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三个儿媳妇)嗯啊好深啊哈快一点啊再快

时间:2021-11-11人气:0编辑:

生日蛋糕这玩意儿桃花在幸福庄的时候就做过一回,也就在她十四岁生日的时候有些感念满仓的好,心血来潮才做的,效果自然是不必说了,而且后来再没做过,连那些吃食铺子都没传出方子去。

(三个女息妇)嗯啊好深啊哈快一点啊再快

说干就干,材料也都容易找。上京到底是上京,比起恒河府水口村那是天壤之别,连淡奶油都有得卖。这下做出完美的生日蛋糕就不成问题了。

只是这个梅园是新买下的,徐怀仁也并不知道桃花的具体喜好,没有做烤炉,就不得不由桃花亲自动手了。

梅园里,桃花领着豆芽、禾苗手忙脚乱。

“麦穗哪去了,你们见到她吗?”桃花总觉得家里少了人,目光在家里扫了一圈,才发现那丫头不在了。

“一大早就出去了,是跟竹妈妈一起吧。”禾苗嘴巴里塞着满满的梨,边做事边找吃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竹妈妈一大早的就出门去打探消息,桃花是知道的,好像麦穗没说啊。

当然她不是要干涉她们的自由,只是现在打蛋清需要人手啊。

“豆芽,去,把墨霜请来。”这人力打蛋器真不是那么好当的,等她做,还不知道能不能吃上蛋糕了。

桃花在家里念叨着麦穗,而麦穗正在京城权贵居住区的宁安国公府外徘徊。

从早上出门,到现在太阳西斜,她才围着这个庞大的府邸转了一圈,不得不深深为云家的财势感到心惊。怪不得自家主子对他这么忌惮!

可她们进京城都五天了,还一点头绪都没有,主子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呆就是半天,现在话也少了,吃得也少了,她都看在眼里,可是自己只是一个没用的小丫头。一点忙都帮不上。原以为自己跟着胡叔、耿叔学了些拳脚功夫,又得吴叔和许叔的提点,好歹是有些用处的。可一趟老虎山之行,到头来却让主子身陷囫囵差点没命!

她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如果不是主子心善救了她,她早就不在人世了。还哪有这五年来的开心日子?只要能帮到主子,哪怕是豁出她这条性命去。那也舍得,反正这多活的几年都是赚的。

“喂,有能干洒扫活计的吗?来几个丫头?”

此时麦穗正走到一处小门口,那里围了一堆的人。隐约只听见里面有人问了这么一句,就有不少的姑娘大婶往里面挤。

这是干什么?麦穗本就是为打探消息而来,自然是要看一看的。

“管事大哥。我行,在家什么活计都是拿手的。”

“我也可以。大把的力气,洒扫的活不在话下的。”

“……”

“不行,不行,你也太老了,咱国公府什么地儿,什么人都能进啊?”

“你也不行,小姑娘,要小姑娘。”

这一标准挑选下来,又有好些婶子级的人退了出来。

“哎,看来今天又进不去了。”一个妇人退出来很是心有不甘。

“请问婶子,大家都围在这,可是有什么事?”麦穗逮了个空,趁机相问。

“新来的吧?到这里来当然是寻活计啊。”那妇人被刷了下来很是不舒服,说话都带着不耐烦。

“小姑娘,这宁安国公府马上有大喜事,急需用人,这几天都在招帮工,大家伙都是来寻活计的。”旁边另有一个妇人见麦穗动问,很和气的给她解释。

“对了小姑娘,刚才府里的管事说要洒扫的丫头,你倒是合适的紧,不去试试?”

“哼,国公府什么地界儿?做几天活给银子还大方,谁不想进,只是哪那么容易哦。”刚才很不耐烦的妇人不阴不阳的说道。

“这个,是短工?”麦穗听了心下一动。能混进府里,打听消息不是就容易了吗?

