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唐三对朱竹清下药疯狂输出%&我和女友在闺蜜面前做

时间:2021-10-18人气:0编辑:
电梯到了后,两人上去,回到了房间。

  盛闻言离了温泉池澡都还没洗,这会回到房间,第一时间就先去了浴室。

  “我先洗个澡啊,你帮我把衣服放好。”盛闻言交待道。

  沈在应了,把她穿过的衣服放到了一旁。

  这酒店提供干洗服务,衣服隔天都可以让人来拿。但内衣内裤是除外的,沈在看了眼,随手拿了起来。

  内衣黑色成套,蕾丝,还是透明的。

  沈在又看了一眼,这才拿着去了卫生间。

  盛闻言还在隔间里洗澡,卫生间门突然被推进来,她还吓了一跳。

  但她和沈在已经是坦诚相见过了,所以本能的惊吓过后立刻也就冷静了下来,她探出头问了声:“你干嘛呀?”

  问完发现他手里拿着她的内衣裤,顿时拔高了声音:“沈在你干嘛,拿我的内裤……要做什么?”

  沈在没有转头看她,开了水龙头,把内衣裤放着冲洗。

  “这穿过的吧。”

  盛闻言愣住了:“啊……穿过的啊。”

  “嗯。”

  盛闻言反应过来了:“你,是在帮我洗内衣裤啊。”

  沈在方才就是看到了,知道穿过的内裤过夜不洗对她而言也不好,随手而已。

  “你快洗澡,别着凉了。”沈在道。

  还从来没有……除陈姨之外的人帮她洗过内衣裤。

  还是个男的。

  盛闻言静静地看着,是难得震惊到了。

  她跟在沈在边上当助理的日子,对他这个人也是摸得比较透彻了,衣食住行有人帮着,从来不怎么自己动手。

  但现在跟他在一起后,越来越发现,他其实是个很会照顾人的人。

  “你等什么,不是让你快点洗澡了。”沈在余光注意到她还扒拉在玻璃门那,说了句。

  盛闻言哦了声,“那,那谢谢你啊。”

  沈在:“……”

  “因为还是有第一个男的帮我洗内衣裤,就……怪不好意思的。”

  沈在揉搓完,用清水冲洗:“你还会不好意思。”

  盛闻言摸了摸鼻子,什么话都没说,缩了回去。

  这表现倒让沈在觉得意外了,他忍不住转头看了眼。

  卫生间淋浴房是玻璃隔离的,因为热气蒸腾,玻璃都成了雾面,看不清里面,但轮廓却是明显的。方才沈在一直没有转头看,因为他知道会看到什么场景,也怕在她洗澡的时候就幽不住。

  水声淅淅沥沥地传来,沈在看到那个身影微仰着头,两手在身上划过。

  他喉间一紧,还是没忍住,把已经冲洗完了的衣物放在了洗脸台边,抬脚走了过去。

  另外一边,盛闻言还在冲洗泡沫。

  一边冲着,一边喜滋滋地想,沈在竟然给她洗内裤了诶……他也太好了吧。

  “背后右边。”

  身后突然传了沈在的声音,盛闻言倏得回头,只见淋浴间门口的地方,沈在正站在那里,直勾勾地看着她。

  盛闻言下意识抱住了胸口:“啊?什么?”

  她这动作,挤得更圆润了。

  沈在眼眸一暗,上前,扶着她的肩把人转了过去,低声道:“我说你背后还有泡沫没冲到。”

  淋浴花洒还在上头开着,沈在穿着衬衫、西裤就这么走了进来,一下子就被淋湿了。

  盛闻言回头看他:“……你衣服啊。”

  沈在:“没事,顺便洗了吧。”

  哪有这样洗澡的。

  盛闻言想吐槽两句,但下一秒,她便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从后面抱住了她,单手掐住了她的下颚把她的头传过去了些,低头吻住了。

  “唔……”

  脸就这样迎上水流,盛闻言闷哼了声,觉得没法呼吸。

  沈在意识到了,稍微把人一推,往里走了走,直接压着人贴了墙。

  墙面有些凉,但好在他的手就在她身前……所以还算替她隔离了墙面。

  “洗了先……出去吧。”盛闻言嘤咛道。

  沈在未答,直接把人转过来,托了起来。此时沈在的衣服已经完全贴在了身上,她也是,浑身湿漉漉的,睫毛都带了水渍。

  盛闻言惊呼了一声,抱住他。

  沈在抬眸看着她,一双眼睛很亮,带着势在必得的野心,“就在这。”

  盛闻言呼吸微紧,轻笑了声,说:“喂……你们酒店这么随便的吗,你一个服务员,还能闯我房间啊。”

  戏瘾又开始了。

  沈在完全习惯:“嗯,需要服务吗,客人。”

  盛闻言低头抵着他的额头,娇声问道:“多少钱呢?”

