嗯……你看我吃饭?”

 

江曙笑容绽放开来,点了点,又说:“你吃饭样子属实可爱,会让我觉得高兴。”

 

“真?”季怜星还到竟然有看吃饭会觉得开心,真会开心吗?为什么啊……

 

“骗你干嘛,快吃,多吃点。”江曙眼里笑快溢出来了,心情相当好,至于为什么看到会开心,也不说清楚,觉得季怜星很程度上满足了自己心理上方方面面空缺。

 

季怜星夹起块红烧肉送到江曙嘴边,“你也吃点嘛,午饭不吃怎么行。”

 

红烧肉香味飘进江曙鼻腔里,或许是刚刚看到季怜星吃得这么香,突然也有了食欲,于是也张嘴咬住了那块红烧肉。

 

晶莹沾着糖『色』小块肉被江曙吃进嘴里,鲜艳口红上落下点油光,唇瓣看起来相当诱。

 

季怜星盯着唇看,起了昨晚发生过事,回忆起那个吻,触感又甜又软……

 

突然有点口渴,季怜星端起汤喝了口。

 

江曙抽了张纸擦了擦嘴,思考片刻,说:“除了看你吃饭,还有件事和你说说。”

 

“嗯?什么事?”季怜星拿筷子夹起红烧肉送入口中,这口口感不同,好像有种和江曙间接接吻感觉。

 

“以后尽量不要和你那个同事吃饭。”江曙皱着眉说。

 

季怜星手上动作僵了下,有点不可置信表情问:“你说是mia吗?”

 

“叫mia吗?我不知道,卷发微胖那个。”

 

季怜星震惊得直点,“你怎么知道很烦。”

 

江曙颔首,“种感觉,那种打量我眼神,以及打量你眼神,直觉告诉我不是个实诚。”

 

江曙只和在电梯里碰到过次,那女不是在看鞋就是在看表,和季怜星起时候似乎也有种打量味。

 

“那你看也有经验了,今天还偷看我和你聊天来着。”季怜星忍不住要和江曙说实,觉得mia是真烦,可又不能对司他抱怨,在江曙这儿反能吐『露』心声些,概是为信任。

 

“看你手机?”江曙眉紧蹙,“离远点。”

 

“坐我旁边,我还得带。”季怜星有些恶寒,起早上开会时候mia说,越发觉得那脑子有病。

 

实特别讨厌和这种对峙,浪费时间浪费生命,装模作样谁都会,可以要装回去,实也很累。

 

“事。”江曙伸手去『摸』眉『毛』,安慰:“你不用担心。”

 

江曙手指冰冰凉,触感滑腻,季怜星眉很快舒展开来。

 

“算了,不说了,继续吃饭。”

 

于是接下来这顿饭,季怜星吃口,喂江曙吃口,江曙竟然也拒绝。

 

季怜星虽然觉得有什么,记得吃之前这说是“我不饿?”

 

这就是不饿吗?饭都被吃了半!口是心非第,非八爪鱼莫属。

 

饭后,季怜星眼神询问江曙,是不是该走了,通常这个时候是午休时间。

 

结果江曙起身,带走到那扇门前。

 

之前季怜星对这扇门感兴趣,现在真到门前时,不禁心点发怵。

 

里面不会真跑出来只恶犬吧?

 

“中午在这里睡。”

 

“这里?”

 

“这里面。”江曙拧开门,打开里面原来是间卧室,准确来说,除了卧室好像还有个浴室,这不就是个小型套么?

 

“进来,陪我睡觉。”

 

江曙率先走在前面,季怜星挪着脚步跟着进屋,仔细观察了下,除了整体空间要比江曙房间之外,实就是个家里卧室复刻,细心还发现,竟然连床单和枕套都和家里样。

 

这是有多钟爱纯『色』极简东西啊?

 

江曙脱下外套,里面是件修身黑『色』『毛』衣。

 

朝季怜星招手,“过来。”

 

季怜星走到面前,目光还落在床单上,在距离江曙不到十分距离时,江曙伸手拥住了。

 

季怜星撞进温暖怀抱,突然来肢体接触让有点心慌。

 

“江总……”季怜星手放在中间,将两距离稍微隔开些。

 

“季怜星。”江曙搂着,直视眼睛。

 

季怜星眼神慌张,挪开眼,不敢对视,在江曙为什么要叫字啊?不是叫小刺猬吗?

 

“干嘛不敢看我?”江曙食指落在下巴,将脸挑了下,强迫对视,“我很吓吗?”

 

“也不是吓,就是不知道你要干嘛。”季怜星对上目光,觉得滚烫灼热,不到两秒便把脸烧得泛红。

 

热,有点热。靠近了,情不自禁又觉得很紧张。那种砰砰砰心跳,让已经分不清是自己还是江曙,或者说是们贴触在起结果。

 

“你还记得早上吗?”江曙捏着脸。

 

“早上怎么了?”季怜星硬着皮装傻。

 

“那你记得昨天晚上吗?”

