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男生越爱越舍不得碰吗(叫老公不叫就做到你叫)

时间:2021-10-18人气:0编辑:
 第二天姜嘉弥没围那些充当装饰品的围巾, 而是老老实实地穿了高领毛衣。这样哪怕进办公室后脱了外套,也能挡住脖颈上的吻.痕。

  还好现在是冬天。大概也正因为这样,周叙深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走进公司一楼时跟以往的时间差不多, 姜嘉弥打卡后坐电梯上楼,没留意身后打量自己的目光。

  今天没昨天忙,于是中午她跟周临约着一起在公司餐厅吃了顿饭。

  考虑到周临很快也会知道自己跟周叙深的事,姜嘉弥一开始还有点心虚和不自在,但这些顾虑毕竟还没有真正发生,所以她也就渐渐调整好了心情。

  只不过她恋爱了这件事肯定是瞒不住的。

  吃饭时, 周临有点难以置信地盯着她的戒指, 问对方是谁。

  “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是我认识的人吗?”

  她干巴巴地笑了笑, 卖了个关子,“等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这么神秘……”周临担忧地蹙了蹙眉, 欲言又止。

  “怎么了?”

  他又摇头, “没什么。”

  姜嘉弥却隐约猜到了一些。大概是之前和陈嬗的争论与不愉快让他有了顾忌,怕说多了让她也生气。

  “你放心吧。”她清了清嗓子, “肯定是一个你能信得过的人。”

  也可能是不敢信不过。

  这么笃定?周临一脸茫然,“我认识?”

  “……也可以这么说。”

  实际上不止‘认识’这么简单而已。

  “好吧。”周临点点头,“那你一定要记得告诉我, 不然也太不够意思了。”

  “等真的知道了,估计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姜嘉弥含混不清地小声嘀咕。

  “什么?”

  “没什么。”她若无其事地笑笑,“吃饭吧。”

  一顿饭吃完,姜嘉弥上楼回到部门里时, 有人好奇地问她和周临是什么关系。

  显然,这是想趁机打听周临背后到底是谁的关系。虽然周这个姓很常见,但不妨碍众人将他和周叙深放在一起揣测,甚至编出什么私生子的戏码。

  “我们是同学啊。”姜嘉弥坦然地答道, “我们都是淮大的,既在同一个系还在同一个社团,所以慢慢地就成为朋友了。”

  “那怎么他没跟你走一样的实习流程?”

  “这我就不清楚了。公司人事不正好是我们部门负责吗?或许你可以去问问韩总监?”她笑盈盈的,“我才来实习不久,人事调动和面试情况都还没接触过。”

  同事讪讪地笑了笑,知道这是问不出什么来了,于是摆摆手说了句“算了”便缩回了自己的工位上。

  找韩总监打听这种事,谁敢?

  高橙见状,默默凑到姜嘉弥旁边,提醒道:“这些人就是看你年纪小又是实习生,以为好套话,你不用管他们。有些新人跟你正好相反,嘴不严又急于融入这个圈子,老员工一问就什么都说了,还喜欢跟着一起说闲话,以为这样就能跟老人搞好关系,结果反而让自己沾了一身腥。”

  姜嘉弥一愣,真心实意地露出个笑脸,“我记住了,谢谢你啦橙姐。”

  这些道理其实她都明白,但不妨碍她感谢高橙的好意。

  大概是面前小姑娘的表情和眼神太乖,高橙莫名联想到家里只有几岁大的小侄女,一时间竟然有了种欣慰感。

  人比人真的气死人,同样是淮大的学生,怎么何安就正好是个反面例子呢?

  背后传闲话就不说了,工作效率也不太行,总是留下来‘下班’做无谓的努力,营造出努力的假象。

  实际上呢?大家都知道她做了多少事,小领导没有大领导好糊弄,几个主管心里都有数。

  所以高橙清楚,何安以后想要拿到惟森的offer几乎是不可能的。

  ……

  12月结束后就是元旦假期,姜嘉弥本来计划将休息日均匀分配,先陪一陪父母再留一点时间给周叙深,然而姜言东却主动提出两家人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见一面。

  这个“两家人”显然是包括周家长辈的。

  姜嘉弥有点懵,一开始怀疑是自己听错了,还反复确认了两遍,完全没料到事情怎么一下就快进到了双方家长见面的地步。

  对此,姜言东的理由是可以一起聊聊,看看周家那边的态度,但最后这个提议还是被她给拒绝了,理由是她要准备准备,不然总觉得很紧张。

  姜言东没有勉强,只说:“那就先让周叙深跟他家里人交代清楚。”

