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三个水嫩大学生闺蜜多水,校花第一次真紧水多嫩的

时间:2021-10-18人气:0编辑:
“你受伤了?”沈在黑着脸,语气不善。

  盛闻言顺着的视线看了眼自己的小腿,一条划痕,血都已经凝住了。她道:“没事,不小心被玻璃片划了。”

  沈在微微俯下身,近距离看了眼。

  盛闻言就势拍了拍的头,那安抚的模,就一女王。

  边上人目不转睛地看着盛闻言的小动作,暗自咋舌。

  这老虎的头顶,就盛大小|姐能这么『摸』了。

  盛闻言:“真没事,而且其地方都没受伤。”

  沈在起身看了她一眼,又望向了她边上,鼻青脸肿的一群人。

  杨圣等人接收沈在的视线,立刻看向了别处。

  沈在冷笑了声,没再说什么,跟着警察先去了里头。

  过了几分钟,才出来了。

  “跟我走。”

  “嗯!好的。”盛闻言立刻挽上的手。

  走了两步,沈在回了头,沉声道:“云霓。”

  沈云霓一震:“啊?”

  沈在:“发什么愣,还不走?”

  沈云霓咽了口口水:“我,我跟爸爸说了……爸爸会来接我。”

  沈在:“你爸有急事,让我顺便把你接回去。”

  沈云霓啊了一声,顿时蔫了:“好,好吧。”

  沈云霓其是宁愿被自己爸爸骂一顿,不愿意跟着沈在走的。毕竟沈在那冷冰冰的训人方式她是尝过的,还不如直接被臭骂呢……

  两分钟后,三人走出了警局。

  沈在和盛闻言在前头,沈云霓则屁颠屁颠地在后面跟着。

  “云霓。”郑琪这个时候被家里人接出来了,她小跑着了沈云霓边上。

  沈云霓看了她一眼:“干嘛……”

  郑琪:“今天的事不好意思啊,我真的不知道胆大包天,敢动你。”

  沈云霓没啥兴致:“哦。”

  郑琪看了眼前面走着的盛闻言:“怪她啊,她没事先动什么手啊,直接过来跟我讲一声不就好了,那就不会搞成现在这了……”

  “她不动手难道等着那男的动手啊。”沈云霓没好气道,“是那男的先错的,你说盛闻言干什么。”

  郑琪愣住,往在沈云霓口中,盛闻言都是不好的,怎么这会她还帮她说话了。

  “云霓,我,我的意思是……”

  “你别说了!”沈云霓恼道,“那男的就不是好东西,要不是盛闻言,我都不知道晚上会怎么。”

  郑琪:“……”

  沈云霓冷冷地把郑琪挽着她的手拿开,加快了速度,赶上了盛闻言的脚步。

  盛闻言她走了她身边,关心了句:“诶,你今天没受伤吧?”

  沈云霓摇了摇头,又想起之前在酒吧她一直护着自己,还因为自己受伤的事。

  “我没有……倒是你,你自己受伤了啊,管好你自己吧。”

  “我没事。”盛闻言说完,回头看了眼后面的郑琪,“云霓,你后少跟她在一块,她身边的人其挺杂的,你看今晚那个醉酒的,都不知道哪冒出来的,『毛』手『毛』脚,就不是好东西。”

  盛闻言虽这么说着,但她并没有指望沈云霓能立马听进去,因为她总是喜欢跟她唱反调。

  可没想的是,下一秒,她突看沈云霓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后不会跟郑琪出去玩了。”

  盛闻言愣了下,顿感欣慰,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嗯,这才乖嘛。”

  沈云霓脸『色』一红,挥开她的手:“喂……你当我小孩啊。”

  “你现在在我这就是小孩。”盛闻言嘻嘻一笑,凑她耳边小声道,“我是婶婶呀,侄女~”

  沈云霓:“…………”

  两人说话的时候,一旁的沈在一直一言不发。

  虽平时不怎么说话,但今天显整个人都在低气压里。

  沈云霓轻拉了盛闻言一下,低声道:“小叔肯定生我气了……既你非要当我小婶,那你得帮我说说好话。”

  盛闻言被这声“小婶”叫得轻飘飘的,立马比了个ok的手势:“我等会回去肯定帮你说好话。”

  沈云霓连连点头。

  三人上了车,沈在直接开车去了沈宅,送沈云霓回去。

  家里老人并不知道晚上发生了什么事,们大晚上的家里,很是开心,赵顺慈还强烈留盛闻言在家里过夜。

  天『色』确不早了,开车再奔波来奔波去不方便,于是盛闻言便答应留了下来。但因为她和沈在未结婚,赵顺慈还是让人给盛闻言准备了一个客房。

  沈在『操』心盛闻言的伤口,带着她去了客房后,让家里阿姨把『药』箱送了过来。

  “坐下。”沈在开了『药』箱,说。

  盛闻言:“这么小的伤口,等等自己就好了。”

  沈在看了她一眼:“我让你坐下。”

  “……哦。”

  盛闻言坐在椅子上,沈在坐在她对面,把她的腿放在自己腿上,找出了消毒棉签给她擦拭伤口。

  “嘶……”

  “疼?”

  盛闻言:“这……有点。”

  沈在眉心轻皱:“晚上为什么去酒吧,不是说在家陪着你妹妹吗。”

  “来是这,但是后来朋友叫嘛,我就出去了。”盛闻言打量着的神『色』,说,“你刚才来警察局开始脸『色』就很不好了,你这多可怕啊,看把云霓吓得。你呢,等会别训她了,她知道错了的。”

  沈在给她伤口消了毒,听罢抬眸看了她一眼:“你为我是想生她的气,想训她?”

