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为什么女生做完腿好累 社交温度30肉

时间:2021-10-17人气:0编辑:

“下去拿个东西。”

“什么东西。”

颜舒看她两眼,把结婚证三个字咽下去,伸出食指和中指,比了开溜的手势。

竖起中指时,刚好指向了坐在包间正中位置的林雪敏。

田思恬:“……”

颜舒:“……”

真的是意外。

此刻,林雪敏正翘着腿,众星捧月般被几个妹子包围着。

左边叫小优的妹子机灵地给她递了块西瓜,好奇打听道:“林师姐,你和许神认识呀?”

林雪敏接过西瓜片,没正面回答,而是笑着反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这么说师姐真的认识许神?”小优很是惊喜,“那能不能拜托他给我们做一期专访啊?”

另一个妹子翻了个白眼,接过话头:“妹妹你想多了,许神很注重隐私的,他从来不接受任何采访,连MOMO的人物专访都拒绝过,更别提小小校刊了。”

小优失望地哎了一声,回头看到林雪敏脸上的微笑,她眼睛又重新亮了亮:“林师姐有办法?”

“开什么玩笑,谁有那么大本事?”林雪敏轻咬下西瓜尖,将话锋一转,“不过,下期主题访找他的那个谁爆点料,应该不是难事。”

“那个谁啊?”

“下期不就知道了。”

“下期?”小优愣了下,“秦部长不是说,下一期的版面给颜舒吗?”

林雪敏故作无奈:“我也不想这样呀,许神的爆料不是每期都有,只能希望她理解了。”

“没办法,谁让颜舒拿不到呢?”

“林师姐太厉害了。”

“……”

众人的恭维声不停在耳边响起,这让林雪敏有些飘飘然,她勾了勾唇。

漂亮又能怎么样,会勾男人又能怎么样,这个社会需要的是人脉和资源。

就像许裴。

颜舒可能连和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而自己却可以利用人脉,把颜舒为数多的机会争取过来。

这就是现实。

林雪敏转过头,刚好看到颜舒跨起小包,往门口走。

银色的高跟鞋扣在灯光斑斓的光滑地砖上,越发璀璨。

小优凑过来,语气羡慕:“是COCONIN的银河系列,我前天还在杂志上见过。”

另一个妹子立马补充:“上午她穿的是RT稀有版小白鞋,更贵,座驾还是阿斯顿马丁。哎,长得漂亮就算了,家庭条件还这么好,标准白富美啊。”

林雪敏扣住杯檐的手一紧,余光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追随着门口纤细窈窕的背影,包括秦明柏。

他看得失神。

林雪敏垂眼,淡声道:“那倒未必。”

周围几个妹子不解地看向她。

她抿口小酒,优雅笑笑:“我们颜舒这么漂亮,说不定是男孩子给她买的呀。”

几个妹子愣了下,捂嘴小声嘀咕着“真有她的”,却被淹没在旁边一声兴奋的尖叫中——

“要**!许神在楼下!”

场面空前混乱。

-

主干道上,一辆白色大众安静卧在停车位上。

颜舒瞥了眼车牌,不太确定地凑近。

车窗摇下,露出一个男人的侧脸。

车上男人微低着头,路灯稀落的灯火打在他脸上,下颌光影分明。

应该是许裴?

身上这件白衬衣,好像是她们结婚当天穿的那件……吧?

男人听到动静,转过头,露出贴在左耳的电话,朝窗外点点下巴,示意她上车。

颜舒拧开副驾车门坐上去,正要直奔主题,耳边传来他的通话声。

“理论上可以用模拟退火算法,等下,”许裴侧头看她,“有纸和笔吗?”

“有的。”颜舒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笔记本,连同粉色的猪猪笔一起过去,又见他眼神示意自己帮扶下本子,她倾身,把笔记本平铺在方向盘上。

许裴低下头,若有似无的橙花香从鼻尖掠过。

他握住圆滚滚的猪猪笔,笔尖流利地划出几串公式,期间电话那头一直保持诡异的安静。

突然,对面提高八度的声音几乎划破耳膜:“妹子??裴哥,我幻听了吗!!”

许裴的视线从摁着雪白纸张的几根指头上扫过,直起身,淡橙花香随之消散。

他没理会对面兴奋的嚎叫声,“用模拟退火算法构造出迁移几率函数。”

对面变为了哀嚎声,“道理我都懂,可怎么构造啊裴哥!”

