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小叔子的啊好大 第一章山里的人二狗是什么书

时间:2021-11-25人气:0编辑:

没有女人的单身汉,在夜晚,最是难熬。

 

“听说现在有钱人,家里一个老婆,外面几十个情妇,也不知道他们忙不忙的过来,分我一个就好了!”

 

张小龙越想就越睡不着。“什么时候,我也能赚他几个亿,娶十个八个年轻漂亮的老婆,村里人都得羡慕我。”

 

隔壁吴老三的媳妇,趁着大雨,声音逐渐放肆起来。

 

张小龙这下更睡不着了。

 

“他娘的,让不让人睡觉了……嚷嚷啥呢!”

 

嘴上骂骂咧咧,但张小龙的心里,又羡慕又难受。

 

他蹑手蹑脚的下床,准备去扒吴老三家的窗户,现场观摩,认真批判。

 

刚打开后门,张小龙就看到屋檐下,站着一个身材丰腴,体态成熟的女子。

 

“秀兰姐……你……你干嘛呢……”

 

雨水浇灌,郑秀兰浑身都湿透了。

 

张小龙喉咙都在冒火,眼前的如出浴美人一般的郑秀兰,楚楚可怜。

 

她衣衫浸润,贴在身体上,勾勒出凸凹有致的身材。

 

“我……我家房塌了……我能……你能帮帮我吗?”

 

郑秀兰欲语泪先流,让张小龙有点慌。

 

“秀兰姐,你别哭,你先进来说,快进来……”

 

说着话,张小龙让出一个身位,让郑秀兰进屋。

 

郑秀兰双手搂紧身体,咬着嘴唇,怯生生的走进房间。

 

一阵清幽的体香,侵入张小龙的呼吸,让他愈发躁动,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郑秀兰在年轻时,绝对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儿。

 

那时候,张小龙只能远远的看着美艳动人的郑秀兰。

 

他从没想到,自己有机会,能够和郑秀兰,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还是在自己的家里,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询问之下,张小龙才知道,郑秀兰独居的破烂泥胚房子,还是没有扛过多日的暴雨,家里砸了个稀巴烂。

 

郑秀兰大半夜,问了好几家,都没有愿意帮忙,还把她赶走。

 

大家都不愿意,招惹她这个灾星。

 

前两年,郑秀兰嫁到隔壁村,当天晚上就把她男人克死了,直接就被赶了回来,娘家也不要她了,她也就成了人人喊打的扫把星。

 

这些年,郑秀兰一个人独居,村里人天天骂她,谁也不待见她。

 

她才二十七岁,正值女人最成熟妩媚的年纪,年纪轻轻守了寡,还被所有人嘲笑和鄙视,算是被生活糟蹋了,性格也变得内向抑郁了。

 

落魄的郑秀兰,娇柔妩媚,眼泪不停的坠落,边说边哭。

 

昏暗的房间里,张小龙好几次都差点把她搂住。

 

这么可怜的女人,还是张小龙,年少时,曾经日思夜想的大美女。

 

虽然是寡妇,可十里八乡,就没有这么性感娇媚的寡妇啊。

 

“别哭了,秀兰姐,你快别哭了,你要我怎么帮你?你尽管说!”

 

“你……你能帮我,帮房子修好吗?”郑秀兰道。

 

“这大半夜的……下这么大雨……我一个人也修不好啊……”

 

张小龙的声音,略显颤抖,他结结巴巴道,“要不……你先暂时委屈一晚上,明天白天,我再找人帮你?”

 

“……你……你不嫌弃我吗?”郑秀兰的声音,同样变得颤抖起来。

 

显然,郑秀兰整日被人指指点点,戳脊梁骨咒骂是灾星,她几乎没有碰到过,有人愿意亲近他。

 

“嗨,秀兰姐,小时候,你还带我上山抓鸟呢,你忘了?你要是不嫌弃我家穷,就委屈睡一晚上,可以吗?”

 

张小龙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医生。

 

他父母死得早,也没钱读书,二十五岁了,连老婆都没有,只是一个没有行医执照的赤脚医生,也根本赚不到什么钱。

 

郑秀兰回头一望,狭小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她的心,立刻开始噗通乱跳。

 

“这……怎么睡啊……”郑秀兰声音颤抖着。

 

“你睡床,我睡凳子……”张小龙道。

 

“不不不……这不好吧,这是你家……要不……你也睡床吧……”

 

“啊……真的吗?”

 

张小龙喜上眉梢,他也想睡床啊,但不好意思开口。

 

“嗯……拉个帘子……”郑秀兰的声音,越来越小,娇羞的脸上,飞霞红润。

 

张小龙立马张罗起来,用一块布帘子,隔开了床。

 

他不停拍打着床沿,“秀兰姐……快来快来!”

 

“我……我想先洗个澡……”

 

郑秀兰的衣衫,全都湿透了,到现在,身上还在滴水。

 

张小龙瞟眼一看,郑秀兰白皙的手臂,紧张的交叉在胸口,将挺拔的上围,挤压成一团,似乎很紧张。

 

“小龙……你看……看啥呢……”

 

她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段,让张小龙忘记了一切,呆呆傻傻的看着。

 

“好好好,我给你放水……”张小龙尴尬的点头,心里却开了花。

 

“你……你方便去我家……帮我拿一下换洗的衣服吗……”郑秀兰越来越扭捏。

 

“啊……这么大雨,要不你先将就穿我的吧,都是干净的!”张小龙皱眉道。

 

“内衣裤……”郑秀兰的脸,彻底红透了。

 

张小龙咧嘴坏笑,赶紧点头,“好好好,我马上就去!”

 

风雨再大,也阻挡不了张小龙雀跃的心情,他疾步小跑,直奔郑秀兰的家。

 

大老远,张小龙就看到半边墙都垮塌的破房子。

 

万幸郑秀兰没有事情,不然张小龙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和俏寡妇亲近。

 

他兴冲冲的去翻找郑秀兰的换洗衣服,一阵电闪雷鸣,轰隆炸响。

 

张小龙还没来得及抬头,另外半面墙再次垮塌,一股脑儿,全砸在了他的头上。

 

他当场晕死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小龙听到阵阵呼唤,脑海里,无数文字和符号,好像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奇门医经》……”

 

这不是张家,早已经失传的神医宝典吗?

 

据说,张家的先祖,是游方的道士,精通相术,医术。

 

后来他编撰了奇门医经,让张家至少有三个人,成为御医,专门给皇帝看病。

 

张小龙听说过,自己的太爷爷那一辈,医经已经失传了,没想到一直在自己体内。

 

无数丹药配方,高级医术,气功推拿手法等等,好像洪水倒灌一样,成为张小龙的一部分。

 

他惊喜之余,双手拼命抓握,惊喜高呼,“我发财了……我要发财了!!!”

 

而就在这时,迷迷糊糊的张小龙,终于有了真实的感觉。

 

他只觉得双手,好像抓到什么软糯圆润的东西。

 

接着,一阵轻柔的娇羞呼喊,打破了张小龙的梦幻。

 

“……小龙……小龙,你快放开我……你别这样……”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