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第58章 放荡女闺蜜&《深不可测》金银花露原文

时间:2021-10-18人气:0编辑:
 原先,盛闻言一直觉得结婚这事并不着急,毕竟她和沈在现在在一起的状态很快乐,有没有结婚也没什么差别。

  可现在,竟然有人胆大包天,婚都敢求上,这还把她放在眼里啊?

  于是,她开始考虑起了结婚这事。

  但就在她思考着,什么时候跟沈在约个时间结婚时,陈超突然给他来了个电话。

  “怎么了陈助?”

  “闻言,你现在公司忙吗?”

  盛闻言道:“还好,现在没什么事。”

  陈超犹豫了下:“那,你要不要来IZ一趟,之前你不是跟我说,Carol如果出现了,跟你说一声吗,她……”

  “你可别告诉我,她来中国了。”

  “是来了,现在在大厅。”

  盛闻言傻眼,立马拎上包就往办公室外冲:“沈在呢。”

  “沈总还在外面没回来,Carol是因为项目来的,说在这等他。”

  盛闻言嘴角扯了下,眼神冷冰冰:“等着我,马上来。”

  盛闻言风风火火地往外走了,一边走还一边给沈云霓打了个电话……

  “小盛总好。”

  “小盛总。”

  边上员工路过,盛闻言跟两人颔了下首,但脚下丝毫没停留,径直冲进了电梯里。

  电梯门在里头传出啪啪的连续按击声中被关上了。

  两员工面面相觑:“小盛总这是怎么啦?”

  “看着有急事。”

  “可我看着怎么……更像去打架?”

  “……”

  盛闻言内心还真有跟那女人打一架的冲动,但开车到了IZ后,她冷静了。

  嗯……还是需要保持一下优良的传统美德,对外来客人有所欢迎的,就算,这人是来名目张胆抢老公的。

  “你们这的甜点,挺好吃,这口味我喜欢。”

  盛闻言从IZ门口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坐在大厅的位置,跟边上的陈超说话,她讲得是中文,但是很不流畅,讲得有些艰难。

  陈超:“你喜欢的话,我让人再去买一些。”

  “好啊,谢谢。”

  “小盛总好!”前台两姑娘先看见她,特高兴地朝她招了招手。

  盛闻言也朝两人打了个招呼,接着,走向了陈超。

  陈超和那个叫Carol的女人听到声响转头看了过来,陈超见着她,眼睛一亮,立刻道:“小盛总,你来了。”

  “嗯,来了,沈在呢。”盛闻言故意这么一问。

  陈超会意,答道:“沈总马上会到,他已经交代过了,您要是到了,让您去办公室等。”

  “喔,那你让他快点回来,我等会还有急事呢。”

  “嗯。”

  Carol中文讲得不好,但听是都能听得懂的,见陈超和盛闻言说话的内容,她也明白了什么,起身,上下打量了盛闻言一眼。

  “你是,盛闻言。”

  她竟然知道她。

  盛闻言对人笑了笑,大大方方露出一个笑脸,伸手:“我是的,你是?”

  Carol跟她握了下手:“原来你就是,盛闻言。你好,我叫Carol,我是Zayne,在一起的,伙伴。”

  Carol口中的Zayne,就是沈在。

  盛闻言说:“你应该想说合作伙伴吧?我听说过你,和IZ有项目合作的Carol。”

  “我也听说过你,Zayne说,他的女朋友,叫盛闻言。”

  “嗯,是我。”

  Carol眉眼弯了弯,道:“那我们之后就是……竞争关系了,竞争,这个词我用的对吗?我跟你,竞争沈在的那个竞争。”

  Carol声音不小,来往的员工和前台那两小姑娘听罢,顿时都愣住了,然后十分默契地,皆看向盛闻言。

  这外国人说什么呢……

  竟然当着小盛总的面,说这个!

  要这么劲爆吗?!

  盛闻言也是被她的直接弄得懵了下,但好歹她也是听说过这个Carol的事迹的,于是很快就反应过了,道:“竞争?你知道我和沈在已经在一起了吧。”

  Carol坦然道:“我知道,但是你们没没结婚。所以,我有追求的权利,Zayne也有选择的权利。”

  “谁告诉你我们没结婚了。”

  Carol愣了下:“我听说Zayne还是未婚,难道不是吗。”

  “很快就不是了!”盛闻言跟她身高差不多,气势上一点都不弱,她冷飕飕道,“Carol小|姐,你口中的这个Zayne,马上就要跟我结婚了,麻烦你,别动不动就跟一个已婚的男人求婚,ok?!”

  “沈总好!”

  突然,身后有人突然喊了声。

  盛闻言顿了下,回头,果然见沈在站在门口处,他面色有些错愕,显然是听到了她方才说的话。

  盛闻言冷哼了声,走了过去,张口便道:“结婚,去不去。”

  “……”

  盛闻言:“问你话呢,你跟不跟我去结婚。”

  大厅一片寂静。

  员工也好,Carol也好,都反应不及。

  沈在也是没反应过来,但他听着盛闻言的话,身体已经比脑子更快去做了应答。

  “去。”

  盛闻言回头,挑衅地瞪了Carol一眼,拉起沈在的手就往外走:“那就现在,我们去民政局。”

  ——

  今天不是情人节、520等有特殊意义的日子,它就是个星期二,普普通通。

  是他们给它冠上了意义。

  盛闻言在民政局门口等到了沈云霓,沈云霓将沈在的户口本交到她手里,开开心心地离开了。

  “你这是,早准备好了?”沈在一脚踏进民政局,看着自己的户口本都被她弄出来了,这才有了真实感。

  盛闻言拉着他的手,坐在里头的位置上等着。

  “想是想挺久了,但是今天知道Carol要来,所以就提前跟云霓交代了声。”盛闻言转头看他,“你是不是后悔了?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喔,可以从这走出去,我可不强迫你。”

  嘴上说着不强迫,手却把他拉得紧紧的。

  沈在轻笑了下,回握住她:“我怎么会后悔。”

  “确定好了?”

