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男孩子想要时的反应(bl屁股撅起来h学校)

时间:2021-10-18人气:0编辑:

江倦忧愁地说:“晕论文。”

 

他低下头,书没看两行, 又想起刚才室友说的事情——军训的时候,薛放离差给人打出好歹, 江倦思来想去,站了起来, 走去书架。

 

“给你。”

 

再回来的时候,江倦拿给了薛放离一本书, 薛放离看了一眼,封面上赫然写着几个字。

 

——《公民常用法律手册》

 

江倦认真地说:“时代变了,你记得看一下。”

 

薛放离:“……”

 

他眼风一扫, 神『色』要不的, 江倦一也不怵, 一本正经地说:“你要是不小心进去了, 我算偷户口本跟你结婚, 我爸妈也要『逼』着我离。” 首发网址htTps://m.xingshubao。net

 

薛放离嗤:“知了。”

 

江倦觉得他才不知,要再跟他念叨, 放在旁边的手机一亮, 是室友给他发了消息。

 

他室友也不知怎么回事,刚才恍惚了好一阵, 然后非不肯坐在这边, 要自找座位。

 

江倦开消息。

 

【倦儿,你跟薛放离怎么回事啊?】

 

【以前认识?】

 

江倦实回答,他选两个字, 才发出去,见有人颇是不满的啧了一声,随即江倦握住手机的手被另一手抓住,薛放离也打出了几个字。

 

图书馆另一头,室友正在喝水,手机在手里震动一下,他低头一看,险些呛死自。

 

【认识。】

 

【结过婚。】

 

室友:???

 

结过婚?

 

结过婚???

 

室友人都傻了。

 

“你做什么啊。”

 

江倦连忙夺回手机,蹙起眉尖向室友解释。

 

【上一条不是我发的,你别信他的鬼话。】

 

室友:“……”

 

不是江倦发的,那是谁发的?

 

薛、薛放离?

 

“啪嗒”一声,手机掉在桌子上,室友一脸惊悚,过了好半天,他才缓缓捡起手机,把宿舍其他人拉进了一个新群。

 

【兄弟,醒醒。】

 

【我倦儿要被糟蹋了!!!】

 

【姓薛的看上他了!】

 

发完消息,室友又给新群取了个名字。

 

——保护我方倦儿!!!

 

.

 

勉强静下心,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江倦的书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江倦蔫巴巴地趴下来,呼啦啦地翻,过了好一会儿,他站了起来。

 

薛放离瞥他一眼,江倦小声地说:“我去找书。”

 

不想看书,那去找找书单上的其他书目吧,起码也做了一事情。

 

薛放离“嗯”了一声,姿态优雅地翻过书页,江倦好奇地凑过来,好像是什么经济类的书,看一眼发晕,江倦问他:“看得不无聊吗?”

 

薛放离说:“无聊。”

 

江倦说:“那你看。”

 

薛放离瞥他一眼,“不看日后怎么养你。”

 

关他什么事啊,江倦茫然地说,“我很好养的啊。”

 

薛放离对此不予评价,又垂下眼去看他的书,江倦不服气,抱住他的胳膊,非要他自说话,“什么养我,明是你又有好多公司要继承,又赖到我身上了。”

 

江倦却也不想,若非是为了他,薛放离大可以不必做这些事情。

 

毕竟是在图书馆,声音再小,也不好一直说话,江倦抱怨完,去书架上按照书单找他要读的书了。

 

他一册一册地看过去,走过一个又一个书架,没一会儿,左手拿了好几本书,右手又在书架上取一本新书。

 

这个姿势实在是不方便取书,况且书架摆放得太过拥挤,江倦试了好几次都没把他要的书取出来,薛放离见状,朝江倦走了过来。

 

他站在江倦身后,接过江倦手上的几本书,又抬起手,去拿书架上的书。

 

结果正好碰到江倦的手指。

 

江倦一怔,下意识回过头。

 

“这一本?”

