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女闺蜜丝袜打我飞机_没有套套,那就不做呗

时间:2021-10-18人气:0编辑:

  没有套套,那就不做呗~

  盛闻言往边上挪了挪,给他腾出了一个空位。

  “我们晚上乖乖的,只盖被子纯聊天。”盛闻言拍了拍边上的位置,“快,你来躺着。”

  沈在无奈地看了她一会,只好在边上躺了下来:“纯聊天,你也说得出口。”

  “怎么说不出口了,我只是想跟你一块睡觉嘛,一个人在那边睡,我多害怕。”

  “怎么,又怕有鬼了?”

  沈在没忘记之前有一次,他让她一个人住自己的房子,她非说自己怕鬼,要他留下来的模样。

  盛闻言也想到了,嘻嘻一笑,牵住了他的手:“我胆子小,你多体谅。”

  手心握着的手细细嫩嫩,完全可以被他包裹着。沈在没忍住一拉,还是把她往自己怀里拖了拖。

  盛闻言也不客气,揽着他的腰,脚也翘到了他身上。

  沈在:“你腿在干什么,这是你说的纯聊天?”

  “是你先拉我的。”盛闻言说,“而且这样也可以聊啊,又没有堵上你的嘴。”

  “哦,那聊什么?”

  “我想想啊。”虽这么说着,但盛闻言压根就没有在认真想,她的鼻子在他胸口拱来拱去,片刻后很享受地说道:“沈在,你身上好好闻~”

  她这么蹭,谁还受得了。

  沈在的火轻易就被挑弄了起来,他伸手盖住了她的脸:“你再这样,没法聊天了。”

  盛闻言的眼睛在他掌心上方无辜地眨着:“可你身上真的好好闻,好像是……花香,唔好像又不是,也不知道是什么,反正就是好好闻。”

  沈在眯了眯眸子,骤然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他在她脖颈间深吸了一口,低声道:“那你知道你身上什么味道吗。”

  盛闻言:“什么?”

  沈在掐住了她的下颚,沉声道:“勾/引人的味道。”

  盛闻言愣了下,随即笑得灿烂,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幽幽道:“喔~勾/引人的味道是什么味道,我怎么闻不到~”

  沈在没开玩笑,他是真的觉得她身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近闻香香的,那香味,轻易可以把欲/望勾起来。

  听说,相恋男女间会产生一种味道,是荷尔蒙作用。

  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盛闻言身上,又好像是证实了。

  “勾/引人是什么味道呢,唔,是不是就你身上这个味道。”盛闻言曲起腿,抵住他,“沈总,看来你也会勾/引人诶。”

  沈在眼神暗了暗,欲念上来,好像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俯身便吻了下去。

  盛闻言嘴角一弯,很热情地应了回去。

  可后来事情愈演愈烈,似乎要不可控的时候,她又侧过了头,“好啦好啦,别过分……我们还是该盖被子纯聊天的。”

  沈在这会火气是大得不行,他就知道,一起睡的结果会是这样。

  他深吸了一口气,“你跟我说说,还怎么纯聊天。”

  “呃……我想想……”

  沈在哪还让她想,直接拉着她的手,引导着往他身上去。

  盛闻言很快就碰到了什么,“你能不能冷静一下……”

  “我让你去自己房间睡,是你不听。”

  “啊……是我的问题。”

  “就是你的问题,所以,请你现在解决问题。”

  盛闻言低眸,明知故问:“那怎么解决好。”

  沈在:“你选。”

  盛闻言想了想:“手?腿?”

  沈在目光幽深地看着她。

  盛闻言张了张口:“还是……嘴?”

  沈在:“……”

  最后,被子里的一方天地像点了烤炉,烘得两个人都汗涔涔的。

  等盛闻言终于把这个问题解决掉时,她觉得自己腮帮子都麻了。

  真的,刚才她不应该过来,也不应该故意去逗他。

  简直自讨苦吃!!!

  盖被子纯聊天模式宣告失败,为防止身后那人又想做点什么,盛闻言背过了身,强迫自己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早上七点钟,因为昨天做了某件事,设闹钟这件事都给她忘记了。这会醒来看到时间,她赶忙从床上坐了起来。

  结果,腰间横过一只手臂,她又被拖进了被窝里。

  “上班还早,再睡会。”

  “不是上班……我回我房间。”

  沈在睁开了眼睛:“现在?”

  “就现在,不然被大家发现我大半夜的跑你房间来,面子我还要不要了。”盛闻言拉开他的手,下床穿拖鞋。

  沈在支起半边身子,笑看着她,突然道:“这么快就走了,是怕你老公发现?”

  盛闻言微微一顿,回头看他。

  沈在:“你老公几点回来,我帮你算算时间,你等会再走吧。”

  好家伙,还学她呢。

  盛闻言演戏雷达响动,走到床边,隔着被子拍了拍他的屁/股:“下次再约,等我老公出差,我一定还来。”

  沈在微微挑眉:“哦,那我等你消息。”

  “好呀,你屁/股这么翘~我喜欢死了,看在你屁/股的份上,我也一定会给你消息的。”

  沈在:“……”

  行,这种东西,果然还是说不过她。

  盛闻言趁机又在沈在身上摸了两把,然后霸总式一笑,这才转身走了。

  她轻手轻脚地开了房门,准备前往对面。

  “盛闻言。”突然,边上有人叫她。

  盛闻言一震,倏地转头。只见沈云霓正一脸惊讶地看着她。

  盛闻言立刻挺直了背,淡淡道:“哦,早啊。”

  沈云霓指了指沈在的房间:“你这,是挺早的。”

  盛闻言轻咳了声:“你爷爷奶奶都醒了吗?”