 

“昨天晚上又怎么了?”季怜星硬着皮装傻x2。

 

江曙看装傻又心慌样子,忍不住笑,这女孩儿实在可爱了,捉弄实在不要好玩。

 

“你不记得了,那我来告诉你。”江曙捏着脸手用力了些,季怜星脸蛋微微变形,嘴巴无奈只有撅起,明明是江曙手上动作用力结果,却有种在索吻感觉。

 

“昨晚我说,叫次八爪鱼,亲次。早上你好像叫了次?”

 

“唔——”季怜星脸变得火红滚烫,“所以你要干嘛?”

 

“不干嘛。”江曙松手,季怜星同时松了口气,还以为自己要被亲。

 

结果下秒,脸颊又被江曙捏住。

 

原来只是换了只手已!!!

 

季怜星还回过神来,江曙唇就已经贴在唇上,依旧是熟悉触感。

 

不同是这个吻和昨晚有些差别,昨晚是清淡粥,浅尝辄止,现在是滚烫水,激进热烈。

 

江曙舌挑入季怜星唇齿之间,香气散开,季怜星脚底无力,身子往下坠。

 

江曙紧紧拥着,搂着腰,拖住重量,最后在季怜星下唇上狠狠咬了口才放过。

 

“还叫八爪鱼吗?”

 

季怜星呼吸厚重,脑袋晕眩,这么短短十几秒,让背脊热出层细汗。

 

“江总,你——”季怜星说时口呼吸,阳『穴』突突直跳,“你双标,你欺负我。”

 

江曙看被咬发红唇,笑道:“我欺负你,你要是有异议,欺负我也行。”

 

????

 

“我可不敢欺负你,我怕你又欺负我了。”

 

“不准叫我八爪鱼,只要不叫八爪鱼,我定不欺负你。”

 

“那你还叫我小刺猬呢。”

 

江曙拍拍季怜星脑袋,“小刺猬是爱称,乖。”

 

季怜星还再说什么,了,算了算了,说不过,这女真双标,顶嘴说不定再多说两句又被啃口。

 

季怜星:“……”

 

“睡觉吗?”

 

“嗯。”

 

“应该比你在工位上睡着舒服。”江曙躺在床边上,拍了拍床垫,软软,似乎在示季怜星快上来。

 

季怜星也困了,躺在身旁。江曙替掖好被子,抱抱在怀里,心满足道:“还是和你睡觉觉得舒服。”

 

“噗,江总,我觉得你有时候像个小孩子。”

 

类似于小孩子抱着喜欢小玩偶快乐入睡感觉。

 

“再说我是小孩子别怪我不客气。”江曙在季怜星脸蛋上捏了下。

 

季怜星咸鱼躺尸,不敢再说了。

 

“午安~小刺猬。”

 

“午安,江总。”

 

江曙原本闭上眼睛,好像又起了什么,睁开眼,支起身子,在季怜星脸上又吻了下。

 

季怜星脸惊慌,“???你怎么又亲我???”

 

“这不样,这是午安吻。”说完这,看着季怜星,发现脸颊溢出粉红,好可爱好喜欢,亲不够。

 

江曙抬起季怜星下巴,在唇上又贴了下,上唇抿着季怜星下唇,轻轻咬了下才松开。

 

季怜星完全懵了,原来不叫八爪鱼也是会被亲是吗?那这个规定义何在呢!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对上班人来说, 午觉总是睡不够的。

 

半小时后,季怜星在闹铃醒来,睁开眼的同时, 她看到江曙也睁开了眼睛。

 

两人目光对在一起, 江曙睡意朦胧, 眼神有些『迷』惘。

 

“江总, 我得下去了, 要打卡。”季怜星掀开被子下床, 穿好鞋准备离开。

 

“嗯,别迟到。”

 

从办公室出来, 季怜星理了理凌『乱』的发, 她看到台小|姐姐已经到岗上班,两人目光接触到一起, 相□□头,默契用眼神问好。

 

季怜星摁了电梯按键, 电梯显示上行,26、27、28……

 

门打开一刻,见到一张熟悉的孔,是李向彦。他好像的很喜欢往这边跑。

 

没想到会碰上, 略尬, 季怜星只能主打招呼:“小李哥。”

 

李向彦点头,『露』出还算友好的表, “你好。”

 

一人进一人出, 季怜星站在电梯里,表还是有些不自然。

 

“我下去了?”

 

“嗯嗯,再见。”

 

李向彦目视着电梯门,直到合上, 他才转身问台小|姐姐:

 

“她经常来吗?”

