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我今天晚上会弄哭你 找个医生女朋友是个么样的体验

时间:2021-11-22人气:0编辑:

晚上七, 窗外片暗『色』,滨河上的灯婉若游龙延伸向远方,世界灿烂。

 

林晏殊给她带了热气腾腾的砂锅海鲜粥, 江宁索『性』把粥搬到了窗边, 盘腿坐在地上吃东西看人间。

 

世间安宁。

 

她曾经在漫长的时间里与焦虑为伴, 开始她还慌悸睡不着半夜惊醒,渐渐的她便习惯了焦虑的存在。

 

相生相依。

 

在跟林晏殊重逢之前, 她甚至过未来的某天, 江梅离开了,她可能很快也会离开,她对这世界有留恋。大概江梅也看出来了, 才疯狂的『逼』她找对象,让她有牵挂才能留下来。

 

她受各暴力的影响,很长时间都耽于过去。以为那些东西会纠缠她辈子, 相依相随。昨晚林晏殊站在车下吻她时, 她在那刻释怀了, 有些东西要过去了。

 

人生是行在时间长河上的舟,过去永坠长河,舟上人是现在。

 

吃完饭她在客厅坐了许久, 收拾完外卖盒, 起回卧室。林晏殊还在睡觉,侧着埋在子里,客厅的灯光照进来, 洒在他的脸上。

 

江宁看了他会儿,关门让屋子陷入黑暗,她轻手轻脚的上床跟林晏殊躺在起。

 

男人忽然抬手把她揽进怀里。

 

江宁僵住,以为吵醒了他, 低声询问,“林晏殊?”

 

他有任何声音。

 

江宁躺了会儿,确定他醒,转在林晏殊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她都不知道自己那么能睡,好像遇到林晏殊,她的睡眠质量都很好。睡了天夜,还是林晏殊吻醒。

 

林队夜过后,满血复活。

 

江宁睁开眼就是林晏殊近在咫尺英俊的脸,江宁仰起,接受着他的吻,衬衣经推到了胸口。

 

“抬手。”林晏殊嗓音低哑。

 

江宁反应过来要做么,乖乖的抬起手,他脱掉了仅存的衬衣。

 

粗粝的指腹在肌肤上游走,缓慢的火。

 

“你昨晚在梦里叫我。”林晏殊肆无忌惮的亲着她,嗓音暗哑,浸着星火,“遇到了么?”

 

“梦魇了,叫你救我。”江宁喘息着,语调很软。在思考说梦话是哪段,她不知道自己有有说梦话的『毛』病。

 

林晏殊低,指间片细嫩。

 

“有事找警察叔叔,好孩子。”

 

他洗漱过,刮掉了胡茬,下颌线条清冷干净。上有很淡的薄荷气息,吻路往下,微微的凉。

 

江宁里微微发颤,觉得林晏殊就是伊甸园的毒苹果,她诱『惑』了。

 

“奖励江宁同学。”他的更不要脸,贴着江宁的耳朵,肆无忌惮,“大餐。”

 

确实大餐,满汉全席系列。

 

林晏殊做的特别野,比前两次都野。

 

林晏殊在这方面是机会主义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有规矩,不按常理出牌。他很随『性』,也很张扬。

 

林哥只要,别管他用么招儿,反正总会得到他要的效果。

 

毫无下限。

 

江宁半条命都折腾了,才从『逼』仄的快乐中脱离出来。

 

洗完澡林晏殊先出了浴室,满意足。

 

江宁又细细洗了遍,裹着林晏殊的大浴巾出门。闻到了泡面和鸡蛋香,她探看去。

 

林晏殊『裸』着上穿着松垮垮的黑『色』睡裤站在灶台前,锅里大概在煮泡面。他握着手机嗓音低沉慵懒,垂着睫『毛』深『色』很淡,大概在谈工作。

 

他上痕迹很重,星星,全是江宁留下的。他的手经好的差不多了,过几天就可以拆固定,最近应该在做康复训练,倒也不必不穿衣服。

 

那只手不会影响他的穿衣,毕竟从来影响过他脱衣服的速度。

 

他就是爱秀,不知道是秀材还是秀上的痕迹。他体温向来高,也不怕冷。

 

江宁走到厨房,接过他手里的筷子,林晏殊转看了过来,沉黑的眼凝视江宁片刻,握着电话低去吻江宁。

 

江宁连忙避开,指着他的手机,口型道,“到了。”

 

“得给我家那位做早饭,我大概八半到单位,见面再说。”林晏殊面不改『色』,黑眸凝视着江宁。

 

江宁面红耳赤,他家的那位,很亲密,起来烧耳朵。

 

那边不知道说了么,林晏殊扬了下唇角,眼里带了玩味,嗓音缓缓道,“我家江医生的手是拿手术刀的,不碰柴米油盐。”

 

他挂断了电话,若无其事把手机撂到橱柜上,接过筷子继续盛面。

 

“我不是每次做饭都做糊。”江宁站在旁边看林晏殊的侧脸,他的鼻梁骨很高,薄唇清冷,到他刚才鼻梁划过肌肤的触感,里有些痒痒的,着解释,“上次是意外。”

 

正常发挥的话,江宁做饭只是不好吃,也不是不能吃。

 

林晏殊盛好两碗面,端着去餐厅,认真,“嗯,江医生么都会,全能贤妻,吃饭。”

 

“认真的。”江宁的脸很热。

 

“我也是认真的。”林晏殊的眸子微弯,意很深,声音慢悠悠的,尾调低醇,“有我,以后都用不着你。”

 

林晏殊到底还是回去换了件衣服,休闲黑『色』宽松『毛』衣,衬的他又年轻了几分,也遮住了精悍的肌肉,让他的气质都温和了起来。

 

他长的好,穿么都好看。

 

“案子快结了吧?”