  “醒了啊,他们都起得很早的,在楼下呢。”沈云霓幽幽笑了下,“感情,你昨天晚上没睡自己的房间,跑到小叔房间去了啊。”

  “你别乱说,我可没有啊,我刚去喊他起床的。”

  沈云霓:“你少来,就你这样,还能忍住不去骚扰我小叔吗。”

  “你放屁——”

  沈云霓摆摆手:“好啦,你放心,我不跟大家说,给你留点面子。”

  “那我可谢谢你啊。”

  “不用谢不用谢,我关注的是,昨天你到底有没有哄哄小叔。他等会起来,不会还拿酒吧说事吧,我可不想被训。”

  盛闻言当然不会说沈在压根就没想训她,道:“你也不看我是谁,这种小事我还能不给你解决掉吗。”

  沈云霓眼睛一亮:“真的?”

  “放心吧,沈在已经答应我了,这件事他不说了。”

  沈云霓立刻松了口气:“谢谢啊,算我欠你一人情。”

  “哦吼,那我可记着了。”

  “你记着吧,以后呢,小叔有什么八卦消息,我都可以给你报信。既然你这么真心诚意想当我小婶,我帮帮你。”

  盛闻言:“八卦消息?你能给我报什么信?”

  “嘿你还真别小瞧我,这种事我知道的来源可多了。”沈云霓道,“我认识小叔这么多年了,是知道他桃花很旺盛的。所以啊,要是小叔身边有女人撩拨,我都跟你说。”

  “……”

  扯淡。

  盛闻言压根没把沈云霓这些话放在心上,因为她在沈在边上也挺久了。除了朱思邈和朱灵韵两姐妹外,她也没见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女人出现过。

  而且沈在这脾性,基本上算女人绝缘体了。更何况有她在身边,谁敢抢?!

  然而,盛闻言也是没想到,心里刚想了这么一遭,没过多久,就被打脸了。

  这事,还是得从沈在出国一个月出差开始说起。

  因为IZ有个重要项目是和国外一起的,所以需要沈在亲自出马。盛闻言自己公司这边也忙,自然没办法一块去,只能来个短暂的异地恋。

  这一个月来,他们或语音或视频,一切都很正常,也很平静。

  直到沈在出差要回来的前一天,沈云霓突然给她电话。

  “急事!重大的急事!”

  那会,盛闻言正好下班:“咋咋唬唬,什么急事啊?”

  沈云霓压着声道:“盛闻言!真的是大事!小叔被人求婚了!!就前两天,那女的当着好多人的面求婚呢!!”

  盛闻言一脸问号:“什么玩意?”

  沈云霓:“我说真的!因为我爸最近也在那边,跟小叔正好在一块的。今天打电话的时候,我爸跟我说,一外国女客户可喜欢小叔了,前两天竟然跟他求婚!”

  盛闻言:“表白还是求婚???你是不是省略了什么步骤?”

  “就是求婚啊,那女客户好像很多年前就认识小叔了……哎呀外国人奔放嘛,还喜欢搞一些浪漫和刺激来着。”沈云霓说,“反正,我就知道这些了,给你提醒一句。”

  前两天有人跟他求婚?这事,他竟然没有提过,他们昨天还视频了呢。

  盛闻言一头雾水。

  于是次日,她亲自去机场接了沈在。

  沈在和陈超是下午四点到的机场,盛闻言在车边等着,没过一会,就看到两人过来了。

  “欢迎沈大老板和陈大助力回国喔。”

  沈在嘴角轻勾,拉住了她的手。

  陈超道:“小盛总来接,很荣幸。”

  “不用荣幸不用荣幸,我也就是想早点来看看,被求婚的人会是怎么样神采飞扬。”

  陈超:“……”

  沈在:“嗯?”

  沈在有些意外,看了眼陈超。

  陈超立刻做了个“我什么都没说的”无辜表情。

  盛闻言见着两人的小互动,立刻就知道沈云霓说的是真的了,她把手从沈在手里抽了出来,冷飕飕道:“沈总,陈助没给我通风报信,你别看他了。”

  沈在:“那你……”

  “你女朋友的眼线遍布全世界!你可别以为有什么能瞒得住我!”

  沈在轻摇了下头:“无关紧要,不是特意要瞒你。”

  “是嘛,都求婚了,这么大的事还无关紧要啊。”

  沈在瞧着小姑娘是真有些吃味了,解释道:“也有怕你想太多的成分在。那人就是之前合作过的一个客户,性格就那样,想一出是一出。但我已经拒绝,也表明我有女朋友了。”

  “就这样?”

  “就这样。”

  陈超立刻道:“这我可以证明啊,沈总很严肃地拒绝Carol了,哦,Carol就是那个客户的名字。”

  盛闻言自然相信沈在会拒绝,就是没想到这年头,竟然还有比她更直接的人。

  求婚都上了?

  那她是不是得把结婚提上日程啊??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