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120秒动态图试看*口述我和小娻孑在车上做

时间:2021-10-18人气:0编辑:
极有可能。”闻镜的手指紧紧抓住她,带她往主卧的方向去,离得越近,  这股妖气就越重。

    屋门口又守着两个护卫。

    姜糖从花坛的土壤里捡起两枚小石子,投掷过去,  不到弹丸大小,却轻松砸晕了两个护卫。

    待前方的身影无声无息倒下后,她迫切地走到了廊檐下,  一根手指戳破了窗棱间的纸糊。

    闻镜看她动作,  不动声色地站到身侧:“你这是作甚么?”

    “电视剧都这样演的。”姜糖透过小洞,眯着一只眼往里瞧,  “里面太黑了,  看不清。”

    这妖道睡得可真早。

    不像电视剧里的剧情,配合得天衣无缝,  说偷窥便能偷窥成功。

    姜糖放弃了。

    直起身子,  耳边传来一声浅淡的笑声,他发出几声气音,  寂静的黑夜,几乎听不清晰。

    她挠了挠头发,  他似乎是为了避免被人发现,  刻意走近了,  凑到耳旁说话,  “不必麻烦,用隐身术就行。”

    呼出的气息打在她的肌肤上,  像是有一把小刷子轻轻擦过。

    带着些细微的痒意。

    她抬起脸,  望进一双融于黑夜中的清冷眸子。

    在她抬起头的一瞬间,  他的眸底染上了几分温度。

    人界正值夏季,  聒噪蝉鸣蛙叫声一齐涌来,热风吹过,两人与周遭隔绝成了两个世界,牵着手朝对方笑。

    闻镜笑了半晌,才道:“可惜时机不是很恰当。”

    什么时机。

    姜糖怔了一下,继而妙悟他的含义。

    她睫毛微颤,装作镇定道:“……我不会隐身术。”

    一下子把气氛破坏,掰到了正事上。

    闻镜沉默了下,顺着她的话道:“我帮你。”

    他握住她的手腕,姜糖感受到一股热力自肌肤相贴处传来,然后——

    没了。

    他收回了手。

    姜糖望了望他,又低头望了望自己,没有半点变化,她不是很懂地问道:“隐身了吗?”

    “已经成功了。”他解释道,“同源术法,作用在两人身上。除了我们能看见对方,其他人瞧不见。”

    她翻了翻自己的手掌,继而兴奋地拽他,门被轻轻推开,两个一高一低的身影悄悄潜进去。

    妖道的屋内味道更重了。

    姜糖捂住鼻子,好半天适应了黑暗,才勉强看清屋子里面的结构布置。

    屋子里有点乱,靠右墙的床榻躺着一个人影,黑黢黢的,怪渗人。

    左侧陈列各类大小瓷器罐子,摆得满满当当,靠左墙离床最远的位置,放置了一个高大的炼丹炉,里面的火似乎不久前熄灭,灰烬隐隐露出一丝红光。

    炼丹炉身边有一张宽阔的木桌,她走近,桌面一个匣子里盛满了颗颗圆润的珠子。

    她拾起来仔细看,才发现,这不是珠子,而是丹药。

    应该是妖道为帝王炼制的奇怪修仙丹。

    她拿了丹药,不敢说话怕惊醒妖道,又环顾四周,安安静静探查了半晌,没发现其他可疑之物。

    这才往外面指了指,用唇语道:“去外面说话。”

    等离远了,两人来到一座围墙下,翻过墙便是落枫殿。

    围墙下一棵老树探出树枝,闻镜倚靠着树干,清冷的月色下,面容温柔美好得不像话。

    他变得越来越不像他了。

    可她很喜欢这样的她,握住他暖玉般的手指,一路上就没松过手。

    闻镜指腹摩挲着她的手心,声音低沉:“怎么不杀了那妖道?”

    凭他们随便一个人,便能轻松解决。

    他以为,按照她的性子,会迫不及待下手。

    可她竟然没动手。

    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姜糖静静注视着他,眉眼弯弯,小声说悄悄话:“如果我们暗地里除了,就没人知道是我们做的。”

    “你想邀功?”闻镜意识到这点,摇摇头,“人界这些奖赏无非是些金银财宝或者宅邸,不值一提。”

    壕气从言语中显露出。

    她抿唇笑了一下,道:“我才不稀罕呢。我是为了你的恶意值。”

    闻镜从一开始进宫便显得兴致不高,这会儿难得提起了兴趣,沉寂的眸光微闪:“你的计划是?”