“是的,就帮几天忙。不过若是好命被主子看中收进府里也不是不可能的,那就真是祖上积德了。”这个也是被刷下来的,人家就豁达多了,说着说着,还笑了起来。

“谁,还有人没有?”显然还没有收够数,那管事的还在叫唤。

麦穗有心上前,只是没来得及给自家主子报备一下,心里犹豫不决。

“没有了是吧,再不来就没机会了啊。”眼见院门就要关上。

“我,还有我。”麦穗心下一横,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主子应该不会责怪的。只要能探听到消息,就算是主子责怪她也认了。

“小姑娘几岁了?”走到近前,麦穗终于见着了那个中年的管事。

“回大管事,十四了。”麦穗上前福了一礼,举止有度。

“嗯,是个懂事的,跟着来吧。”那管事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麦穗。见小姑娘清清爽爽,不卑不吭,模样儿也周正。像个能干事的人。

其实桃花手下的几个小丫头,桃花都是花了心思培养的,个个都是能写会算,有思想,有见地,礼仪上还有竹妈妈和墨霜在一旁提点,比起一般富户人家的小|姐也不差什么的。

“呀,她真是好命,咱们都守了几天了,她一来就给看中了。”开始那个答话不耐的妇人颇有些吃味。

“怎地,人家管事挑人还得你允许啊?”兴许是觉得她太过聒噪,同样守候的男人中有人回了她一句。

妇人这才讪讪的收了口。不过麦穗已经听不到了,这回儿她已经跟着六七个差不多年龄的女孩一起,由中年管事带着进门而去了。

虽然进的是角门,出入的方向也是下人住的院子,但仍觉得贵气逼人,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花团锦簇,处处透着剔透玲珑。

院子极大,一行人在里面穿梭前行,曲折迂回。如果不是有人带着,估计都会迷失了方向。

“你们进了府里。最好是老实本分些。切莫到处乱逛,若是冲撞了哪位主子,谁都保不了你。”管事的话虽然很严厉。却也是为着她们好。除了个别活泼性子的吐舌缩颈外,大都老老实实,口观鼻,鼻观心的跟着走。

很快这几个人都安排了活。大家都是负责各院子的洒扫,属于最低等的使唤丫头。

本来国公府下人不少。这次这么大规模的请短工,是因为国公府唯一的大小|姐将嫁给太子为太子妃!为了这一天,双方都盼了好久。众所周知,大唐国的太子已经三十有余。正妃之位一直空悬,就等着云大小|姐及笄了。这件喜事还不仅仅是国公府一家的大喜事,事关一国太子。也是大唐国的大喜事,自然会办得热烈隆重。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国公府宅邸差不多全部翻新,各处维修修缮,布置整理,人手自然就有些短缺。但也只是暂时性的事多,不可能再多买下人回来,唯有向外请些干粗活的短工也算是权宜之计。

管事似乎对麦穗另眼相看,在询问过她的家庭、文化程度等情况之后,被分到云大小|姐的映雪阁。虽然惹得同行的小姑娘们眼红心热,但也没办法,按管事的说法,他家大小|姐是最尊贵的人,连扫地的粗使丫头都得识文断字的才行。

麦穗也很识相,从身上摸了二两散碎银子来孝敬管事吃茶。

分到主子的院子里,即使是个扫地的也要比随便扫花园子的好上不少,万一遇到主子心情好,讨了喜得个赏什么的还是很容易的,特别还是个好事将近的主子。除却这个常理,麦穗也很开心有机会能离消息中心更近一步,毕竟她进国公府的目的可不是专门为了当个扫地丫头的。

这下管事的更满意了,当麦穗求他通融一下给家里送个信都满口答应。

等桃花发现自己的人又被丢了时,已经是做完蛋糕傍晚时分了,所有的人都回了梅园,唯独不见麦穗的身影,而且竹妈妈说根本就是一天没见过她。

一家人吃着晚饭如同嚼腊。麦穗一直是个稳妥的人,桃花认为她不会做出过激的事,那出门一天还没有回来,只有可能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想到这里桃花再也坐不住,就要出去寻人。