  听见这个称呼,姜嘉弥有点想笑,忍着笑应了声“好”。

  从坦白之后周叙深就降级成了这种冷冰冰的待遇,姜言东现在每次都是连名带姓的叫他,好像要努力表现出不待见和“跟他不熟”的意思。

  但她知道,他们最近又因为生意上的事见了几次。每次应酬或谈判结束以后,她都会收到姜言东的“点评”。

  “他在这方面确实有点本事,但比起你爸我年轻的时候还是有点不行。”

  “年轻人里他的谈吐举止确实是最好的。哦不对,他算什么年轻人,都三十了。”

  “不抽烟,喝酒也很克制。但这都是应该的,不算什么好习惯。”

  “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今天点菜,别人问他想吃什么,他说的那几道菜都是你喜欢吃的!跟我炫耀?这些事我比他清楚多了!还是说他想在我面前挣表现?那我只能说他用力过猛了。”

  开着免提的手机放在一边,姜嘉弥笑倒在沙发上,“爸,你到底是在挖苦他,还是在替他说好话呀?”

  “你爸我公正客观,评价一个人绝对不掺杂私人情感,只陈述事实。”

  “是是是,您说的都对。”

  这样的情景时不时就会上演。

  跨年之后,新年的第一个月转眼也过去了。

  一月下旬的公司年会结束后,人资部终于能短暂地缓一口气,以至于二月的第一个周末姜嘉弥哪儿也不想去,只想在家里做一条咸鱼。

  她虽然不忙了,周叙深却依旧还忙碌着,而且不分工作日与休息日。

  周天下午,他勉强有了一整个下午的空闲,全都用来陪她在家里消耗光阴。

  午饭后姜嘉弥犯困,但又舍不得睡觉,于是拉着他在影音室里看电影。

  为了提神,她挑了一部恐怖片。

  起初她装作很害怕,故意裹着毯子钻进周叙深怀里,让他把手挡在自己面前,只透过指缝去看屏幕上的画面,试图让一切发展成为偶像剧里的桥段。

  ——他保护柔弱胆小的她,两个人在黑暗中会不经意地发生亲密接触。真是想想就很甜蜜,很有情.趣。

  然而……

  都怪电影太精彩,气氛烘托得太到位,全片高.潮迭起,她越看越投入,越看越兴奋,最后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周叙深气定神闲地坐在一旁,好笑地看着她。

  姜嘉弥僵住,默默裹紧肩上已经成了披风造型的薄毯,低着头沮丧地站在原地不动了。

  “怎么了?”他挑眉,似乎很不解地望着她。

  然而唇边与眼底的笑意暴露了他真正的心思。

  她抬眸眼巴巴地看了看他,察觉到他揶揄的笑意后顿时有些窘迫。本来想假装没发现,然而再若无其事地问他到底在笑什么,可这念头只坚持了不到一秒。

  下一刻,她便放弃了似的重新扑进他怀里,仰起脸有意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其实我胆子还是挺小的,你要保护我。”

  对于她一言不合就扑进自己怀里这事,周叙深已经习惯了。抬手熟练地抱住她之后,他才努力按捺着笑意假装正色道:“我很乐意这么做,前提是你给我这个机会。”

  言下之意就是,刚才他很想保护她,但架不住她太过兴奋。

  “你在笑话我!”

  他故作意外,“怎么会。”

  “骗人。”姜嘉弥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

  齿关轻碾的感觉太磨人,周叙深身形微僵,喉结不自觉滑动,抬手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感受到她身形微颤。

  她一下就安分了,动了动腿,换了个坐姿,“反正……反正你要保护我。”

  他无奈,“我不保护你,还能保护谁?”

  平时胆子明明那么小,也不知道为什么看恐怖片的时候这么勇敢。

  姜嘉弥笑嘻嘻地抬头亲了亲他的下巴,“那我们再看一部?”

  她说完就要去拿遥控,然而刚刚直起身就又被周叙深按回了怀里。

  “我们先商量一件事,好不好?”他安抚地拍了拍她的后背,示意她先别着急。

  “好啊。什么事呀?”

  他垂眸望着她,沉吟片刻后,尽量平常而随意地开口道:“下个周末,要不要去我家里坐坐?”