    “等明日,我们见了帝王,我用行动亲自告诉你。”

    她把这当做小秘密,小礼物般,到了关键时刻,才为他拆开。

    但不曾料到,这帝王有些不识好歹。

    两名真修士求见,他视而不见,妖怪化形的道士,却关照重视得紧。

    那名妖道把两人当作了对手,五次三番阻拦他们见帝王。

    每日晨起,去觐见帝王,定禅居心不良,把他们描述成道行低、专门坑蒙拐骗的假道士。

    帝王听了,不以为意摆了摆手:“赶走他们就是。”

    定禅捏紧手心,俯身鞠躬:“王上心慈,这等败坏道士名声的骗子,合该给他们一个教训。”

    “罢了,无关紧要的人,你也无须多用心,用心为我炼丹。”帝王不以为意,指尖捏着一粒小小丹药,双眼亮得惊人。

    定禅咬牙说是。

    姜糖和闻镜又等了一日。

    这次闻镜很有耐心,反倒是她,坐也坐不住,压着烦躁的情绪在他身边打转:“帝王不肯见我们,我得想个办法。”

    他的手指刮了刮她的鼻梁,微凉的温度让她冷静下来,偏头道:“有没有一种入梦的办法?”

    闻镜:“有的。”

    “你快教我。”姜糖憋了一肚子的闷气,“把我们当神棍,今晚我偏要使出个神棍的办法来。”

    闻镜:“我来。”

    他想替她揽下这活。

    但姜糖坚持道:“不行,我非得亲自糊弄他一番,好叫我熄灭满腔的气。”

    她固执起来,谁也劝不动。

    闻镜于是作罢,很有耐心地教她。

    庆幸的是在这术法简单易学,再加上她比任何时候都要专心认真,他花费了一个下午的指导,在入夜前终于让她学会,并且能够融会贯通。

    夜深人静,月亮如圆盘高挂,树叶晃动个不停,发出窸窸窣窣的动静。

    清凉的月光透过树叶以及窗棱的间隙,洒到了未燃烛的屋内。

    一个男人身影坐在床沿,侧着身子,专注凝望床上入定的女人。

    她双目紧闭,周身萦绕淡白的雾气,长久保持静止不动,风吹入室内,甚至连她的头发丝都没吹起。

    帝王的梦最初是惨烈的灰暗。

    童年不受器重,在宫女太监们的冷漠粗心照料下长大,挣扎爬到帝王的宝座,这一路艰辛繁难,他好不容易夺取权势地位,上位不到三年,身体却迅速衰败。

    不甘拖着病体苟延残喘,帝王千辛万苦想尽办法,求一个修真之道。

    广邑都城郊外建造了四座神寺,他每隔三天,依次跪拜过去。

    神寺里的并非姜糖想象中的菩萨,而是传说里的上古神仙。

    异世界和她的世界,差别甚大。

    每座神寺摆设了四位神仙的彩雕塑像,今日梦境,帝王找的便是传闻上古为百姓赐福,守卫妖界与人界边缘的女神轻玉。

    即便是在梦里,他照旧诚心叩拜,这份修道的渴求,令姜糖叹为观止。

    帝王沿着台阶,一路叩首,额头上渗出血液,依然面色不改。

    来到轻玉塑像前,他跪在地上祈祷:“仙人在上,吾一生历尽沧桑,愿死前求得仙人怜悯,赐福于我,获取修真之道。”

    大概是失望久了,他没报什么希望,轻轻闭眼合掌,完成三个拜神仪式后,站起身子。

    正当要转身之际,余光里见一道烁金的光芒闪烁。

    他当场楞了须臾,豁然回首,神态庄严满怀慈悲的轻玉竟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眸,泥制的女神嘴唇含笑,身上渡着神圣的圣光,令人不敢直视。

    帝王扑腾一下跪在地上,手狠狠颤抖。

    他莫不是在做梦,真的见到了神仙显灵。

    轻玉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你果真诚心追求仙路?”

    帝王连忙喊是。

    “既然如此,为何对近在咫尺的仙人视若无睹?”轻玉眨了下眼,故作沉重地叹息,“修仙看缘,可见这份缘,与你不够深重。”

    语气含了三分遗憾,七分淡薄,直白地表示,你就要错过修仙了,该回哪回哪去吧。

    帝王急了:“仙人所说,我听不大懂,追寻仙路一年以来,我一片赤子之心,甚至不曾伤害那些坑蒙拐骗之人,何曾,何曾……”

    说着说着,他猛地一顿,好像了悟到了什么。

    近来唯有那两位进了宫,未曾召见过。

    帝王脸色一白,唇角翕动,忙想解释,蓦地抬头看,轻玉却闭上了眼,恢复到初始的泥像状态。

    怎么唤都换不出来。

    他脸色已经到了惨白如纸的地步,眼前天旋地转,半晌,他大喘着气起身,后背额上满是汗水。

    这天深夜,守在床边的宫女被一阵急喊声惊醒。

    揉了揉眼睛从睡梦中醒来,她目瞪口呆,职责在身,尽管心里担惊受怕,却装作镇定地递上外袍。

    帝王披头散发地从床上跳下,口里急呼:“来人,来人,为我召见两位仙人。”

    他胡乱披上外袍,待推开门,看到屋外夜色浓重,燥热的脑子忽而被一盆水浇醒。

    夜深,他不能打搅两位仙人。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