“你就在家等消息吧,寻人的事我来做,你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迷了路还得再派人去找。”

望了望徐怀仁憔悴不堪的脸,桃花觉得很不好意思。不过这时候也只能听他的安排,她是真的不大认得路,再走丢的可能性非常大。

吴凡、许彪和竹妈妈、墨霜都有功夫在身,自然是要出去寻人的,耿虎留在家里看门,豆芽和禾苗年纪小,都留在家里。

等待的时间突然变得特别漫长,桃花坐在书房里一页书都看不进去,不停的往院门张望。她在这个世上一个亲人都没有,身边的几个人都是陪着她一路走过来的,跟自己的亲人差不多,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独自未归,叫她怎么不担心?没事总会脑补一些最坏的情节,吓得更是坐立难安。

“你这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吗,你那丫头机灵得很,肯定不会有事。”

突然的,好久没见的风扬出现在她的背后,吓了她一跳!

“是你!你怎么进来的?”这个时候见到风扬,桃花还是很欣喜,她现在心乱如麻,见到他沉着的样子,总是不由自主的能镇定些。

“当然是走大门进来的,都来了好一会儿了,你呀,这叫关心则乱。”

沐风扬眉头轻皱,寻人的人手他已经派出去了,本来不想现身见她的,只是见不得她这个着急上火的样子。

“她是我的家人,出了事我自然关心。”

“那我呢?你会关心我吗?”心里的话脱口而出,话说完了,沐风扬才觉得说得有些不妥,完全表现得像个争宠的孩子嘛。

也不怪得他,虽然这些天他没空来见她,但每天都会抽会在暗处看看她。好不容易才把那个徐怀仁给难住了,避免了他们相处的机会,结果她可好,巴巴的给人家出主意,还亲手下厨做吃食,他都还没尝过呢。

“我怎么不关心你?咱们是朋友啊。”桃花根本不知道沐风扬心里纠结什么,只是难得见着冷口冷面的他会出现这样别扭的表情,当下就笑了,“你呀,还是这样脸上带些表情好看些。”

两人混熟之后,桃花再不怕他,什么话都敢说了,特别是现在这样一副萌萌的样子,恨不得把爪子伸过去狠狠蹂|躏一下。

紧张的气氛缓和下来,桃花也开始冷静的分析麦穗的处境。那丫头虽然年纪小,却是有些功夫底子的,之前跟着耿忠、胡大力就学了些基本功,后来吴凡和许彪来了之后,又加强了训练,虽然敌不过顶级的高手,但绝对算不上弱女子,而且她的心性向来沉稳,一般的混混流氓还不是她的对手,这里是京畿重地天子脚下,做坏事的人胆子还是小些的,想是遇上什么事耽搁了。

果然,没过多久,耿虎就气喘吁吁的跑来了,手里拿着一封麦穗的亲笔信。说是她打发人送回来的。

桃花忙不迭的打开了看,心下大惊,来不及发表任何评价,信就被风扬拿过去了。

信不长,短短的几行字,交代了一下她的行踪。好在人没事,桃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自然就打发耿虎去通知外面寻人的人。

只是心里塞得厉害,这丫头竟然为自己想出那样的主意,大宅门的后院,哪是那么好呆的啊,平常在她身边由着她们胡闹惯了的,万一犯了人家的忌讳,丢了小命都不知道,真是胡闹!

“都叫你别担心了,云家的事我会打听的,明天把那丫头叫回来。也不知道你担心她。”

虽然风扬说的是抱怨的话,桃花却觉得他改变了不少,至少以前一句话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的字。

送走风扬,徐怀仁跟竹妈妈他们也相继回来了。大家一通忙乱,好在只是虚惊一场。最后做好的蛋糕品尝的过程都没有,全由徐怀仁打包带走了。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