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男人不表白却吃醋是什么心理 说好的为人师表呢1v1

时间:2021-10-16人气:0编辑:
虽然他的年纪大了,但也不想就这样死在吴大鹏的手上。

    “那个谁啊,你赶快躲开,小心被吴大鹏撞了。”汉伯见李快来还没有躲开,急忙大叫。

    这样的车速,如果撞到李快来,他肯定会受重伤。

    此时的李快来冷静地大叫:“吴大鹏,你松油门,右脚踩刹车。”

    当年,只有“海拔”一米五八的吴大鹏就喜欢开着铃木王摩托车在镇里到处兜风。

    由于他反应慢心理素质不好,又喜欢装逼出风头,那辆崭新的铃木王很快就伤痕累累。

    如果现在李快来不管吴大鹏,他肯定会撞上校门车坏人伤,后果严重。

    虽说今天刚重生回来,李快来的脑子还有点懵懂。

    但在这紧急时刻,他什么都不想,只想救下吴大鹏,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

    吴大鹏清醒过来,按照李快来的指导把铃木王刹住了,但他控制不住车子倒致摔在地上。

    “救命啊。”吴大鹏被铃木王压着了。

    李快来上前熄了摩托车的火,汉伯搬开车子让吴大鹏爬出来。

    汉伯放下摩托车正想说吴大鹏两句时,没想到吴大鹏向他冲过来,一个乳燕投怀直接跳到他的身上。

    此时的汉伯犹如抱了一个小孩子。

    “刚才吓死我了。”吴大鹏叫道。

    “吴老师,你下来。”汉伯尴尬地说着。

    吴大鹏这才冷静下来,讪讪下来去扶摩托车。

    但瘦小的他力气小,扶了几次都无果,最后还是李快来帮他扶起来。

    汉伯让吴大鹏看李快来的报到通知,得知他真的是新来的老师,不好意思道:“李老师,刚才对不起了。”

    刚才如果没有李快来的帮助,吴大鹏肯定会出事,汉伯高看了李快来一眼。

    “没事的。我现在先去校长室报到。”李快来笑了笑,往教学楼走去。

    吴大鹏看着李快来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真没想到,今年学校又来了一个跟我这么帅的男老师。”

    “吴老师,我知道你不要脸,但不知道你这么不要脸啊!”

    汉伯瞥了吴大鹏那满是青春痘的脸,摇头走进校警室了。

    校长室在高中部A幢三楼最左边,李快来来到门边,轻轻敲着:“有人在吗?”外面的空调机在运行,估计里面有人。

    “进来。”里面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

    李快来扭开门进去,看见卜伟光校长坐在办公椅上,正在打量着他。

    “领导您好,我是新来报到的李快来老师。”李快来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把自己的报到通知书递给卜伟光。

    “你就是新来的李老师啊,昨天教育局人事股已经给我打了电话。”

    卜伟光拿过李快来的报到通知书看着,笑道,“李老师,你家在哪里?父母是干什么的?”

    李快来回答道:“我家在农村,父母都是农民。”

    听到这样的答案,卜伟光立即收起刚才的笑容,脸上露出严肃。

    “二楼是总务处,你去找黄主任分配住房,我们班子研究后会安排你的工作。”卜伟光让李快来写下手机号码。

    就在李快来准备要离开时,卜伟光又故意道:“李老师,我们学校分为高中部和初中部,有加强班和普通班,到时我们要好好研究研究你的教学工作。”

    卜伟光在“研究研究”这两个词里加重语气和改变读音,让李快来好像听成了“烟酒”。

    我的教学工作还会是像当年那样教初二(4)班的语文兼当班主任吗?我还能见到马志峰他们吗?李快来有点期待了。

    卜伟光见李快来无动于衷,继续暗示着:“李老师,你刚来乍到,晚上不去镇饭店摆一桌,与刚认识的同事加深一下感情吗?”

    “这个以后会的。”李快来就算再傻,也能听懂卜伟光这话里的意思。刚认识的同事,无非就是卜伟光校长嘛。

    其实李快来也想请市侩的卜伟光吃饭,看能不能走一下后门,让他重当初二(4)班的班主任。

    可他读大学的学费都是在农村的父母向亲朋好友借的,那些债务到现在还没有还清,囊中羞涩,哪有钱请?

