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主角穿越到随处做x的世界,见面大叔就要了我两次

时间:2021-11-13人气:0编辑:
主角穿越到随处做x的世界,见面大叔就要了我两次,贝,爱你的心,从未改变,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越是平凡的陪伴,就越长久。
 

桃花站着不动,沐风扬只好自己打开盒子,取出一支发簪来。

“你现在已经及笄了,也算是大姑娘了,头上一件像样的首饰都没有,这是我专门为你设计的,快来看看喜欢不喜欢?”

“不喜欢。”

这时候再这样舌灿莲花的有什么用?桃花侧了侧身子,微微仰着头,用45度角仰望天空的姿态果然是华丽而忧伤……

“你看都没看,怎么知道不喜欢?看看哪里不好,我再改。”

泥玛!非得连一点尊严都不留吗?

桃花再也顾不得什么45度角,任凭成串的泪珠撒落下来。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一个小村姑,要像什么样的首饰?我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我只要活着,简简单单的活着!无愧于天地,对得起良心,嫁一个知冷知热,待我如珠似宝的丈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采菊篱下,悠然见山。这就够够的了。你说你堂堂王爷,想要怎么玩,说句话的事,大把的人排着队的等着,何苦这样戏弄我一个小村姑啊?”

“言儿……”

“我虽然只是一个村姑,但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清清楚楚的,当不得王爷大人这样的称呼!曾蒙王爷相救,民女感激不尽,但民女人小力微,这辈子怕是难报王爷大恩了,等回了家,一定立下王爷的长生牌位,日日香火供奉,定不食言。”

桃花飞快的打断他的话,自动忽略了这是风扬第一次用上称呼跟她说话。心里堵得厉害,语气又快又急,她本来就不大习惯在称呼上分尊卑。这会儿你啊我啊、王爷民女什么乱七八糟的一通乱套,显得不伦不类。

“我没有戏弄你,也没有骗你,我姓沐,名风扬。我答应过你会一直对你好,一辈子只你一个女人,说过的话就一定能做到!”沐风扬定定的直视着桃花。一字一句的说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更何况本来就有些动心的人,桃花听到这几句话,内心也很震动。一个惜字如金的人给出这样的承诺。不能不让她感动。那眼里的执着、认真,也看得明明白白,绝不似作伪。只是,这样的感情太沉重了。她要不起!

司马相如与卓如君的千古爱情到最后都只不过是一个笑话,她桃花何德何能。能拐走人家一国王爷,还是死心塌地的那种?就连老乔家乔大妮土生土长的庄稼汉子梁老实,在多收了几石粮食之后还想着收一个寡妇做妾呢。

重生在这异世一回,别的能耐没有。就这自知之明,桃花还是自认有几分的。

“谢谢王爷抬爱,民女承受不起。”眼泪早拿衣袖擦干了。这时候不适合这么懦弱的表现。

桃花的情绪已经冷静下来,直视着沐风扬说出这句话。以表决心。

沐风扬听了桃花的话,面无表情,沉默半晌之后仍从大门出去了。

桃花整个人被抽空了力气般,软软的跌坐到地下,心口一阵阵的抽痛。在一个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这样决绝的拒绝当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人的感情往往不如理智好控制,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那个身影已经在心里占据了这么深的位置,以致于剥离得这么辛苦。

“主子,地上凉,起来吧。”竹妈妈不知几时过来蹲着她的身边,握着她冰冷的双手。

“竹妈妈,我想家了……”

“好,咱们就回去。”

伏在自己身上的女孩全身都在颤抖,如此娇弱的身躯却承受了那么多的苦。终究是动了情吧,果然情之一字,最是伤人,前主子说得没错啊。竹妈妈伸出手轻轻的拍抚着她的后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女孩已经成了她生活的全部,早已对她板不起面孔。这一辈子的命都是与人为奴,一度以为自己的血都是冷的,不想临老了却在一个小小山村里找着了温暖。

