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社交温度肉】睡了一个比我小很多的女孩

时间:2021-10-17人气:0编辑:

许裴挥开他的爪子,面无表情往床位走:“我已经知道了。”

“太操蛋了。”关文强巴巴跟他身后,忿忿,“裴哥,新闻部又不只有系花,我们找其他人来采!不,咱只需要放出点风声,多得是人凑上来,用得着这么憋屈?”

“手机给我。”

许裴两根手指并拢,勾了勾,接过关文强递过来的手机,对着好友申请的框框输入了一行字,发过去。

关文强不忍打击他,以过来人的口吻劝道:“没用的裴哥,我早表明身份了,那边照样不鸟我,真不知道怎么想的,到底想不想搞新闻?”

提示声响起。

关文强递给他一个“我说中了吧”的眼神:“看吧,是不是拒绝得又快又——”

他话说到一半,目光突然扫到对话框上方:

[我通过了你的好友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裴哥你说啥了,她这么快就通过了!”关文强结结巴巴,竟还产生了种幸福来得太快的不真实感,他紧张道,“那啥,我该给她发什么消息?”

许裴温柔拍他肩:“放心,她会主动发消息给你的。”

“啊?”这两天在妹子这碰壁n次的关文强激动了,“还有这好事?”

话音刚落,企鹅提示声便适时响起。

关文强佩服地看了许裴一眼,美滋滋地低头一看,高大的身躯顿时僵住。

[你谁啊!有病啊你,不通过就骂人?太没素质了!呵,就你这骗子样还想当我爹?我今天就叫你见识见识,谁才是爸爸!]

关文强怨念抬头,控诉地盯向许裴。

“特殊事件,特殊手段。”许裴努力开解他,“你看这不是聊上了?妹子还主动搭你讪,这波不稳赚?”

关文强被他的厚颜无耻震惊了,他用力指着“谁才是爸爸”五个大字:“你管这个叫搭讪?”

“差不多吧,洛必达法则告诉我们,可以通过适当的变形实现等价。”许裴淡定抄起桌上的《黎曼猜想漫谈》,看了眼手表,“孙老头那有急事找我,先走了,剩下的你搞定吧,加油。”

关文强露出看透一切的眼神,冷笑着关上门:“不好意思,今天放假,老孙一大早就赶秋色湖钓鱼去了。”

许裴:“……”

-

凌晨四点,天还没亮,孙孝元就驱车到了秋水湖边。

他把车停到老地方,拎着工具,熟练地穿过羊肠小路,迫不及待地往秋色湖西边走。

前天才下了场秋雨,今天放晴气温回升,正是钓鱼的好时机。

这个地方,他已经来踩过点了,绝对有大鱼。

他得趁现在没人,赶紧占领这个绝佳——

孙孝元正想得激动,拐过最后一个小路口,却突然顿在了原地。

哦豁。

绝佳位置被人……占了。

谁啊!凌晨4点不好好在家睡觉,跑这儿来喂蚊子,太丧心病狂了!

吐槽归吐槽,更多的却是钓友间的惺惺相惜,还没惜够两秒钟,他忽地皱起了眉。

背影看着,怎么是个小姑娘?

姑娘手里握着一杆鱼竿,悠闲坐在小椅子上,看到他过来,笑眯眯地冲他点头示意。

孙孝元的好心情一扫而空。

好好一小姑娘,跑这来凑什么热闹!

看她娇滴滴那样,懂钓鱼才怪,到时候咋咋呼呼把他鱼给吓跑了,回去怎么跟老婆交待!

孙孝元闷着一张老脸,沉默地做饵料、放漂、换勾线,麻溜做完准备工作,把鱼线抛水里,观望了一阵,确定没什么失误,才安心地坐了下来。

一系列动作之后,突然想起,旁边的小姑娘是不是过分安静了?

没有他想象中的咋呼,反而如同老僧入定般坐在旁边,一两个小时都不带动一下的。

孙孝元脸色好看了点,等鱼上钩的功夫,朝她身旁的空篓子望了眼,心中不屑。

果然姑娘家没一个懂钓鱼的,不出意外的话,她今天注定要空手而归。

啧啧。

可惜了那个好位置。

行吧,就给她上一课,让她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钓鱼。

这么想着,鱼竿立马很给面儿地动了动。

孙孝元眼睛一眯,双手把住鱼竿,向上一拉,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儿便从跃出了水面。

他拉到岸边,拎起来一看,这个头是不是太小了点?