许裴揉揉略显困倦的眉心,手掌虚捂住话筒,对着颜舒:“等我十分钟。”

说着,把手机挂在支架上,打开公放,腾出手来靠在方向盘上运算。

颜舒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憋了回去。

行吧,谁让她自己当天就把结婚证给忘他车上了呢,等就等吧,十分钟的事。

华灯初上。

车内一片寂静,只有旁边男人笔尖在纸上划出的沙沙算题声,或许是白天太过劳累,又或者是车内温度不冷不热,正好合适,颜舒没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震动了几下。

颜舒脸上有几分惺忪,划开屏幕,就看见田思恬刚发到宿舍群的几条消息。

甜甜圈:[给跪了]

甜甜圈:[小优的嘴开光还是怎么着?你们敢相信,我们在金色KTV门口看到许神的车了!四舍五入,不就是偶遇了吗!]

甜甜圈:[图片]

白色的大众,的确是许裴的车。

不过大概拍照的人过于激动,车牌号糊出了几道残影,显得不太有说服力。

很快遭到了宿舍其他两人的质疑。

做个人吧:[真的吗,我不信]

做小猫咪不行吗:[KTV门口?许神可能去这么世俗的地方?请编个像样点的]

甜甜圈:[等着]

这次她手不抖了,拍到的车牌号清晰可见。

群里几个女人开始土拨鼠尖叫。

田思恬跟着尖叫一波,回头愧疚地@颜舒。

甜甜圈:[颜颜你要急死我啊,偏偏这时候走!都怪我,要不是我没拉住你,你现在也可以跟我一样,来个四舍五入的偶遇了]

颜舒身体醒了,大脑还处于懵逼状态,下意识安慰田思恬:[没关系,我在他车上]

群里安静了。

颜舒瞬间清醒。

她刚刚说了什么?

手贱啊。

老实说,虽然已经结婚,但她和许裴,还真不是很熟。

他清清白白一个校园男神,一定不希望和她这种花花小|姐扯上关系。

颜舒屏住呼吸,盯着一片死寂的屏幕,正绞尽脑汁构思该怎么圆过去时,界面接二连三地有了动静。

甜甜圈:[我在许神副驾,我可以证明!]

做小猫咪不行吗:[姐妹,我在后备箱!]

做个人吧:[都让让,我骚!让我坐许神大腿上!]

颜舒:[……]

提起的心终于放进肚子里后,她捂住手机屏幕,生怕她们骚气外溢到旁边男人身上。

后者不知何时收起了笔记本,哒一声单手合上猪猪笔的笔盖,“这里,用迁移方向函数决定分区的调整方向,再把道路离散化,试试Floyd算法,应该不难。”

对面那人震惊了:“你管这个叫应,该,不,难?”

“我意思是,照你的速度,三小时后才能做到有点难度那部分。”

“……更扎心了。”

“我现在有点事,晚点帮你看。”

许裴说着,顺手把笔扔一旁,点着火。

发动机的声音随之响起。

对面的人怕是被打击惯了,短暂凌乱后,抓住了另一个重点:“你在开车?昨晚刚回来,孙老头就把你留了个通宵,早上他自己乐颠颠钓鱼去了,留你在工作室连着写了大半天的论文,你不在家补觉,跑去开车干什么?”

许裴挑眉:“孙老头又钓鱼去了?”

“他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人菜瘾大,哪次休息不往秋色湖跑,哎等会,别转移话题啊,你开车干什么去?”

车子缓慢起步,许裴手肘搁方向盘上,往左带了小半圈,驶出停车位:“接个人。”

摁掉电话。

颜舒本以为他处理完事情,就应该能立马想起来给她结婚证的正事,哪晓得等了好几分钟,都没等到他有什么行动。

只得委婉提醒他:“谢谢你哦,为了还我结婚证,这么辛苦跑一趟。”

说完,却发现窗外**的景色有点陌生,她带着疑惑,“这是,去哪?”

这街边的风景,不像是送自己回学校路途上的啊。

许裴看向她,脸上挂着同款疑惑:“不是要谢谢我的辛苦?”

-

晚九点后,夜市一条街人声鼎沸,摩托车灯与老旧路灯光影相互交织。

烧烤店门口,几根铁杆子支撑着蓝色牛津布,做成了一个四米宽的推拉帐篷。

里面支着几张漆面斑驳的小桌子。

颜舒坐在帐篷正中间的小凳子上,还在思考到底哪里让他误会,她表达谢意的方式是“和完全不熟的新婚丈夫吃烧烤”?

对面男人神色却十分坦然,夹了块羊肉,抬眼瞥她:“要啤酒吗?”

