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真人做人爱试看一污文水多肉多道具

时间:2021-10-18人气:0编辑:
 马车不快不慢的走, 由荒无人烟的偏僻之处,前进到了不那么偏僻的地方, 宁耀已经能偶尔看到其他人的马车, 从他们的马车旁边路过。

  宁耀趴在车窗往外看, 肩膀被从后边搂住了。

  “看到了什么,心事重重的?”郁澧问。

  宁耀一惊,他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他还以为和平时一样!

  “当然心事重重了, 压力大呀。”宁耀努力镇静的回答,“我们已经越来越接近终点了,也很快就能看见天道了吧。不知道他现在实力如何, 希望没有我们厉害。”

  郁澧轻笑一声:“别担心, 我想, 正面对抗它应该不会是我们的对手,大概会耍些阴谋诡计。”

  根据上一次和天道交手的情况来看,天道的伤还没有好完全。而要说硬实力, 他在上一辈子里,和天道进行最后的生死交锋时,也已经把天道的实力摸了个七七八八。

  天道要在这一段时间里提升自己的实力,能够同时击败他和宁耀,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因此耍花招才是天道最有可能会做的。

  宁耀:“……你说得对。”

  何止是说得对,天道它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郁澧全给猜中了!

  但是郁澧肯定没有料到,在打坏主意的除了天道,还有他吧?

  宁耀回想起神迹给自己的建议,整个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为了两人的再次相聚,将各种诱惑与干扰降低到最小,他要这么做吗?

  明明他已经是那个唯一,他还要再更进一步的给郁澧制造困难吗?

  “郁澧,”宁耀开了口,“只跟我一个人玩,你会不会觉得无聊啊?”

  这个问题着实让郁澧意外,他眉头一皱,想到了宁耀会这么问的原因:“你觉得无聊了?”

  宁耀:“……我才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要乱说啊!”

  一只有力大手揽住他的肩头,将他整个人往后按,于是宁耀倒在了郁澧怀中。

  郁澧低头,冰凉发丝触在宁耀脸颊:“事情结束之后,我陪你去游山玩水,但你别想多找几个人,不可能。”

  宁耀汗颜:“……我真的没这么想过,我就是随口问问。”

  郁澧的脑补一如既往地发达,宁耀不敢再过多询问,乖乖躺在郁澧怀里,吃郁澧喂过来的橘子。

  一切都是那么岁月静好,就连喂过来的橘子都酸甜程度适中。也不知道郁澧是什么时候,去哪里拿的橘子,但是在无形之中,郁澧似乎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啊——”

  一声尖利的惊叫划破宁静,宁耀猛的坐起身,放出神识去察看。

  神识迅速蔓延整个山头,宁耀发现是哪里出了事情。

  在离他们有些距离的山顶泥泞小路上,一辆马车被从中间劈开,露出里面的老妇人和一个年轻女子。

  年轻女人一条胳膊被独眼的彪悍大汉拉着,就要将她拉出车厢外。而她的另一条胳膊,则被老妇人死死拽着,不让年轻女人被抢走。

  独眼大汉显然没有了耐心,他粗大的刀已经从半空中落下,就要一刀把老妇人的头给砍下来。

  糟糕!

  宁耀大吃一惊,立刻想要阻止大刀砍下。但由于他日常里还保持着之前世界的生活习惯,第一反应是查看,而不是同时将攻击的力量伸出,导致他的发现和出手都迟了些。

  难道要来不及了吗?

  “铛——”

  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敲击在刀身上,看起来十分厚实的大刀断成两截,刀尖的部分被直直击上了天。而独眼大汉则被这股力量击得脚步不稳,往后退了好几步。

  “什么人,是谁在装神弄鬼,报上名来——”

  独眼大汉的声音戛然而止,原先飞上了天的刀尖回落,不偏不倚,以势不可挡之势,穿透了他的胸膛。

  大汉睁大了眼睛,轰的一声倒在地上。直到死之前,他都不知道是谁对他出的手。

  那一对妇人得救了。

  宁耀长长的松一口气,他当然知道那一股力量是从何而来,于是转头看向他身后的人。

  郁澧连眼睛都没有抬,依然垂着眼,专心的给他剥橘子。

  宁耀重新躺回郁澧怀里,吃下一片郁澧递到他嘴边的果肉。

  他还持续关注着那一对妇人,两人劫后余生,抱在一块嚎啕大哭。

  哭了一会儿后,她们擦掉眼泪,试图找到救下她们的高人,可最终一无所获。

  实在无法,她们朝着四周鞠了几个躬表达感谢,然后相互搀扶着离开了。

  这一路上都没有其他人,应该不会再遇到危险,宁耀收回注意力,拉过郁澧的手:“你怎么突然想到出手救她们呀?”