  “那不?”盛闻言长辈姿态端得很好,说,“哎呀,她就是年纪小,遇那种变态不知道怎么办,今晚这次,算是给她长记『性』了。”

  沈在道:“听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怎么办了。”

  盛闻言微微颔首,十分得瑟:“当了,当时我就给一巴掌。后叫来了我的小弟,再给了一拳头。”

  沈在:“……后还把自己搞伤了,是吧。”

  盛闻言顿了下:“这个是意外。”

  沈在深吸了一口气,放下了她的腿:“别碰水。”

  “嗯~”盛闻言拍拍的手,“那你别去训云霓哈,人小姑娘怕着呢。”

  “这件事她父亲会教训她,不需要我。”沈在看着她,说,“倒是你,在这些场合要注意安全,这都不知道?”

  怎么感觉,在训的人,是她啊。

  盛闻言看着的脸『色』和语气,后知后觉,这人可能不是生沈云霓的气,而是在生她的气。

  “昂……我知道。”

  “后去酒吧这种地方,跟我说一声。”

  盛闻言拉住了的手,说:“我一直跟朋友在一块的,别人的局我基不会去,嗯……后少去。”

  “没限制你。”沈在说,“我是让你注意安全,后告诉我一声。”

  “噢……”盛闻言勾了勾的手心,“所,你今天是生我的气呀?”

  沈在微微一顿:“没有。”

  “可你这脸『色』就是有嘛。”

  “没有生你的气。”沈在似乎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直接道,“等会让阿姨给你送睡衣过来,我明天送你回去。”

  “那你呢。”

  “我房间在你对面。”

  “喔……”

  沈在拍了她的头:“你早点睡。”

  说着,便她房间出去了。

  盛闻言坐在小沙发里看着不停留的背影,看着被关上的门……更加肯定!这人!就是生她的气了!

  ——

  没过一会,沈家的人就把她需要的东西都送了过来。盛闻言不敢让伤口碰水,抬着腿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却丝毫没有睡意。满脑子都想着,今天她算在酒吧惹事了,还闹警察局。沈在这人,肯定是气她天天去酒吧『乱』玩,肯定误会她酒喝多了,才惹了那些男的……

  翻来覆去,盛闻言还是床上坐了起来。

  睡不着,去哄哄沈在吧。

  三更半夜,大家都回了自己房间,已经在休息了。

  盛闻言放轻了脚步,走对面,轻拧了下门把。

  门被开进去了,沈在没有锁门。

  盛闻言探进一个脑袋看了眼,这个地方她之前是来过的,满面的奖杯和书籍,她都印象深刻。

  时,屋里开了床头灯,灯光昏黄,可看床上的被子是掀开着的,但没有人。

  盛闻言走了进去,低低叫了声:“沈在?”

  没有人应她。

  大晚上的,这人去哪里啊……

  盛闻言在屋里找了一圈,最后停了在床边。

  气得晚上就走啦?不至于吧?

  “你这干什么。”

  “啊——”

  短暂的惊叫被沈在一把捂住了,盛闻言瞪圆了眼睛,缓缓回头看向身后发声的人。

  “喊什么。”沈在她消音了,这才放下了手。

  盛闻言拍了拍胸脯:“你吓死我了,房间这么暗,你突在我后面,走路都没声……”

  “我是出去倒了杯水。”

  盛闻言缓过来了,但她面上还是一副很害怕的模,直接上前搂住了的腰:“可你还是吓人家了啊,赔。”

  沈在把盛了水的杯子放置了一旁,说,“我看你胆子大得很。”

  盛闻言脸颊贴在胸口,蹭了蹭:“哪有啊,人家最胆小了,我不管,你赔~”

  沈在:“赔什么?”

  盛闻言仰起头,撅起嘴巴:“赔亲亲。”

  沈在低眸看着,眼里已经有了一点笑意,但脸上还是绷着的。

  盛闻言:“快点,赔啊。”

  她闹得认真,沈在好低头,在她嘴上很快亲了下。

  都准备好来个世纪舌吻的盛闻言『露』出一个『迷』『惑』的表情:“就这?”

  沈在:“就这。”

  盛闻言立马红了眼:“你变了沈在,你已经不是爱我的宝了!我是因为去了趟酒吧惹了点事你就生这么大的气,你变了!你再不是纵容我的人了呜呜呜。”

  盛闻言演戏的瘾又来了。

  假哭哭得一点都不真。

  可沈在却还是被她着嘤嘤咛咛的模弄得没法,叹了口气,说:“我是太担心你,不是生气。”

  盛闻言抽泣了两声,“是吗……”

  “是。”

  沈在『摸』了『摸』她的脑袋,她都不知道,当时接了警察的电话,说一群人因为在酒吧打架被带警局,还都鼻青脸肿的时候,有多着急。

  生怕自己看她受伤,生怕她被人欺负。在没警察局之前,心里都要急炸了。

  “闻言,后别那么让我担心。”

  盛闻言止住了抽泣,又搂住了:“嗯……我不会了。”

  “记住你说的话。”

  “记住了,我发誓!”

  沈在点点头:“那行,不闹了,你早点回去睡。”

  盛闻言一听,立马又不干了,她松开,快速地甩了拖鞋,钻进的被窝里。

  “我今天晚上就在这睡行不行?”

  沈在愣了下,走床边,掀开了一角的被子,坚决道:“不行。”

  盛闻言可怜兮兮道:“怕被家里人看吗,那我闹闹钟,明天一大早就跑回自己房间,假装我是在那睡的,怎么?”

  “不可。”沈在俯身靠近她,说,“你为我今晚为什么这么快你房间离开?”

  “为什么?”

  “……”

  “为什么啊?”盛闻言追问道。

  沈在捏了捏眉心,好说:“这里没有套,所,别跟我一起睡。”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