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福利体验试看120秒(不戴套双飞女房客闺蜜)

时间:2021-10-18人气:0编辑:
   一路上,  宫女宦官迎面走来,皆低头欠身,面色恭敬有礼,姜糖趴在官轿的轿帘上,思索等下该用什么言语来糊弄这位眼神不大好使的帝王。

    闻镜端坐着,淡淡问道:“昨夜你入梦做了什么?”

    昨晚,  姜糖睁开眼睛后,  嘴巴严丝合缝,  半点不透露,  掀开被子立即滚进去睡觉,只露出一颗脑袋,甜甜朝他笑。

    撒娇般的嘟囔了几句,偏偏不肯说实话。

    他想打探,从来都是无人敢隐瞒,  或者用刑罚逼问,总会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

    然后面对她,  不需她多说,只要笑容一出,他顿时歇了旁敲侧击的心思。

    脸上现出一种无奈纵容的表情。

    姜糖用被子裹住自己,  说:“你就饶了我吧!”

    他抓住床栏一角,俯身抱住她,  忽然吻上了笑时微启的唇瓣。

    含糊道:“不想饶。”

    显然,  她的饶恕,  和他的饶恕,  不是同一种含义。

    足足闹了半晚上,第二日,他又恢复了冷静理智,再一次问出心底的疑问。

    她又使出重复的招数。

    这会儿却不大管用了,他的阈值不断提高,显然几句撒娇已经无法阻止。

    姜糖精神不大好,咬了一颗提神静心的丹药后,想了下其实也没必要瞒着,只好慢吞吞道:“我扮成女神轻玉,吓唬他几句,他就马不停蹄来召见人了。”

    他微凉的手指捏了下她的耳廓,声音清凌凌的,“糖糖真聪明。”

    眸中仿若盛着一汪春水,几乎能把人溺死。

    姜糖抿嘴笑得开心。

    两人腻歪了片刻,不断后退的黑瓦红墙突然静止,官轿随着宦官们的脚步止住,停在了一道巍峨的拱门前。

    与此同时,一座相似的轿子停在他们身后,待人都下了轿,才发现,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定禅。

    宦官唤了声“道长”,请三人一同进入。

    姜糖偷觑了定禅一眼,此人面容宽厚,眼神却极为警惕精明,目光若有若无地瞥了他们几眼。

    定禅心道,等会面见圣上,一定要找个法子赶走他们。

    敢和他来抢气运,他恶狠狠想,非得让你们有去无回。

    但他没料到,使用岐影妖镜,污蔑他们二人为妖孽时,情况与他想象得大不同。

    设想中,帝王震怒,二人被当场斩杀,结果一阵沉默的热风吹过,殿内寂静无声,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帝王蹙眉看他,眼神反而带上了对他的怀疑。

    显然,比起定禅,他更相信女神显灵,对姜糖和闻镜的身份坚信不疑。

    帝王冷声:“你莫不是脑子糊涂了,哪里来的妖孽。你面前站着的是两位仙人。”

    说是修为高深,却分辨不出仙人,这让帝王眼光锐利地凝在定禅身上,带着探究和疑忌。

    能历经阴谋诡计爬上帝位的男人,终于从定禅的惑乱中清醒过来,一时间眼神晦暗不明。

    定禅强装镇定:“我所说皆真,圣上切勿被妖孽迷惑了心神。”

    妖孽反说旁人是妖孽。

    闻镜陡然笑出了声,把这当做笑话般,笑声阵阵,引得帝王和定禅同看向他。

    他却不说话,挑眉望着姜糖。

    被充满期盼的目光一看,她表演欲上身,几步上前,食指遽然指向定禅,话语似重锤,重重捶地:“圣上,这位才是名副其实的妖道,骗了您整整一个月,他制作的丹药可不是什么修仙丹,而是夺取气运的魔丹!”

    此话半真半假。

    妖道是真,夺取气运是真,但万万不是所谓魔丹。

    定禅目光陡变,厉声喝道:“胡言乱语!”