  “嗯。”

  原先他是觉得她年纪还轻,所以从来没去提这件事。

  但他心里是想的,现在她突然拉着他到这来,他甚至都想感谢Carol了……怎么会后悔。

  “诶,话说回来,好像是急了点,你家里和我家里都没告诉一声。”

  沈在:“云霓已经知道了,所以我家里人一定马上就会知道,至于你家里人,结束后去你家一趟吧。”

  “嗯……行。”

  婚礼麻烦,领证却很简单。

  一系列事情操作完,两人从民政局出来后,手上就多了两个红本本了。

  盛闻言有些兴奋地把本子拿在手上,“快,帮我拍个照。”

  沈在心情愉悦,任由盛闻言指导,拍了各种角度。

  拍完后,盛闻言道:“你晚点发个朋友圈,图片就行。”

  沈在的朋友圈一片空白,他从来没有发过任何东西。

  所以盛闻言也不强求他发什么肉麻的话,反正发个图片,大家就都知道了。

  “我要让所有认识你的人知道,你已经结婚了!我看下次还有哪个Carol敢出现。”

  “嗯。”沈在轻易应下了。

  盛闻言高兴地搂着他的手臂。

  沈在说:“那我们现在先去你家,跟你家里人说一声。”

  “晚点再去吧,我想先告诉妈妈。”

  沈在顿了下,意识到,她说的不是田娇,而是李小盼。

  盛闻言说:“我们现在去找她好不好。”

  沈在点头:“好。”

  上一次来李小盼的坟前,是和沈在闹翻,回到启盛的某一天。

  当时她在启盛的压力其实有些大,最难挨的时候,她便偷偷跑过来,在这里坐了一天。

  那次,她和妈妈说了很多沈在的坏话,她说他不近人情,说他心狠手辣,还说他根本没有心……

  盛闻言现在还记得当时自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骂人的样子,现在想来,有些好笑,毕竟这次来到这,她是带了那个自己说了一箩筐坏话的人。

  “妈,上次我说的那些话你可不可以忘记啊。”盛闻言道,“那些坏话都是气话,我瞎说的。”

  沈在在她边上蹲下来:“坏话?你是说我吗。”

  盛闻言轻咳了声:“哎呀,都是气话啦,妈妈以前就认识你,知道你什么性格,所以肯定不会听进去的。”

  “哦?所以,你是说我什么坏话了。”

  “嗯……这个嘛,不重要啊。”盛闻言岔开话题,“今天的主题是结婚,结婚。”

  沈在眼底有些笑意。

  盛闻言从包里把红色的本子展示出来,道:“妈你看,今天刚领完证哦,开心吧~领证对象你也很熟了,就我边上这位,沈在先生!”

  “……你看他是不是跟你以前认识他的时候一样帅,我觉得他超帅的。”

  “嘿嘿,谢谢妈妈以前认识了他,不然,后续我可能都没原由接触上呢……”

  这一个下午,盛闻言对着墓碑说了很多话。

  沈在在边上作陪,在盛闻言说到谢谢她以前认识了他的时候,目光移到墓碑前,李小盼的照片上。

  照片里的女人还是他记忆中的模样……

  其实,该感谢的人是他吧。

  感谢她在他叛逆迷茫的时候帮了他一把,更感谢她,让他能遇上盛闻言。

  “宝贝,你不说点什么嘛。”盛闻言拉了拉他。

  沈在看着墓碑,想了会说:“我会照顾她,您放心吧。”

  盛闻言等了一会,见他没再开口的意思,道:“啊?就没啦,也不说肉麻的吗。”

  沈在轻笑了下:“在你妈面前说肉麻的,合适吗。”

  “合适啊,我妈才不介意呢。”

  今日阳光甚好,清风卷过,稀稀疏疏是枝叶碰撞的声音,似是亡人的一种回答。

  沈在看着盛闻言,突然抬手摸了下她的头,目光温柔道:“我爱你。”

  盛闻言愣了下,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沈在又捏了下她的脸:“怎么,又太肉麻了?”

  盛闻言嘴角顿时弯了起来,一下子扑倒了他怀里:“不肉麻!一点都不肉麻,沈在,我也爱你,我爱死你啦!”

  ……

  从李小盼那离开时,夕阳已经快落了。两人牵着手,从山上往山下走。

  “我都有点饿了,打个电话给陈姨,让她给我们准备好吃的。”

  “嗯。”

  盛闻言:“诶对了,你朋友圈发了吗。”

  “刚才发了。”

  “那我看看。”

  “好好走路,等会回去再看。”

  “我现在要看一下。”

  沈在拿过她的手机:“回去看,你急什么。”

  “嘶……是你害羞什么呀!给我,我看看!”

  “不给。”

  “给我——”

  “晚点。”

  “诶你……”

  但那天啊,不止盛闻言,所有人都看见了。

  从来不发朋友圈的沈在,在下午五点二十分,发出了人生第一条朋友圈——

  “妻子盛闻言,一生挚爱。始于初见,止于终老。”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