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刚开荤的男生是不是时刻想着的 坐腿杀对男生杀伤力有多大

时间:2021-10-16人气:0编辑:
 “阿福!查查这个小子是什么来头!”

    好容易反应过来的郑少枫站起身,望着卡宴的屁股咬牙,对着身边的小弟冷声道。

    坐在后排的苏凌月想笑又不能笑,憋的心口疼,那一片被无情碾压的玫瑰花啊。

    郑少枫追求了她很久,也被她拒绝了无数次,她没想到今天他会弄出这么大的场面向自己告白。

    她正在考虑用什么方式拒绝的时候,这个家伙神兵天降,救她于水火之中。

    虽然有些鲁莽,可还算是个比较可爱的家伙。

    看着一边擦汗一边开车的陆天龙,苏凌月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了一个弧度。

    她准备原谅这个家伙迟到的事儿。

    可是随后,她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老板,什么事儿笑的这么开心,说出来让我也高兴一下。”陆天龙对着后视镜咧嘴一笑,视线在苏凌月脸上停留了一秒两秒好几秒,果真尤物啊。

    “没有,专心开车!”苏凌月恢复冷漠本性,淡淡道。

    “哈哈!那我最近看了一个特好笑的笑话,要不我讲给你听吧!”陆天龙兴致盎然道。

    苏凌月一阵无语,看他兴高采烈的样子,没忍心拒绝,“好!”

    “可是,可是我这笑话有点儿黄,你不会介意吧?”陆天龙有些为难道。

    后排的苏凌月再次无语,狠狠心道:“那就把黄的跳过!”

    “好!那我开始讲了哈!跳过跳过跳过跳过,跳过跳过,讲完了!”

    “……”

    “要不我再给你讲一个更好笑的?”陆天龙眉飞色舞道。

    “做好你分内的事儿!十分钟之内,把车开到玲珑会所!”苏凌月冷冷道,要是让别人知道她听一个司机讲这种段子,那还了得。

    “十分钟?你确定?我身体强壮倒是没问题,就怕你不行!”陆天龙挠着脑袋道。

    “你说什么?”苏凌月冷声道,这个司机太不像话,什么叫你身体强壮没问题就怕我不行?

    “老板你别误会,我说的不是你想的那点事儿!真要是那事儿,我最起码能一个小时的!”陆天龙认真解释道。

    色胚!

    苏凌月推翻了之前对这家伙的所有好印象,强压怒火,道:“十分钟,如果能到,工资加倍,如果到不了,以后不用再来上班!”

    她是故意刁难陆天龙,作为他不安分的教训。从这里到玲珑会所,就算路上不堵车,起码也得半个小时。

    “嗖!砰!”

    话音刚落,陆天龙动了,车子油门直接踩到底,卡宴像是火箭一样猛的窜了出去,毫无防备的苏凌月脑袋砰一声撞在后面的座椅上又反弹回去,撞了个七荤八素。

    然后,卡宴以极限速度奔驰在海阳市的大街上,急刹,甩尾,超车,甚至在一个十字路口还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漂移。

    苏凌月是捂着嘴从车上下来的,跑到旁边垃圾桶开始狂吐。

    “九分半钟!老板,我技术还行吧?别忘了给我加工资!”

    陆天龙屁颠屁颠从车上跑下来,饶了个圈跑到了苏凌月前面,弯下腰献媚道。

    这个角度是他之前就计划好的,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啧啧,陆天龙就感觉一股热流直奔鼻孔。

    绝对是个尤物哈!女神级脸蛋,魔鬼级身材,不愧为海阳市花!

    非要挑个瑕疵,就是那里规模要是能再大那么一点点,可就真正完美了!

    这不是问题,还有开发空间嘛!

    这样的女人要是不泡,会遭天谴的!陆天龙在心里呐喊道。

    “好!很好!”苏凌月没注意到陆天龙火辣辣的目光,好容易吐的好受了一点儿,眼看已经到了和客户约定的时间,她不打算再跟陆天龙计较,明天一定把这个家伙直接开除!

    必须开除!

    心里想着,她迈步走向玲珑会所大门。

    “老板,等一下!”

    陆天龙又屁颠屁颠追了上来,“你头发乱了,衣服脏了,还有,你的罩罩也歪了!哎,老板,要不要我帮你整理一下!别走那么快,等等我啊!”

    玲珑会所天字号大包厢,装修的富丽堂皇仿佛宫殿。

    “张楚?怎么是你!”