    他上前一步,想为自己辩解,帝王却脸色大变,打断了他即将脱口而出的话,目光紧盯姜糖,“继续说!”

    姜糖被三道目光注视着,面色不改,从袖子里掏出一颗丹药,正是帝王近来每日必服的修仙丹。

    定禅脸色青红交接。

    她指尖收拢,捏碎了这颗丹药,然后令人惊奇的是,它竟然化作了团团黑气,在殿内横冲直撞,过后似被一种奇妙的东西吸引,冲着帝王的方向飞去。

    帝王连喊:“快快快,收了这魔丹。”

    此话一出,闻镜掠身闪到了帝王身侧,衣袍擦过冰冷的座椅,魔丹化作的黑气被他握在手中痛苦尖啸。

    帝王吓得魂飞魄散,亲眼见到此黑发黑眸的男人,轻易消灭了手中挣扎的黑气。

    愈来愈淡,最后彻底消散。

    紧接着,配合闻镜出手,姜糖痛心道:“妖道夺取气运,为的是阿谀奉承大魔王。一旦大魔王吸收完属于您的帝王气运,山河破败,迟早国破家亡。”

    帝王浑身颤栗,已经抖得跟摇筛子一样。

    她再接再厉:“届时大魔王出世,生灵涂炭,您罪孽加身,恐怕再难修炼成仙。”

    谎话不打草稿的道出来,现场唯一被瞒在鼓里的,唯有帝王。

    而闻镜知晓世上无大魔王。

    定禅已经气得胸膛剧烈起伏,两眼射出怒火,直直瞪着姜糖。

    他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闭嘴!简直鬼话连篇!”

    “两位仙人快除掉妖孽,吾必定重重有赏!”

    帝王指着定禅,缩身子,生怕他冲过来生吞了了自己,是想到殿内还有两位仙人,才勉强压制住了逃跑的恐惧。

    望见帝王的反应,定禅心一凉,知道大势已去,仰头大吼,较为黝黑的皮肤皲裂,勾勒出可怖细纹,身形随之暴涨。

    姜糖眼睁睁地看着,他变成了一只大乌龟。

    大得快挤不下朝安殿。

    乌龟妖张大嘴巴,一股口臭扑面而来,里面细细密密的牙齿,令她头皮发麻。

    倒不是害怕,更像是密集恐惧症。

    她偏头移开目光,闪躲掉他的第一道攻击,跳至到了他坚壳后背上。

    这时,闻镜已经出手,凛冽的寒光一闪,戳瞎了它的一只眼睛。

    姜糖拳头击地,裹挟着千钧力量,仅仅两拳,便让乌龟妖的千年坚壳碎裂。

    闻镜戳瞎了它的另一只眼睛。

    两人配合默契,此妖虽千年妖孽,修的是夺气运之道,不知害了人界多少国家,但在大乘境和化神境修士眼中,像是蚂蚁撼动大象,自不量力。

    不到半盏茶,乌龟妖重重落地,地面浮起纷飞灰尘,阳光下跳跃不定。

    朝安殿的动静大得惊人,已引来几位守卫和宫女,远远躲在门口,趁主子没发现,悄悄看了几眼。

    众人的目光凝在乌龟坚壳上的一男一女。

    男人黑袍猎猎,神色冷静。

    女子转动手腕,和他对望,手指比了个奇怪的姿势。

    他回了个足以令众人失神的微笑,面具之下,微露出的下颌弧线美好漂亮。

    妖孽已除,帝王以为事情告一段落,正要给他们封赏。

    姜糖却道:“圣上有所不知,妖孽虽除,魔王未消灭。”

    帝王忧心忡忡:“可有解决的办法?”