 

台小|姐姐只思考了一秒便回答:“偶尔吧。”

 

“行。”

 

李向彦往江曙办公室走,他走起路来带风,锃亮的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走到办公室门停下脚步,这次他敲了门,里应声才打开。

 

江曙正在打电话,一边打一边泡咖啡,屋子里一股淡咖啡香味。

 

这边李向彦刚坐下,江曙正好挂了电话。

 

“赶上了,给我也来一杯?”

 

“要喝自己泡。”

 

江曙端起杯子抿了一,咖啡味在嘴里肆意散开,苦涩冲击着她的脑袋,好让她在午后清醒一些。

 

李向彦走到咖啡机旁,换掉滤纸,机器重嗡嗡作响。他盯着咖啡机发呆,耳朵已经自对噪音进行屏蔽,短暂陷入游神阶段……

 

咖啡被挤压出来,滴在白『色』小瓷杯里,杯蔓开雾气。几分钟后,机器结束运作,李向彦转过身,靠在台边缘,看向江曙。

 

“周末是你哥的忌日。”

 

“我知道。”江曙嘴里的咖啡变得更苦了,但她喜欢这种厚重的苦味。

 

“你带江小檀去,我不去了。”李向彦端起杯子抿了一,眉头紧锁,忘记温度有点太烫了。

 

“怎么不去?一不就这一天?”

 

“哈哈,去了伤心。”李向彦放下杯子,朝办公桌走去,他坐在了季怜星刚刚坐的位置,“你和姑娘还没腻?”

 

“暂时没有。”江曙打开电脑,准备分析数据,见李向彦还在发呆,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又说:“现在没有,但是快了,合约只有两月。”

 

“嘁。”李向彦止不住摇头,“昨晚送江小檀回家,她说她喜欢姐姐,还说你觉得她不一样,我还以为她多特别呢。”

 

“是不一样。”江曙看着电脑屏幕,语气平淡得没什么表,“可是和我腻不腻没关系,该腻的还是得腻。”

 

江曙纤长的指在键盘上跳,好像在和谁聊天。

 

李向彦全程盯着她,仔细观察。

 

江曙的长相,是种冷淡型美人,她的『性』格和外表没有太大出入,这人『性』子是很冷的。

 

即使对你好,也是不走心的好,假的,都是假的。她是逢场作戏的高手,裹在外表的层火烈里头,是怎么都融化不掉的冰霜。

 

“这种况还打算持续多久?”李向彦指的是这种找女孩子陪她睡觉的况,其实江曙以并不这样。

 

“我不知道。”江曙抬头看了李向彦一眼,竟然笑了,“但是我现在挺开心的。”

 

“不打算谈一场稳定的恋爱吗?”

 

“不打算。”江曙没有半点犹豫,“从来没想过,且我遇不到喜欢的,对我来说,保持鲜感很难。”

 

李向彦若有思,他和江曙是从小就认识的,以他对她的了解,江曙的确是没有心爱过任人,即便当她的人会被温柔对待,但时间通常都很短,李向彦心头大概计数了一下,应该都不超过一月。

 

“看来你对她的鲜感,会比这秋天还短。”李向彦笑道,笑意却没有落在眼底,莫名的,他想起了刚刚出电梯时,季怜星和他打招呼时的模样。

 

季怜星应该是江曙众多人,李向彦觉得顺眼的一,不单单是因为外表,还有她给人的感觉。

 

短短的几次见,推翻了之没见时他对她的评估:拜金、虚荣、谄媚……

 

恰恰相反,李向彦现在觉得这姑娘没他想象么差,当然了,他的感受并不能改变江曙什么。

 

“江曙,你觉不觉得你有时候特别坏?”

 

“嗯?”

 

“你的小人喜欢上你怎么办?”

 

“怎么会?”江曙『露』出不可置信的表,“谁会喜欢自己的金主?”

 

“你忘了?你的第二人,爱你爱得死去活来的。”

 

江曙摇头,“她装的,给了钱再也没来找过我。”

 

她看向李向彦,表变得认起来,“我花钱只是为了自己开心,她们的绪和我其实没太大关系。”

 

“你说的没『毛』病。”李向彦撇嘴,耸了一下肩膀,“以我说了啊,你是坏女人啊。”

 

“这不重要,各取需。”和李向彦聊这些,江曙突然觉得有点头疼,几瞬间脑袋里都闪烁出季怜星的样子。

 

金丝雀会喜欢上金主吗?不会吧,除非只金丝雀傻到爆炸。

 

可是呢?季怜星喜欢自己呢?一想到这问题,江曙脑袋更疼了,她觉得自己在预设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再想下去只会添堵。

 

“李向彦,你想太多了,把我带得也想多,我工作很忙的。”

 