这么一个能给人温暖的小人儿,什么苦都自己咽,连人前掉泪的事都不肯做。

“如果难受,或许哭出来就好了。”

“有什么用呢?完了还不一样得面对。”

这一天,注定不是那么的平静。

荣安国公府,程家。

“老头子,她肯定是我们的外孙女没错!”程老夫人哭得像个泪人儿。

程老爷子紧紧的揽着她,“像,真是极像!你们可都看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定要查清楚了。”

程家的儿子辈齐聚一堂,也是个个震惊。

程希同、徐怀仁在一旁却是一头雾水。

“怀仁,你把那孩子的情况再跟大家说说。”程老爷子发了话。

徐怀仁只得把他与桃花的相识到如今的事,一桩桩,一件件仔细说了。本来不太清楚的身世之秘,桃花在玉佩没指望要回来之后,也详细的告诉过他,现在对桃花的事最了解的人除了她本人,就属徐怀仁了。

“哼,欺人太甚!我程家的骨肉差点被他们害了!”程老爷子等不及听完,一巴掌拍在身前的案几上怒不可遏。

“爹,千万要保重身体。这事还没有定论呢。仅凭这孩子确由云家出去这一条线索,还不足以令人信服她就是妹妹的骨肉啊。”

“你知道什么,那孩子长得跟你妹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任谁见了都不会认错。”程老夫人听自己的大儿子这样说,也气了。

“娘,孩儿虽然没见过,但凡事都得讲个证据啊,不然如何让人信服,咱们就这样去找云家理论,也不好说啊,况且还有一个雪儿呢,那雪儿又是谁的孩子?”程大爷只得苦笑,自己爹娘多么明智的人,唯有在对自己那个可怜的妹妹的事,就全翻了个个儿。

“爹、娘。大哥说得没错,咱们得先查清楚,若是真是妹妹的骨肉,咱就算跟他云家拼了也要讨个公道!”程二爷毕竟是掌管程家生意的人,话就说得让人讨喜得多。

程老爷子当即做了安排,寻访一切当年的经事人,一场明查暗访的调查全面铺开。

“爹。这事有没有可能云国公并不知情?不然他再糊涂也不可能允许做出这样的事来吧?”程大爷还是觉得有些想不通。

“怎么不可能。那个老不要脸的,当初为了让他儿子娶到你妹妹,那么死乞白赖的。结果什么诺言都算不得数!”

程老夫人冷静不下来,程老爷子毕竟是人老成精的人,自然明白得快些。这些若是真的,对他云家有什么好处?不提老哥俩当年的交情。那孩子也是他云家的骨血啊,他那人断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况且云家还有一个云映雪呢。他对她的痛爱那可是众人有目共睹的。

在程家众人调兵遣将中,徐怀仁终于弄明白了些始末。

程家老夫人一胎生了两个女儿,一个是他娘程婉玉,乳名素儿。还有一个是他从未谋面的小姨程婉容,乳名秋儿。

在生了六个儿子之后,老来得女。还一得就是俩,整个程家的喜悦可想而知。就连先帝都亲自到场祝贺,还分别赠送了暗合她们乳名的玉佩。桃花手中的那块就是本该属于小姨的那块。

万千宠爱中长大的两个女孩果然出色,大的温柔娴熟最后花落徐家,小的不仅品貌一流,还是大唐第一才女,最终的归宿问题造成了几家儿郎的争抢,就连皇家都来凑热闹。

结果云鹏远能脱颖而出,不仅仅是他的幸运,背后云国公出力也不少。本来程云两家结亲,应该算是皇家忌讳的事,但念在云家一门为国为民世代争战,如今只留云鹏远一根独苗,云国公的这个请求,最终还是得到了皇帝的认可,并与云家订下约定,云家的长孙女一定要嫁入皇家太子为妃。