    “魔王以人界气运为生,被他吃下的气运,必须从他口中吐出来,届时,他的力量不足为惧。”

    帝王:“请说,吾必在所不辞。”

    “世间百姓的磨难灾乱,都是魔王夺取气运引发的后果。世人不知魔王现世,您需要昭告天下,尤其是失去家人重病垂危的百姓,循循善诱地指出,这位是害他们的元凶。”

    姜糖掏出一张画像:“魔王的画像,您记得让画师临摹。”

    递出去的几秒内,闻镜瞥到了画中人的模样,正是自己眼中盛满暴戾的表情。

    闻镜:“……”

    他瞬间了悟她一系列的操作,心中被一股难以表达的情绪冲撞着,敛下眼眸,唇角微微翘起。

    帝王接过画:“此魔王的眼神着实吓人,若小儿老人看人,怕是会做噩梦,甚至吓得生病也有可能。”

    姜糖歪头道:“那就别让他们看,告诉他们,这魔王叫做——闻镜。”

    闻镜笑了一声,她望向他,表情古怪精灵地变化。

    他这才掩饰地轻咳。

    帝王并不在意几声动静,全神贯注地想着魔王,又问:“告诉百姓,对魔王有什么效果?”

    “家国气运,由百姓而生。若百姓们抵触魔王,他便没了夺取的机会,吞下去的气运也可被排斥出。”

    姜糖编造了个大魔王,顺带有理有据地瞎扯理由。

    果然,此话一出,帝王神色肃然,忙唤人下去准备。

    批量画人像,提笔写圣诏,筹谋预备了十天,第十天终于把祸乱实打实地扣到了闻镜的身上。

    这十天,姜糖为帝王疗养身体,恢复了他的精力。

    至于修仙,她离开前,只说:“修仙之路艰难险阻,需要您放弃帝王之位,您肯吗?”

    帝王无话可说:“……”

    姜糖叹息:“圣上无非是追求长寿,不甘拖着病弱身体入土,我有一枚延绵益寿高阶丹,可以赠予您。”

    “寿命能有多长?”帝王迫切地问。

    姜糖:“一百五十年不再话下,若您保养身体,多运动多吃蔬菜还能再长些。”

    帝王接过,两眼冒光,已经把修真之道忘了个干净。

    毕竟,他追求的其实是无上的权势,锦上添花的才是健康悠长的生命。

    为了表现自己的信服力,离去那天,姜糖和闻镜于璀璨的金光下,踏云飞向远方,仙鹤飞旋萦绕,飘然逸气,端的是仙风道骨。

    众多宫女宦官充满敬仰,抬头仰望着,为首的帝王负手而立,胸腹重新燃起了当年登位的雄心张志。

    一生鞠躬尽瘁,治国平天下。

    ……

    闻镜背上黑锅的一年后,广邑国的传言飘向了人界每个国家。

    从此他变成了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大魔王,人人害怕恐惧,据说小儿夜啼时,还被不少父母用来吓唬小孩子。

    “你再哭,等下黑发魔王就要来吃你了!”

    人界百年,浮生短暂,许多人死去,新的生命再次降临。

    姜糖和闻镜游历完整片大陆的六十三个国家,走过雪虐风饕的高山雪地,踏过泥泞不堪的沼泽,时常去的便是笙歌鼎沸的街道,潜藏在闹中取静的小院子里,每过十年去向远方。

    当他们横跨国与国的边界,穿过无人的森林,寂静回荡回声的峡谷,重新踏到熟悉的城楼下时。

    传来了系统激动的播报时:“恶意值已达一千万!”

    姜糖微微怔住,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系统的屏幕报出百分比进度。

    1

    15

    25

    ……

    100

    完成开通时空功能!

    淡蓝色屏幕不断扩大,最终变成了两人宽的门。

    门内一片白色,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姜糖的手心捏出了汗,抱着忐忑的心,缓缓地走去。

    而闻镜始终握紧了她的手,像过去一百年,从未放开她。

    这一辈子,他会一直在她的身边。

    抓住她。

    陪伴她。

    无论任何世界,无论何时何地。

    她小幅度地回握住,用沉默的身体言语,告诉他。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