    推门进去,苏凌月一眼就认出了坐在宽大沙发上的男子。

    二十多岁,身材消瘦,长得挺帅,眼神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张狂。

    和郑少枫一样,海阳四少之一的张楚,家世与郑少枫相当,海阳另一巨无霸腾飞集团总裁的长子。

    同样也是苏凌月的追求者之一。

    唯一不同的是,相对刚才摆出玫瑰花告白的郑少枫,苏凌月对这个张楚的印象更差,这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衣冠禽兽,据说他的爱好就是玩女人,尤其是学生妹儿,大把钞票砸上床,玩儿完就甩,去年还有一个女学生怀孕被甩跳楼自杀。

    “凌月你来了!坐!”瞅一眼苏凌月,张楚狠狠咽一口唾沫,笑道。

    “长宏集团的王总呢?”苏凌月皱眉问道,她这次就是约了长宏集团的王总见面,商谈百亿的代理出口项目。

    “呵呵,王总临时有事,不过他已经交代过,这笔生意由我全权负责。”张楚笑道。

    “那这笔生意我不做了!”苏凌月转身就走。

    “凌月,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百亿的大单子,不要因为感情用事放弃,你可要为凤凰集团上千员工负责!好了,先过来坐下吧,我们今天只谈生意不谈感情。”坐在沙发上的张楚笑呵呵道。

    “张楚,你要是敢耍花样,别怪我跟你翻脸!”苏凌月犹豫了一下,冷声道,最终还是坐到了沙发上。

    她现在的确需要这笔订单,为了凤凰集团,也为了她自己。

    “不会不会!来来来,谈生意之前先干一杯,预祝我们的合作能够成功!对了,这可是我好容易从法国摩当豪杰酒庄弄来的,这一瓶就要十万美元!”

    张楚笑着打开了面前一瓶包装精致的红酒。

    “砰!”

    大门被打开,满头大汗的陆天龙闯了进来。

    “丫的这会所跟迷宫似地,转悠了五圈终于找到老板你了!累死我了,先来点儿喝的润润口!哈,有红酒?好香啊!我的最爱!喝一口不介意吧?”

    看到张楚面前的酒瓶,陆天龙做陶醉状呼吸了一下,嗖一声窜过去,抓起来咕咚咕咚就往嘴里灌。

    张楚和苏凌月看的目瞪口呆。

    后面跟进两个张楚的保镖,摸不透陆天龙的身份,没敢轻举妄动。
 “你他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张楚要疯了,十万美元的红酒,他都还没来得及尝一口,就全被这家伙喝水似地灌进了肚子?竟然还想要一瓶!你以为这是长城干红啊!

    “嘴巴干净点儿,这是我的司机,不就是一瓶酒,大不了我赔你!”苏凌月冷声道。

    她虽然也被陆天龙弄的哭笑不得,心里却暗暗松了一口气,她不想跟张楚单独呆在一起,更不想跟他一起喝酒,现在陆天龙来了,有他在场,心里多少有些底气。

    “好了,我要和张少谈生意,你先去一边随便吃点儿东西。”苏凌月命令道。

    “谈生意?那你们谈,你们谈,我不打扰你们,我就随便唱两首歌给你们助兴!”看到旁边有麦克风,陆天龙欢天喜地的跑了过去。

    “你们先出去吧!凌月,你从哪找来的这么个极品司机?”张楚强压怒火挥手赶走两个不尽职的保镖。

    要不是想在苏凌月面前表现的好一点儿,他早就发飙了,现在只能在心里强迫陆天龙捡一百遍肥皂。

    等摆平了苏凌月,必须要收拾他。

    “不说他了,先谈长宏集团的代理生意吧。”看了一眼正在摆弄麦克风的陆天龙,苏凌月冷冷道。

    张楚摆摆手,“那怎么行,怎么也得先喝一杯再说!我们得先搞好气氛,这样才能更好的谈生意。”

    说着,他重新打开另一瓶红酒倒了两杯,自己拿一杯递给了苏凌月一杯。

    “我不会喝酒。”苏凌月拒绝道。

    “那你随意喝一口就行,我先干为敬!”张楚笑道。

    苏凌月无奈,只能端起杯子跟他砰了砰,小口嘬了一下。

    “嗷,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哇,往前走,莫回呀头!”

    优雅安静的包厢里,陆天龙冷不丁一嗓子吼出来,惊天地泣鬼神,张楚被吓得浑身一哆嗦,一杯红酒直接倒进了脖子里。

    苏凌月更直接,刚进嘴的红酒直接喷了张楚一脸。

    “你到底要干什么!”

    张楚要疯了,苏凌月带来的这小子绝对不是司机,丫的就一神经病!

