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化 > 

晚上如何在被子里玩自己不破膜

时间:2021-10-15人气:0编辑:
自作孽,不可活啊!

    这都是她自己造的!

    上课铃声响起,温阮没有回教室,而是前往教师办公楼。

    一共五层,要擦完所有玻璃的话,估计要花一下午时间了。

    温阮从五楼的玻璃开始擦起,擦到三楼时,遇到了代表学校参加完AI人工智能初赛回来的霍景修。

    霍景修长得清雅温润,翩翩如玉,俊朗的脸上时常保持着如沐春风的笑。

    比起眉眼间戾气深重的霍寒年,他就像人间天使。

    温阮上辈子,就是被霍景修这副伪善的面孔骗了。

    他看似对她有情,实则最冷血无情。他对她好,不过是为了报复和贪图温家财产。

    最后跟叶婉婉里应外合,害死了她爸爸和奶奶,夺走了温氏集团,害得她家破人亡!

    看到这个人,温阮气得浑身发抖。

    “阮阮,你怎么在这?”

    温阮压下心底翻涌的情绪,揉了揉细白的手腕,声音带着天生的清甜和娇软,“被教导主任罚擦窗户,都擦一个多小时了,手好酸!”

    “要不我替你擦吧?”霍景修表面最会装出一副关心体贴的样子,实则他心里清楚,温阮就是个傻子,宁愿自己累死也不会让他受一点累。

    温阮将手中的抹布递到霍景修手上,甜甜一笑,“好啊。”

    霍景修看着手中肮脏的抹布,皱了皱眉,压下心中的疑惑和不快。

    看着搬了把小凳子坐到一边的温阮,霍景修温柔细语的道,“阮阮,我书包里有牛奶和香蕉。”

    温阮笑着点了下头。

    等到霍景修擦完一个窗户,要从椅子上下来,温阮剥了香蕉皮,精准一扔。

    “嗷——”

    霍景修脚下一滑,狠狠地摔了一交。

    温阮立即起身,一脸惊慌、无辜的朝霍景修跑去,“对不起啊,我扔垃圾筒的,没想到没扔进去,你摔得不疼吧?”

    霍景修感觉自己的尾椎骨都要断了。

    面对温阮小鹿般澄澈无辜的眼神,他不好责备她什么,摇摇头,“我没事。”

    “那就好,我扶你起来吧!”

    温阮伸手去扶霍景修,还没将他完全扶起来,她又一个踉跄。霍景修重新跌坐在地上的同时,温阮的手肘,狠狠击中了他的脆弱部位。

    “啊——”

    看着痛得脸色扭曲的霍景修,温阮鹿眸里泪雾涟涟,她一脸愧疚、心疼的问,“景修,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脚下打滑了,你还好吧,我再扶你起来?”

    霍景修哪里还敢让温阮扶他起来,他此刻痛得想要掐死温阮,但又不能得罪这个草包大小|姐,只能强忍着痛楚,咬牙站起来。

    温阮蹲在地上,小脸埋进双臂,细细的肩膀一抽一抽。

    霍景修以为温阮哭了,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和怒气,伸手拍了拍她肩膀,“阮阮,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不会怪你。”

    “景修,伤到了你,我心里好难受,你真的没事吗?”温阮抬起湿漉漉的澄眸,看向霍景修。

    “真的没事。”

    “那太好了,你继续帮我擦窗户,我去买你喜欢喝的青柠果茶。”

    不待霍景修说什么,温阮一脸愧色的离开了。

    只不过刚走到楼梯拐角,就看到了双手抄在裤兜,一脸散漫阴郁的霍寒年朝楼上走来。
标签: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推荐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最新更新 | 文章排行 | 网站地图 | |