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和豪门大佬网恋后我红了 感觉到它在里面动了吗

时间:2021-10-17人气:0编辑:
严岩穿着一身不算旧,但绝谈不上好看的衣服走在路上,总有人侧目。除了刚来首都,第一次在港口有点不自在,后面他已经完全不在乎了,这里的人穿得好吃得好,但花拳绣腿也多。

  来到昨天左洛欢给他的地址门口,严岩将卡拿出来,服务生便立刻带着他去包厢,这还是他头回进这种高档餐厅,不由到处张望,见到旁边桌子上有摆盘零食,便问服务生是不是免费吃的。

  “……是的。”

  江弘进来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严岩站在装饰桌前往自己嘴里塞零食,另一只手还往自己口袋里塞,旁边服务生欲言又止。

  “你饿死鬼投胎?”江弘嫌弃道。

  严岩百忙之中抽空看了一眼,发现不是左洛欢,便不理会他,自顾自继续吃。

  “……”江弘对服务生道,“你打包两袋给他,要最大的袋子。”

  服务生认识江弘,见他认识这位,才松了一口气去拿袋子打包。

  江弘背靠着桌子,伸手挑挑翻翻那些零食,最后一个也没拿:“待会楼上的菜才是好东西,你现在吃饱了,待会怎么吃?左洛欢有钱,到时候你多点几盘才划得来。”

  “关你什么事。”严岩一出口就冲得很。

  江弘耸了耸肩,随后接过服务生手中两个大袋子:“你先过去,我们一起的,待会我带他上去。”

  服务生感激地冲江弘弯腰,这个大个子看起来奇奇怪怪,万一接待出错要扣钱的。

  “别吃了,这两大袋是你的。”江弘递给严岩,“西江流放星穷到连饭都吃不饱还是你体质特殊?”

  他无法想象联邦现今还有这种情况,当地救济局每天都有大量捐赠食物吃不完,一个正儿八经的星怎么会有人吃不饱饭。

  严岩一抹嘴,抢过他手中的两个大袋子,也不回答,只问:“在哪里吃饭?”

  江弘:“……”妈的,油盐不进的臭新生!

  “楼上,左洛欢向来喜欢提前到,她应该已经在包厢等了。”江弘走在前面,在拐角处他看了一眼后面的严岩,“和纪越之交手什么感受?他对付你的那几招绝对是教科书级别的水平。”

  抛开未分化来讲,纪越之各项水平绝对是Top,也难怪和左洛欢齐名,不光只是因为背后的纪家。

  “他很强。”严岩沉声道,“但我以后一定能赢纪越之。”

  说后半句话时,前面的江弘正好停下打开了包厢的门,里面左洛欢转头看向他们,淡声:“你赢纪越之?下辈子吧。”

  “为什么我不能赢?”严岩看不上纪越之,他觉得风纪处里都是一群只图表面光鲜亮丽的人,“以后我会变得更强。”

  左洛欢松开手中的威士忌酒杯,指尖在杯身轻轻带过,抬眼似笑非笑:“只会打架的人赢不了纪越之。”

  “怎么到这也离不了谈论纪越之?”江弘一屁股坐在对面,似乎已经忘记话题最开始就是他提起的,“我饿了,让他们上菜。”

  “坐,想吃什么自己点。”左洛欢指了指江弘旁边的位子,对严岩道,“今天只是新老生的友好交流。”

  严岩盯着左洛欢好一会,这才坐下:“你想知道什么?”

  “西江流放星。”

  ……

  今天周六放假,一大早纪家便派了三辆车来接纪越之,他出来时,校门口已经有人等着。

  “少爷。”为首的一人上前提醒,“老爷在车内。”

  纪越之朝中间那辆车走去,旁边立刻有人上来打开后车门,护着他进去。

  “父亲。”

  里面坐着一位俊美男人,眉眼藏锋,只看外表,说是二十来岁都有人信,同样穿着严谨精致,仿佛连头发丝都打理过,半点不像熬夜工作一天的人。

  在纪越之进来以后,他才停下手中的工作,浑身气势才稍稍柔和:“这周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纪越之关上车门后,便靠在车窗旁,随口道。

  纪西修扫了一眼儿子:“我听说左洛欢这学期不走了。”

  纪越之垂下的眼睫微颤,语气却没有变化:“是吗?大概是她学分不够了。”

  “也是,前十的学分再多,也经不住她逃课一年。”纪西修没有戳破儿子,而是转移话题,“马上要到成年礼了,想要什么礼物?”