但没关系,时间还早。

旁边小姑娘比他先钓这么久,到现在还没开张呢。

孙孝元把鱼扔篓子里,有点得意地往小姑娘那边扫一眼,语重心长的:“钓鱼嘛,就是得沉得住气。”

说完,他气定神闲地把手往背后一背,想着这小姑娘看着也还算顺眼,要是她虚心请教自己,那指点她几句也不是不可以。

等了好几秒,没等来她的虚心请教,反而见她笑眯眯地点点头:“沉得住气是好事,但老爷子您的线不够长,漂得往上来点。”

孙孝元不可思议地瞪了瞪眼。

这是在教他做事?

然而小姑娘对他瞪成牛眼的眼睛视而不见,还阴阳怪气地啧啧两声:“您这深度想钓上鱼,难啊。”

孙孝元一口气差点没噎嗓子眼儿里。

行啊,小小年纪不学好,就学人家装逼去了是吧?

他气鼓鼓地吹了口半白的胡子,立志要教这姑娘做人。

五小时后。

孙孝元擦了擦汗,默默看向自己的篓子。

偌大的鱼篓子里,只最开始那条小得可怜的鲫鱼要死不活地摆了摆尾。

仿佛真应了那句“想钓上鱼,难啊”……

或许这湖里根本没什么鱼!

对,肯定是这样!

“哎呀,钓了条大的。”脆生生的声音仿若拆台。

孙孝元嘴角抽了抽。

现在的小姑娘啊,吹牛不要钱是吧!

他皱着眉,质疑地转过头,就看到那姑娘卯足了劲拉起她那芭比粉满钻鱼竿。

紧接着,一尾肥冬冬的大草鱼顺着鱼钩扑腾到岸边,活力十足地在水面上翻出一个巨大的水花。

好巧不巧,水花精准地溅到了他的脸上。

混着鱼腥气的水滴,顺着脸颊缓慢流进他嘴角。

小姑娘挑眉:“不好意思老爷子,鱼太大了,没拉住。”

这到底是是挑衅还是道歉?

孙孝元气得嘴皮子直抖,好半天才从鼻子里冒出个冷哼。

运气而已,得意什么啊!

就不信她还能钓到!

半小时后。

孙孝元张大了嘴,眼睁睁看隔壁乐呵呵地拉起第二条鱼。

第三条……

第四条……

第五条……

短短几个小时,姑娘原本空荡荡的鱼篓子都快装不下了。

反观孙孝元,顶着烈日暴汗如雨,污浊的水珠狼狈地挂在身上。

鱼篓子里,还只有那条小得可怜的鲫鱼,孤寂地游来游去。

正怀疑人生着呢,小姑娘:“哎哟老爷子,快帮我一把,这条太大了,我拉不起来!”

听听,这叫什么话啊!

孙孝元捂着几乎被气到骤停的心脏,瞪着双老眼,身体很诚实地跑过去帮小姑娘拉鱼。

两个人使了好大劲,终于把鱼捞上了岸。

“谢谢您了。”小姑娘道完谢,回头非常凡尔赛地摊手,“这条鱼也太大了吧!您说我钓这么多,怎么吃得完啊啧啧啧。”

她愁眉苦脸感叹完,拖着一箱子大鱼,拍拍手:“收工。”

孙孝元看不到自己现在的表情,但他知道他盯着鱼的眼睛一定非常红。

他想起关文强形容许裴的一句话——

可恶,被她装到了!

他绷着张老脸,想说点什么找回些面子,小姑娘却笑嘻嘻道:“哎,有鱼上钩了。”

她已经收杆,上的只能是自己的钩。

孙孝元转过头,果然,大半天没啥动静的鱼线此刻轻微地往下沉了沉。

他心头一喜,连忙就要扬竿。

“等会儿。”

孙孝元不解:“等什么,不是已经上钩了?”

“时机还没到。”姑娘笑嘻嘻地把他的话原封不动还了回来,“钓鱼嘛,就是得沉得住气。”

孙孝元脸涨得通红,凶巴巴的:“咳、好了没?”

“再等几秒,我叫你起就起。”

孙孝元紧张地竖起耳朵,好不容易听到一声“起竿”立马卯足了劲,使劲拉拽鱼竿。

两分钟后,他高兴地提着刚钓上来的大鱼,美滋滋地左翻翻右看看,欣赏了好一会才板起瘦削的老脸,不自在地干咳一声:“咳、你刚说、说我那漂怎么了?”

