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男人对你有冲动的坐姿 说一下第一次怎么给他的

时间:2021-10-17人气:0编辑:
短短一周时间内,风纪处扣分无数,新生初来乍到吃了不少亏。

  至于老生,要分两批讲,一拨人从来都遵守校纪校规,不让风纪处抓到半点把柄,坚决捍卫自己的学分。另一拨人骨子里痒,总想犯事,又不敢真过火,弄得退学挽救不回来,所以一边犯点小错,一边拼命参加校内各种比赛挣学分,总而言之又怂又嚣张。

  “左洛欢向来受到后一拨人的热烈拥趸。”一名清瘦白净的男生对着弯腰埋头整理床铺的人滔滔不绝道。

  严岩手脚还没完全好利索,整理速度比常人要慢一拍,他将被子叠成豆腐块后,才直起身盯着室友:“左洛欢第一军校红榜第一,她怂?”

  “我不是这个意思。”丁伍明好脾气笑了笑,“你没听说过?去年两个学期,她都是在开学一个月把学分赚够风纪处和老师扣的分,便逃课离开,除了期末考试,没有再回来过。”

  这话让严岩愣了愣:“她怎么赚学分?”上次他在校门口被扣了十五分,只剩下五分,这几天没敢轻举妄动。

  “学校里有挑战馆,有一分的小局,也有上百成千分的大局。”丁伍明见他有兴趣,便凑近了几分,压低声音道,“当初左洛欢入学第一天就进挑战馆,直挑红榜前十和Alpha榜前十,全部成功,学长学姐攒了许久的学分被她全赢了去,只剩下初始分。”

  严岩眼中骤然爆发出兴奋,显然对所谓的挑战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立马转身就往外走。

  “欸,严同学你去哪?”丁伍明跟在后面问。

  “挑战!”

  “你伤好了吗?”

  ……

  新生还在熟悉校内环境,老生已经开始正式上课。

  上课前老师环顾教室一圈,视线落在最后面某位学生身上,意味不明道:“下月初要开始选修课程,希望一些同学不要以为钻了两个学期的学分漏洞,还想继续带起这种风气。跟你们交个底,校方已经在商讨学分改革的方式。”

  “他怎么不干脆点你的名字?”江弘双手交叉懒散扣在后脑勺,靠在墙面,对旁边左洛欢道。

  左洛欢指尖夹着笔,有一搭没一搭在桌上敲着,压根没打算回江弘的话,她视线落在最前面一排那个脊背挺直的人身上,目光从他干净修长的后颈滑下,顺着黑色军服往下。分明所有人的军服都一样,但总觉得前面人身上的军服要比其他人来的更黑,更好看,片刻才反应过来,是他后颈露出的肌肤过于白。

  再往下便看不到什么,全被后桌挡住。

  左洛欢有些意兴阑珊收回视线,偏头问:“他成年礼是不是快到了?”

  “谁?”江弘下意识回道,等察觉到左洛欢目光掠过谁,才赫然反应过来,“纪越之?这个月二十八号,纪家肯定要大办一场,不过……”

  江弘颇为幸灾乐祸道:“马上要成年了,他还没分化成功,纪家大肆操办成年礼不虚的慌吗?”

  “他还未分化便能将项承平踢下去,纪家虚什么?”左洛欢垂眸盯着指尖的笔,半晌用另外一只手将笔抽出放下。

  “你不在学校,知道的不少。”江弘闻言嘀咕。

  项承平就是风纪处上任处长,在红榜上排名第三,Alpha榜上排第二,在江弘前一位。他不常管理风纪处,纪越之接手前,风纪处一团糟。

  “这节课先到这,某些同学最好还是收敛一点。”老师离开前再一次点到。

  老师离开之后,学生们也纷纷离开,口中都在谈论下月初选修课的事。

  纪越之收拾好东西,起身准备离开时,被人挡住了去路。

  裁剪得当的黑色军服妥帖裹着他修长清瘦的身体,每一粒扣子都扣得整齐,只有领口处露出脖颈的肌肤,离得近看,更为冷白细腻。

  “我成年礼的时候,你送了什么?”左洛欢站在纪越之面前,打量完他便扬眉道,“听说纪同学的成年礼快到了,我也该还礼。”

  纪越之眉眼冰冷:“随你。”说罢便直接绕开左洛欢,离开教室。

  后面跟来的江弘望着他的背影啧了几声:“昨天凛冬军才和十七军抢完一年的军用机械,你们今天就对上了,不过他去年送你什么礼物了?”