    卜伟光见李快来不识趣地离开,气得用力拍着桌上的报到通知书。

    随即,卜伟光拿起桌上的电话给教育局人事股领导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卜伟光放下电话一脸的冷笑:“李快来,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后台关系才能分配到我们这样的完全中学,原来是今年刚好缺语文老师,你的专业又对口,正好补上我们学校语文科的缺口。如果你有关系,都留在县城中学工作了。”

    “哼,我要把全校最差的班给你,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想到这,卜伟光没有像刚才那样气愤,感觉舒服一点。

    李快来来到政教处,看到一个男人蹲在地上修理着办公椅。

    “黄主任。”李快来亲切地叫着。

    这政教处黄主任还有两年就退休,为人厚道老实,为学校呕心沥血地工作,深得全校师生的爱戴。

    “你有事吗?”黄主任放下手中的铁锤站起来问道。

    “我是新来的李快来老师,卜校长让我找你分配住房。”李快来问道,“你现在有空吗?”

    黄主任笑道:“昨天校长就跟我说了今年分配回来老师的事情,我也分配好住房了,谁先来谁先住。走,我带你过去。”

    黄主任知道新来的老师要打扫宿舍什么的,需要不少时间,他不能耽误他们。

    至于他的那办公椅,他迟点回来再修吧。昨天校长让他扔掉,学校再买一张,但他觉得修一下还可以坐。

    黄主任带李快来到学校的平房宿舍,他的宿舍在第二排第三间,里面只有一个单间,后面有一个小厨房和卫生间。

    “李老师,这是宿舍钥匙,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给我打电话。”

    黄主任也问了李快来的手机号码,这才告别离去。

    要去镇里买炊具和一些生活用品了……李快来给岭水中学的符辉老师打电话,想借他的摩托车用一下。

    符辉老师四十多岁,是与他母亲同村的,昨天去县教育局拿到报到通知后,母亲就跟他说了同村的符辉也在岭水中学,有事可以找他帮忙。

    借到摩托车,李快来去镇上的商店买了一些东西,口袋只剩下几十块钱了。

    唉,这点钱根本不敢请卜伟光吃饭。看明天再暗中问一下他的工作安排。

 “李老师,我中午下班到现在一直想不明白这件事情。”

    汉伯摸着脑袋不好意思道,“你是新来的老师,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

    李快来一早想好借口,笑道:“汉伯,你不知道你在岭水镇的威望啊。”

    “我早上在镇汽车站下车,向别人打听岭水中学在哪里,就有人跟我说你汉伯在学校当校警,可厉害了。”

    “还有这事?”汉伯的老眼立即睁得老大,脸上洋溢着快要装不下的笑容,“哈哈哈,好汉不提当年勇了。”

    “李老师,本来我不想跟你说我以前的威水史,但你要听,我就勉为其难地给你讲讲吧。”

    汉伯一边说着,一边走进李快来的宿舍,直接就坐在刚洗干净的旧椅子上。

    教师宿舍配有一张办公桌和两张椅子,七成新。

    黄主任是好人,见他是刚毕业工作的老师,说仓库里有一张旧床,问他要不要。

    李快来马上就搬了回来装好。

    “当年我在岭水镇可威风了,一个打三个。”

    汉伯一边说着四十年前自己的事情,一边鼓起手臂上的肌肉,“现在我一样如当年勇,只要我在岭水中学一天,就没有混混敢在我们学校门口晃,因为我认识他们的父亲,当年有些还跟我混呢……”

    李快来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坐在一边听汉伯讲话。

    汉伯这个人不错,就是年纪大了爱唠叨,有点爱面子。

    “咦?我怎么感觉屁股很凉啊?”汉伯站起来伸手一摸,发现自己的裤子湿了,“李教师,我先回校警宿舍换裤子,一会再来给你讲啊。”

    “你那么忙,不要给我讲了。”李快来见汉伯已经讲了半个小时,他还继续讲的话,自己晚上岂不是要遭殃?

    “我不忙,我明天才上班。”汉伯急匆匆地走了。

    李快来急忙把门窗关上,在小床上休息着。忙活了一天,他也累了。

    不久,门外传来汉伯的敲门声:“李老师,你在吗?”

    李快来不敢吭声,继续装睡。

    过了好一会,汉伯才道:“我去吴老师那边坐坐吧。”

    第二天一早,符辉气急败坏地跑过来找李快来。“事情不好了。”

    “符叔,怎么了?”李快来担心问道。

    “是不是卜校长跟你暗示过,你没有那个一下?”符辉进到李快来的宿舍,小声问道。

    “唉,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现在我口袋里只有几十块钱,哪有钱……”

    李快来苦着脸叹气,“现在是什么情况?”