……

“您看,今天气温这么高,鱼都跑底下躲凉去了,您线得放长点,4.5米差不多。”

“想钓草鱼是吧,那您就得先好好打窝,刚开始钓不上来不着急,窝打好了鱼一群群来,还都是这么大的。”

“您用糯玉米粒混点我这种窝料,回头我把链接发你……”

夕阳下,一老一小两个人,蹲在秋色湖西,叽里咕噜比划着。

孙孝元此刻彻底扔掉教授包袱,边频频点头,嘴里应着“是是是”,边暗自懊恼地叹口气。

该带个笔记本出来的。

失策了。

-

这几天,澜大校内论坛并不平静。

有人在论坛里放出风声,新闻部林雪敏不负大家所托,已经从“小青梅”手里拿到了关于许裴的第一手八卦,就等着三天后校刊重磅登出。

接连几天的爆料预热,将澜大学子的期待值拉到了最高,甚至有人迫不及待地改口,称林雪敏为新一届颜值和美貌并存的女神。

与此同时,有人发出来一张系花Y的近照。

照片里,颜舒穿着宽松的长衣长裤,左手拎着个大钓箱,右手举着把钓鱼竿,拖着疲惫的步伐神色匆匆往校门口走。

[不就丢了个版面嘛,系花怎么把自己搞这么惨?皮肤晒黑了不止一个度吧?]

[拿不到版面就躲去钓鱼,呵呵、系花可真行!连争都不争了?下一步是不是提前进驻养老院?]

[楼上,师姐都请动许神青梅了,还怎么争?系花自认倒霉吧!(同情.jpg)]

[实力垃圾就是垃圾,求系花别碰瓷倒霉,谢谢]

[同意,空有其表的five而已,还是林女神这样的实力美人更得我心]

……

田思恬这几天一打开论坛,总会在首页看到两三个类似的帖子,拉踩有之,同情有之,幸灾乐祸亦有之。

她瞟一眼正仔细擦着鱼竿的颜舒,恨铁不成钢地叹口气:“明天就是截稿日期了,你怎么就不着急啊!”

也不看看别人给她编排成什么样了!

颜舒一脸莫名:“我这不挺着急的?”

“着急什么?钓鱼?”田思恬很不能理解。

颜舒把鱼竿放盒子里,慢悠悠拉上拉链,往柜子里一放,“今天不钓鱼。”

田思恬:“……”

今天不钓鱼咋地,还得意上了?

颜舒神神秘秘地吐出两个字:“钓人。”

“?”

电话铃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颜舒低头,眼睛顿时就亮了,她开心地比了个口型:“钓到啦!”

颜舒清了清嗓子,摁下接通键:“哎老爷子……今天来不了……今天学校有个采访必须要完成……哪有这么简单,我人都没约上呢……啊对,澜大新闻部……”

孙孝元中气十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还约什么人,你直接采访我不就行了!”

颜舒很做作地惊呼一声:“啊?”

“怎么,我孙孝元不配给你采访?一个小时够不够?”

颜舒喜笑颜开:“够!”

孙孝元火急火燎道:“一小时后我办公室见,把鱼竿带上啊,抓紧时间,采完咱直接去秋色湖。”

……

田思恬直接表演一个目瞪口呆:“刚刚刚、刚给你打电话的是孙、孙教授?”

那个传说中刻板古怪不好惹的数学系大牛教授,许裴团队的指导教练?

“对,他现在有一个新身份了。”颜舒愉悦地挑挑眉,“我一小时后的采访对象。”

田思恬默了将近一分钟,然后深深吸了口气。

-

四十分钟后。

颜舒看了眼镜中精心收拾后,光彩照人的自己,带上粉色猪猪笔、笔记本、录音笔,当然还有她精心准备的各种问题,准备出发前往C教学楼。

一阵急促得脚步声由远及近。

田思恬捂着电话,带着被震碎的三观立到颜舒面前。

“怎么了这是。”

“颜颜,你还记得那个人吗?”

“什么人?”这话说得没头没尾,颜舒一脸茫然。

“就是冒充许神团队那人。”

“哦,内骗子啊。”

“不是骗子。”田思恬神色复杂,有点怀疑人生,“他真的是许神团队的师兄。”

传说中,谢绝任何媒体的许裴团队核心成员。

应用数学与计科系双修的顶级大牛。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