    “好像有点儿跑调,要不我再给你重新唱一遍!”陆天龙挠挠头,有些歉意道。

    “不要唱了!”苏凌月想笑,憋的小脸儿通红,她现在又觉得陆天龙可爱了。

    转头看向狼狈无比的张楚,道:“不好意思张少,我看今天这情况,也不适合再谈下去了,我们约时间再谈吧。”

    张楚不愿意也没办法,所有好心情都被这极品神经病给弄没了,就算把苏凌月弄到手,也不一定能雄起。

    “那好吧,我们改天再约!对了,能不能让他稍微留一下,我觉得他挺有趣,有几句话想跟他说。”

    他伸手指了指陆天龙。

    苏凌月本能的想摇头,那边的陆天龙却咧嘴一笑,道:“张少想跟我谈心?没问题!我也觉得跟张少一见如故!老板,你出去等我一下,我很快就过去。”

    “你……那好,我在外面等你,快点出来。”苏凌月狠狠瞪他一眼,可他已经答应,苏凌月也不好再多说,转身离开。

    “啧啧!赏心悦目呀!找机会一定要试试手感!”

    看着苏凌月一扭一扭出去,陆天龙啧啧称赞道。

    张楚彻底抓狂。

    这个混蛋真以为自己留他下来,是要跟他谈心的?难道他就没感觉到,自己的滔天怒火?

    “你他妈就是个司机!十万美元的红酒也是你喝的?你他妈还想染指苏凌月?”张楚握拳怒吼道!

    “司机怎么了?不想当将军的厨子不是好司机!”陆天龙回头瞥了他一眼,笑呵呵道:“再说了,你一个杂碎都能喝红酒泡妹妹,我这个司机为什么不能?”

    “你说我是杂碎?”张楚瞪大眼。

    “眼睛瞪的再大也是杂碎,最多算大眼睛杂碎!”陆天龙眯着眼睛淡淡道。

    “你他妈找死!”张楚怒极反笑,伸手拍两下巴掌,早就在门口候着的两个保镖快速进入了包厢。

    “给我打,打死这个混蛋!一切后果我负责!”

    张楚终于爆发了,把满腔怒火都撒在了陆天龙身上。

    两个身高马大的黑衣保镖毫不犹豫直接奔陆天龙而来。

    陆天龙笑了笑,转身看了他们一眼。

    就这一眼,两个保镖身子一僵,没有来由的打了一个寒战。

    笑容很邪恶,邪恶的让他们两个打心底里冒出一股凉气。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司机应该有的眼神!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上!”张楚又在后面怒喊一句。

    俩保镖一咬牙,到底还是一左一右冲上来,左边一人先动手,一记勾拳打向陆天龙的脑袋,右边那个踢出一脚,横扫他的腰部。

    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速度力量堪称完美,配合起来更是天衣无缝。

    陆天龙脸上的笑容在扩散,他甚至还抽空整理了一下发型,随即出手。

    拳头后发先至,击在出拳保镖的腋窝下,右腿紧跟着踢出,几乎同时踹在出脚保镖的小腿上。

    “咔吧咔吧!”

    两声清脆的骨折声在包厢内格外刺耳,两个保镖同时惨叫倒退出去,陆天龙却如鬼魅一般欺身而上,啪啪两记标准手刀劈在了两人的脖子上,连惨叫都没有,俩保镖软绵绵倒下。

    “啊?”

    后面张楚傻了,好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这俩保镖可是他花重金从专业的保镖机构聘请过来的,据说都还在西伯利亚训练营呆过,都是以一敌十的高手!

    怎么就是眼前一花,俩人就全趴了?

    “张少,你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请这么俩废物保镖,不觉得丢面子?你看这样好不好,你管吃管住,我来给你做保镖,如何?”

    陆天龙眼中寒芒消散,重新恢复吊儿郎当的模样,笑嘻嘻走到张楚面前。

    “啊,好,好!”张楚还没完全从震撼中清醒,本能的点头。

    陆天龙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笑骂道:“好你妈个头,管吃管住就想拉拢我,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龙哥我可是有原则的!不过,要是管吃管住还管妹子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

    “你敢玩儿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张楚终于反应过来,陆天龙这是在耍他!

    “我管你是谁,玩儿的就是你!不服?信不信老子现在就算拿这拳头打你脸。”

    陆天龙挥舞了一下拳头道。

    张楚马上怂了,连俩职业保镖都不是这个陆天龙的对手,他要不服说不定真被打了。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想找好了人再来找我算账?没问题!”

    陆天龙眯着眼睛,突然一拳狠狠砸在了旁边大理石茶几上。

    “想找麻烦,我随时奉陪,不过,如果下次再用这种在红酒里下药的下三滥手段对付我看上的女人,就别怪龙哥不客气!还有,别拿司机不当干粮!”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