  “不知道。”左洛欢伸进口袋摸了摸烟盒,若有所思,“成年礼的礼物我还没见过。”

  ……

  第一军校新生都在翘首盼望着传言中的挑战,想见识左洛欢的实力,偏偏开学两周了,挑战馆还没有任何动静。

  “听说左洛欢被老师警告了,所以不打算赚完学分逃课了。”

  “真的假的?她不会这么轻易听老师的话吧。”

  “这学期左洛欢还没来过挑战馆呢。”

  挑战馆内人头攒动,各种议论话题,十之八.九关于左洛欢,但很快这些声音渐渐消失,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门口:……左洛欢来了。

  也只有片刻的安静,等左洛欢进来后,整个挑战馆开始沸腾起来,所有人都理所当然认为她是来再一次挑大局赚学分的。

  “我要挑战你!”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前,严岩率先站在左洛欢面前,他眼中迸发出强烈的兴奋,这些天自己从初始分5分,一直打到现在已经有了一百来分,信心得到极高的膨胀。

  “你?”左洛欢视线扫过他左腿和右手,忽然笑了,“还不配。”

  “配不配,打了就知道!”严岩把自己的分投进挑战池,直接冲了过来。

  左洛欢脸上的笑意还未落下,她往后退了一步,躲过严岩的攻击,两只手动也未动。

  严岩见她退让,心中信心大增,左洛欢也不过如此……

  他眼前一花,只觉得下颌极疼,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原来是左洛欢膝盖抬起撞在他下巴上。

  “你!”严岩后背骤然发冷,那是身为Alpha的本能在提醒他危险。然而还未等到退让,左洛欢已经逼上前,踢断了他右腿。

  严岩火气上头,咬牙撑起自己另一条腿,双手朝左洛欢狠狠抓去,想要让她倒地,却在被踹到前听见一声轻淡嗤笑:“你还不够格。”

  随即他的左手被踩断。

  左洛欢扫了眼众人:“我来找人,别烦我。”说罢便朝二楼走去。

  严岩趴在地上,用另外一只手狠狠捶了地面,从头至尾左洛欢上半身都没有动过,只用了一条腿便将他打趴下。

  “你也算第一人了。”丁伍明凑过来,扶起严岩,“纪越之打断你左腿右手,左洛欢打断你右腿左手。”

  严岩:“……”

  “对了,你没有经过同意就挑战,左洛欢也没拿你学分。”丁伍明拍了拍严岩肩膀,“按照挑战馆规定,你在这里得到的学分全部清零。”

  严岩:“……”

  “严同学,你还是先搞明白校内的规则再行事比较好。”

  二楼拳击室。

  左洛欢刚推开门,一只拳套便朝她扔了过来,她抬手接过来,跨进门:“有事找你。”

  江弘抬头,将另外一只拳套扔在地上,扯过一条毛巾擦干脸上的汗:“我还以为是谁进来了,光脑刚刚打碎了,你找我什么事?”

  “我要进军备资料库一趟。”左洛欢把手中的拳套扔过去。

  “你去就去,还要我陪着?”江弘笑着接过拳套,看着她的神色,忽然沉默下来,过了一会才问,“你什么意思?”

  左洛欢却自顾自坐下:“二十八号是个不错的日子。”

  “……”江弘盯着她,“你要偷着进去?”

  左洛欢侧头看他:“不行?”

  拳击室安静地只听得见呼吸声,江弘突然问:“你想好要送什么礼物给纪越之?”

  左洛欢笑了:“暂时还没想好。”

  她没在拳击室呆多久便被江弘赶了出来,左洛欢也不在意,出来往寝室走去。

  寝室内只有她一个人,校方专门分配给她的单人间,不止她,每年进入第一军校前十的人都是单人间。

  左洛欢靠在墙壁,从口袋翻出一根烟,她点燃咬进嘴里,抽了半根,升起的烟雾飘渺,几乎模糊了她面容,过了会,她脱下军服,露出红了一大块的白色衬衫,解开衬衫扣子,腹部的纱布早已经被渗透。

  啧,麻烦。

  左洛欢咬着烟头,伸手拉开抽屉,从里面翻出纱布,然后才解开腹部湿透的纱布,露出里面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她重新上了药,才换上新的纱布。

  等换上干净的军服,左洛欢面上又恢复了平常,如果忽略额角的虚汗,和往常毫无差别。

  在寝室待了许久,左洛欢不知道想起什么,最后起身朝校外走去。

  第一军校只有周末才开放校门,除非有请假条,否则出不了校门,左洛欢懒得向老师请假,直接往围墙下走,准备找个地方随便翻出去。

  刚走到墙角下,她还未来得及翻出去,身后便传来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

  “翻.墙逃课扣5分。”

  左洛欢转身,果不其然见到纪越之站在后面,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自己。

  纪越之朝她走过来,两人只有几步之遥,他忽然拧眉加了一句:“校内抽烟扣2分。”

  “纪同学见到我在校内抽烟了?”

  “闻到了。”

  左洛欢忽然上前,朝纪越之靠去,在两人几乎要面对面碰上时,她偏头靠在他耳边:“你怎么知道这不是我的信息素?”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