  郁澧越不是坏人,但他的同情心,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那一股劲,的确在长久的岁月中被消磨殆尽。

  郁澧的所有生活经验都告诉他,多余的同情心只会让他陷入到危险的境地之中,最好的生存之道就是独善其身,管好自己。

  郁澧给出的解释很简单:“你喜欢,我便这么做。”

  宁耀一愣,然后微微翘了翘嘴角。

  他到底给郁澧带来了正面影响,昔日冷酷的大魔王,又重新开始做起善事。

  也许再过一段时间,郁澧将天道取而代之之后,的确能改变这个曾经对他满是恶意的世界,受到万人敬仰。

  宁耀很难说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握紧了郁澧的手。

  郁澧敏锐的发现宁耀情绪不对:“怎么了,你不高兴?”

  “我没有不高兴,”宁耀轻轻笑了笑,“我只是有些感慨,当初你十五岁的时候,还在质疑整个世界,要和整个世界为敌呢。现在这么快就长大了,唉,世界真奇妙。”

  郁澧:“……”

  胆敢挑衅郁澧的宁耀自然又是被好一顿家法伺候,到后来,别说吃橘子了,宁耀简直什么也吃不下。

  马车在这一翻胡天胡地当中,驶离了山道,走到了一个小村庄旁。

  这是一个很小的村庄,每家每户自己耕地种田。宁耀从车厢里伸出头往外看,看那种的整整齐齐的庄稼,不由感叹劳动人民的勤劳智慧。

  “我还没能见过农田呢,”宁耀跟郁澧说,“以前一直没有机会,这是我第一次能近距离的看农田是什么样子的,好有意思,很漂亮。”

  于是郁澧把马车停下,让宁耀能下车,更近距离的接触田地。

  由于天空当中一直乌云密布,看不见太阳,现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时辰。农作物吸饱了水分,每一颗都生长得相当茁壮。

  宁耀摸了摸一棵植物,他觉得好多植物都很眼熟,但他也叫不出这些植物的名字,只能装作很懂的进行点评。

  “不错,很饱满,看来今年是个丰收年。”宁耀背着手,一副世外高人的做派,对郁澧说道,“你修行辟谷时间太长,可能不太懂这种凡世之间的农作物,没关系,我教你。”

  郁澧看几眼宁耀那一张白白嫩嫩的脸,这少爷一看就不问世事,如果真的问他要怎么种田,估计一句也答不出来。

  郁澧凑上前拉近和宁耀之间的距离,轻声道:“那劳烦宁师尊教教我,在这种地方……是不是亲吻会更有感觉?”

  宁耀还没来得及说话,郁澧就已经压了上来。

  他们在农作物之间亲吻,满天的乌云旋转,云层之间雷电闪动,雷声轰轰作响,像是看不惯他们二人之间的亲密,又像是嘲讽和警告。

  四下无人,宁耀抱住郁澧的脖子,仔细的对待最后一刻来临之前的每一个吻。

  狂风四起,吹动他们的头发。宁耀和郁澧分开,郁澧的手在他的头发上碰了碰,他的头发便垂下来,不再被狂风干扰。

  宁耀抱着郁澧的脖子撒娇:“感觉这天色好暗,可能会下雨。今晚不想赶路了,我们就在附近停下来休息吧。”

  郁澧对于宁耀的要求只会答应,他们没打算进入到村庄里面去借宿,而是打算找个合适的地方将马车停下,在舒适的马车里听着雨声度过一晚。

  郁澧去启动马车,而宁耀继续在几块庄稼地之间的小路上吹风散步。

  一边的庄稼地晃动,从里面钻出来几个泥猴一样的小人。

  那几个孩子显然经常在泥地里面玩耍,对自己身上脏兮兮的泥巴毫不在意,嘻嘻哈哈的就要往村庄里面跑。

  但在他们看清宁耀脸的那一刻,都变得拘谨起来。他们呆呆的看着宁耀,试图把脏兮兮的手往背后藏。

  “漂亮哥哥!”有一个孩子率先开了口,于是大家一拥而上,把宁耀围了起来,叽叽喳喳的跟宁耀说话。

  宁耀挨个摸摸他们的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这一帮小屁孩脸上的表情变得惊恐起来。

  宁耀转头,看见面无表情的郁澧来到他身边。郁澧虽然什么也没说,但身上自带一股杀气,这股可怕的杀气显然把小屁孩们吓得够呛,让他们哭着喊着跑走了。

  “你吓他们做什么,”宁耀心累,“让他们围着你转圈圈不好吗。”

  “我不需要这种东西。”郁澧把宁耀拉上马车,他脸上没有什么刻意的表情,随意的在说着真心话,“我不需要其他人围着我转。”

  宁耀抿唇,在自己惯常的位置上坐下,意识到一个问题。

  ……对于郁澧而言,恐吓别人不让别人近身,已经是天生的本能。而他如果不想别人靠近郁澧,甚至根本不用花费力气,只需要让郁澧自由发展,就能达成神迹对他所说的最终目的。

  然后郁澧就会这么孤身一人,守着千年万年的孤寂,默默的寻找他。

  他什么也不用做,毕竟他已经是唯一的光。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