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男朋友辅导作业下面连在一起 女生大概多少次就黑了

时间:2021-10-17人气:0编辑:

美女包袱掉了一地,还是捡不起来的那种。”颜舒走在澜大银杏树道上,对着电话那头的闺蜜尤佳娇声抱怨,“撸完串我脸都油成猪刚烈了,他还非要提什么美色,有这么嘲讽人的吗?”

她和尤佳从小学同学到高中,两人关系好得要穿一条裤子似的。

结婚这事,根本没瞒着她。

尤佳有点疑惑:“姐妹,我怎么觉得你重点偏了,许神真正想说的是最后一句吧。”

“?最后一句?”——可惜他没有机会了?

“就……提醒你的已婚身份啊。”

颜舒:“……你想多了。”

许裴怎么会在意这种细节。

尤佳声音突然警觉:“等下,你现在在干什么?”

颜舒抬眼看一眼:“刚从许裴车上下来,现在在KTV门口,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上去稳住秦明柏,不然我真怕他七七四十九根蜡烛把我送走。”

“你的意思是,你让你老公开车,送你去见到追求者?”尤佳震惊了,“好big胆啊姐妹!”

颜舒一脸问号:“好好一件事,怎么到你嘴里就变了颜色?”

尤佳兴致勃勃:“许神什么反应?”

颜舒往回望一眼,恰好看到两排尾气快速没入夜色:“送完我就开车跑了。”

“啊。”尤佳有点失望。

“你觉得他能有什么反应?”

尤佳顿时泄了气:“也是,神和人感情怎么能互通呢。除了高贵神秘的数学,估计没什么能撼动他圣洁的灵魂了。”

尤佳这话说得不是没依据。

应该是高一那会吧,歌后裴瑶到澜市开演唱会。

下课铃声刚响起,尤佳就激动地拉着她抄起书包,沿着五楼狭长的走廊一路狂奔,刚转角就看到一高一矮两个身影。

个高的男生背对着她们,肩背瘦薄。

女生立在斜阳里,声音发着颤:“许裴,你有心吗!你就没有喜欢过谁吗,哪怕一点点?”

尤佳尴尬地顿住脚步。

跟在身后的颜舒冷不丁撞了上来,下意识哎呀了一声。

许裴回过头,金乌余晖勾出少年轮廓分明的下颌,他目光越过面前的女生,直直落在挤成一团的两个小姑娘身上。

不到一瞬,却转开了视线,抬脚往相反方向走去。

空荡的走廊,把他嗓音裹得清冷:“抱歉,我只喜欢数学。”

……

想到这段往事,尤佳声音些许感叹:“你说谁能想到呢,你俩竟然结婚了。”

“别说别人了,我自己都没想到。”

“你结婚我懂,要是不结,信用卡估计要被老爷子停一辈子,就你那身娇气肉,挺得过去才怪。可我不明白,许神怎么也同意这婚事?他不应该跟数学过一辈子吗?”

颜舒也陷入了同款不解:“是啊,他老婆不是数学吗,那他和我结婚算不算出轨呢?”

尤佳:“……”

颜舒摇摇头,甩掉奇怪的脑回路:“算了,反正我们也只是走个过程,过段时间总要离的。四舍五入——”

尤佳很默契的:“等于没结婚。”

-

等到颜舒挂上电话,推开KTV包房大门时,已经快十点了。

田思恬冲她招招手,她走过去,开门见山:“现在情况怎么样?”

田思恬往秦明柏方向瞟了眼:“刚吐了一回,又出去吹了风,估计酒醒得差不多了。”

颜舒松了口气:“清醒了就好。”

“我看他坐那好半天了,平时多内敛稳重一人啊,闹这么一出,估计这会儿正后悔酒后失言呢。”

“他失言,差点把我搞社死了。”

田思恬安慰她:“没事,就几个人听到,现在酒醒了就更不用担心了,当没事发生就行。”

说完,朝右边努努嘴,“就是把某人气得不轻。”

颜舒顺着她视线望过去,就看到了林雪敏铁青的一张脸。

林雪敏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位置,她坐在秦明柏身旁,掐了掐垂在腿侧的手。

片刻,脸上重新挂上得体的笑容,轻声:“秦师兄,听说这期的版面暂定采访青歌赛入围校友?”

秦明柏正尴尬着,低头心不在焉地嗯了声:“提这个做什么。”

颜舒和田思恬对视一眼,在对方的脸上看到同样一句话——她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果不其然,林雪敏下一句话:“秦师兄觉得青歌赛和许神,谁更有看点?”

秦明柏顿了几秒,大脑逐渐恢复运转,抬起头不太确定地问:“你意思是,能做到关于许神的采访?”

“本来没准备今天说的,都怪几个师妹一直拉着我聊许神,想藏都藏不住。”她摊手,优雅又无奈地笑笑,“他有个青梅竹马的妹妹,恰好是我闺蜜。让她给做一期采访,透露点消息,不难。”

一席话惊得众人卧槽连天,立马交头接耳讨论起来。

除了个别女生的侧重点在“青梅妹妹”以外,其他成员都嗅到了大新闻的味道。

秦明柏点头:“那下期你来做——”

“下期不行。”林雪敏露出为难的表情,“她爆的料有时效性的。”

“那分你一半版面。”

林雪敏更为难了,她无奈地苦笑:“她说了,要所有版面。”

包房瞬间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田思恬气得差点跳起来。

谁都知道,主刊这期版面两个月前就已经定给了颜舒,后者为此准备了很久,顶着快四十的高温,在青歌赛门口蹲点儿都蹲了不止一次。

林雪敏这么做,不明摆着抢颜舒版面,断她活路吗!