 

薛放离语气平淡地问江倦。

 

他比江倦高一个头,说话时要微微垂首,所以气息全然落在江倦的耳侧与脖颈处,『潮』湿不已,也痒得很。

 

江倦一下捂住耳朵,看也没看胡『乱』地说:“嗯嗯,是这一本。”

 

薛放离望他一眼,却没有立刻把书取下来,而是攥住了江倦的手腕。

 

这一截手腕,肤『色』白皙,却也细瘦得很,好似一折会断。

 

薛放离说:“少了一条红绳。”

 

江倦也望过去,他这一手,以前是戴着舍利子的,江倦“嗯”了一声,“空『荡』『荡』的。”

 

薛放离低下头,唇角轻掀,“告诉你一件事。”

 

江倦问:“什么?”

 

“那条红绳,是用我的心头血染红的。”

 

心头血。

 

江倦一下睁大眼睛。

 

“不是固魂,是锁魂,”薛放离缓声说,“是我怕你走,执意锁住你。”

 

江倦张了张嘴,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薛放离问他:“生气?”

 

江倦摇头,他怔怔地看着薛放离,久别重逢倒是没有哭出来,这一刻他却是眼泪不停地滚落。

 

“是不是好疼?”

 

他什么也不在乎,在乎薛放离疼不疼。

 

“你在不疼。”

 

“我一直都会在,我也不会走,你真的不要怕了。”

 

江倦轻声向他许诺,也认真地安抚薛放离。

 

薛放离久久地注视着他,最后应下了声,“嗯。”

 

薛放离取下之前江倦说是的那本书,这一次,江倦倒是看了一眼,他摇头:“不是这一本。”

 

江倦擦干净眼泪,书架上取出一本书以后,其他的书好拿多了,江倦把他要的书取下来,对薛放离说:“是这一本。”

 

薛放离颔首,正要把手上的书放回去,书却落下一个书签,薛放离捡起来,随手夹回书页里,却又看见一首诗。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

 

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看完这首诗,薛放离了一下。

 

江倦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他问薛放离:“这本书怎么了吗?”

 

少年才哭过,睫『毛』上凝着水汽,薛放离把书放回去,瞥了一眼封面。

 

——《博尔赫斯诗集》

 

片刻后,薛放离懒洋洋地开了腔,“没怎么,不过是一些小伎俩。”

 

他向江倦走过来。

 

忽然之间,灯光尽数熄灭,图书馆一片黑暗。

 

椅子挪动的声音、说话声登时响成一片,江倦下意识看向窗外,远处的教学楼灯火通明,情况再明显不过。

 

停电了。

 

江倦说:“薛……”

 

他的手一下子被抓住,

 

下一刻,江倦被人一拽,抵在了书架上。

 

四处很吵。耳边是夏季的蝉鸣、走动的脚步声,有他的心跳声。

 

四处也很安静。远处的灯光在夜『色』晕开,他躲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图书馆里,藏身最为隐蔽的书架后。

 

江倦仰起头,黑暗,他看得见一个轮廓,江倦却下意识地抱住他,“你想亲我吗?”

 

薛放离没有回话,他抬起手,指腹『揉』i弄着江倦柔软的唇瓣。

 

等了一小会儿,江倦几近坦诚地说:“我想你亲我。”

 

薛放离低下头,与他的额头抵。

 

“砰”的一声,快速通被打开,图书管理员说:“停电了,都先去楼下看书吧。”

 

人群陆陆续续地走过去,闹声、抱怨声此起彼伏,可从始至终,都无人知晓在一墙之隔的地方,有人在爱。

 

江倦很小声地问薛放离:“我走吗?”

 

薛放离垂下眼,“不走。”

 

江倦弯着眼睛,“我也不想走,我要躲在这儿,等你来亲我。”

 

世界很热闹,却与他无关。

 

世界再明亮,都与他无关。

 

薛放离了一声,向江倦吻来。

 

在这一个停电的夜晚,他又重新拥住了彼此。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