  姜嘉弥愣了愣,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慢慢撑起身,和他目光齐平。

  显然,他指的不是这个家,而是周家在小南洲的那套房子,那儿住着他的母亲和周老太太。

  这一个多月以来,他不仅把事情跟家里坦白了,还带着她去见了他那几个朋友,到现在似乎只差见家长这一步了。

  “只是一起吃顿饭。”周叙深目光温和,语气再次放缓,“家里人想见一见你。”

  能感觉得到,他并不想给她压力。

  姜嘉弥目露迟疑,没有回答。

  “不愿意也没关系。”他捏了捏她浅粉色的脸颊。这红晕或许是因为暖气太足,或许是因为刚才跟他胡闹过,也可能是因为他刚才的提议。

  就在他猜测她的小心思的时候,她摇了摇头。

  “不是不愿意。”姜嘉弥有点窘迫地轻咳了一声,薄毯一角被攥成了一团,“周临……他到时候也在家吗?”

  周叙深一怔,眉眼间神色微松,好笑地摇了摇头,“你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结果就是在担心这个?”

  “都担心嘛。但是你家里现在只有他不知道了……”

  当初周家说这事的时候周临正好不在家,后来大家又觉得专程跟他说“你小叔和你同学在一起了”好像太奇怪了,于是就一直这么拖到现在。

  但还有另一重原因姜嘉弥并不知情,那就是长辈们曾有撮合他们两个小辈的意思,怕周临得知以后会更尴尬。

  考虑到这一点,周老太太和沈素钰一齐决定把这事给忘了,以后半个字也不再提,避免她夹在叔侄之间不自在,还影响和周临的友情。

  周叙深捧着她的脸,愉悦地亲了亲她的额头,指腹在颊边轻抚,安慰她:“不用担心,我会提前和他说。”

  在他看来这完全不算什么问题,但她毕竟年纪轻,脸皮薄,和周临既是同学也是朋友,不仅要为自己感到不好意思,还总要替对方设想得知实情后的窘境。

  姜嘉弥能从他的神态与举止中感觉到他此刻心情很好,也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答应去周家的缘故,心底顿时浮现出奇异的满足与欢欣。

  于是她颇有勇气地做了个决定,蹙着眉一本正经地摇头,“算了,还是我跟他说吧。”

  “确定吗?”周叙深眉梢轻挑,略显意外。

  她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拿起一旁的手机,“现在就说。”

  这种事就要一鼓作气。

  姜嘉弥试图从他怀里挪出来,然而裹着薄毯动作有些笨拙。

  周叙深被她逗笑了,直接抬起手将她稳稳当当地抱到一边,又在她低头忙着点屏幕的时候替她整理好前额的碎发。

  她先发了个表情过去。

  很快周临回复:[怎么了?]

  姜嘉弥:[跟你说一件事。]

  周临:[什么?]

  姜嘉弥:[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在和谁谈恋爱吗?]

  周临:[你终于准备告诉我了,我的好奇心都快被磨平了]

  她默默深呼吸,点开相册里的一张照片发了过去。

  感谢网络,可以让人直接隔着屏幕处理这种尴尬的瞬间,不用非得面对面。

  图里是两只摆在一起的手,很明显属于一男一女,两个人的手指上还都戴着戒指。哪怕光线略暗,也掩盖不住那颗粉钻的光彩。

  周临不明白她为什么发这样一张图过来,但还是认真看了看,接着一眼认出女款的戒指就是姜嘉弥手上那枚。

  片刻后,他视线又挪到旁边。

  周临:[这个戒指怎么这么眼熟……]

  周临:[我想起来了,我小叔手上那个戒指跟这个好像]

  他又觉得这么说好像不太合适,于是在输入框里编辑了一句:不过男款的戒指本来就大同小异,容易撞款。

  还没发出去,对面就又弹出来一条新消息,他停下手,目光聚焦。

  姜嘉弥:[你有没有想过……]

  姜嘉弥:[这戒指……就是你小叔的……]

  周临:“……”

  他大脑宕机了好一会儿,茫然思索着“为什么我小叔的戒指会戴在嘉弥男朋友的手上”这个问题。

  最后,思绪艰难地绕回“她男朋友是谁”这个问题本身。

  周临:[你是说……?]

  姜嘉弥:[你不觉得,这只手也有点眼熟吗?]

  周临:[哈哈哈哈哈……]

  姜嘉弥:[那个,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就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说出来的话……好像有点尴尬。]

  周临这下连“哈哈哈哈”也打不出来了,呆呆地盯着手机屏幕,半晌没回复。

  直到对面又弹出来一条语音消息,他下意识地点了播放。

  手机听筒里猝不及防地传出了一道分外熟悉的嗓音。

  是个男人

  准确来说,是他那位小叔。

  “下周末有空吗?”对方淡淡道,“有空的话,回小南洲一趟,一起吃顿饭。”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