  纪越之看着车窗外飞逝变形的路景,良久才道:“……早点分化。”

  “不急,你身体没问题。”纪西修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迟早会分化。”

  很少有人知道纪家独子曾经分化过,只不过分化才刚刚萌芽,便硬生生被压了下去,大病一场过后,分化再无动静。

  到了家中,纪越之比在学校明显要松懈一些,他用餐过后便回到自己房间休息。

  脱去冷硬的军服,纪越之侧身躺在床上,用薄被裹住自己,安静地浏览校园匿名论坛,他点进去的标题,十之八.九都包含一个人的名字。

  若左洛欢在这里,会发现某位第一军校公认的未来Alpha,从薄被露出的脚腕修长漂亮,上面的皮肤过于细腻白皙,压根和传统Alpha特征扯不上关系。

  【报!!!今天左洛欢和一个新生在味宝阁吃饭!!!附图.jpg】

  纪越之刷到这个标题,指尖一顿,唇抿成一条直线,过了许久才点进去看。

  【草,这不是之前在校门口被纪越之打了的新生?左洛欢要拉拢纪越之的仇人?】

  【上面的,左洛欢也打了那个新生,我看说不定是左洛欢看上新生了,这新生虽然看起来莽了点,但长得还挺周正。】

  【AA恋要不得。】

  【什么年代了,AA恋、OO恋怎么了?】

  后面话题越来越偏,全往左洛欢和新生恋爱上扯,还有人说左洛欢就是为了新生回来的。纪越之唇抿得越来越紧,最后忍不住用自己的小号发言。

  【她不喜欢这种类型。】

  【楼上你怎么知道左洛欢不喜欢这种类型?我看这新生就不错!】

  【她不喜欢。】

  【算了算了,别说了,怕不是又一个疯魔的左粉。】

  ……

  纪越之关闭光脑,翻身坐起,额间碎发有些乱,唇线抿直,这是他极为不高兴的表现。

  左洛欢不喜欢这种类型的人,他就是知道,一直知道。

  “越之。”纪西修在外面敲了敲房门,“刚才左洛欢向我要了你的通讯。”

  房门立刻传来快步走的声音,下一秒门便被打开,纪越之看着父亲:“她……要我通讯?”

  “说是要亲自谢谢你之前送的成年礼礼物。”纪西修皱眉,“你们一路同校过来,没有互相加过通讯?”

  “……没有。”纪越之低声道,他们虽一直同校,但基本没有重合的朋友圈,左洛欢除了和江弘走得比较近,其他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到处玩。上第一军校前,她就已经是首都远近闻名的逃课王。

  纪西修不懂现在年轻孩子在想些什么,不过他向来不干涉,只道:“左洛欢已经拿到了通讯,刚才我旁敲侧击问过了二十八号你成年礼,她会来。”

  等纪西修离开后,纪越之关上门,望着镜中的自己,转身便去换了一套衣服。

  ……

  一行三人从味宝阁出来便分散离开,左洛欢既没有回校,也没有回家,而是径直往商场走。

  走在路上,原本想打纪越之的通讯,但开了光脑才发现自己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左洛欢向她父亲要了纪家家主的通讯后,特意打过去问了纪越之的通讯。

  拿到通讯号码后,左洛欢并没有急着打过去,走进商场一家高档定制饰品店,扫过柜台琳琅满目精致的饰品,她直接问经理:“有没有脖锁?”

  经理冷静道:“客人,你是指……那种脖锁?若您有需要,可以随我们去顶楼参观。”

  “走吧。”

  顶楼比起下面光透明亮的饰品店,光线多了几分暧昧,参观室每一处都透着用心设计的精致,里面更像是一个大型的脖锁展览馆,什么材质造型的脖锁都有。

  最耀眼的要数主展台上那个缠了淡黄玉色镶金线蕾斯花边的脖锁,若带上去该锁住的没锁住,不该锁住的全遮挡的严严实实。

  “客人,柜台内的脖锁设计都是我们大师设计的,优雅精致,很适合送给……”

  左洛欢打断经理的话:“如果我想自己设计做一个呢?”

  经理顿时了然,Alpha都一个毛病,极强的霸道占有欲,但面上依旧微笑:“当然可以。我们这里有专门的设计制作室,客人完全可以自己设计呢,只不过由于新手设计,报废率较高,价格稍微有些贵。”

  “带我过去。”左洛欢跟着经理继续往里走,这才打纪越之通讯。

  没有开视频,她只是打了语音通讯过去,接通后:“纪越之?”

  对面许久才开口:“……有事?”

  “你送的成年礼礼物,我看到了。”左洛欢视线扫过两旁的脖锁,带着几分漫不经心,“我很喜欢。”

  房间内已然换好衣服,却没有接到视频通讯的纪越之想起那次自己送的礼物,眼睫颤了颤,但语调依旧冰冷如往常:“所以?”

  “所以你成年礼,我也应该送你一份精心准备的礼物。”左洛欢走进设计室,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低声又仿佛带了些暧昧道,“纪越之,你知不知道这是情趣面锁啊?恋人之间才会送的东西。”

  那头通讯沉默下来,只余清浅的呼吸声。

  左洛欢故意带着些亲昵调侃,似乎两人关系很亲密:“我们越之应该被人骗了……不过,心意到了,我会好好收着。”

  向来天赋聪慧过人的人恐怕很难接受被人骗的事实。

  果不其然,那头通讯的主人似乎十分不高兴,突然挂断通讯。

  听着通讯挂断的声音,仿佛赢了一局,左洛欢莫名心情好了些。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