酒鬼颜舒挣扎片刻,自暴自弃地点头:“来一瓶吧。”

“老板,一瓶啤酒,谢谢。”

许裴起身点了酒,落座时,手机震动几下。

[谁这么大牌还要你亲自去接啊,裴哥?]

[黎曼]

[还是笛卡尔?]

[!!不会是,刚电话里那妹子吧?]

许裴没打算和他哔哔,长指微曲,在对话框速战速决地输入三个字:[我太太]

一瓶被搁在桌上,老板娘笑眯眯地递出两个杯子,许裴:“一个杯子就行,我不喝。”

颜舒谦虚道:“来点吧,我一个人哪喝得完。”

许裴淡淡的:“我相信你的实力。”

颜舒沉默了下:“这种事,倒也不用太相信我。”

……

老板娘没忍住,噗嗤笑了声,又赶紧解释:“对不住,你女朋友太可爱了。”

“不是……”

“不是……”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到底还是颜舒嘴快:“不是女朋友,我们是普通校友!”

普通校友啊。

许裴抬眼。

视线里,颜舒身体战术性后仰,瞪着眼摆着手,一幅急着撇清关系的表情。

大概怕老板还误会,她赶紧强调,“就拼个桌。对吧?”

许裴对上她的眼:“嗯。”

等老板娘走后,颜舒凑近他,宽慰地说:“放心好了,规矩我懂,影响你名誉的事我绝对不会干,我俩这关系——”

剩下的话,她没再说下去,伸手,在唇上比划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许裴慢条斯理地用筷子剥下片羊肉,过了好半天,语气不明地笑笑:“还挺懂事。”

他低头,把还未发出的[我太太]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换上另一句:

[拼桌撸串的普通校友]

-

普通校友颜舒身体很是诚实,就着啤酒撸了好多串烧烤后,满足地感叹:这路边摊,还真是该死的好吃啊。

各种喧嚣,此刻忽远忽近地拉入耳中,成了热闹又真切的市井气。

划拳声、嬉笑声,还有视频外放的声音……

隔壁桌有人在问:

“看什么呢?”

“隔壁澜大学生的视频。”

“给我也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颜舒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就听见,熟悉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了过来。

“师姐,去哪啊?”

“师姐我开车送你?”

“颜舒师姐,坐我的玛莎拉蒂吧!”

视频慢动作回放的BGM响起,旁边桌两个妹子哇哦一声:“姐姐好美!怪得不这么多人抢着送她!”

中间的男生对着截图作后悔状:“早知道努努力,拼死考上澜大了。”

“大胆,澜大是你拼死就能上的吗?”

“……”

几个年轻人打闹成一团。

反观另一桌,气氛却有些沉默。

颜舒撸下一串排骨,默默把耳后的长发拨到侧脸,企图遮住自己该死的美貌。

她要是一个人被认出也就算了,和许裴一起,还是免了吧。

对面男人一声轻啧。

颜舒抬眼望去。

“这么受欢迎?”许裴开口,声音染着薄笑。

“过奖过奖。”颜舒从善如流,并很不要脸地表示,“年轻人嘛,贪慕美色。”

许裴神色复杂地盯了她的美色好几眼,片刻,递过来一张面巾纸:“擦擦?”

颜舒莫名其妙地接过,抹了抹嘴角。

然后,纸上出现了一搓混合着辣椒面的红油……

她尴尬地盯着纸巾,恨不得发射两条x光把纸巾当场焚毁,还好身为好姐妹的田思恬及时打来电话。

这才松口气。

烧烤店人声嘈杂,田思恬的声音听得不是太清楚,颜舒只得边开公放,边对着话筒:“说大声点儿!”

“……总算知道林雪敏为什么针对你了,啊啊啊啊啊刚秦部长喝醉了,嚷着要跟你表白!还要在咱们女生宿舍楼下摆七七四十九根蜡烛,坐在蜡烛中间,吉他弹唱《今天你要嫁给我》!”

颜舒差点被噎到:“他有病?当众跟我表白,我还怎么在新闻部混?七七四十九根蜡烛?我是**吗——”

发飙到一半,突然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不知何时,旁边桌大哥的划拳声已经停下。

颜舒缓缓抬起头,刚好对上许裴看过来的一双眼。

她现在什么也不想了,只虔诚希望他什么也没听到,或者……假装没听到。

可惜祷告还没念一半,就见许裴身体略微往后斜靠了下,似懂非懂地请教她:“又一个,贪慕美色的?”

他伸手,从桌上文件袋里掏出个小红本递过来,扫一眼封面上“结婚证”三个大字,略带遗憾地表示,“不过他暂时没机会了。”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