李向彦起身,他知道江曙在下逐客令,不过她的工作量的确大,现在不适合和她唠家常。

 

“先走了,拜拜。”李向彦多看了江曙一眼,“的,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但愿你哪天栽在哪女人手里,够你好受。”

 

江曙眉『毛』上扬,神『露』出几分讥诮,“我等着。”

 

*

 

季怜星回到工位上,还不到半小时,边就收到组长的消息,让她和另一同事换座位。

 

“为什么?”问这话的是吕凡,眼神里有十万不愿意。

 

“关你什么事?工作你的。”组长瞥了吕凡一眼,这小伙子坐不住了吧?还是太轻。

 

其实季怜星也想问为什么,但感觉组长话里有话,她也不好再问太多,况且她压根就不想坐在mia和吕凡间。

 

“嗯,我现在就收拾。”

 

“来,老刘,你坐这边来。”组长对老刘招了手,老刘是三十五六的男人,比较佛系,职场老人。

 

老刘也没觉得有什么,座位换就换吧,他无谓的。

 

“以后mia交给你带,老刘。”

 

老刘皱眉,额头皱成一“三”,脸上明显是困『惑』。

 

“mia交给你了,我的,老刘。”组长拍拍老刘的肩膀,朝他眨了一下眼睛,好像目光在传递什么。

 

老刘迟疑两秒,点头应下,“行。”

 

季怜星默默搬东西,她心里有了一猜测,是不是江曙?除了她,还能有谁会主要求换位置?

 

想了想,好像没有。

 

一瞬间好像有的东西变味了,季怜星描述不清楚自己的心,她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对的,午和江曙说些,完全是出于想要“倾诉”,并没有想要江曙为自己做什么。

 

但不知道江曙是怎么想的呢?

 

季怜星一边想一边搬,只花了一会儿的时间,桌上还剩电脑,吕凡主提出帮她。

 

“不用了,我自己来。”

 

“我来,哪能让女孩子搬东西。”吕凡已经搬起显示屏,朝老刘的办公桌方向走去。期间季怜星没说什么,跟在吕凡身旁。

 

“小季,挺舍不得你的。”吕凡突然来这么一句,似乎是流『露』,但这时候说却显得有些突兀,毕竟季怜星只是换了一位置已,又不是不干了。

 

“没事,我就在你背后啊,一样的啊,你还是我的朋友。”季怜星希望吕凡懂了暗示,当同事可以,再深入一步是不可能的。

 

吕凡嘴角扯出牵强的笑容,点了点头,“嗯嗯,我明白的。”

 

边mia和刘哥已经开始聊天,好像mia对男生说话的语速要慢很多,语气要嗲一些。

 

吕凡到mia的声音,表有些不悦,对季怜星说:“你离她远点也好,是有点膈应人。”

 

季怜星没有再交谈下去的欲望,在显示屏放在桌上的瞬间她说了句谢谢,结束了和吕凡的对话。

 

坐在位置上,季怜星心舒坦不少,刚舒坦了没两秒,一陌生电话打了进来。

 

季怜星接起电话,小声说了句“喂”,结边传来季斯宇的声音。

 

季怜星想挂断,但对方第一句话就直接让她懵了。

 

“我爸不行了,这几天的事,找时间回来吧。”

 

信息太突然,季怜星脸『色』煞白,起身到茶水间。

 

“不行了?之不是有好转?”

 

“他这病,好转也是暂时的,几十万砸进去也活不了多久。”

 

季斯宇话语少了几分飞扬跋扈,或许他仅存的点良心都用在了他爸身上,毕竟他爸能留给他的是一栋不知道什么时候拆迁的老房子。

 

季怜星这边沉默,除了沉默她不知道说什么,这种要眼睁睁看着亲人离开的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说再多都是苍白无的感觉。

 

“我爸要你早点回来看他。”

 

“好。”

 

季斯宇竟然没有哔哔赖赖,他直接挂了电话,留下季怜星一人站在原地发呆。

 

手机震了一下,送来一条信息:

 

【他不行了,做丧事肯定要钱的。二十五万已经花光了,后一次,想办法再找你老板要点钱。】

 

然,狗改不了吃屎,季斯宇或许是把她当成了提款机。

 

她回复季斯宇:

 

【是什么让你此理直气壮?】

 

【忘了你妈怎么死的了?你忘了她死了之后几我爸怎么养你的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冰冷的文字,季怜星眼眶泛红,她忍不住要哭。季斯宇没有心,为什么要提起妈妈。

 

妈妈的死是她今想起就会忍不住的遗憾。

 

季怜星看着窗外,繁华的城市无限风光,高楼大厦承载着金钱的魅和权的游戏,但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她不属于这里。

 

妈妈在的话,她愿意和她一起待在小镇,陪她到老。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