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总裁大人7夜索爱 进入的瞬间真想死在你怀里

时间:2021-10-15人气:0编辑:
  坐在霍寒年前面的文茵,悄悄递了张纸条过来。

    温阮打开纸条:

    ——阮姐,你同桌好变态,我们得赶紧想办法将他赶出十班了。

    温阮看完,回了句:

    ——哪里变态了,我觉得很man!

    她将纸团扔给文茵。

    文茵看到温阮写的话,低下头,义愤填膺的回复。

    温阮看着文茵秀美的侧脸,澄亮的鹿眸中闪过一抹冷意。

    文茵每天跟狗腿子似的跟在她身边,巴结讨好,一副忠心不二的样子。

    打着帮她的名义,出一些馊主意伤害霍寒年,其实是她自己喜欢霍景修,想帮霍景修出气!

    很快文茵就将纸团扔了过来。

    ——阮姐,要不放学后我们将他约到小巷里,用麻布袋罩到他头上,狠狠揍他一顿,让他无法参加下周的月考?

    温阮回了句:他单手能捏死一条蛇,你觉得我们有揍到他的可能?

    霍寒年打起架来,十个霍景修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股阴狠劲,不是一般人能招架得住的!

    文茵:阮姐,你今天怎么回事?平时你最讨厌霍寒年了,恨不得他立马消失在你视线,你今天怎么处处护着他?你不会是改变策略了吧?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用美人计?先得到他的心,再将他一脚狠狠踹开是不是?

    温阮差点噗嗤一声笑出声。

    文茵以后不愧是大编剧,居然能想出这么狗血刺激的剧情。

    她想勾引霍寒年,但他现在对她这么个冷冰冰又厌恶反感的态度,她也要勾得上才行啊!

    温阮懒得再回复文茵,将纸条揉成一团,正准备撕成碎片,突然腿边传来异样。

    温阮低下头,看到旁边少年换了个睡姿,敞着的大长腿其中一条挨近了她这边,校服裤子的布料若有似无的擦到了她腿上白皙的肌肤。

    很轻微的触感,温阮却感觉到了一丝麻。

    她朝他看去一眼,猝不及防的,对上了一双黑幽幽的长眸。

    他不知何时睁开了眼。

    霍寒年的眼睛是典型的内双,细长、漂亮,眼尾微微上挑,睫毛又浓又密,乍一看,好似自带眼线,越发显得瞳孔漆黑幽沉。

    温阮身子一颤,手一抖。

    纸团掉落,顺着少年结实修长的腿,慢慢滚落到他穿着白色板鞋的脚边。

    温阮见此,呼吸一滞,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依旧趴在桌上,深寒而疏冷的眉眼看着她。

    温阮唇角僵了僵,声音带着天生的清甜脆软,“其实我有话对你说,以前我太幼稚无知了,做了不少愚蠢事,给你造成了伤害,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

    她一边说,一边故作镇定的伸脚,想将纸团勾回来。

    “我郑重的跟你说声对不起,希望我们能握手言和……”

    眼角余光瞥着他脚边的纸团,她刚要勾回,突然身边的长腿一动,纸团被他踩到了脚下。

    温阮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若是他看到纸团上的内容,肯定以为她想用美人计……

    不行,不能让他看到。

    温阮直接弯腰,蹲身钻到桌下。

    推了推他修长结实的小腿,“霍同学,你踩到我的东西了。”

颀长清瘦的身子,坐直,紧接着躬下腰,跟她一起蹲到课桌下。

    骨节分明的长指捏住那张纸团,慢慢展开。

    温阮想抢回来,但他另只手伸过来,掌心抵在她额头,不让她靠近。

    他掌心温凉,如同他的人一样,冷嗖嗖的。

    温阮眼角余光见他展开纸团,漆黑如墨的狭眸扫过上面的内容,她闭了闭眼,在心中哀嚎一声。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她深知想要缓和两人关系,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到的。

    但也不要误会越来越大啊!

    “霍同学,你听我说……”

    他扫向她,眼神幽深,菲薄的唇微勾,笑意似是渗了寒流,“勾引我,再一脚踹开?”

    两人离得近,他鼻尖传来浅浅的淡香。

    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是让人反感的胭脂气以及香水味。

    他细长的黑眸,落在她未施粉黛的小脸上。

    肌肤吹弹可破,嫩得能掐出水。

    比起平时浓妆艳抹的俗气,多了几分纤尘灵动的气息。

    温阮没有察觉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深意,她紧拧着黛眉,感觉自己满嘴鸡毛,无法解释清楚了。

    台上的地理老师发觉后面的异常,他敲了敲讲台,“后面的同学在做什么?”

    温阮心脏一跳,想要站起来,但下一秒,小巧白嫩的下颌,被少年两根修长的手指捏住了。

    他朝她逼近。

    清寒如雪的冷冽气息窜入鼻尖,少年冷硬俊美的脸孔近在咫尺,她的下颌被抬起,被迫跟他漆黑冰冷的眼眸对视。

    “温阮,”他舌尖舔了下后槽牙,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一字一句,“别再招惹我,懂?”

    在地理老师快要走到最后一排时,他先一步坐到了椅子上。

    “你们刚刚在做什么?”

    温阮硬着头皮站了起来,相较于她的窘迫和心慌,身边的少年显得从容不迫,他慢条斯理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抄在裤兜,幽漆漆的黑眸睨向地理老师,“刚她跟我表白来着,”他目光讥诮,似笑非笑,“不过被我拒绝了,她这样的舔狗,不配。”

    温阮是谁的舔狗,伊莎贵族学校的同学都知道。

    他话音落下,教室静默几秒,紧接着爆发一阵哄笑。

    地理老师看着班上最差的两个学生,脸色要多差有多差,“温阮,他说的是真的吗?”

    温阮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攥成拳头,深吸了口气后,点头,声音清脆,“是真的。”

    地理老师看着明明长着一张天使面孔的脸,性子却骄纵跋扈不将校规放在眼里的温阮,怒道,“去外面站着,这节课你不必上了!”

    “好呀,没问题。”她露齿一笑,又娇又甜,明媚生辉。

    地理老师被气得血压急剧飚升。

    看着温阮朝门口走去的纤细背影,霍寒年眯了眯狭眸,眼底的色泽越来越深,黑的看不出一丝情绪。

    温阮一直站到下课,又被地理老师叫到办公室教育了一番。

    伊莎贵族高中基本都是走读生,已经到了放学时间。

    十班的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沈川站在教室门口一脸担忧的看着温阮,“阮姐,你没事吧,我听文茵说了,你改变策略了,但也没必要让老师知道啊!”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