 

“差不多了,不过你这两天得跟我在起,会儿你跟我去单位。”林晏殊吃着面,看了江宁眼,“不是我假公济私,你真挺危险。昨天凌晨郑宇可能蹲过你,你两下班,他选择这个时间很可疑。估计蹲到,你去的地方都很安全,还有我们的人。你不上网,不逛论坛不八卦,他找到机会。但这事,谁也不能保证下次有有这么幸运。”

 

江宁若有所思。

 

“你别掉以轻。”林晏殊又观察江宁的表情,“可以吧?江医生。”

 

“我在。”江宁抬眼,亮的眼注视着林晏殊片刻,陡然弯了下去,整个人的特别甜,“你最近能请假吗?”

 

林晏殊唇角上扬,注视着江宁的眼,喉结很轻的滑动,嗓音沉下去,缓缓道,“你做么呀?江医生。”

 

“有有时间?”江宁不说是么事,只问他。

 

“需要多少天?”林晏殊若有所思,垂下了睫『毛』。

 

“三五天都行。”江宁之前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营销号内容,说结婚前定要来次旅行。如果旅行结束,还跟他在起,那就结婚吧。

 

“我这两天安排下时间,安排完跟你说。”

 

“好。”

 

林晏殊要江宁跟他起去单位。

 

江宁先回家换衣服,她的衣服都在幸福苑的老房子里。进门时江梅正在吃早餐,逮住林晏殊投喂了份早餐。

 

走的时候还塞了大盒切块水果和栗子饼,她把林晏殊剥的那些栗子做成了栗子饼。

 

江宁开车,看了眼他拎着的巨大食盒,江梅的爱很容易发胖。

 

“许静会怎么样?”

 

“她有实际犯罪,教育批评送回学校。你对她的那些善良并不是有用,她原本对沈怡君动手,怕你看到了对她失望,就么都有做。我们恢复了所有聊天记录,她现在交待的基本属实。”

 

江宁在底叹口气。

 

“希望她以后能真正的拥有自己的人生吧。”林晏殊嗓音很沉,道,“人生可以更广袤。”

 

是啊,人生可以更广袤。

 

江宁把栗子饼分了半给许静,她不知道该说么。许静也有说话,她们沉默着面对面坐了有五分钟,江宁起走到门口,回,“愿你拥有你要的未来。”

 

林晏殊让她去办公室,他上午有会议。

 

江宁在林晏殊的办公室坐了个小时,每五分钟都有人进来,找各理由围观她。送水送咖啡送零食,林晏殊大概很少在这里办公,办公桌上光秃秃的还有人来找文件。

 

江宁表面保持着微,得体大方的接受着所有围观,内里恨不得立刻逃出公安局,回家待着。

 

中午林晏殊给她了外卖,他那边太忙,抽不开。

 

难得闲下来,江宁打算看看论文资料,她得参加考试了,夏天的时候秦主任就通知她,让她准备申报职称,由于忙直拖到现在。

 

她有带电话过来,发消息给林晏殊。

 

“能用你的电脑吗?我查下资料。”

 

林晏殊的办公桌上个台式电脑,台笔记本。笔记本上的磨损程度,看起来应该是他常用的电脑。

 

a-老公:“笔记本密码122921,台式很卡,法用。”

 

他的信息倒是过来的很快。

 

江宁看到他给自己取的备注,忍不住脸红。自从他改了备注后,他就很少发微信,直发短信。

 

江宁起拿过林晏殊的笔记本电脑,笔记本有关机,是待机状态。掀开就亮了起来,显示出输入密码页面。

 

电脑键盘磨损很严重,副饱经风霜的样子。

 

江宁输入密码,电脑在跳转。

 

电话响了起来,来电a-老公。

 

江宁接通电话。

 

“你先别开,我忘记了,里面有份重要资料保存。你会儿,我马上过去。”

 

“事,我不会动你东西,你保存的我不会碰——”江宁经看到了笔记本上的搜索页面,林晏殊关电脑。

 

“让老婆舒服的百个技巧……”

 

江宁:“……”

 

林晏殊到底都在搜么?江宁办法象他顶着那本正经的脸搜这东西,他隔壁组的扫黄给扫走吗?

 

“开机了吗?”

 

“有,我不用了,你忙吧,我先用手机看,也关系。”江宁反应极快,看着电脑屏幕片刻,迅速拿到了桌子上的无线鼠标,果然是这台电脑上的鼠标。

 

她打开了林晏殊的搜索记录,知道这个百个技巧是么。

 

他的电脑和手机搜索应该是同步状态,他的大部分搜索内容都是案件,工作需要。江宁目行的浏览,私事搜索有几条,从他做完手术那天开始,搜索的内容都很精彩。

 

非常精彩。

 

“重逢了曾经拒绝过自己的女孩应该怎么打招呼?”

 

“重逢了曾经拒绝过自己的女孩,现在还动,应该怎么打招呼?”

 

“如何在喜欢的人面前装不喜欢……”

 

“撩女孩的情话,求不油不腻正常的话……”

 

“怎么确定对方对你也有意思?”

 

“相亲应该注意么?”

 

“跟暗恋对象相亲应该注意么?才不会让对方觉得你机很重。”

 

“暗恋对象同意你儿子住进她家是不是代表你可以住进去?”

 

“医生会不会『性』冷淡?”

 

“找个医生女朋友是个么样的体验?”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