只是最终不知道怎么回事,成亲五六年,程婉容一直没能怀孕。不过就算如此,云鹏远与她的关系还是很好的,顶着多方的压力,发誓今生绝对不会再娶别的女人。

可就在云鹏远得到换防驻守恒河府的命令之后,程婉容却怀孕了!对于云程两家心心念念的子嗣,自然是万分珍惜,随军之事只能作罢。就这样,夫妻二人,一个留守宁安国公府安心养胎,一个远赴边关,保家卫国。

待到程婉容临盆在即,适逢边关安宁,皇帝特准许云鹏远回家探亲。

哪知满心欢喜的程婉容连丈夫的面还没见着,倒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大肚婆找上门来。

这个同样也怀着云家骨肉的大肚婆是云国公爷的继夫人叶氏的亲侄女,云远鹏没有血缘的表妹!

原来云鹏远早在继国公夫人的有意撮和下,与这个叶氏早有首尾,并早于程婉容有了身孕。云鹏远本来想给她个名份,只是不久之后程婉容也查出怀了身孕,碍于程婉容及程家的态度,一直没有什么行动,可现在叶氏的肚子已经瓜落蒂熟,马上就要分娩,到底是云家的子孙,哪有流落在外的道理?云鹏远最终还是首肯纳她为妾。

面对此情此景,程婉容自己最为满意的夫妻恩爱转眼就成了一个笑话。当日信誓旦旦的誓言全是谎言!程婉容才情出色,自然也有才女的清高与执着,纳妾收房之事本也平常,但云鹏远却是这样一副作派,自然让程婉容痛彻心扉。

云鹏远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也被叶氏的突然出现惊着了,但事已至此,面对妻子的责问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得点头默认了。

程婉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一路成长被众人呵护着如珠似宝的程婉容眼里哪容得下砂子,当即想到的就是和离。

要说云鹏远的羞耻心是有,但在程婉容的不依不饶下,也烟消云散了,最终真的签下了和离文书!

在接到文书的一刻,程婉容的心一下空了,大喜大悲之下动了胎气。和离之后还未来得及离开云家就进了产房,生下云映雪之后却因难产殒命,一代才女香消玉殒了。

随着程婉容的死,云程两家自动的选择了对和离之事只字不提,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两家自此之后势同水火,再无交往。唯一的联系就是程婉容拿性命换来的女儿云映雪。可惜这孩子大了后性子张扬跋扈,与外家并不亲近。毕竟是云家的子孙,程家也说不上话,日子久了,关系也淡了。

但该给的助力一样没少。恒安王的离京就藩除了云家之外,背后也没少了程家的活动。双方的关系仅限于此了。

可是,突然凭空冒出个桃花来,而且是如此肖似程婉容的孩子,这让本来对云映雪就有诸多不满的程家人立马就生了疑,这才想要将程婉容和离之后,程家人未到场之前所发生的事仔细的详查一番。

程大爷的话虽然突兀,却极有道理的。若真有什么事是不能公开的,那云国公肯定也是被蒙在鼓里,如能有他相助,这事查起来就容易多了。毕竟当时事发在云家,产婆仆妇都是云家的人,就连程婉容贴身的婢女怜月都还留在云家。

其他的人都已分头行动,忙碌起来,徐怀仁作为一个不知情的人,自然没他什么事了。

人一离开荣安国公府,心里头牵挂的就是桃花。倘若真是程家想的那样,那她就是他的表妹!而且他有极强烈的预感,她就是他的表妹!

一想到本应千娇万宠于一身的小|姐,却苦苦挣扎在温饱线下,几欲丧命,他的心都抽痛。那个大雪天被乔家人赶出来,要不是他恰巧路过,怕早就没命了吧。

忆起耿忠的描述,初入府城时蓬头垢面,赤足烂衫的样子,怕是街头的乞儿也不如吧!为了活命,那么小的孩子,在举目无亲的府城硬是闯出了生路,多么的不容易啊,徐怀仁此时只恨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遇到她,没能给予她更多的关爱和帮助。细细想来,他们相交的日子里,无论是新奇的菜谱还是取暖炉子,他却是受益多的那个,心里汗颜不已。(未完待续)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