而且早不说晚不说,偏要等人家准备得差不多的时候,临差一脚。

颜舒一把拉着田思恬,她挑眉:“林师姐,你是不是忘了,这期版面是我的?”

“我知道,可新闻是有时效性的。这不许神团队刚拿到ICM金奖嘛,必须要趁热打铁。”林雪敏眼带歉意,轻声笑着,“颜舒别误会,我可不是要抢你的版面。要不这样,你也准备一篇稿子,到时候谁的好就用谁的,咱们公平竞争。”

颜舒都被她的不要脸气笑了:“我还头一次听到,有人管抢人版面叫公平竞争。”

“抱歉,我也是为了新闻部。”林雪敏给她一个无奈的眼神,看向秦明柏:“秦师兄,你觉得呢?”

虽是问句,却语气笃定。

她很清楚许裴相关新闻的价值,也相信秦明柏不会做出令她失望的选择。

颜舒随着林雪敏的视线,一同转过头,看向秦明柏。

秦明柏这回酒彻底醒了。

他眉心紧皱,眼神带出些许挣扎犹豫。

好半天,终于缓慢抬头,用含着歉意的目光看向颜舒。

颜舒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

洗手间里。

林雪敏对着镜子,慢悠悠补着口红,水龙头声音响起。

哗哗的自来水从旁边女人白细得刺目的指尖淌过,她微笑:“你还好吧?”

颜舒没说话,任凭水流哗哗作响。

“师兄也真是的,前一刻还要跟你表白,后一刻就把你的版面给我了,他明明知道这个机会是你辛苦的争取过来的,还非要这么做,也太不在乎你的感受了。”

颜舒伸手,水声戛然而止。

林雪敏跟在她身后:“不过你也别怪他,男人嘛,事业最要紧。你应该不知道吧,他在争取日报社的offer,如果这期校刊能做出成绩,对他帮助小不了,他也没办法。”

林雪敏一步步走近,凑在她耳边,“我想,你会理解的吧?”

“理解?”颜舒扯了张纸巾,擦干手上水珠,转身,“希望到时候林师姐没拿到版面,也能理解。”

林雪敏脸色微变,快步跟上去:“看不出来,你还挺自信的嘛。”

说完,余光瞥见新闻部一行人从对面走来,立马表演川剧变脸,她假装自然地挽着颜舒的胳膊,故作亲昵:“好啦,别生气了。我知道你不是小气的人,等我做完采访请你吃饭。嗯?”

颜舒懒得跟她虚情假意,正要怼她,却被一个妹子机灵地接过话头:“见者有份哦,林师姐。”

林雪敏咯咯笑起来:“你们怎么这样,我好不容易拿到一次版面,忍心让我破产?”

一众妹子笑着捧她:

“师姐都做三次全版面了,还好不容易?”

“能者多劳嘛!”

“求多挖点许神的料啊林师姐,孩子都快馋哭了。”

大家说说笑笑地走出KTV,往南校门走,气氛不要太好。

忽地,一个女生顿住脚步。

“怎么了,小优。”

小优如同被钉在原地,不可置信地揉揉眼:“许、许神?”

几乎同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她的视线转移。

道路尽头,站着几个男人,中间那个最为瞩目。

他人高腿长,侧身而立,脸藏在黑暗里,只隐约看到轮廓分明的下颌。

听到动静转过头,一张清俊冷淡的脸就露了出来。

妹子们齐齐吸了口气。

真的,是许裴!

许裴目光从这群人身上掠过,而后定格在中间,回头对同伴说了句什么,抬腿往这边走。

小优率先反应过来:“许神,朝我们这走过来了?他该不会是来找……”她紧张地吞了口唾沫,“找林师姐的吧?”

众人一愣,同时激动万分地看向林雪敏。

林雪敏也愣了下。

她心里清楚,自己和许裴的关系远没有她说的那么好,私下只远远见过一两次,大多数时候只是听他“小青梅”在自己面前提起。

她真的不确定他还记得自己。

但许裴却真真切切地朝她走来了,他越走越近,指向也越来越清晰。

林雪敏心噗通狠跳了两下。

这么说来,他真的记得她,所以特意过来跟她打个招呼。

眼看许裴已经在众人期待的视线下走到了自己面前,她不再犹豫,飞快整理了下裙摆,落落大方地上前一步:“你好许裴,又见面了。”

小优一脸兴奋地和周围几个妹子交换眼神:

——又见面了,注意又字!

——叫的是许裴,不是许神,关系非同一般。

——啊啊啊林雪敏牛比!

交换完眼神,大家心照不宣地把目光放到了许裴身上。

许裴顿住脚步,盯着她看了两秒,神色复杂又疑惑。

一瞬间,他清隽的脸上写满了“你是谁”“你哪位”“我认识你吗”“认错人了吧”……

而后,他平移开视线,所有的话汇成一句简单而礼貌的:“同学,麻烦让一让。”

众人呼吸一滞。

林雪敏机械地退后一步。

颜舒也下意识跟着退后一步。

许裴拿眼瞥她,鼻间冒出很轻的哼笑声:“你让什么?”

“嗯?”

他伸手,装着猪猪笔和笔记本的透明文件袋递到颜舒面前:“东西不要了?”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