    符辉拍着大腿道:“我就说嘛,刚才我暗中问了一下教导处的领导,你不但不能分到高中部,还分到初中部最差的班,你要过苦日子啊。”

    李快来有点慌了,问道:“符叔,卜校长那边现在是什么行情?”李快来知道卜伟光就喜欢那种调,要么请吃饭,要么送礼。

    像一些可以补课的班级或者是好的班,就要对他意思意思。

    至于给多少,李快来以前从来没有送过,也不知道是什么行情。

    为了再回到初二(4)班,送就送吧。

    “我先借给你三百块买东西吧,你迟点还我。”符辉拿出钱包抽出三张大红牛。

    新老师现在一般是一千块左右一个月,只要李快来不乱花就能还他的钱。

    现在当老师好了,想当年他回来学校当老师时,只有几十块钱工资。

    “谢谢符叔。”李快来拿过三百块。

    “你要懂得说点好话,就算校长给你脸色看,你也要忍着。要不然,你就要去当学校最差的那个初二(4)班的班主任了。”符辉见李快来不是愣头青,暗暗点头。

    社会就如惊涛骇浪,如你不随波逐流,就会受到毒打。

    “什么?我被分到初二(4)班?!”李快来愣住了。

    符辉叹道:“是啊,现在我们学校的老师都不肯当初二(4)班的班主任。因为班主任费与每个月创双优班的成绩挂勾,共分为三等,一等150块,二等100块,三等50块。”

    “哪个班三个月都是三等的话,就要取消本学期的班主任费。所以,谁去当初二(4)班的班主任,就相当于这个学期的班主任工作白干了,现在没老师愿意当那个班的班主任。”

    “白干就白干。”李快来见是去初二(4)班当班主任,暗暗松了一口气,把三百块还给符辉,“像我这么正直的人,不能走这种歪风邪气。”

    “你糊涂啊,你要懂得变通找校长换一个好点的班,特别是去高中,你一个月能多拿两三百块奖金呢。你如果执迷不悟,吃亏的还是你自己。”符辉气得叫了起来。

    可李快来还是一脸的正气凛然,最后符辉气呼呼地走了。

    下午全校教师开会,李快来果然被定为初二(4)班的班主任。

    一些老师暗中瞥着李快来,想看是哪个新来的老师成了倒霉鬼。

    因为刚才卜伟光在大会上说了,根据上头的意思,以后学校会实行绩效工资奖罚。

    就是你如果一千块钱工资,那要拿出三百块钱出来当学期绩效工资。

    学校根据你这个学期德、能、勤、绩进行评价,如果你总评分少,绩效工资就少。

    对于这种学校评价,老师们暗中鄙视。你好与不好,都是要看领导。

    如果给你一个成绩或纪律不好的班,任你是大罗神仙也无济于事。

    现在李快来当了学校最差班的班主任,估计会被扣更多的钱。

    对于这个,李快来并不气愤,而是在散会之后找教导处叶明军主任拿教材、学生名单等。

    “叶主任,我可以拿我班学生的档案回去看吗?”李快来问道。

    当年李快来虽然当初二(4)班的班主任,但没有深入看过那些学生的档案。

    只有越了解他们,越能把他们教好。

    “这个——”叶明军犹豫片刻,点头道,“也好,你先了解他们的情况,看能不能转化一些后进生吧。”

    “特别是那个马志峰,不但是你们班的刺头,也是初中部的刺头,连初三的那些老油条也不敢惹他。如果你能把马志峰转化好,这个班可能还有救。”

    李快来深以为然,马志峰是班里的第一霸王,如能让他听话,其他后进生就容易解决了。

    “切,可能吗?像马志峰那种垃圾早就应该退学了。”

    刚进教导处的吴大鹏气愤骂道,“上学期他在我们班外面吵闹,影响我们班那些尖子生学习,我说他两句,他居然偷偷把我的摩托车轮胎气给放了。”

    听到吴大鹏说自己班里的学生,李快来心里不喜,故意瞥了一眼吴大鹏的裤裆,大声笑道:“吴老师,你的裤链好像没有拉好。”

    “啊。”吴大鹏马上用双手紧紧捂住下裆往外面跑去。

    教导处里还有几个女老师,被她们看到自己里面的红色底裤,那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

    大家看到吴大鹏狼狈地跑出去,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不一会儿,吴大鹏气愤地跑进来:“李快来,你不要乱说,我的裤链明明拉好的,不信你看。”

    刚才吴大鹏跑到外面没人的地方想拉裤链时,发现并没有开,自己被李快来阴了。

    “呵呵,你都跑出去拉好了,回来再说什么也没有用。再说了,你的裤链有没有拉,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李快来笑着从叶明军手上拿过学生档案。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