  “看客人长得还不错,可以免费。”

  盛闻言大惊:“真的吗,那……我就试试?不过要是服务一般,我可要投诉你的。”

  沈在咬在她耳朵上,沉沉道:“免费的都投诉,你还讲道理么。”

  “我不管。”

  “好……那我只能,努力了。”

  水流稀疏,最后,直接被按停了。

  不算大的淋浴间里,只余放肆的声音响彻,凶猛而无止尽。

  盛闻言一直觉得,沈在床上风度还是很好很温柔的,除第一次外。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今晚的他又开始跟第一次靠拢了,好像要发泄一般,没了顾及,从浴室到房间,简直是要把她往死里做。

  到了后面,她已经被折腾得完全没了力气,只得唉声求饶,哭哭啼啼博可怜,可他根本不放过她。

  最后到底什么时候结束的,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迷迷糊糊中,沈在似乎是抱着她去清洗了下,再回来后,她便昏睡在了床上。

  ——

  那种许久不去健身房,一去就过量运动的感觉又来了。

  第二天醒来,盛闻言感觉自己人都没了,腰酸背痛,脑子都嗡嗡直响。

  沈在还在边上躺着,他今天没起来,靠在那里看ipad,听到她的动静,他放下了平板,侧身躺了进来。

  “醒了,要不要吃早餐。”

  “不吃,不饿……”声音很哑,昨天闹得嗓子都疼了。

  盛闻言摸了摸脖子,嗔怒着看着沈在:“服务员,你昨天对我做了什么。”

  沈在单手揽过她,清浅笑了一声:“怕你投诉,卖力了点。”

  “你,你那是点吗。”盛闻言心有余悸,“我要投诉你!”

  “哦,是我昨天不够好吗,客人。”沈在凑了过来。

  “……”

  “不然现在补偿一下?”

  盛闻言眼睛都瞪圆了,立刻推搡着他,“别别别,我……不投诉了。”

  “真的?”

  “嗯,我给你五星好评,好吧。”

  沈在满意地笑了下,但一大早的这么抱着人,心却不受控制的,又隐隐有了些躁动。

  盛闻言感觉到他的复苏,是真怕了。

  “不跟你闹了……真的,疼。”

  沈在:“哪疼。”

  “就那里疼。”

  “肿了吗。”沈在担心,往下探。

  “别摸。”盛闻言拦着他,“你别动,它自然会好……”

  沈在见她是真的不行,只好按耐了下,把那悸动压了下去。

  昨晚,他其实是过分了,主要是因为在温泉池那边看到的场景,明明她已经解释过了,但他心里还是隐约有了计较。

  看到别人觊觎她,不爽。

  所以便用这种方式,加倍讨要回来。

  是幼稚的,但他竟然觉得这样会让他心情好一些。

  “我还是给你叫点吃的吧,早餐不吃你等会也起不来。”过了会,沈在松开了她,去拿电话。

  盛闻言缩在被子里:“我不饿啊……”

  “不饿也吃一点。”

  他坚持,那盛闻言只好道:“好吧,那我只要一杯牛奶和一个小面包就好。”

  “嗯。”

  沈在播了电话出去,过了会,客房服务便来了,盛闻言懒得起来,沈在也纵容着,一洁癖还直接把牛奶和小面包拿过来,让她在床上吃。

  吃完后,两人又躺下去睡了一会。

  约莫十一点,沈在的手机响了。

  是杨谦和打来的。

  “来吃午饭了,吃完我们去其他地逛一圈呗。”

  盛闻言还在睡,沈在转了个方向,声音放低了:“你们先吃吧。”

  杨谦和听着他这声,惊讶道:“不是吧,还没起来啊你们?”

  沈在:“是又睡了会。”

  “猪吗你们!”

  盛闻言还是被声音吵醒了,她拉了拉沈在,问道:“谁啊。”

  沈在回头说:“杨谦和,让我们去吃午饭,你要去吃吗。”

  盛闻言露出一个疲倦的表情:“不去……”

  沈在点了点头,对杨谦和道:“等会我们自己叫人送过来,你们吃。”

  杨谦和:“那下午呢,要不要一起去玩啊。”

  沈在看了眼盛闻言:“这个,应该也不了吧。”

  “我去……”杨谦和在那头骂了句,“沈在,你他妈是禽兽吗,这一天天的在酒店里都干什么?”

  沈在靠在床头,淡淡道:“我喜欢,关你什么事。”

  “你,你喜欢……妈的够了!”杨谦和有被秀道,气呼呼地说,“行行行,您老继续,要来的话再跟我说,滚吧!”

  杨谦和那边很快挂了电话。

  沈在笑了下,把手机放到了一旁。

  盛闻言见他打完了,半眯着眼睛看向沈在:“他又说什么了。”

  沈在:“说下午一起去别处逛逛。”

  “好……几点啊,太早我可不去。”

  “没事,我已经拒绝他了。”

  “啊?”

  “他知道我们有事忙,不会来打扰了。”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